妃常霸道 第五百三十九章 利益

作者:溢美 类别:玄幻小说
    第一次有人这么霸道的说,她是他的!

    法师突然觉得好笑,可是心里头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是甜蜜,是温暖?还是一种说不出的被人宠爱着的感觉?

    一直以来都是她霸道的保护着别人,或者说霸道的对别人说,“你是我的!”,还从来没有人这样明确霸道的说,她是他的。

    “我可不是你的,我只是”

    她话没说完,看到他盯着自己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强势和霸道,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有心虚怕过别人的她,竟然闭嘴了,闭嘴了

    “你是说,你不要对我负责喽?”他走过来拉着她的手,就朝楼上走,两个人岂止是肌肤之亲,反正该做的都做了,他也认定了她就是她的人,不喜欢拖泥带水,他就要和她成亲。

    “你要跟我结婚了,难道还要跟别人约会吗?”

    他拉着她的手,打开房门,将她推进书房。

    法师红着脸,开始还以为他有多么的神勇,要将她推到床上呢,脑袋里正思考着,这小鲜肉是不错,可是总这么吃下去,他身体会吃不消吧。

    虽然不是很反感,可是好歹她是女生,她刚才还在想,怎么推脱一番呢,结果一进书房,她就挥着小手,“哎呀,这样不好吧,白天刚刚那个现在”

    “白天刚刚怎么样呢?”

    他伸手打开了房间里的灯,灯光照亮了周围的一切,书房被装修的十分的典雅,一排排书籍整齐的摆放在书架上,法师的脸瞬间红了,天啊,她幸好没有说出什么让人脸红的话,否则的话,她可能真的要用法术,让他忘记发生的这一切了。

    她伸手挠着头,一脸尴尬,但是却又假装无所谓的样子,“白天你辛苦了,晚上还要看书,我觉得还是要早点儿休息的好。“

    他静静的看着她,然后伸手撑在门框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他那袖长的大长腿,笔挺的身材,看的法师直流口水,要不要这样诱惑她啊,明知道她是食色的人啊。

    “你的意思是,要休息喽?”

    “嗯嗯”她拼命的点头,点头半天之后,突然反应过来,他可不要想歪了,开始拼命的摆手摇头,“不,不是的,我是说”

    他突然上前一步,一把板住她的脑袋,一双冰冷的唇吻了下来,刹那间她瞪着一双大眼睛,内心是挣扎着的,她的心跳加速,感觉要跳出来。

    虽然已经是个千年的老古董了,但是这种让她砰然心动的事儿又不是经常会发生的,这种感觉就是初恋初吻的感觉啊。

    他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如同两把扇子,轻轻的一眨动她就能够感觉到风一样。看着他她就沉迷了,那么多美男子不是没见过,可是动心的,有感觉的却不多。

    他突然张开眼睛,离开她的双唇,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摸着嘴唇,转过身去,有些害羞,“我是说,我还是看一会儿书吧,毕竟刚吃饱饭。”

    他嘴角一勾笑容弥漫了整张脸,好看的像是个天真的孩子,“好,那你好好看书,我还有些事儿下去处理一下。”

    他说着替她关上了房门,他下楼的时候,脸色没有那么好看了,冰箱里的饮料有问题,而能够来这里的人,除了他就只有顾青然了。

    这个女人,难道真如高敏说的那样,她做的一切不全是为了他,可是如果不是为了他,那又为了谁呢?

    他可是她唯一的儿子,唯一的亲人啊,可是想到从小到大,她对他的关怀与钱有关的倒是挺积极的,可是与他有关的似乎她管的比较少。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王南溪突然对自己的母亲开始产生了怀疑,他真的是她生的吗?

    他真的是王志致的儿子?

    他检查了厨房里所有的饮料,不只有一**做了标记,而且他在一个客房发现了,那可不是他准备的东西,他从来不用那些的,也从来不带女人回来过夜。

    今天和高敏那真的是个例外,除了喝了冰箱里饮料的缘故,还有他真的觉得自己爱上了高敏,能够和她水乳交融,就证明自己放下了欧阳何月。

    他拿出手机想要给顾庆然打个电话,可是看着号码好久,始终没有能够有勇气去质问她,她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如果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那么他们母子二人的关系会更加恶化。

    盯着手机屏幕好久,他却始终没有拨出去,而是转而给一个陌生号码打了电话。

    “对,查清楚了告诉我,所有的行踪,安排。”

    他挂完电话,神情凝重,不知道自己做的对还是错,他内心是有些矛盾的,害怕可是却又想要知道真相。

    大雨不停歇,还起了大风,街道上很多广告牌,被风吹的洒洒作响,发出的声音很让人烦躁。

    在富丽堂皇的客厅里,满地的陶瓷碎片,还有低着头畏手畏脚,生怕被波及到的保姆,正小心翼翼的拖着地,收拾着一地的狼藉。

    刘蓝心黑着一张脸,原本整容过度,原本好看的面孔,此时除了因为整容,也因为她嫉妒生气,变得面目狰狞可怕,好像是地狱里面出来的恶魔。

    “什么东西,爸爸你一定要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你看看他们都是什么德性。”

    刘蓝心已经摔烂了两盆花了,客厅里到处都是残渣,虽然生气,可是她的脾气也太过了。

    刘父其实很喜欢那两盆花,但是自己的女儿摔的他也不能够生气,今天去王志致家,他其实不想去的。

    女儿还不知道,自己虽然看起来还能够和王志致抗衡,但是那也只是表面,私下里王志致和他的业务关系早就断了,如果说制衡谁的话,那也是相互制衡,两家谁也得不到好处。

    他是商人,商人以利为重,他可不想因为女儿的死人恩怨,断了财路。

    但是又不能够让女儿看出来,他此时不能够牵制王志致了,这样让他觉得很没面子。所以去王志致家的时候,他早就想到会吃冷脸的,可是却又不得不去。
欢迎您阅读溢美所写的小说妃常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