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霸道 第四百七十二章 秋意浓

作者:溢美 类别:玄幻小说
    “几点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老太太吧嗒了几下嘴,她好几天没喝水了,醒来却也没有说喝水,而是和夏梦聊天,现在她的嘴唇干的都快要粘在一起了,她却是问了一句,几点了。

    夏梦忙不迭迟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奶奶上午十点半了。”

    “你不去上班的吗?”

    奶奶的眼睛闭上了,她摇摇手,推掉了夏梦递过来的水杯,夏梦没注意到她会有这个动作,看着她干涸的嘴唇,夏梦还想要给她倒点水喝,被奶奶手一推,她端着的水杯差点儿掉了。

    “奶奶,我今天不上班的,今天礼拜天,我现在双休的,只有苏总有事的时候,我才去公司。”

    “年爱您稍等一会儿,爸爸和妈妈就快要来了。”

    夏梦不知道能不能够等养父母,但是奶奶现在这个状态,她还是很欣慰的,毕竟奶奶状态看起来好多了,但是这个状态的奶奶也让她有些意外,因为她突然觉得好像不认识她了。

    “不用等了,他们不会来了。”

    老太太闭着眼睛,“孩子,打电话给你爸爸。我有话跟他说,快点儿。”

    夏梦手忙脚乱的拨通了养父的电话,电话响到了最后,才被接起来,“爸爸,奶奶有话对你说。”

    “我忙着呢,有话待会儿说。”

    “爸爸,您就这么忙嘛?奶奶都病了,她有话对你说。”

    “你不想听我讲话啊,那就挂了吧,权当我没生这个儿子,或许这一生,我也就担着你一个人,我的孙女。”

    老太太的这话,倒是让夏梦得了老爹一个激灵,这老太太是要去世了?他曾经听他老娘说过,人死的时候,在他身边几个人陪着,就证明他这一生中,生命力担着几儿女。

    他爹死的时候,他没在身边,他娘就抱怨,白生了个儿子,死的时候都没见上一面。

    现在听她这话,看起来是不行了,医生虽然也说是晚期了,可是没想到这么快。

    夏梦陪在老太太身边,等了大约十五分钟,老太太长叹一口气,伸手拉了拉夏梦的手,“梦儿,你是个好孩子,将来会好的。奶奶会祝福你,找到属于你的幸福的。”

    “奶奶,你也会好起来的,梦儿以后不会惹您生气了。”

    夏梦从小受冷眼受习惯了,别人对她一点儿好,她就感动的不行,眼泪都会掉下来,心都会融化掉,别人要她的脑袋,估计也会把头割下来送给人家。

    奶奶此前除了因为她学习好,鼓励她继续上学之外,其实对她也不好,毕竟知道她是捡来的,什么好的东西都不会给她。

    现在突然对她温和起来,夏梦就受不了了,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她突然觉得被人关怀是那么的温暖。

    “奶奶,奶奶,您怎么了?”

    “孩子,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你的生活不该是悲伤的,你这么阳光,活的这么用力,以后会很好的。”

    “妈……”

    老太太抓着夏梦的手,由紧而松,突然就垂落了下去。

    “奶奶……”

    夏梦的泪水决了堤的海,养父在这个时候也刚刚进门,可是奶奶已经走了。

    场面就是那样的,奶奶的身边就只有她这个捡来的孙女,夏梦主动承担了所有的葬礼的费用。

    一场葬礼办完,她整个人也憔悴了许多,不只是金钱上的耗费,整个人的感情也像是被掏空了。

    原本爱情就已经很伤了,亲情也没有了,她裹着驼色的大衣,走在秋末的街头,大衣里面她只穿了薄薄的衬衫,风钻进衣服里,还是冷飕飕的。

    一个人的秋天,一个人的雨夜,她一个人走着走着,心觉得好累,快乐没有人分享,痛苦没有人承担,爱情没有,亲情没有。

    她突然觉得在这个世上行走,很没有意思。

    走着走着,看到路边的长椅,她就过去坐下了。

    早早的回家又什么意思,家里头没有温暖,没人等她。

    在公司还有人气,回家或许连烟火气息都没有了。

    她靠在长椅上,默默地看着街上翻飞的树叶,看着形色匆匆的行人。

    开始步入冬天,天气变冷,大家穿的衣服也开始加厚,有人甚至穿上了毛衣。冷是一定的,长椅都是冰凉的。

    可是又如何?

    再冷有过心冷吗?

    夏梦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老板娘好心撮合自己和苏木元,她很清楚,只是恨自己和苏木元有缘无分。

    眼前过去的行人,有的穿的雍容华贵,有的穿的普通却也干净,也有人不修边幅。眼前过去的人,开车的,步行的,还有骑自行车的。

    眼前过去了一个骑着自行车,载着孩子的男人,他穿着一身建筑工人的服装,车子后边载着一个十多岁的孩子,面带愁容的从她面前经过。

    不知道为什么,夏梦的心特别的难受,那瞬间就像是看破红尘一样,觉得一切都是虚幻的假的,没有任何意义的。

    因为她貌似一眼看到了世界的尽头,所有的生命,不管过程如何的灿烂,或者是凄惨,或早或晚,他们都要踏上同一个目的地,死亡。

    早死,也是死,晚死也是死,任何人,任何生命都逃脱不掉的命运。

    夏梦不知道人为什么还要那么辛苦的活着,活过的每一天,都会伴着死亡的来临而消失,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

    她看着那些开着很豪华的车子经过的人,看着那些年纪轻轻浓妆艳抹,穿奢侈品的女孩,心头不由得松了,生命就像是过家家一样,所有的一切你在乎,那就严重,不在乎,那就什么都不是。

    你难过,你痛苦,就会被痛苦左右,你放任,不在乎,不去想,那就伤害不到了。

    可是真正能够不为外界所动的人,太少了。

    “哎,站住。”

    夏梦的手包突然被一个骑电动车的人一把夺走了,她没怎么反应过来,却是大声的喊道。

    然后喊着一路跟着追了上去,电动车是比较快的,而她还穿着高跟鞋,跑起来自认很不方便。

    几次踩在盲道上,差点儿扭到脚,可是包包里有回家的钥匙,她必须得追回来,至于包里别的纸钱的东西还真没有,如果非要说有,就是那个公司的盘。
欢迎您阅读溢美所写的小说妃常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