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霸道 第一百二十七章 善解人意

作者:溢美 类别:玄幻小说
    太阳大,风也大,这天气有点儿让人无所适从。

    看到出大太阳的许多妹纸换上了薄而清爽的春装,不过是刚过春节而已,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换装。

    这大风一吹,直接穿透她们单薄的丝袜,吹的她们裹紧大衣,瑟瑟发抖,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

    刘蓝心抱着双臂站在门外,她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貂绒大衣,里面穿的是一件短裙,脚上的丝袜说是保暖的,但是那也仅限温度在零度以上有用。

    此时她跟几个闺蜜,不耐烦的等在外面,看着欧阳何月从里面结账出来。

    原本她们是可以在车里等的,但是又担心欧阳和月一声不响的离开。

    欧阳和月提着吃的,走了出来,大风吹过来,她将围巾紧了紧,冷空气被隔离在外面了。

    她深吸了口气,鼻子酸酸的,眼泪差点出来。

    “说吧,找我什么事儿?”欧阳何月可没失忆,对于刘蓝心她是没有好感的,恐怕没有哪个女人会对自己男人的前女友,有什么好感。

    她一手提着东西,一手揣在口袋里,一脸无所谓的看着她们。

    对于刘蓝心这群丑毙了的闺蜜,每次看到她们,她都觉得悲哀。

    打扮的很时尚,家境或许尚可,但就是颜值低了点儿,即使割了双眼皮,垫了高鼻梁,但是一开口,那沙哑的大嗓门,总给人一种错觉,像男人。

    “今天我找你来,是有件事儿想让你知道。”刘蓝心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下巴抬的高高的,用一种高人一等的姿态说道。

    “说吧,我还有事儿,着急赶路呢。”欧阳和月其实不过是肚子饿了,她又没有好好吃饭,不想再浪费口舌。

    “告诉你,不管南歌失忆没有,他都是我的人,你休想从我手里夺走他,以后离他远点,不要让我听到你们之间有什么瓜葛。”刘蓝心一副命令的口吻说道。

    欧阳和月,嘴角一勾,这可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的这么好笑的笑话了。

    她和苏南歌可是领证的合法夫妻,不过是当时她估计苏南歌的身份,不同意张扬罢了,她一个前女友,以什么资格说这些话。

    “你如果没别的事儿,我就先回去了,还有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吧!”欧阳何月一副正牌夫人的姿态,毫不畏惧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清清楚楚的说道,“别人大概还不知道我和苏南歌领证的事儿,但是,你不会不知道吧!”

    刘蓝心的手一抖,抓着手机的手不自觉的加大了力气。

    “我们已经是夫妻,且是合法夫妻,不过是没有举行婚礼罢了,但是这并不影响法律效力。如果你不想我把这件事儿说出去,就最好不要在我背后搞小动作。”

    欧阳何月这算是给她的警告吧,她毕竟此时已经和苏南歌分手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那么强的心里,要捍卫她和苏南歌的感情。

    “你……”刘蓝心的脸算是丢尽了,因为她身边的朋友并不知道,苏南歌已经领证了,刘蓝心这么做可是很没风度。

    “原来苏大少已经结婚了啊,蓝心,那你还至于……”她身边的一个朋友,貌似非常意外,想要好心的劝劝她。

    “闭嘴,我还轮不到你来说教!”刘蓝心气急败坏,大声呵斥了她的朋友一番,然后冷着脸,恼羞成怒的说道,“都说感情里没有第三者,你结婚了,他不爱你,你才是第三者!”

    这话她说的理直气壮,乍听之下,仿佛没毛病。

    “是啊,你也说感情里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可是他爱我!”欧阳和月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开始叫车,跟这种女人,她一个字都不想多说。

    “他不爱你,他爱的是我,大家都知道搜,他追了我好多年!”刘蓝心有些被激怒,羞辱难当,甚至有些心虚。

    欧阳和月叫的车已经快到了,她一边走向马路边,一边淡淡的优雅的说道,“是吗?那他为什么领证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嘴角勾着微笑,话说的那么云淡风轻,越是这样,越将刘蓝心气到不行,她看着欧阳和月坐进车里,气急败坏的喊道,“都是你这个贱女人告的鬼,不然他怎么会……”

    后面的话她没敢大声说出来,生怕被人听了去,显得她很没面子。

    欧阳何月提着东西回到法师的住处,虽然心情不愉快,但是肚子饿是事实,她没煮饭,直接泡了一包泡面,抱着泡面窝在沙发里。

    吃完泡面,有些心累的她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法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起来看到睡在客厅,挺尸般的皇妃有些心疼,她施了法术将她背上的伤口医好了。

    然后就给苏南歌打了个电话,告诉它,他老婆在自己这儿,让他把人带回去。

    苏南歌此时正和刘蓝心在咖啡厅,他知道刘蓝心回来了,就忙把她约了出来。

    “我知道了,现在我有事,就让她在你那里住上一段时间吧!”苏南歌语气有些冰冷,似乎还在担心被刘蓝心听到。

    但是刘蓝心假装不听,可是耳朵却伸得很长,听到一句关于欧阳何月的,她的心里一下子就不高兴了。

    苏南歌挂完电话,她就开始揉太阳穴,然后假装很不舒服的样子。

    “你怎么了?”苏南歌也看出了她的异样。

    “没事儿,可能很长时间不喝酒了,晚上红酒喝的有点多。”刘蓝心假装很善解人意,微笑着看着苏南歌。

    “南歌哥哥,晚上你问的话我说的都是实话。其实我很内疚,你那么爱我,我以前还故意惹你生气,让你一气之下和别的女人领了证。”刘蓝心揉着头做忏悔状,“我真的知道错了,可是却害你失忆了,你不会怪我吧!”

    苏南歌嘴角微微一勾,虽然说不出哪里不对,可是还是觉得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没事。”苏南歌说完,伸手拉了拉她放在桌子上的手,算是安慰。

    远远的,王南溪将一切看在了眼中。

    “对了南歌,你是不是有事啊,你还是先去忙正事吧,我没所谓,可以等你回来!”她眨着眼睛,看起来那么善解人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欢迎您阅读溢美所写的小说妃常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