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霸道 第七百六十三章 被羞辱

作者:溢美 类别:玄幻小说
    欧阳和月白了他一眼,心想果然自己有点儿抠,这钱又不是她掏,对于苏南歌来说这点儿钱算什么,再说了今天晚上的菜品,其实也还是不错的。

    能够来这里吃饭的人,大凡都不差钱,自己这么猛吃猛喝的,会不会让苏南歌他觉得没面子啊。

    这么想着,她偷偷的朝周围看了几眼,结果正好可对面一个女生对上了眼睛,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一直在注意他们说话,反正她看欧阳和月的眼神,充满了鄙夷,就像是一个高傲的公主,看到了路边的乞丐一样。

    欧阳和月觉得非常不舒服,她烫着一头金黄色的卷发,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一身很精致的裙子,脖子上戴了一条闪着亮光的项链,看起来应该是白金的,镶着的那块吊坠,在灯光的照射下,投射出耀眼的光芒,那应该是快钻石。

    是个土豪家的闺女吧,打扮的这么时尚,霸气侧漏的,一看就不差钱。

    瞬间,抓着红酒的手有点儿抖,欧阳和月觉得有些尴尬,自己这个样子让人家看了,是不是特别的可笑。

    她觉得自己晚上有些过了,她也不是那么贪婪的女孩,就是不知道怎么了,看到那么多好吃的,就是收不住了。

    欧阳和月被她的眼神盯的十分难受,她的尴尬被南溪看在了眼中,他一回头,正好听到那两个女生说到,

    “我们走,看着那些乞丐都能够来这里吃饭,我的胃口都没有了。”

    “是啊,这个餐厅以后就专做乞丐吧。”

    另外一个同样拥有尖下巴,宽宽双眼皮,大眼睛的女孩,站起身来拿了她的香奈儿包包,鄙夷的看了欧阳和月一眼。

    虽然她们没有直接指明是在嘲讽欧阳和月,但是这样的眼神,动作无不表明,她们在嘲笑她。

    欧阳和月深吸了一口气,笑着看着南溪,“来吧,我们喝一杯。对于一些聒噪的声音,我往往听不见。”

    “切!”

    那个女孩经过欧阳和月的时候,故意碰了她一下,她手中端着的红酒洒了出来,幸好是洒在桌子上,如果洒在身上,欧阳和月就尴尬了。

    “抱歉,真是不好意思。”那女人一副得意洋洋的看着欧阳和月,脸上的嘲讽一点儿都没有掩饰。

    欧阳和月原本以为她不会说抱歉,那样的话,她不会让她走的,看得出来她是故意刁难她的。

    但是此时对方表现出一副优雅大度的样子,让她有苦说不出,她只能够默默的拿了餐巾纸擦了擦手。

    南溪眨了眨眼睛,看着欧阳和月被弄的十分狼狈,他抬眼看了那女人一眼,嘴角轻轻一勾,完美的笑容在脸上荡漾开来。

    那个女子一看到王南溪,眼睛立刻亮了,一开始她以为跟欧阳和月这样贪小便宜的女人出来的男人,也一定好不到哪里去,不是丑的要命,谁会看上欧阳和月那样的女孩。

    还有跟她在一起的,也一定是贪吃,贪小便宜的男人。

    结果当她看到王南溪,那张英俊帅气的脸时,一下子就迈不动脚了,更何况他那微微一笑,简直是颠倒众生,媚惑之极啊。

    她很自信的上前一步,朝着南溪微笑着,“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欧阳和月听到她这么赤果果的话,虽然脸上不动声色,但是却也找准了时机,好好的反击一下,“这里又不是酒吧。”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足够她听到。

    果然,那女人脸色一沉,恶狠狠的瞪了欧阳和月一眼,“与其跟这种假扮有钱人的女孩吃饭,丢人现眼,不如和我出去喝一杯。”

    她十分自信的看着南溪,并且递给了他一张名片。

    “记得给我打电话哦,等你。”

    说完她还冲南溪来了个飞吻,欧阳和月恶心的一口将刚吃下去的留恋吐了出来,正好吐在还在摆pose的那个女人身上。

    “啊……”

    她大叫着跳了起来,一副恶心到不行的样子,捏着鼻子,在那里跟小丑一样跳来跳去。

    南溪看着她的样子,嘴角勾着笑,只瞄了那名片一眼,就将名片扔在了桌上,没扔在地上,是因为他有教养。

    “你这个女人,怎么搞的,你知道我这鞋子多贵啊。你赔得起吗?”。

    那女人扬手就要打人,欧阳和月不怕她,知道吃亏的是她,因为自己练过,只需要轻轻的四两拨千斤,像她这样穿着恨天高的嚣张女人,一下子就给摔过去了。

    但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她,一只大手已经抓住了那女人的手腕,而且狠狠的将她摔向旁边。

    苏南歌一脸愤怒,远远的就看到这边的情况了,看不出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感觉到欧阳和月受到了屈辱,奇怪的是弟弟还能够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任由那个女人对着欧阳和月指手画脚。

    他加快步伐回来,却发现者女人疯了,正想要打欧阳和月,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动他的女人一根汗毛。

    那个女人跌跌撞撞差点儿摔倒,幸好她的女伴拉住了她。

    两个女人刚要发疯,接着她们就认出了苏南歌,刹那间脸上那疯狂的的表情,立刻变的温顺起来,那个被欧阳和月吐了一鞋子榴莲的女子,将她身边的女伴往旁边一推,上前一步,“苏南歌!”

    苏南歌二话不说,拉着欧阳和月就走,欧阳和月被他牵着走的太快,她不舍的看着自己刚盛的榴莲糕点,“我还没吃完呢!”

    她心疼的冲着南溪,坐着嘴型,“替我将盘子里的带走。”

    幸好是用口语,说完她就后悔,因为刚才那个女人就嘲笑她,说她那些不好听的。

    她被苏南歌拉出了餐厅,才想起她的外套走的太急没带,大风迎面出来,从温暖的室内到了冰冷的室外,她冷不丁哆嗦了一下。

    苏南歌看了她一眼,他走的时候,确实忘记了,只伸手,拿了自己的外套。

    他将外套披到了欧阳和月的身上。

    然后来到车旁,给她打开了车门,然后打了一通电话给南溪,“一会儿将小月的外套带回来,我们先走了,自己打车回来。”(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溢美所写的小说妃常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