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霸道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言可畏

作者:溢美 类别:玄幻小说
    正在窗前跟几个小宫女学着剪花纸的欧阳和月,远远就看到了气急败坏归来的米粒儿,她的愤怒写在脸上,虽然端着吃的东西,但是脚下的步子却一点儿都没有因此放慢。

    那大步流星的样子,那满脸委屈和愤怒,欧阳和月叹息了一声。

    “谁又惹着这个小姑奶奶了,她可是好久都没有如此暴躁过了。”

    她挥了挥手,几个小宫女也赶紧退了下去,这些人永远都比不上米粒儿在她心中的位置。

    虽然只是她身边伺候的一个宫女,可是她却将她当成了亲人。

    “气死我了!”

    米粒儿将汤往桌子上一放,双手叉腰转身朝外,看着刚才遇到那两个小宫女的方向,骂咧咧地说道,

    “主子!您可不能够再这么慈悲下去了,您知道外面那些个小贱人都在说您什么啊。完全都是觉得您好欺负,要不然就是看着您怀孕了,她们生气。”

    欧阳和月撇了撇嘴,感情这么生气还是为了自己打抱不平啊,不过也对,这丫头向来都是十分维护自己的,她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事儿让她如此的大动肝火。

    于是她放下手中的剪纸,站起身来,自己拿勺子盛了一碗汤,这太医开的药膳房子煮汤,喝了的确对身体有好处,她觉得自从每日喝上一碗这种汤,皮肤都比以前好的多了。

    “说吧,她们又说什么让你不高兴了。”

    米粒儿这会儿却突然哑了。她眨巴了一下眼睛,看了看欧阳和月的肚子,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说。

    “这……”

    “说吧。都把你气成这样了,我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欧阳和月一边喝着汤,一边拿眼瞧了她一下,这丫头卖什么关子。

    不过宫里头最近一些不好的传言,是关于她和苏离的,这个她也有听到几耳朵。不过那些个陈芝麻烂谷子,她也曾跟苏南歌解释过。早就已经无伤大雅了。

    现在有人将她以前的过往搬出来,无非是因为她怀有身孕,才来诋毁她吧。

    能够在背后做出这些的人。也就只有那几个想要当皇妃的人了。

    除了陈香,也就是刘芷谦。只是陈香根本不是威胁,因为苏南歌最近正在调查一些事情,听说就是和她有关的。

    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苏南歌的。苏南歌比任何人都清楚。

    “主子。奴婢说了您可千万不要生气。”

    “您要是气出个好歹来,那不就正中那些坏人的下怀了嘛。”

    米粒儿一脸的惊恐不安,刚才那骂人的气势都没有了。

    “说吧,你再不说,我就不是被气死的了。估计是被你这唠叨急死的。”

    欧阳和月这会儿已经喝了半碗汤了,米粒儿还在那里叽歪着,不过她也是第一次叽歪这么久,欧阳和月隐约觉得这次的事情。可能真的很难让她启齿。

    “主子!”

    米粒儿像是下定了决心,“奴婢觉得您该去跟陛下请旨。将那些在背后污蔑您的人都打入大牢。她们这些人竟然在背后说您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陛下的,而是……”

    欧阳和月的手一颤抖,汤匙里盛着的汤洒出来不少,人也呛着了。

    “主子,您先别急别生气啊。没事儿吧主子?”

    米粒儿看着呛的治咳嗽的欧阳和月,急的脸都变色了,“奴婢不该多嘴的。”

    欧阳和月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厌恶和愤怒,是谁,是谁如此的歹毒,拿她和苏离造谣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胆子大到拿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

    这件事儿她绝对不会容忍的。

    “他们说是谁的?”

    “主子这……”

    米粒儿惶恐的看着欧阳和月,看到她如此的生气,真是担心她气出个好歹来,伤到肚子里的孩子。

    “说!”

    欧阳和月大声吼了一下,米粒儿吓的一哆嗦。

    “说是瑞王的……”

    她的声音小的像蚊子,可是欧阳和月还是听的很清楚,瑞王。

    又是他,难道自己这辈子都要跟他有扯不清的关系了吗?

    瑞王,为什么你给不了我幸福,还要毁了我的幸福?

    为什么,为什么!

    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委屈。

    “这件事儿是从哪里听来的?”

    欧阳和月擦着眼泪,汤也完全喝不下去了,她现在只想见到苏南歌,话说她突然发现回宫之后,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了。

    虽然知道他回来之后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但是再忙如果想念她应该是也可以抽出时间来的。

    他会不会也听到了这个传言?

    欧阳和月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恐惧感,她此生最害怕的就是被人误会,因为她不擅长解释,更不喜欢和不信任自己的人解释。

    往往不是误会加深,就是时间久了等待误会自己解除。

    “是前面打扫庭院的两个宫女说的,她们在聊天,奴婢听到的。奴婢已经训斥了她们,让她们不要胡说八道了。”

    米粒儿担忧的看着欧阳和月,“主子,您就别动气了,您还怀着孩子呢。哭伤身体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更何况是有人恶意在背后造谣,“月妃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陛下的”这个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了。

    朝堂之上,刘洪竟然当着众大臣的面,将这件事儿当做牵制苏南歌册立皇妃的把柄。

    “放肆,朝堂之上竟然敢污蔑寡人的妃子。刘洪寡人念你是朝中元老,为朝廷也立下过汗马功劳,不会治罪于你,但是并不代表你再这样口无遮拦,寡人还会熟视无睹。”

    苏南歌狠狠的拍了一下龙椅,双眸种投射出的怒火,似乎要将人灼伤。

    刘洪却假装惶恐,跟身边的几个大臣使了眼色,他旁边的几个大臣也纷纷站出来,像苏南歌抱怨,他们在朝中听到的关于月妃的传言。

    “反了你们了,寡人不想再听到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若是谁还在寡人面前提这些,就别怪寡人没有打过招呼。”

    “陛下,不管月妃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关于她的流言蜚语早已经传遍全朝上下,这样的女人是不能册立为皇妃的。否则……”

    “你给寡人闭嘴!”

    苏南歌实在是气急,他不等那些大臣把话说完,就已经起身离开。(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溢美所写的小说妃常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