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兵 第3356章 到底谁有问题!

作者:烈焰滔滔 类别:玄幻小说
    中午十二点,海兴市教育局到了下班时间,一个看起来很精悍的年轻男人走出了办公楼。

    此人正是何红标。

    三十四岁的主任科员,事实上在地级市里也很少见,如果能够平稳上升的话,未来的级别说不定也能够到达比较让人吃惊的地步。

    不过,由于某些原因,何红标完全不这样想。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做出改变了。

    虽然已经上班好几天了,但是在这地方上的工作方式和部队里面完全是两种感觉,何红标到现在还是有种浓浓的不真实感。

    从十几岁就当兵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在部队里面度过,如果不是这次转业了,那么估计何红标过不了多久就会给自己的肩膀上再增加一颗星星,成为三十四岁的上校。

    可是,何红标并没有这样做。

    至于具体的原因……何红标摇了摇头,随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一声叹气之中,似乎蕴含着很多的惆怅。

    人生无常,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究竟哪一个先来,谁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这个抉择,已经纠结了太久了,接下来的人生,总归要有个侧重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何红标的手机响起来了。

    一看,是军转办的电话。

    “何红标,你现在到军转办来一趟吧,我们这里有个表格要你亲自填写一下。”一个男声说道。

    “可以晚一些时候吗?”何红标看了看手表:“我现在人在外面,有点事情。”

    “那好吧,不过这次表格上面催的比较急,关于转业军人工作情况的,你能在一个小时之内赶到吗?”

    “我尽量。”何红标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他开车先去了一趟医院,然后便去了一趟军转办。

    在何红标看来,这次军转办要的材料也太着急了,和往日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不过他也习惯了一些偶尔出现的奇葩低效规定,所以也并没有当成一回事。

    推开军转办的门,何红标看到里面坐了几个年轻男人,个个精悍。

    他并没有多想,以为是刚刚转业的军人呢,于是说道:“我来填表了。”

    “你就是何红标吗?”这时候,一个青年出声问道。

    “是的。”

    何红标话音一落,两条胳膊便已经被身侧的两个人抓住了,这两人的胳膊犹如铁钳一样,让他瞬间便动弹不得了。

    “特种兵!”这是何红标心中唯一的想法!

    …………

    在何红标被控制住的两个小时之后,苏锐也来到了南方军区,坐在了孙东中将的办公桌对面了。

    “我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孙东中将一下子就知晓了苏锐的来意,神情凝重,“性质如此恶劣的泄密事件发生在南方军区,我要为此负主要责任。”

    停顿了一下,孙东中将又说道:“而且,我知道我在这件事情上也有着嫌疑,所以,对于组织接下来会采取的行动,我会全力配合,绝无半句怨言。”

    很显然,关于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孙东中将早就看的非常透彻了,而且,以他所在的位置,对这次调查不可能一点风声都听不到。

    苏锐摇了摇头:“不,司令员,我们不是来追责的,事实上,我和玉干首长始终都相信,您根本不可能是怀疑对象。”

    孙东中将叹了一口气:“不,不被怀疑和存有嫌疑,这是两回事,该我承担的责任,我不会推脱的。”

    苏锐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司令员,这次调查将以总参和陆特为主导,但是,我们都希望,您能够参与进来。”

    听了这句话,孙东中将有点意外,因为在他看来,自己完全应该排除在这次调查之外的,至少也得避嫌才是。

    只是,这一份信任,让这个经历了半生沧桑的将军感觉到很暖心,很感动。

    能够顶着压力把这一份信任给予他,孙东中将知道,这看似简单的事情,其实极不容易,无论是苏锐,还是张玉干,都会为此而承担风险。

    “好的,我会全力配合调查,一定要揪出南方军区的内鬼!”孙东中将站起身来,脸上全部都是严肃,他的眉头狠狠皱着,“这是我的耻辱,也是整个军区的耻辱!”

    烈焰大队在非洲与敌对势力激战,为国捐躯,然而国内却有宵小之辈把枪口对准战士们的后背,这种内鬼必须要惩罚,否则的话,不仅会让战士们寒心,更会给全军都造成极大的损失!

    苏锐说道:“孙东中将,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要向你打听一个人。”

    “谁?”孙东中将的拳头已经攥起来了,他自然意识到,苏锐所想要打听的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那个隐藏在军中的内鬼!

    “何红标,您之前的秘书。”苏锐停顿了一下,说道,“这段时间他好像转业了,貌似这时机也太巧合了一些。”

    “何红标……这个小何很能干,跟着我好几年了,我一直都非常看好他,我一直就不想让他走。”

    苏锐点了点头:“我看过他这次转业的申请,还是您最终签的字,能给我详细说说吗?”

    “当然可以。”孙东中将随后便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说实话,我认为这个何红标是叛徒的可能性并不太大。”

    “哦?”苏锐的眉毛挑了起来,两道精芒从眼睛里面射出,说实话,孙东中将的这个回答还真的让他感觉到非常意外。

    毕竟,何红标此时的可疑指数实在是太高了,虽然没有具体的证据指向他,但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这其中的不正常!早不转业,晚不转业,偏偏挑这时候离开部队,这难道不是在刻意的躲避某些事情的吗?

    不过,苏锐和李剑也商量过了,他们并不认为这个推断百分百的正确,毕竟指向性实在太明显了,敌人也有可能是通过这种方式,让何红标引开调查组的注意力。

    “这个小何,在一年前就已经给我打了转业申请了,只是我一直压着没批。”孙东中将回想了一下,沉声说道,“他父母的身体都不太好,他想要回到老家工作,对家里也能够提供一点儿帮助。”

    “那您为什么当时没批呢?”苏锐又问道。

    何红标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提出了转业申请,这让苏锐感觉到非常意外,如果这是真的的话,那么何红标是内鬼的可能性就非常低了,如果当时孙东中将批准了他的转业申请,那么可能也就没有接下来的事情了,敌人不至于把这一颗钉子如此轻易的放弃。

    “我当时觉得这个年轻人前途无量,再熬个一年两年,上校的提拔名单上一定会有他的名字,这时候走了,太可惜了,他是个好兵。”孙东中将说道。

    苏锐点了点头,他理解孙东中将的心思,毕竟能遇到一个得力的好兵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只是紧接着,他又说道:“但是,您当时没有批准何红标的转业申请,怎么这一次又批了呢?”

    这时候何红标已经被控制了起来,但是苏锐并没有要求立刻对他进行审讯,连最简单的询问都没有,甚至还专门请海兴市的军转办打了个电话给当地教育局,以军转干部培训的名义,帮何红标请了两天假。

    苏锐不愿意放过一个坏人,同样也不想冤枉一个好人,所以对此事考虑的非常周密,否则的话,何红标在海兴市的领导和同事都知道这个人刚刚转业就被抓起来了,名声一下子就完了,地方上的领导肯定也不敢再提拔他了。

    当然,控制了何红标的特种兵们也把这些事情告诉了他,后者并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脸上也都是坦然之色,非常镇定。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了。

    “他七岁的女儿也生病了。”孙东中将说道,随后轻轻的叹了一声,“慢粒白血病。”

    听了这句话,苏锐的目光微微一凝。

    “慢粒白血病……七岁的小女孩……”苏锐低声的重复了一遍,随后摇了摇头,眼神之中带着无奈。

    这种病做不了假,没想到,何红标转业的真正原因是这个。

    “可怜的小姑娘。”苏锐轻轻叹了一声,“不过,慢粒白血病现在也不是不治之症,如果能够长期服药控制的话,不会有生命危险,相当于慢性病了。”

    苏锐嘴上虽然这样讲,可是他也知道,一个不到十岁的女孩子得了这个病,对一个家庭会造成多么严重的打击!

    随后,苏锐给调查组打了个电话,让他们买点礼品去医院探望一下何红标的女儿。

    半个小时之后,调查组传来了消息,何红标的女儿确实是得了慢粒白血病,目前正在住院治疗,并且需要排除身体上的其他问题。

    这么一条看起来非常明显的线索,似乎就这么断了。

    “说心里话,我确实觉得这小何不是那种人。”孙东中将说道,“他是个很有担当的汉子,性格也是直来直去,遇到问题从不推诿,所以非常对我的脾气。”

    苏锐仔细地思考了两分钟,才说道:“这条线暂时还不能放弃,同时,对南方军区司令部内所有有可能接触到烈焰大队全员名单的所有军官进行甄别,何红标若是没问题,那么有问题的人现在一定还在司令部内!”
欢迎您阅读烈焰滔滔所写的小说最强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