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遗祸 1809 追寻

作者:小小沙丁鱼 类别:玄幻小说
    尽管猜测中,这里是玄武的尸体,这非常的震撼。但是说实话,毕竟已经是至少万年前的事情了。哪怕玄武的尸体没有腐烂,而是在上古魔宗的作用下尸体固化成了类似于化石之类的东西。现在的人想要利用这些“化石”做什么,那也是异想天开的事情。可行性真的不高。

    至少就目前来说,这个猜想的最大的现实意义,在于让水馨知道了自己身上是有“图腾祝福”这一类的东西的。

    这整个七妄城最大的问题在于和弈情谷之间的关系!

    弈情谷的部分或者全部高层,暗中截了一部分的七妄秘境塞到自家秘境里,是为了什么!?

    苏羽卿十分清楚,水馨能对他本人说一句“能信”,对他来说就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他的心头,蒙着一层厚厚的阴影,其实比水馨要严重得多。

    毕竟水馨从南下以来,已经先后见证了凤凰阁和紫霞门的内讧,证实了昆仑宗的“叛徒”,可以说对“三宗五派”的真君之中都有组织中人的事实,对这种事已经相当有准备了。

    苏羽卿对弈情谷之中存在“叛徒”这一点虽然也已经有了准备,可这种准备变成现实的时候,与水馨作为外人的准备完全不是一码事!

    最糟糕的是,在七情秘境之中闹出这样的动静来,苏羽卿甚至不知道,到底是弈情谷之中出了叛徒,还是他自己,才是被弈情谷放弃的“弃徒”?

    苏羽卿现在不能说体会到了秋霁的心情,应该说展西杰和简初瓶的心情他算是深刻的理解了。

    水馨正因为信任苏羽卿,也就知道苏羽卿这会儿的心情肯定糟糕。当然,她虽然没有逼着苏羽卿给一个回答,反应却也绝对称不上厚道。

    水馨跑回落后的灵傀那儿,将苏昭给带了回来,“虽然很多代了,但既然是父系的话,保不定还是能查得出来的。你能看看这姑娘和你有没有亲戚关系么?”

    苏羽卿呆住了,他的表情,很有些扭曲。

    其实苏羽卿还真就出身于修仙家族。只不过,在他之前,他们家都只能说是旁支而已,人丁寥落。就是他自己,都是父母在寿元接近的情况下,筑基无望,这才被生下来的。

    所以苏家这个家族也是奇妙,本家并没有出什么特别的人才,苏羽卿和苏庭这两个金丹真人都和家中不近。

    但是,扭曲归扭曲,苏羽卿也知道水馨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只是,他并不会那样的血脉法术啊!

    “话说这人哪里来的?”周广莫插口问道,“还有后面那些。”

    这么一问,倒是叫水馨惊讶了,“你们又是哪里来的?没经过上面的城市吗?”

    “上面有城市?”周广莫更惊讶。

    水馨震惊了,且不说他们不知道上面有城市是从哪里过来的……如果不知道上面有城市,苏羽卿怎么知道这事情严重到什么程度?

    “上面有人。”苏羽卿苦笑着,气色全无的回答了周广莫,“这个我是知道的,抱歉我之前没有说。”

    周广莫惊讶的看了苏羽卿一眼,但到底也是修炼到剑心后期的人物了,只是和双胞胎兄长相比显得胸无城府而已。又怎么会真的全无城府。不至于因此而盲目发怒。苏羽卿瞒下这件事,至少也能说得上是情有可原。

    “从你们门内的那位前辈身上得到的消息?”水馨也不奇怪。

    苏羽卿点头。

    “然后你们是在哪儿碰上的?”

    “在外面……大概应该这么说吧。”周广莫道,“他们这个秘境挺大的,能碰到也挺不容易的。本来准备再找其他人,就碰到了一只玉箫,和这家伙的法宝挺相近的,上面寄宿着一个用来传承的……残魂?”

    “应该只是一段意识而已。”苏羽卿更正道。

    “就是这么回事。”周广莫点头。

    当然,他会跟着苏羽卿这个不熟悉的人走,除了那只玉箫透露的消息很惊人之外,更是因为周广莫有那个底气,他的双胞胎兄长是能顺着感应找到他的。

    在他们的剑意随着晋升共鸣之后,那种感应就更明显了。

    “所以能问下那个传承意识大致说了一些什么吗?”

    “他们正在被捕获,有人在青莲秘境里嵌入了七妄秘境的残片。”苏羽卿简单的道。

    以前是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的。之前弈情谷开青莲秘境的时候,苏羽卿是没有进来的。那时候他正在闭关。后来一出关,就被一个个震撼的消息砸得头晕脑胀,却也没有将注意力放在青莲秘境上。不过,应轻鸿是在那一次进过青莲秘境的。

    苏羽卿这会儿是真的很想找到应轻鸿确认情况。可应轻鸿这会儿又在另一个少女的空间里,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苏羽卿是不知道水馨和“林诚欢”是同一人,要是知道了,只会更担心。空间的持有者如今是安全的,问题是空间里的人却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只给她剩下了一个。

    “那有没有说这里面会是什么?”水馨也没法解释连大儒都丢了的问题,将注意力又转回了那个洞穴上。这貌似还在“玄武尸体”之内。但在玄武的尸体上,硬生生的凿出大洞什么的……

    “前辈说传承的主体被牵引到了这里。”苏羽卿收拾了一下心情说道。

    水馨点了点头。

    这个倒是再次和那个徐扶觞留下的意念所言的东西对上了。

    “这里应该是玄武的尸体。”水馨道,“一只能遨游三千世界的玄武的尸体。被上古魔宗斩杀,当做了七妄秘境的核心之一。讲真,就算是整个弈情谷都参与到了这样的计划了,我依然无法想象,弈情谷是怎么将这么庞大的地方,瞒过整个修仙界塞进青莲秘境里面的。”

    “你怎么肯定是玄武尸体的?”周广莫好奇的问。

    “我的身上有青龙图腾和白虎图腾的……祝福?”水馨道。这浮月界最后一个青龙图腾的后裔,和跨界而来的白虎图腾的族裔。当时可没意识到这两人,他们的身份,在这个世界,貌似就是有着特殊的意义。

    “总之,先进去看看吧。”水馨指着身后坐在灵傀上,远远目睹了大战,在战意煞气没有完全收敛的气息下战战兢兢的三个少年。

    如果说水馨的容貌让他们的配合度提高了一些。

    那么,苏羽卿这会儿带着忧郁的表情,也在刺激着他们在威压下坚持。

    “他们都是玄武图腾一族的后裔。可能在漫长的时光里,他们是被魔宗当做‘实验材料’圈养在玄武的尸体里面的。”

    苏羽卿向那三个少年扫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道,“要说悄无声息的转移这个七妄秘境的一部分,我知道的,只有一件昆仑宗的仙器能做到。”

    “又是昆仑宗?”

    “又是昆仑宗。”苏羽卿倒也坦然水馨说得也没错,以弈情谷的底蕴,想要瞒过整个修仙界干出这样的大动静来,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就算全门的长老都沆瀣一气,也得整个修仙界视而不见才行。

    “昆仑宗的一件仙器‘封天镜’。”苏羽卿道,“若不是这件仙器,那么只怕就只能从所谓的图腾一族后裔身上找答案了。”

    “不是,如果有昆仑宗的人出手,为什么要将这个转移到你们青莲秘境里,直接转移去昆仑秘境不是更好?”

    “因为结构。”到底是弈情谷弟子,苏羽卿对自家秘境的了解不是外人或者记忆有残缺的留影能比的,“青莲秘境仿造七情秘境建造,但也有自己的长处。在设计的时候,就追求能放置更多的莲瓣,因为先人觉得,玲珑心加上慧骨,能制造无穷的,多样的传承。取名青莲,也有这个原因……所以青莲秘境本来就不是一次成型的。一些仙人遗府,就作为完整的一片‘花瓣’或者‘花蕊’被移入了青莲秘境。”

    虽然封天镜传说中能转移一个秘境,是非常强大的仙器。

    但封天镜本身,却并非一个秘境。将一个秘境转移到另一个秘境里,不是简单地“取出来”再“放下去”就行的。

    毕竟每个秘境,其实都代表一个完整、复杂的阵法。非要往普通的渔网里塞一条鲸鱼,想要鲸鱼从网格里漏出去,不是开玩笑么!

    这也是苏羽卿相信前辈传递的消息的原因之一。

    因为是有可行性的!

    他们三人在洞穴外面交流了一大堆,基本上将各自得到的消息和猜想都说了。但之前缩进去的那些“怪物”却没有半点出来活动或者集结大军反攻的意思。他们自然也不会一直在这里耽搁下去。

    之所以要在洞**流完毕,也是担心在进入之后,遭遇强敌,无法再自在交流。

    不过,在进入了洞穴之后,所有人都发现,他们有点儿“杞人忧天”。尽管这明显是人工制造的洞穴,弥漫着一种特殊的气息,将他们的感知压制得很厉害,但攻击却并没有随之而来。

    水馨和周广莫两人将两苏羽卿围在中间,保护近战脆弱的玲珑心,但这番心思,在一片平静之中,直接浪费。

    水馨身上挂着的照明珠,光芒同样受到了压制,但是,在能够照耀的数米方圆之内,始终是一片空旷。也就是地面上,明显有着硬度不同于玄武尸体的结垢状物体。但看不出到底是什么组成。颜色也是多种颜色混杂在一起。

    水馨和周广莫两人都有一种明悟,倘若他们没有封闭自身的小世界,想来能闻到一股难言的味道。

    但是当然,他们都不可能那么作死……

    又走了一小段路,他们才看见不同的东西那是大量人类的残破的骸骨,被堆积在了一起。地上甚至能看到,还没有完全和地面结垢物质混杂在一起的骨灰。那是年深日久之下磨损出来的。

    三个被灵傀驮着的少年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我还以为……”水馨看到这些被堆积在一起的骨头,也有些惊讶。

    “以为什么?”

    “以为被献祭,送来这里的女子,都变成了之前我们杀的那些怪物。”

    周广莫和苏羽卿都知道水馨的意思。那些怪物变异,骨骼也已经畸形。但在这里堆积的骨头,虽然残破,却是人类正常的骨头,并没有变异的迹象,那些相对新鲜还看得出痕迹的骨头上,只有被咀嚼、消化的迹象。

    对于这样的迹象,水馨等人并不会陌生。

    “被献祭,被送来的女子?”苏羽卿的目光转向了昏迷的苏昭。

    “我觉得她昏迷的时间有点久了……不知道是不是环境问题?”水馨顺口提了一句但现在也确实是不可能将人送去外面。

    “否则呢?你以为我是怎么下来的。我混进了那座城市里,本来想多打探一些细节。不过人算不如天算。”

    这种事,水馨也算是习惯了。

    “这里居住的应该是所谓的‘圣兽’。”水馨继续道,“看来它们确实是会吃人的。不过现在也许是被别的‘入侵者’引走了?比如说徐扶觞和晴渊的那种残余?比如说万法真君,还有其他人。”

    可惜,事实很快就证明了,至少不完全如此。

    水馨等人经过了那座堆积了至少百人分量的残骨之后(但骨山代表的尸体却至少数百),很快就在骨山后面看到了一个洞**的通道。

    通道很短,但让感知进一步被压制。几乎就是被压制在了身周。黑暗中的视野都比其他感知要强些。

    水馨等人越过这个通道之后,就看到了之前才被转化出来的,那只怪模怪样的蜥蜴,正趴在一个人类女子的躯体上,不停地活动着!那女子根本无法承受即使是幼体也要比人类大太多的对象,已经昏迷过去,即使没死,距离死亡也肯定不远!

    而在这个洞中洞里面,十来个人类女子被挂在了洞壁的吊环之上。

    之前躲进来的那些已经变异的怪物,倒是在这里都依然不见踪影。

    苏羽卿和周广莫还没有反应过来,毫无疑问,水馨已经冲上去了之前哪能想到,献祭居然是这样的?
欢迎您阅读小小沙丁鱼所写的小说仙途遗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