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所有人都开始爱我 66、玫瑰与枪

作者:一节藕 类别:玄幻小说
    “放手!”三中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 穿着连衣裙的女——红着眼眶忍着眼里的眼泪,她走了几步,又不甘心的回过身,撂下狠话, “我再给你半个月时间, 你好自为之。”

    赵麟以为张娴说完就会离开, 但她没有,她站在原地失望又难过的看着自己, 赵麟心里的愧疚越发浓重, 他走近轻轻搂住张娴的肩膀, 低声说道,“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处——好这件事情的,最近市里在评优评职称, 等这件事情过去, 我就立马跟她说清楚。”

    张娴躲开赵麟的手,“这话你自己信不信?我刚刚发现你已婚你就是这么跟我说的,现在我都怀孕了,你——骗我!你把我当什么了?你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赵麟望见张娴眼底的狠意, 心里一惊, 顿时姿态放得——低,“我没有”

    扪心自问,赵麟觉得自己的确是爱这个女——, 像只天鹅一——高高在上, 而不是如——里那位一般,软绵得像棉花,同她生活在一——没有任何的激情可言。

    “我说了, 我再给你半个月时间,时间一到,你跟我去民政局领证,做不到,就别怪我。”张娴忍下了眼泪,哑着嗓子,眉眼间就又是在学校里雷厉风行的女强——神情。

    赵麟嗯了一声,“我知道。”

    不远处,一个——影闪了过去。

    他跑得气喘吁吁,跑到教学楼底下几个花坛围成的死角那里,将手机递给蹲在花坛上那——,“拍到了,没被发现。”

    戴着眼镜,白净又斯文的一个男生站在旁边,皱着眉,“偷拍是一种没有道德的行为。”

    小学弟有点尴尬的——了。

    高临浩点开——册,嘁了一声,“我又没说我有道德,道德能当饭吃吗?她有道德,她有道德——当小三。”

    “谁让她以前尽干些缺德事,”高临浩——嘻嘻的,“我不做什么,但是拿在手里,也算一张牌不是。”

    李敬所有所思的点点头,——后凑过去,“那也给我看看。”

    “你刚刚不才说这是没有道德的行为吗?你别看!”

    “我只是客观评价这种行为,与我——无关。”

    “”

    照片是连拍,一百多张,连着看跟视频差不多,高临浩看完后,吊着眼梢扫了小学弟一眼,“挺好的,给你一个么么哒。”

    小学弟脸一红,嗫嚅着回答,“不不用的。”

    陈丰宝拍拍高临浩的肩膀,“好了浩子,拿到东西就走吧,别搁这儿磨蹭了,咱——没吃午饭呢。”——

    来——在犹豫要不要离开的小学弟一听他们没吃午饭,立马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了几包辣条给他们每个——分了——包,“我、我之前买的,学——们可以先吃这个垫一垫”

    高临浩“唰”的一下子从他手里抽走辣条,咧开嘴——得见牙不见眼,“谢了啊。”

    小学弟的脸也“唰”的一下子都红了,陈丰宝看着这动不动脸红的小学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费澜在睡午觉,叶令蔚比他先醒来,教室——边窗户紧闭着,憋闷得慌,叶令蔚紧了紧校服的拉链,想出去透透气。

    穿过操场,就是学校里的超市,超市的旁边是一个很隐蔽的几棵香樟树围成的角落,那里总有——偷着谈恋爱,或者是抽烟,再或者是做一些反正不能做的事情。

    叶令蔚进超市就听见那树后隐约传出来的哭声,从超市出来,——在哭,并且,——是男生。

    好奇怪。

    轻轻走过去。

    “喂,你没事吧?”叶令蔚拍了拍蹲在树后那男生的肩膀,都穿着一——的校服,只看着后脑勺,实在是无——认出来。

    男生手忙脚乱得用衣袖擦了眼泪,惊慌转过头,抬——眼,俯身看着自己的男生,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皱眉看着自己,那有些担心的眼神,慢慢变成了像猫咪发现有意思的玩具一——的眼神。

    “韦扬”叶令蔚垂着眼睫,脸上是孩童般天真的疑惑,“你为什么哭了?”

    韦扬没想到会被发现,——没想到发现自己如此狼狈一面的——是叶令蔚。

    自己最讨厌也是最的。

    “管你什么事?”韦扬站——来,恶狠狠道,“你在同情我?”

    叶令蔚眨了——下眼睛,随即——了一声,不解道,“我同情你做什么?你有什么值得我同情的啊,你们七班的——,都不是很值得我同情啊。”

    你们七班的——?

    韦扬看着面前的男生,神情变得有些恍惚,是啊,他已经不是七班的——了。

    这时,他才认真打量眼前的叶令蔚。

    明明——是这个——,但却脱胎换骨一般,藏青色的厚重校服穿在他身上也丝毫不显臃肿,白如雪一——透彻干净的脸,宛如鸦羽的眼睫是画纸上一道浓重的勾墨,他站在那里,像一株从悬崖岩石裂缝里伸——出来的野玫瑰。

    他是香的,迷惑——心智的香气缠绕着他的全身。

    听班里——说他做了手术,心脏病成了过去式,玫瑰去掉病气,它无所顾忌的生——枝桠,片片绿叶舒展,姿态美丽诱——,但野——难荀,傲慢又骄矜——

    有上次的月考成绩。

    “你上次考得不错,恭喜你。”韦扬有些嘲讽的说道。

    要说韦扬真心实意的为自己感到欣慰,恭喜自己,叶令蔚——真有点不敢信,但现在他的感情流露就是自——的,他在嫉妒。

    “你考得不太好,真可怜。”叶令蔚低声说,脸上怜悯的神情令韦扬难堪又羞愤。

    “你上次月考——百多——,下降了那么多,”叶令蔚的声音缓慢的,像小刀一——慢慢地刮掉了韦扬的皮肉,“张娴一定没有让你好过,对吧?”

    “不关你的事。”韦扬冷漠的说道。

    被说中了。

    张娴很看重学生的成绩,按照她对自己班上学生的要求,出现韦扬这种成绩突——下降的情况,——是下降得如此厉害,她绝对无——容忍。

    她要排除一切可能导致韦扬成绩下降的因素,如果没有,那问题就是出现在韦扬自己身上,抄试卷写检讨请——都是不算惩罚的招数,张娴最擅——的,就是冷嘲热讽,煽动学生搞孤立,杀——不见血。

    “好吧,”叶令蔚无奈叹气,“祝你好运。”

    韦扬看着叶令蔚离开的背影,慢慢的,他的视线开始失去焦距,叶令蔚的背影变得模糊,逐渐与几个月前的叶令蔚重合到一。

    几个月前的叶令蔚,——是躲在角落里像只老鼠被——嫌弃的存在,每个——都可以嘲弄他,都可以用言语伤害他,尽管大——都穿着校服,可叶令蔚看——来总是灰扑扑的,不——眼的。

    张娴的奚落和忽视,成了鼓励大——继续作恶的号角。

    而现在,轮到自己了。

    韦扬想到同桌默默的把书——全部都搬走了,有些不敢看自己眼睛,小声告诉自己,“韦扬,我先不跟你坐在一——了,我在这儿有点看不见。”

    但同桌去了别的位置,他的桌子却空了下来,始终没有新的同桌到来,他也逐渐开始沉默,他那天在洗手间照镜子,竟——觉得自己身上也慢慢失去了光,周身被黯淡的云笼罩。

    像每一个被孤立的——,像以前的叶令蔚。

    韦扬回过神,眼神逐渐变得坚定狠厉,他绝对,绝对不要成为像以前的叶令蔚那——的。

    没有——可以掌控自己,包括张娴。

    叶令蔚裹着校服进教室,费澜正好醒,估计是刚醒,正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跟叶令蔚视线对上的时候,似乎——没明白为什么一开始乖乖在自己旁边趴着睡觉的——怎么忽——就出现在教室门口。

    “给你,”叶令蔚把校服口袋里的棒棒糖拿出来往费澜桌子上放了——根,“我刚刚去买的。”

    费澜看了一眼那——根橙子味的棒棒糖,没去拿,伸手拉住叶令蔚的手指捏了捏,“冷不冷?”

    叶令蔚觉得费澜现在怪怪的,他很少在教室里跟自己这么亲昵,坐下后——是回握住费澜的手,“——好,不冷。”

    “棒棒糖,好吃吗?”费澜的视线从叶令蔚的视线慢慢地往下移,最后落到了叶令蔚氤氲了一层潋滟水光的嘴唇上。

    对方的视线有点太过于直接,叶令蔚登时警铃大作。

    高临浩也扭头看过来,不同的是,他是看热闹。

    他喜欢看叶令蔚被按在老虎爪子底下吃瘪玩弄的——子。

    因为平时都是叶令蔚玩弄别。

    “好、好吃。”叶令蔚磕巴着回答道,心里有些没底,便把脖子往衣领里缩。

    费澜歪了下头,第一次露出可以成为单纯的眼神,“真的?”

    “”

    高临浩觉得有些不对劲,一开始,他以为澜哥只是想逗逗叶令蔚,逗他玩儿,结果对方现在这——,分明是,他妈的没睡醒啊!

    精神注意力全部是涣散的,澜哥现在跟野兽出了笼子没什么分别。

    高临浩看着——不知情的叶令蔚,想要提醒对方个,从背后悄悄伸手拉了拉叶令蔚的衣角,“叶令蔚,你”

    但他话——没有说完,就被费澜察觉到,——来懒散的兽类嗅到有异类试图踏入自己的领地,扬——眸子,不悦的看向对方。

    高临浩整个僵住,慢慢、慢慢地收回了手。

    爱莫能助了,我的朋友。

    叶令蔚不解高临浩拉自己做什么,扭头问高临浩,“你干嘛?”

    高临浩摇摇头,不出声。

    叶令蔚——加疑惑了,他把头转回去,视线里就全部变暗,鼻息间全是费澜身上淡淡的红酒气息,费澜嘴唇有意无意地摩擦着叶令蔚的耳廓,——有逐渐往下的趋势。

    “叶娇娇,让我抱一会儿。”费澜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后,轻轻地,咬了他的宝贝叶娇娇一口。
欢迎您阅读一节藕所写的小说穿书后所有人都开始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