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20、第 20 章

作者:喝口雪碧 类别:玄幻小说
    “哦, 她说了什么?”

    听着漫不经心,可白博毕竟是程越霖的助理,很快就领悟过来, 这个‘她’指的并非赵冰, 而是阮芷音。

    于是白博松了口气, 回答道:“说了什么不知道, 但赵冰好像挺生——的。”

    何止是生——, 赵冰虽然总是把自己打扮得很‘端庄——体’, 但她没——过——年学,内里并不是多有涵养。电话里的态度, 已经可以用气急败坏来形容了。

    听白博这么说,程越霖顿时没了继续探究的兴趣,轻嗯一声挂断电话。

    包厢里, 其余——人都在打牌。

    唯独他自然地半靠在沙发,姿态懒散地晃了晃手里清澈透明的酒杯, 深邃漆黑的桃花眼若有——思。

    ‘金煌’是岚桥最出名的高端私人会——, 每日来来往往的人非富即贵, 且——有不少明星陪同着出入。

    就说他们刚来的时候,隔壁敞着门的包厢里就坐着俩女明星陪严少爷喝酒。

    对方瞧见程越霖, ——打了个招呼。

    只是严明锋这回学乖了,没敢再往程越霖这边儿送女人。

    毕竟——回送到酒店那个,直接被程越霖命令白博给丢了出去。

    “怎么了, 霖哥?”

    刚打完一局牌的钱梵凑了过来。

    今天是场私人局,包厢里除了程越霖、钱梵、傅琛远, ——有程越霖大学时的另外两个舍友,任怀——翁子实。

    程越霖散漫地抬了抬眼皮,回着钱梵的话:“赵冰也去了时装秀, 俩人好像碰上了。赵冰给白博打了电话,态度不好。”

    昨天钱梵问他什么时候带阮芷音来见见大家伙,可程越霖的回答是“她要去看时装秀,以后有空再说”。

    不过,暂时是不——有空的。

    听说阮芷音在时装秀碰到赵冰,钱梵眉头陡然皱起。

    没多久,他一拍大腿道:“赵冰态度差,肯定是嫂子为了维护你骂她了呀!这人打电话是怎么着?告状?她想得美!”

    “霖哥,你回去之后哄哄嫂子,没准她今天被赵冰给——着吃了亏呢。”

    钱梵义愤填膺手舞足蹈地说完,抬头就看见程越霖眼神悠悠地盯着自己。

    被这蹊跷的目光看——心里一颤,钱梵紧张道:“你干嘛突然这么看我?”

    “没什么,就是觉——,你——是比白博强了不少。”程越霖不吝赞赏,轻笑一下,拍了拍钱梵的肩膀。

    而后,他起身取过自己的外套,说了句:“我先回了。”

    “别啊,怎么走这么早,不是说好了等——儿一块去射击的吗?”

    程越霖这段时间到点就下班,晚——也不出来。钱梵好不容易组了个局把他约过来,结果这人又要走了。

    钱梵——想再劝——两句。

    然而程越霖已经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袖口,扬了扬眉,摇头轻笑道,“不了,我——回家,哄、人。”

    钱梵:“”

    这人真的好他妈嚣张。

    / / /

    从会展中心出来,阮芷音先把叶妍初送回家,而后又驱车去了趟老宅,——爷爷说了——儿话。

    她每周都会过来两回,凑的都是老爷子醒过来的时间——为一起上下班,程越霖偶尔也——陪她过来。

    阮老爷子倒是挺喜欢程越霖这个‘孙女婿’,才过去短短一月,待他居然比从小看着长大的秦玦——亲切——分。

    阮芷音颇感意外,细想后,觉——程越霖陪她来探望爷爷,或许是从阮老爷子身上看到了他爷爷的影子。

    不过尽管如此,阮芷音依旧很感谢他,也愿意包容下他龟毛的脾气。

    这段时间,阮老爷子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阮芷音多次劝说他去医院,但他每每都是固执地摆手拒绝。

    不过——医生沟通后,对方却说老爷子现在这种情况,如果在熟悉的环境放松心态,可能比在医院要好。

    于是阮芷音也不再劝。

    / / /

    从老宅出来,阮芷音的心情多了——分沉重,打开车窗透了透风。

    驱车回到别墅,她开门进屋,刚换过鞋走进客厅,就看见程越霖悠然靠在沙发——,百年难见地看着电视。

    宽大清楚的屏幕——,放了电影。

    阮芷音瞧了一眼,发现是部十分经典的爱情喜剧。

    她瞥了瞥眉,突然从脑海中翻出一点关于程越霖的记忆。

    这部电影——映的时候,阮芷音正值高三。秦湘说自己托哥哥买了两张票,约她周末时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

    秦玦帮忙把票送过来时,程越霖瞥了眼她手中的电影票,轻笑一声,趾高——昂地评价了一句——‘无聊’。

    彼时,眼底的不屑格外浓厚。

    也不知道,这些年他的品位变化为何如此之大,现在居然能看——津津有味。

    收起迷惑,阮芷音开口问他:“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她还以为程越霖要——钱梵他们好好聚一聚,可这——儿才不到九点。

    程越霖没有回头,调低了点电视音量,淡淡道:“哦,结束——早。”

    说完,又漫不经心地道了句:“白博说你今天见着赵冰了?”

    阮芷音抬眸看他一眼,思考了下措辞,点头道:“嗯,是见着了。你这位前继母——挺特别。”

    “你是想说她蠢吧?”

    程越霖嗤笑一声,摇了摇头。

    阮芷音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心想这可不是她说的。

    倒是程越霖,言罢又挑了挑眉,清声哂笑,“你可是把她气——不轻。”

    而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意味深长地来了句:“阮嘤嘤,你最近很有进步。”

    很、有、进、步。

    犹记——回程越霖这么夸她,——是婚礼后的第二天,去老宅的路上。

    那时她天花乱坠地夸了他一遍,最后十分“荣幸”地得到他一句称赞。

    瞥见男人微微扬起的下巴,阮芷音嘴角微抽,顿了顿道:“谢谢。”

    出老宅时,刘叔给了她一箱螃蟹。

    正准备去将螃蟹放进冰箱,不知怎地,又突然想起赵冰今天说过的话。

    她攥着手指迟疑许久,——是叹了口气转头,凝眉对上程越霖的视线。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 \\ !

    “程越霖。”

    “嗯?”

    “其实不管是什么样的问题,都不该讳疾忌医,对不对?”

    程越霖:“?”

    他带了——分疑惑,不过——是淡淡点了点头,而后道:“有病当然得看医生,——以你这话,是在表达什么问题?”

    “这我怎么——知道。”

    阮芷音没料到,他居然还想继续探讨这种尴尬的问题,不自然地抿了抿唇。

    视线落在手中的螃蟹上,她顺势转移话题:“我从老宅带回来一箱螃蟹,你想吃吗,我去蒸一蒸?”

    程越霖看了眼她手里的螃蟹,像是想了些什么,不过——是轻轻点头。

    阮芷音松了口气,走进了厨房。

    客厅里只剩下程越霖,不一——儿,放在茶几——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

    他关掉电视,起身拿起,发现是钱梵不停发送过来的微信消息。

    钱梵:霖哥!猜我刚刚碰到谁了!

    钱梵:靠,林哲居然跑——打工了!

    钱梵:我问了人,说是让秦玦给他开除了,又——罪了嫂子回不去阮氏,只能被他爸安排了个会——的工作。

    钱梵:霖哥,秦玦这行为是不是还等着撬你墙角呢!咱好不容易撬过来的墙角,可不能被他撬回去啊!

    钱梵:霖哥,别仗着嫂子现在对你好就不在意,知道什么叫火葬场套路吗?万一被迫当了秦玦的工具人,多惨呐!

    程越霖瞥了瞥眉,对这个词汇略感疑惑,打字回复:火葬场?

    凝思——瞬,男人指腹微动。

    下一秒——

    程越霖:你是想等秦玦死了,把他送去殡仪馆?

    程越霖:呵,用不着,他有亲爹。
欢迎您阅读喝口雪碧所写的小说我的新郎逃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