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18、第 18 章

作者:喝口雪碧 类别:玄幻小说
    客厅里, 阮芷音用碘酒沾湿棉签,抬扶起程越霖的左手,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才屏息凝神地帮他处理小臂的伤口。

    他的手指瘦削而修长, 骨节分明, 指甲圆润干净, 净白的皮肤下隐约可见淡淡的青色纹路。

    阮芷音轻扶着他的手, 小心翼翼将碘酒涂抹开。肌肤相接处传来温暖的热度, 她的手总是凉凉的,他却正好相反。

    可在对方第七次缩回手臂后, 阮芷音终于忍不住蹙眉——

    “程越霖,你要是再动,我们就还是去医院吧。”

    她好心帮他上药, 可这人却不太配合。次数多了,阮芷音也来了些脾气。

    “不去。”程越霖轻哼着拒绝, 顿了顿, 又凝眉道, “你使点劲,别跟挠痒似的。”

    听到阮芷音耳中, 便觉——他这——带了点嫌弃。

    “我那是小心,还不是怕你疼。”

    她这么说着,手上也加重了力气。

    反正疼的又不是她。

    折腾了快半小时, 阮芷音总算将碘酒和药膏全部上完,又给他缠上了层纱布。

    处理完毕, 男人慢条斯理地放下松松挽着的袖口,闲散地靠在沙发上,伸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阮芷音瞥了他一眼, 想了想,觉——还是欠他一句谢。于是淡淡抿唇,——口道:“谢谢你今天过来,麻烦你了。”

    “你倒挺客气。”程越霖听罢,只是随意掀了掀眼皮。

    不过阮芷音觉——,虽然今天麻烦了他,但对方的心情仿佛还算不错。

    他的性格,还——是阴晴不定?

    “所以之前”阮芷音打量着他的神情,思虑少顷,总算把——问出,“你到底为什么生气?”

    她说的,是两人这几天沉默的氛围。

    虽然今天这场风波让她和程越霖直接破冰,但阮芷音还是不明白他突然生气的原因。

    既然说了要好好相处,化解干戈,总要明白他的想法吧?

    程越霖眸光深邃,悠然望向她,意味不明地轻——一声,淡淡道:“因为些不太重要的小事。”

    确实不重要,也没必要较劲——

    去较劲,气着的也只有他。

    阮芷音见他回避,忍不住凝眉。

    程越霖懒洋洋挑眉,出声打断她的思绪:“我饿了,不是要道谢么,去帮我下碗面条?”

    又是这挟恩图报,理所当然的模样。

    阮芷音微哽,觑他一眼,但还是站起身,走去了厨房。

    他这么一提,自己倒也饿了。

    程越霖这才摸出手机解锁屏幕,点开钱梵刚回过来的消息。

    钱梵:霖哥,你这进度也太过神速了吧!才这么点时间,嫂——居然都扬言要和你生死与共了?

    程越霖挑了挑眉,又在脑海中认真回味了一遍她之前说会拼尽全力救他的。

    至于阮芷音对秦玦说的那句“能力范围内,换做其他人,我也会这么做”,则早已被他抛之脑后。

    微信号还是程越霖白天时刚刚注册的,通讯录里只有钱梵一个好友。

    他直起手机调整下角度,偷拍了一张阮芷音在厨房忙碌的背影,给钱梵发了过去,然后打字回复:这不,怕我饿了。

    顿了顿,又想到什么,悄然挽起了袖口,拍了张手臂上的纱布。

    继续打字:一点小伤,包了半小时。

    钱梵:【也就一点点羡慕.jpg】

    钱梵:没想到啊霖哥,你客串个新郎还能白得这么好的媳妇。爱情来了挡都挡不住,嫂——是不是爱你不可自拔了?

    程越霖:一——钟情,懂?

    程越霖:也就勉勉强强吧。

    程越霖:她脸皮薄,领会就好。

    钱梵:明白明白,不能惹嫂——害羞。

    电话那头,钱梵刚回完这条消息,却突然意识到了——么——

    不对啊,——么一——钟情?嫂——不是早就认识霖哥了吗?

    半晌,钱梵一拍脑门恍然大悟——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嫂——居然也在玩暗恋?!

    / / /

    十分钟后,阮芷音端着两碗面从厨房出来,就看——程越霖望着手机,嘴角还挂着散漫——意。

    余光瞥到她后,男人才放下手机,随后站起身来,从容不迫地接过她手里的面,姿态悠然地走向餐厅。

    阮芷音在他对面落座。

    餐桌上,两人都没说话。

    低头吃了两口面后,为表达自己想要好好和他相处的善意,阮芷音随意寻了个话题,打破沉默——

    “你刚才是在笑——么?”

    程越霖微微抬头,声音轻描淡写:“钱梵发了几张图,挺有意思。”

    “你说的是表情包?”

    “是吗,你也有?”程越霖扬着眉瞧她一眼,放下筷子点出张二维码,而后递过手机,“那也给我发几张。”

    态度端的是云淡风轻。

    阮芷音没有多想,拿起手机扫了他的微信,发出添加好友的申请。

    微信号像是才刚注册,连头像都还是灰突突的系统默认。

    她仔细挑选了几张有意思的表情包存货,边发边问:“对了,你今天为——么会带着结婚证?”

    阮芷音倒没别的意思,纯粹是好奇。

    程越霖掏证的行为虽然细想起来有些啼笑皆非,但她也不觉——有——么大碍。

    既然秦玦一直认为她和程越霖是假结婚,能让他趁此机会死心也好。

    只是这么一想,阮芷音又忍不住担心起一年后离了婚,这个谎言岂不是立马要被拆穿?

    程越霖闻言,眼眸微动,语调却漫不经心:“哦,钱梵他没见识,非说什么没见过——的结婚证,让我带给他看看。”

    可不是没——过——的结婚证么?

    阮芷音沉浸在以后离婚要被拆穿的忧虑中,心猿意马地点下头:“那看过就收好,离婚时万一丢了怪麻烦的。”

    程越霖咬牙:“”

    “阮芷音,结婚才半个月,你这就想着离婚了?”

    阮芷音抬头时,才发现程越霖——有几分古怪,眼神隐含讥诮。

    她顿了顿,下意识解释:“没有,我就是怕你把结婚证弄丢了。而且你今天大张旗鼓地给他们秀证,等离婚了我或许会有点尴尬。”

    原本并不在意离婚之后的事,可他现在秀了证,要是没多久就离婚,岂不是在蒋安政和林菁菲那落了——?

    “哦?”程越霖眼尾轻挑,放下手中的筷子,环臂与她对视,“你现在的意思是,不想太快离婚?”

    阮芷音瞥了瞥眉,总觉——他的——有哪里不对,可又好像没什么不对。

    至少此时此刻,她确实不太想那么快到离婚那天。

    程越霖微哂,淡淡道:“阮嘤嘤,其实只要我们两个相处还算愉快,我也不是不可以——”

    “考虑下延期。”

    / / /

    “——么!延期?”

    美容会所里,阮芷音阖眼躺在美容床上,正和好友们一起做着spa。

    在阮芷音说出离婚延期的事后,叶妍初惊讶出声,脸上的面膜都险些崩掉。

    阮芷音:“他是这么说的。”

    程越霖摆出的道理很简单,这场婚姻的持续对他们两人都有好处。

    对他来说,已婚男人的形象能帮他稳定股价。而对于阮芷音来讲,不离婚可以帮她避去不少的麻烦。

    只要她和程越霖一天没有离婚,林成就会有所顾忌。而她帮了对方,他也承诺会进一步推进和阮氏的合作,在她需要的时刻帮她一把。

    截至目前,两人的婚姻关系还算愉快,只要双方没有异议,到期后可以考虑再签一份延期协议。

    顾琳琅默默道:“你们俩都没交往对象,这程太太的位置占就占着呗。程越霖虽说有点孤傲,这回倒让我刮目相看。”

    她说的,还是半个月前阮芷音受秦玦和林菁菲牵连,被人绑架的事。

    虽然是虚惊一场,但程越霖那天能够赶过去,还算是有几分担当。这个凑对的丈夫,倒是比秦玦那个前未婚夫强。

    “——是这么说没错,可音音结婚后又领证又同居,现在连离婚都没影了,就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

    以往周末时,叶妍初还经常去阮芷音的公寓借住。现在阮芷音搬去了程越霖那,她一到周末就感觉空荡荡的。

    “那你就谈个恋爱嘛。”顾琳琅忍不住打趣她,而后突然道,“对了,梁导的女主角已经换成沈蓉了。”

    叶妍初瞬间转移了——题:“林菁菲那性子就没折腾?”

    “折腾?”顾琳琅轻笑一声,“秦玦还在医院里躺着,哪有功夫管她的事。”

    房纬锐回家时告诉她,秦玦这回是真的伤得不轻,又不太配合医生的治疗,到现在都没出院。

    顾琳琅知道丈夫的意思,他是希望自己劝说阮芷音去医院探望,可顾琳琅压根就不想去劝。

    叶妍初扶扶面膜,下巴微动:“上回那场直播闹这么大,现在林菁菲的形象可是一落千丈。”

    绑架案过后,冯迁和他的同伙尽数落狱,也查明了冯迁的儿子是因为撑不下去治疗,自服了相冲的药物。

    其实医生早就跟冯迁说过这个可能,但父亲失去理智,无法接受儿子弃自己而去,必须偏执地找一个施害者。

    秦玦就成了那个倒霉蛋。

    因为这场绑架,林菁菲被盖上小三的标签,尽管她的粉丝依然在用狗屁爱情为她美化,但后来秦玦发的声明却直接否认了和林菁菲的关系。

    叶妍初觉——这就是渣男突然转性,居然啪啪打脸虐贱女。

    想到这,她微微侧头:“音音,秦玦那个声明是受什么刺激了?”

    “不知道。”阮芷音早就懒——去想秦玦对林菁菲的态度。

    顾琳琅轻嗤一声:“最烦男人搞——么幡然醒悟,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毕,她从手边架子上拿过包包,取出两章邀请券:“下周这场秀,你们可都给我空出时间来。”

    阮芷音伸手接过,不出所料是顾琳琅的设计品牌bing的夏季新款时装秀。

    时间定在下周末,她也有时间。

    阮芷音点头应下:“放心吧。”

    顾琳琅伸手朝她比了个心。

    片晌,像是突然想起——么,闭着眼睛拍拍她,提醒道:“音音,你知不知道程越霖的继母?下周她也会去。”

    阮芷音愣了愣。

    程家当年的事她有所耳闻。

    恒宇地产那时刚接下罗湾开发的项目,可还未动工,由政府出资的十亿流水不翼而飞,程父随即被指控贪污。

    程越霖的继母赵冰,在程父锒铛入狱后迅速离婚,卷走了程家仅剩的那点钱,另嫁他人。

    而程越霖为了照顾他中风的爷爷休学一年,曾经意气风发的少爷,沦落到需要打工才能攒齐学费。

    广个告,【  \\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如果赵冰当时没有另嫁,说不——现在就成了她名义上的‘婆婆’。

    阮芷音静静沉思,也不知道,程越霖现在对赵冰是个——么态度?
欢迎您阅读喝口雪碧所写的小说我的新郎逃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