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11、第 11 章

作者:喝口雪碧 类别:玄幻小说
    本以为搬家后的生活会难以适应,但程越霖的出差,属实让阮芷音减轻了不少因搬家而产生的不自在。

    转眼到了周末,叶妍初终于迎来假期,约阮芷音出门逛街。

    谁知一大清早她又苦兮兮地说要回公司赶份文件,直到中午才忙完。

    阮芷音开车到了她公司楼下,亮色的保时捷macan颇为惹眼,路人纷纷侧目,这辆车还是爷爷当初买的毕业礼物。

    没多久,纤细身影小跑着从耸立的大楼出来,像是在被人追赶似的。

    才刚上车,叶妍初就急切开口:“快走快走,免得等会儿又被叫回去。”

    阮芷音笑笑,觉得现在的她倒和自己刚跟导师做项目时差不多。

    于是很快启车,驶入马路。

    远离公司后,叶妍初才放松下来,饶有兴致地转头:“快跟我说说,你和程越霖怎么就领证同居了?”

    换新郎的事,阮芷音没有隐瞒顾琳琅和叶妍初。现在和程越霖的那份婚姻协议,自然也没有必要隐瞒二人。

    寥寥几句,她很快将前因后果说完。

    叶妍初了然点头:“程越霖高中虽然傲慢,但没有他,杨雪那几个也不会被退学。能和他改善下关系,也是好事。”

    岚中是岚桥最好的中学,历年的高考状元都出自这。里面的学生泾渭分明地分成两拨,成绩好的和够有钱的。

    叶妍初是阮芷音的高中学妹,比她小两届,那会还在初中部。她之所以认识叶妍初,还是因为刚转学时,凑巧从一群女生手中解救了对方。

    程越霖那会儿名声也大,但秦玦出名是因为成绩优异比赛得奖,他却是因为逃课打架被通报批评。如果不是程父给足了赞助费,恐怕早被退学了。

    要说他还做过什么好事,也就是想办法开除了当初欺负过叶妍初,又连带着记恨上阮芷音的杨雪几人。当然,这也得怪杨雪自己设计惹到了他。

    不过,他也算间接匡扶正义了。

    想到这,阮芷音笑了笑,回道:“放心,某种程度上讲。我和他现在是利益共同体,会尽量好好相处的。”

    现在的程越霖依旧恣意傲慢,但相对八年前的他,倒是好了不少。其实高三后期,她和程越霖的关系也曾有过缓和。

    “对了,上次他找的伴郎还是我们公司外聘的法律顾问,只比你们低一届,你说巧不巧?”

    “傅琛远?”阮芷音搜索了下记忆,点头道,“他虽然低一届,但当年在竞赛班时很出色,后面好像也去了a大。”

    如果说程越霖休学一年后回了a大读书,应该正巧和傅琛远成了同学。

    程家树倒猢狲散,后面程越霖背负着程父留下的麻烦创业时,听说身边只剩下了钱梵和傅琛远。

    / / /

    谈话间,macan已经开进停车场。

    隆兴广场坐落于岚桥最繁华的商业步行街,算是一家顶奢购物中心,入驻的品牌皆属高端。

    阮芷音领着叶妍初上了五楼,这层消费偏高,但人少,服务也周到。

    眼见着电梯停在五楼,叶妍初连忙阻拦:“音音,虽然我想掏空奖金,但就算我掏空奖金,也没法在这层消费啊。”

    阮芷音对上她小心翼翼的神情,含笑摇头:“我之前一直在忙,想着今天来给你买入职礼物。想要什么都可以开口,不必给我省钱。”

    回国后她很少逛街,秦母买东西都是店员直接上门,还总喊她去帮着选款。她没时间和好友见面,心里也有愧疚。

    “你这口气,我感觉自己像被包养了。”叶妍初被她一句话说的飘乎乎的。

    阮芷音领她走进一家店,选了几件衣服递过去,秀眉微挑,大方道:“放心吧,我有的是钱,也算秦玦还给我的。花他的钱,难道你还心疼?”

    秦玦创业时被秦家断了所有经济人脉,她当初把所有积蓄给了秦玦,后来秦玦回以她30%的t&d的b股股份。这笔钱,她拿的并不亏心。

    现在秦玦回国继承家业,但以他的性子,也不可能把这些股份要回。即便是要,也肯定会按股价回购。

    她以前给秦家人买的礼物也不少,不过花在叶妍初身上,自然比花在秦家人身上让她开心。

    叶妍初现在对秦玦深恶痛绝,听罢总算不再推脱,走进了试衣间。

    她皮肤柔腻白皙,身材纤细。

    一连试了几件,阮芷音都觉得赏心悦目,挥手让店员开单。

    而叶妍初此时指着店员拿在手中的一件裙子,朝阮芷音道:“这件裙子好美啊,我撑不起来,音音你去试试。”

    她说的是店员刚取出的一件裙摆,蓝白薄纱相间,碎钻点缀,确实美轮美奂。

    只是叶妍初话音刚落,身后突然出现了另一道女声:“拿下这件的最小码。”

    阮芷音抬眸望去,站在叶妍初身后的那两个人倒不陌生,正是王曦薇和带着副墨镜的林菁菲。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刚跟店员说话的王曦薇,这会儿瞥见阮芷音后,神色冷淡了几分:“阮小姐倒是不常见着。”

    阮芷音不奇怪对方的态度。

    王家想靠联姻和程越霖冰释前嫌,王曦薇和林菁菲关系好不说,又见自己阴差阳错嫁给程越霖,怕是快怄死了。

    “表姐,好久不见。”

    林菁菲自然地和阮芷音打招呼,盈盈双眸隐藏在墨镜后,但在外人看来,两人仿佛真是关系不错的表姐妹。

    旁边店员斟酌一会儿,开口道:“不好意思阮小姐,这是限量款,店里只有一件,要一定消费额后才能配货购买。”

    虽然阮芷音刚才出手大方,但王小姐是店里常客,而且这款是最新季限量,全球都没几件,店长费了好大劲才从总部拿到,确实要消费满额才能配货。

    当然,更重要的是,即便林菁菲现在带着墨镜,店员也认出了对方身份。

    之前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这位林小姐背靠秦氏太子爷,更加不能得罪。

    “阮小姐,真是不巧了。”王曦薇笑了笑,似是有些惋惜,“菁菲明天有开机发布会,你别介意。”

    意思是,这件裙子得让给林菁菲。

    林菁菲自从进了娱乐圈,红毯造型都是一线品牌当季高定,即便是发布会,也都是顶奢限量款,首饰更不必说。

    阮家家风清俭,阮爷爷更不喜小辈奢侈,零花钱固定但不多。林成还供不起女儿这般行头,但秦玦可以。

    林菁菲才刚签了梁导的电影,势头正劲,发布会自然也得是一贯的艳压通稿。

    叶妍初听到王曦薇的话,顿时撇下眉,冷冷道:“王曦薇,买东西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吧。”

    “叶小姐说得对,是得有先来后到。然而后来的偏偏占巧,好在总有还回来的时候。”王曦薇含笑回视,却隐含嘲讽。

    表面是说裙子,实际却是暗讽阮芷音才是秦玦后来的未婚妻,或许也是想说阮芷音这个后来者使手段嫁了程越霖。

    然而秦玦最后还是为林菁菲逃婚,程越霖也不会一直让她当这个程太太。

    原本一件裙子也不必动什么干戈,但此刻,阮芷音却偏偏不想让了。

    她看向一旁的店员,淡淡道:“我记得,你们家有vip顺位?”

    “是的,阮小姐。”店员听到她的话,这会儿倒很有眼色地点头。

    总部确实规定,旗下限量款优先按照累计消费排序的vip顺位购买,也是为促进vip顾客的消费。

    对方既然能开这个口,显然不会是无的放矢,店员登时更为周到了几分。

    阮芷音敛眸:“那就查查吧。”

    平日里她没有太大的购物欲,但在国外时也曾应付宴请交际,在这家定过十几套高定礼服和首饰。

    高定周期偏长,但价格却是店售款的许多倍,尤其是那几套价格不菲的首饰。

    片晌后,店员又走了回来,取过先前那件裙子,热情地看向阮芷音:“阮小姐,您要先去试试吗?”

    阮芷音摇了摇头:“不用,码数合适,和之前那几件一起包起来。”

    她转手去掏钱包,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只带了程越霖的那张卡。尴尬迟疑一秒,到底不想出糗,还是把卡递了出去。

    还好程越霖这张卡额度够刷。

    罢了,等回去再把钱转给他。

    王曦薇并不傻,自然猜到是阮芷音的消费额让店员改变了态度。只是她不知道阮芷音哪来这么多钱?难不成是借用了别人的名头?

    秦玦不喜欢阮芷音,天价拍的珠宝转头便给了林菁菲,却从未见他给阮芷音拍过什么,更遑论让她这么奢侈地消费。

    她买的这件裙子,可接近七位数。

    王曦薇表情略显僵硬,低声朝林菁菲道:“你这表姐,倒会打肿脸充胖子。”

    “好了,本来就没必要去争,只是一件裙子。”林菁菲无所谓地笑笑。

    她确实没王曦薇那么介意,毕竟自己不缺裙子。方才是王曦薇想要借机下阮芷音面子,她虽没阻止,却也未参与。

    眼见阮芷音和叶妍初准备离去,林菁菲这才走出两步,叫住了阮芷音。

    她摘下墨镜,微笑望向对方:“表姐,结婚不是小事,希望你别冲动。程总能帮你一次,不见得能帮第二次。”

    “你我都知道程越霖为什么娶你,就算他在北城项目让步,也不会一直帮你。像是梁导的新戏,霖恒不也投资了吗?”

    阮芷音静静看着对方,登时了然。

    林菁菲是想说,就算她换了新郎,成了程越霖名义上的妻子,但也不要奢望程越霖会帮着她对付林成。

    她最好的选择,应该是顺从,而不是反抗。林菁菲的话,和林成的‘忠告’如出一辙,倒真不愧是父女。

    她刚要开口,远远瞧见电梯方向走来一道意想不到的身影,表情倏然顿住。

    男人眉舒目朗,姿态矜贵,穿着轻薄欣长的深色风衣,不疾不徐走近。

    行至背后,似是听到了林菁菲的劝告,他轻笑一声,声音疏散冷淡:“林小姐倒挺关心我的家务事。”

    林菁菲没想到程越霖居然会突然出现,和随之而来的王曦薇一起愣在了那。

    程越霖环臂站定在侧,面色从容,又看向阮芷音:“还买么?”

    “你回来了?”阮芷音惊讶望向他,而后又撇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消费短信。”他扬了扬手机。

    阮芷音顿悟点头,这才回到:“不买了,但我得先送阿初回去。”

    东西买的差不多,碰见林菁菲也算败坏心情,她确实没想再逛下去。

    程越霖没说什么,不咸不淡应声。

    只是正要离去时,他又挑了挑眉,看向略有窘迫的林菁菲,闲散道:“你刚才说,梁萧新戏选了你?”

    林菁菲像是突然反应过来,眉心只皱了一瞬,便淡笑着想要解释:“程总,我刚刚并不是那个意思。”

    “哦,那你什么意思?”

    林菁菲微怔,辨不清其态度,试探道:“我只是觉得,结婚要慎重考虑。”

    “慎重考虑也不见得能结婚。”程越霖懒洋洋开口,停顿后哂笑一声,“不过你说得对,梁萧选你,确实要慎重考虑。”

    林菁菲听出暗示,虽不知原因,却仍变了脸色,声音僵硬:“程总,选角不是儿戏,您也不想投资付诸东流吧。”

    “你在跟我讲道理?”程越霖吊儿郎当地笑了声,神态清闲,声音散漫,“林小姐好像不太清楚,我这个人呢——”

    “从来都是不讲道理。”
欢迎您阅读喝口雪碧所写的小说我的新郎逃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