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不高后我爆红了 109、109

作者:梦满枝 类别:玄幻小说
    哥哥、——黄……那是林景辉一生中为数不多的温情回忆, 随着这两个词从眼前的——女孩口中冒出来,——脑中突然浮现出了当年——还是个——孩子的自己。

    那个时候生活在乡村,每天——忧——虑, 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期待着哥哥今天说要带着自己——黄去什么地方玩……

    林景辉的手一顿,看着眼前不过——四岁的,什么都不懂的——女孩。

    这是一个——害的、惹人怜爱的幼——生命,对方不知道——们是什么人, 甚至可能在经历过这件事——,产生创伤——遗症, 根本不记得——们所有人, 只把一切当做一场噩梦。

    手上沾染过很多成年人性命的林景辉突然有了难得的心软时刻。

    像——这种人, 其实不——有太多怜悯弱——的心——,只是, 此时的魏澜让——想到了当年的自己,再冷漠的人, 对待‘自己’的时候,——是——保有一丝温情的。

    另外——人看着魏澜的样子, ——微微有点动容,可这就像看到路边的——猫——狗一样,只是在心——感叹一下可怜, 并没有动摇到要主动执行帮助行为的程度。

    这——是魏澜通过查看——人的记忆之——最终选择这个看起来最冷漠的男人作为切入点的原因。

    因为从刚刚的表现来看, 这个男人执行力非常强,在整个团队里——眼镜男的话语权是最——的, 对比下来, ——人生的温馨时刻最适合她作为切入点。

    ‘叮!恭喜宿主获得林景辉好感,增加积分5!’

    魏澜听到了一声久违的系统提示。

    并且,魏澜又发现了一个系统看似没用的功能, 能在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那就是通过当面接触的人获得的好感度,系统可——读出这个人的真。

    如果这是在平日里,得知一个人的真——可能只一个鸡肋的功能,可是在现实环境下,尤其是魏澜现在——绑架的状况里,这些人隐姓埋——,就是为了不——人发现,她能知道这些人的真——,如果最——她能逃生,就可——告诉警方这些人的——字,对于调查能起到很——的作用。

    但一切都要看这五点好感度能发挥多少作用了。

    见到林景辉动作停了下来,——六问道:“二哥,怎么处——她?”

    魏澜的外形可爱,这么粉雕玉琢的——姑娘,一个意外——们抓过来,现在真要下狠手还是让人有些不忍的,但是上头交代下来了,——们——不敢违抗,顶多是心里难受一阵。

    眼镜男啧了一声:“要不送实验室那边吧,那边最缺的就是人。”

    提到实验室,在场另外——人心中都感到一阵不舒服的寒凉,那边缺的不是‘人’,而是人体实验材料。

    林景辉一想到如果真的把魏澜送到实验室,那她——遭遇的是什么,——根本想象不出来。

    对于实验室,——们其实了解得——不多,人送进去之——没有见到再出来的,——是在一次送人过去的时候,瞥到过一眼——们废弃要拿去焚化的实验体。

    那个时候风吹起了蓝布的一角,——只看到了一只手,那是一只像是一层皮裹着骨头的手,那天林景辉回去就做了噩梦。

    在现实里看到仿若电影里的生化场景,不是谁都能做到——动于衷的。

    林景辉皱着眉头看着眼镜男,有些不舒服:“这么替——们着想,你想去混实验室的缺?”

    如果真把魏澜送进去,——有点难想象——发生什么……——

    堵了一句,眼镜男不敢再接这个话茬了,免得引起在场其——人不舒服,只耸了耸肩说道:“我只是想着眼不见心不烦罢了,比起我们亲自动手,交给那边不好吗?反正那些科研人员比我们心狠多了……”

    这话让几人沉默了下来,不错,——们的情况,肯定不能让魏澜——家里人找到的,因为她虽然年龄——,但是不能说从她身上没有泄露——们身份的风险,但是真要——们直接下杀手,那还是要迟疑一下的。

    沉默了一阵,——六咬咬牙:“走,直接找个高处丢下去,剩下的生死由命。”

    魏澜听到这话,心情紧张到了极点,但是她在这时候没有——哭,而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只是睁着还带泪的——脸,挨个环视了一圈车里所有的人,像是一只懵懂的——狗,奇怪——们怎么突然全都安静下来了。

    比起知道一切害怕哭闹的样子,魏澜此时这幅‘我乖乖听话你们要好好对我’的样子才是最让人心软的。

    作为一个导演,她对于观众的心——要比观众自己把握得更深,现在这些人都是她的观众,她不仅要在‘演员’的角色上发挥好,还要站在‘导演’的角色上,临时安排好剧本,在这个场景下,最——程度的勾起这些亡命之徒的同情心。

    此时可能是她人生中拍过最凶险的一场戏。

    没有喊咔重来的机——,只要走错了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叮!恭喜宿主获得于治好感,增加积分3!’

    ‘叮!恭喜宿主获得廖康好感,增加积分1!’

    ‘叮!恭喜宿主获得赵——河好感,增加积分2!’

    万幸的是,魏澜的剧本没有拍错,‘——六’于治的好感反而增加得最多,眼镜男廖康则是最少的,——车的司机——贡献了两点。

    但是这些都不是——头,魏澜看过所有人的记忆,最终选择了林景辉,就是因为她通过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看出,这个人才是这个团伙里做决定的那个。

    “我们……”林景辉看着魏澜,沉吟了一——,最——呼出一口——:“我们把她卖了,卖到个偏远地方。”——

    说着就看向于治,直接吩咐道:“——六,联系朱嫂。”

    听到这个话,在场所有人都松了一口——,这个决定,让——们不用背负残杀幼童的罪恶感,上头追究下来——不用背负责任。

    这——是林景辉此时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了,因为触及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温情记忆,——到底没有忍心对魏澜下杀手,但是又不能让魏澜——警方救走,干脆把她一卖,就算命运未卜,起码让她活了下来,——面际遇如何,就是看个人的命了。

    廖康舒畅地笑了起来:“正好,卖了我们——伙还可——分一笔钱,——朱嫂说卖远一点就行了。”

    不知道——是高兴不用杀人还是高兴有钱分。

    另外两人听了——点头,这确实是当下最好的办法了。

    同样松了一口——的还有魏澜,这——是她之前所做的一切最想要的结果。

    哪怕——卖给人贩子是同样凶险的一条路,但是比落在这群人手中要好得多,落在人贩子手中,她是有价值的货物商品,对于这些人,她则是需要快速抛弃的累赘,人最可怕的不是——利用,而是没有利用价值。

    而且相对于这些有计划反侦察能力极强的凶徒,人贩子接触外界的机——更多,很多孩子——拐卖是因为——们对周围的一切很懵懂,不知道怎么求救,魏澜却是拥有成年人的思维,在人贩子手中,她能获救的几率要——得多。

    ……

    另一边,警局中,魏明杰夫妇,当事人老王,还有叶景然全都在。

    专案组的组——任良是一个四十来岁,面容坚毅的男人:“因为几位都是当事人,所——,我们才透露这些案情细节,希望在案件侦破之前,各位暂时不要——外界联系,——绑架最珍贵的就是这初期的48——时……”

    “你们是眼下最了解魏澜的人,希望各位根据对她的了解,帮助我们的分析她目前的境遇,——我们更快找到人。”

    “目前,我们基本排除绑匪的目标是你们的‘二胎’魏澜,而是导演魏澜,她最近有得罪什么人吗?”

    这方面叶景然最有发言权:“澜澜在工作中很低调,——周围的同事相处都很融洽,一直——来都是如此,我认识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十分喜欢她,如果要说得罪人,只有可能是得罪那些——她挡了路的人……”

    魏明杰情绪焦虑,眼睛里满是血丝:“除了承光我想不出还有谁!这次澜澜的电影让承光的股价跌了多少,——们狗急跳墙了,关于——们的情况你们不是在调查的吗?”

    “魏先生,你冷静一点,我们——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们现在是在调查,首先必须先排除其——可能,否则造成调查方向的误判,耽误的就是救人的黄金时间!”任良沉声道,没有——魏明杰的情绪影响。

    叶罗雪拍了拍魏明杰的手,为母则刚,她在此时格外地冷静——坚强,睁着发红的眼睛看向任良。

    “我们明白了,您继续问。”

    ……

    凌晨两——点的时候,在h市火车南站附近的一个——巷子里,魏澜——交给了一个身材壮硕,看起来一脸淳朴的女人。

    这人就是——们口中的朱嫂。

    “哟,多俊的女娃啊!”朱嫂接着微光端详着魏澜的——脸,像是在看一件精致优良的商品。

    魏澜此时——有点困了,眼皮耷拉着,不哭不闹,安安静静,看得朱嫂更是放心,示意一旁一个有点驼背的男人将钱拿给四人。

    钱到了手中,林景辉将其丢给于治,于治快速的点了点钱,对——点头示意。

    “就这么着。”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都是在黑暗中行走的人,双方交易达成——,直接扭头走人,从——巷的两头离。

    临走之前,林景辉转头看了一眼——朱嫂抱在怀里的——人。

    再次回头离——的时候,仿佛记忆里——时候关于哥哥——黄的画面——淡去了……
欢迎您阅读梦满枝所写的小说长不高后我爆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