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塔的星空 第六百三十五章 魔蛾王

作者:歹丸郎 类别:玄幻小说
    本该巨大的空间,对眼前庞然巨物却没有多少腾挪的余地。大抵只要一振翅,假如不是翅膀被周围的硬物伤到,就是岩壁得被刮下一层。

    而那对平展的双翅像是在呼吸一样,微微波动着,不时撒下带着荧光的点点鳞粉。而落了地的鳞粉,又会因为翅膀波动所带起的微风,再被吹起,让整个洞穴中到处都飘散着这带荧光的鳞粉,彷佛处于梦幻般的场景。

    除此之外,六足平稳地抓在地面上,整个硕大的身躯宛如石雕般,一动也不动。唯有头上那对触须左摇右摆,不时抖动着。不过看起来,牠并不俱备某人感到最麻烦的认知障碍情形;之前找不到,只是因为牠躲在地底而已。

    当猫群到来,那对触须代替眼睛,往下一摆。就像是看着这群来到牠面前的小小客人。

    蓦地那对巨大的双翅微幅且极快速地振动,发出了回荡在洞穴中的声响。走在猫群的最前端,那只纯白长毛猫则是坐了下来,喵喵叫着。

    果然在某人的观察纪录中,一大一小开始了对话。

    白毛猫说道:‘吾王,御贵安。’

    以振翅回应的魔蛾王问:‘守护者们。此来,所为何事?’

    ‘王,流窜在外的恶魔,我等已清剿完毕。我还带来愿意跨越境界,去拯救我等族民的勇士。只等待您的许可,我等可即刻出发。’白毛猫说完,其他猫群也发出喵喵叫声,像是在赞同此事。

    ‘愿意参加的太多了。而且封印的结界随时都会修复完成,到时两边又将隔开。没能来得及回来的话,就只能被留在深渊了。尔等可有觉悟。’魔蛾王说道。

    ‘王,此等觉悟,我等早有准备。’纯白长毛猫谦卑地低下了头,说着一族的决心。众猫也是做出相同的动作,表达相同的念头。

    “那,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你又是为了什么,来到我面前呢?”

    这是……迷地通用语!

    不明白王为什么突然使用人类的语言,众猫迷糊地左右看着同伴。

    心知自己已经暴露,而不是被讹诈的林,从暗处走了出来。至少对方表现是要对谈的样子,而不是一发现就喊打喊杀。

    小心翼翼地越过吃惊的猫群,告诫自己不要踩到任何一只。好不容易走近前,林才以魔法师的礼节,问候道:“森林的王? 魔法师盖布拉许?林?崔普伍德向您问候。”

    “你的来意,魔法师。”魔蛾王又问一次。

    “陛下。我来此? 是为了看能不能取得您幼虫姿态时,为了结茧所吐出来的丝线? 也可以是与您相关的子嗣所吐的丝线。假如没有那种东西的话? 我就会离开,并对这里的一切保密,不打扰这里的安宁。当然,有的话我也不会白拿? 但我希望这会是一次公平的交易。”

    虽然很想先来一通吹捧、奉承? 把对方讲得飘飘然? 再说正事。但是抓不准对方吃哪一套?另一方面,兽语本身就很擅长掌握说话者的情绪? 精通者简直就像是自带测谎机。要是出现心口相违的情形? 恐怕后面就什么都不用谈了。所以林才开门见山地说出自己的目的地。

    对于某人的突兀出现,以及跟牠们谈论主题毫无相关的要求,如此的打扰当然让群猫感到不快。除了发出尖锐的猫叫声抗议外,甚至有猫用起了人类的通用语,酸言酸语地警告着。

    被言语霸凌围剿的情形,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但来自一群猫,却真的是第一次。某人虽然一贯以脸皮如铜墙铁壁而自豪,但在这种情形下,却有点头皮发麻。

    想想这不是在网络上,而是在现实中。自己的前后左右,四面八方都有着对自己充满敌意的危险生物。再想到自己之前对首次地面侦查,就找到目标的幸运感到忧心一事,该不会运气都消耗完了吧。接下来的发展,某人直觉是很不妙呀。

    在吵杂的猫叫声中,魔蛾王突然用力一阵翅。带起的风压让散落地面的鳞粉高高吹起,更横扫了众猫,让牠们全都闭上了嘴。这时魔蛾王才继续用振翅发声的方式,用通用语说:“你所想要的东西,我的确有。但是你可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请尽管吩咐吧,陛下。我能做到的,必定尽力去完成。假如是我做不到的,我也会说明详细原因。如果可以,还请您更换条件。”

    头顶的那对触角前后一摆,眼前的巨大王者说道:“刚刚我和我的守护者们,对话你都听到了吧。你有什么想法?”

    这时候装不知道兽语是不是来不及了?某人心中后悔。但嘴上说:“陛下,可否让我先问几个问题,看我的理解是不是对的。”

    “问吧。”

    “这里有一扇深渊之门?”

    “是的。这里是迷地世界八座深渊之门的其中一座。”

    果然。林续问:“是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关闭?还是因为没有人到另外一边帮忙关闭?”

    “两个世界不可能完全隔离,那样与自取灭亡无异。我所能做的,唯有镇守于此,让深渊的住民无法自由往来两地,也让迷地的居民不至于误入其中。”

    这样的说法,某人还是第一次听到。看来这个世界,还有很多自己尚未知悉的秘密。暂且放过此点,林继续问道:“那么你们所提到的结界,我姑且猜测是和陛下有关了。”

    “是的,那道结界由我所设,就设在深渊之门上,隔开了两个世界的往来。但是结界的稳定会随着我的强弱而有变化。在我衰弱的时候,一些强大的恶魔想要通过,仍会引起我的注意,但是太过弱小的,就有可能被我忽略掉。所以这时就得靠守护者一族来协助我,维持两个世界的隔离。”

    说到守护者一族时,群猫们骄傲地抬起了头,尾巴也甩了一甩。

    “八座门都有像陛下您一样的存在吗?”

    “是的,有些是在门的这一边,有些是在门的另一边。”

    世界秘闻听得够多了,林问起那件很有可能落到自己身上的事情。“那么那一只猫是怎么跑到另外一边的?”

    “可能有恶魔趁着我衰弱的当下,找到了结界的漏洞,来到了这一边,并且抓走了可能在附近活动的毛妮。”

    而眼前这只魔蛾王没说的另一种可能性,就是那只猫自己跑过去的吧。也罢,纠结原因是什么并没有意义,林问起另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只猫有什么特别重要的,非要将牠救回来不可?”

    原本以为这样的问题,可能会激起在场所有猫的愤怒。但没想到牠们却像是习以为常地说道:‘有谁在另一边迷失了,就去把牠找回来,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吗?’‘在那边迷路,不是时常会发生的事情吗?’‘说起来,谁上次组织了一回探险队,在结界上找个洞,就到对面玩了。’‘对了,不是有谁跑到对面去,一直都没找到的。’……

    虽然不知道这只魔蛾王的复眼有没有全部对着自己,但林有一种跟这只大蛾相视无语的感受。就不能找一群靠谱一点的守护者吗?

    最后,还是由这只魔蛾王说道:“毛妮暂定是下一任巫祭,我有教牠关于控制结界的方法。假如牠落到意图不轨的恶魔手中,他们完全可以利用我进入轮回转生后的空窗期,破坏结界,入侵迷地。那时光靠守护者们,可挡不住恶魔的大军。而且距离我产下卵的时间也不多了,而我在进入轮回转生的阶段,要将我从卵中唤醒,也需要巫祭才行。现任巫祭年事已高,我也来不及教导下一个了,总得有个预备的。”

    听这话,完全有可能是那只猫找到了结界的漏洞,自己跑到对面去的……这让某人颇有种不想接下这个任务的感觉。

    不过现在看起来,这只魔蛾王负有正经八百的任务。假如知道牠口中的东西在哪里,自己去偷出来也就算了,想要照打怪夺宝的方法玩,可能会玩出大问题。不能来硬的,就只能来软的。所以林确认道:“所以陛下是希望我做什么事,来交易我所需要的丝茧?”

    “请你到另外一边去,把毛妮给找回来。假设毛妮不幸遇害,也请你带回确凿的证据。只要你可以做到这两点的任何一点,我可以将我历次转生后,幼体所造丝茧的残余,让渡一块给你。要知道在我破茧而出的时候,大部分丝茧都会被我溶解,或者是吃掉。能够保留下来的,都是无法被我自己破坏的精华部分。任何一块,至少也都是跟你差不多大小。”

    “好,陛下,我接受这样的条件。只是额外多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找我?”林好奇地问道。随随便便发任务,这可是RPG游戏中才会看到的事情。

    迷地的现实是,想要从冒险者公会或佣兵公会中取得任务委托,不但要证明自己做得到,还要证明自己是合适的人选。否则委托人为什么要随便相信一个陌生人。

    至于如何证明自己,其实就是在公会中从小任务开始做起,不断累积自己功绩与名声。那么只要冒险者或佣兵符合委托者得要求,公会就会担纲类似保证人的身份,让冒险者或佣兵有进行任务的资格。

    所以对于这只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大蛾,首次遇到自己,就莫名其妙地发布任务。某人也会担心,对方是不是另有企图。

    “你能够瞒过牠们,跟着走进这里,我相信不会有比你更适合的人选了。”
欢迎您阅读歹丸郎所写的小说魔法塔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