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练习生 28、第二十八章

作者:妄鸦 类别:玄幻小说
    金色殿堂最高的彩绘穹顶正中心对下来正好是那张万众瞩目的中央赌桌。

    整个拉斯维加斯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面对着中心赌桌的屏幕之上, 场外直播间的观众们也一样。

    惊呼声,倒抽冷气声,喃喃自语声起此彼伏, 不绝于耳。

    【我的天,是那位大人——!】

    【啊啊啊啊啊, 我已经语无伦次, 只知道挪动舒双手疯狂截屏了】

    【刚刚切出去看了一眼论坛, 论坛已经全部炸了, 火速赶往直播间,呜呜呜还好赶上了】

    这是所有求生者第一次在这么近的地方看到这位大人。

    no.1, 恶魔。

    无人知道他的真名, 所有人唯一知道的,只有这个已然在无限循环里封神的代号。

    他有多可怕,没有人敢下准确定论, 因为只要是涉及“恶魔”这两个字的传言, 全部都被传说化,以至于登上至高无上的神坛,仅让人仰望。

    很少有人真正见过他, 所有的一切都仅仅存在于口耳相传。

    留给求生者的,只有一个个在恐怖副本中无可撼动的战绩评分,还有永远单打独斗, 不分敌我的行动模式, 神出鬼没的轨迹行踪。一切尽数掩在灰蒙蒙的迷雾里, 带着难以形容的恐惧。

    在无限循环这个全员慕强的极端环境里, 无数人前赴后继,奉他为自己心目中的神明,新纪元的缔造者, 狂热追随。这种畸形的崇拜和慕强甚至让这些追随者成为了近似于邪/教组织一样的存在。甘愿为之付出自己生命。

    不过很显然的是,这一切都是自发组织。身为no.1的恶魔本人从未对此有过表态。

    也是,他这种等级的存在,根本无需像其他人那样缔造自己的势力,或是招揽追随者。

    不需要,更不屑。

    但也恰恰因为如此,这样冷漠,将所有人蔑视如蝼蚁的态度才让追随者们愈发狂热。

    男人端坐在聚光灯下,半长的黑发用猩红发带束在脑后,顺着西装肩头斜斜滑下。

    他的身上沉淀着一种矛盾至极的阴冷气息,走钢丝般游走于优雅与癫狂的界限,如宇宙中足以湮灭光芒的黑洞,轻而易举攫取旁人的视线,沉入那片深邃沉郁的恶念里。

    充斥着危险,极致,又惊人的人格魅力。

    青年站在梵卓的身后,透过军装黑金色的肩章抬眸,好巧不巧同他对视。

    面对那双掩映在黑发下,仿佛某种冷血动物一样的暗金双眸,宗九心里涌起不安。

    这一回,他率先挪开了视线。

    第二次等级评级时感受到的颤栗感再次从宗九尾椎爬上脊背,裹挟着黏腻的恶意一起,让人难以忽视。

    宗九觉得,他好像抓住了上次没能抓住的,某种一闪而过的灵感。

    仰望这样的视线,宗九只在一个人身上感受过。

    梵卓皱了皱眉。

    “既然是公共赌桌,玩家当然可以自由参与,阁下请便。”

    “话可不能这么说。”

    恶魔笑了笑,“既然我是决定玩法的庄家,那不限注的门槛筹码自然应该由我来定才对。”

    这是又想给他一个下马威?

    宗九挑了挑眉。

    他现在虽然手里掌握着九万筹码的巨款,但说句实话,九万筹码放在中央赌桌这些s级面前,着实还不太够看。

    所有人都觉得这位大人是要给那个白头发的c级练习生一个下马威.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恶魔懒洋洋地扬了扬手,示意站在他身后的紫衣荷官同众人讲解。

    荷官恭恭敬敬地朝椅背鞠躬,缓缓开口。

    “根据大人的意思,本场的展开方式依旧是得州扑克,参与前注为五万筹码。”

    五万筹码?!

    这可不是一个多高的范畴。别说是s级了,要是实在想的话,a级的练习生们勉强挤挤也能凑到。

    正当所有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打算在这位大人面前留下一个印象的时候,紫衣荷官又微笑着宣布了第二条规则。

    “加注一共分为三轮,每次加注的额度不限上限,但必须比前面一位更高。除了当场弃牌以外,每轮玩家都必须加注,如果加注失败,则自动视为放弃赌局。”

    众人哗然,弹幕更是议论纷纷。

    【五万筹码的前注对于高级练习生来说可能不高,但后面这个必须加注的规则就有点可怕了,一轮都算了,还三轮发抖.jpg】

    【的确,如果是普通的只有五六万筹码左右的a级上去玩,很有可能玩到第一轮就没有筹码进行加注了,毕竟加注还必须得比前面一位筹码高万一中间有个大佬牌好直接把加注翻倍,岂不是就算你拿到好的底牌,没有足够的筹码跟注,也得被迫弃牌?】

    【对啊而且这种弃牌真的弃的很憋屈,还得把整整五万的底注留在赌池,虽然能够以此得到和那位大人同桌的机会,但风险实在太大了,得不偿失】

    【唉,你们说的都对。但这可是那位大人啊!同一张赌桌!别的不说,要是我真的有这个能力,花五万筹码上去给大人留个印象也好啊】

    弹幕这些低级求生者都能想通的事实,正在拉斯维加斯围观的练习生们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饶是如此,想要登上中心赌桌的狂热崇拜者依旧数不胜数。

    在紫衣荷官宣布完规则后,无数高级练习生纷纷举手,表示自己也要参与到中央赌桌的赌局上去。

    甚至s级也有几位过来凑热闹。

    no.5爽朗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我和老鬼刚离开了一会这里就这么热闹了?先说好了,位置也算我两一个。”

    跟在他身边的黑衣阿赞双手抱臂,余光在扫到赌桌旁的弥赛亚时眉心紧锁,到底还是没反驳驱魔人的话。

    另一旁,在不计其数的a级练习生里,又开始按筹码多少进行排列,决定登上中心赌桌的名额。

    最后,中央赌桌上坐了十个人。

    no.1恶魔,no.2梵卓,no.4黑衣阿赞,no.5驱魔人,no.7弥赛亚,no.10阴阳师。

    除了这些提起名字都能让人抖三抖的s级大佬外,还有三位视线不约而同紧紧追随主位的a级,再加上宗九这个乱入其中的c级,中央赌桌上刚刚好凑到十位玩家。

    黑白燕尾服的侍者们跟在十位玩家背后,手里捧着香槟和毛巾,拉开座位,无微不至地为他们进行服务。

    至此,事情的局势发展已经完全超脱了宗九的掌控。

    如果no.1铁了心不让宗九□□赌桌的话,随便开个二三十万的筹码就可以了。

    但no.1偏偏没有,他只让紫衣荷官甩出一条更改后的规则。

    现在宗九最需要担心的问题不是他能不能在中央赌桌这张桌子上顺利出千,而是他的筹码够不够多。

    他不担心自己的技术,或者说他有的是底气和方法。偏偏对方设置的这个规则,看似平平无奇,门槛也不过五万。实则细想之下,需要的筹码绝对比一开始要求二三十万底注来得更加可怕,近乎于无底洞!

    如果宗九没有足够的筹码,捱不过三轮加注,那即便他手里掌握着皇家同花顺,也只能被迫弃牌。

    更何况刚刚宗九才在a级赌桌狠狠收了波韭菜,如果他现在进不了中央赌桌,只能退而求其次,暂时返回a级区域。

    可偏偏因为宗九之前那波割韭菜太过夸张,一时半会也绝对不会有a级练习生愿意和他开大赌。而九万筹码远远不及宗九此次进入拉斯维加斯的目标。

    想到这里,宗九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觉得这个no.1好像天生和他有些犯冲。

    上次等级评价的时候,对方居高临下地用一种饶有趣味的目光打量他,结果好巧不巧,那次就倒霉了。

    这回宗九好不容易通过安东尼这条暗线把梵卓这条冤大头鱼钓到手,有了一个名正言顺进入中央赌桌的理由,结果这个no.1又忽然跳了出来,直接将他的计划打乱。

    这种时候不得不联想到诸葛暗口中的那句“宿敌论”。

    他垂眸看着自己袖口露出的“joker”,浅粉色的瞳孔镀上一层暗光。

    可惜,一切依旧同宗九那时对诸葛暗说的那样。

    魔术师从不信命。

    就在众人入座完毕的时候,青年忽然从赌桌旁起身。

    他薄薄的衬衫在灯光下白到发光,袖口朝上挽到手肘的位置,手指修长如玉,白发泻下,细腻的皮肤在暖光灯里流转着浅淡色泽。

    毫无疑问,在这个万众瞩目,即将开赌的时刻,所有人都因为他突然的动作集中了视线。

    “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

    宗九拿起桌上的紫金卡,朝其他人点点头,顺着下行的阶梯一起,头也不回地朝盥洗室走去。

    站在中央赌池旁边围观的人们见状,彼此间开始了小声地交谈。

    “和那么多大人物坐在同一张赌桌上,这个c级该不会是有些怂了吧。”

    “就是,比赛期间生理需求早就被暂停了,就算不吃饭不上厕所都可以,这种时候说要上厕所,搞不好是想尿遁。”

    “唉,其实也正常。你们想想中央这张赌桌上都是些什么人。他不过一个c级而已。刚刚能够赢下九万筹码搞不好还是运气好。可现在看中央赌桌的情况就不像是运气能够解决的,万一那几个s级大佬心情一好,把加注抬到十几万,岂不是刚刚赢下来的九万都打水漂了?要我看啊,还不如早点看清自己的位置,及时止损,激流勇退。”

    “是这个道理,就看他能不能认清事实了。”

    在一片嘈杂讨论里,宗九面不改色地走进了盥洗室。

    纯金打造的阿芙洛狄忒披着长巾,放下的臂弯里盛着流淌的红酒,蜿蜒在酒池内,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

    拉斯维加斯内一切装潢都是纸醉金迷的金,就连几乎没人使用的盥洗室也通体呈暖色调,奢靡华贵,无一处不美。

    白发青年走到洗手台的镜子前,用手鞠了一捧凉水,慢悠悠地给自己洗了把脸。

    冰冷的水珠从他高高的眉骨上滚过,顺着高挺的鼻梁弧线没入到下颚。

    宗九扯过台面上熨好的毛巾,一边擦脸,一边冷不丁开口。

    “不是说下一次见面要等我去找你么?”

    他拭去眼尾的水珠,抬头看向镜子里抱臂倚靠在墙边的黑发男人。

    诸葛暗没有说话,反而十分平淡地看着他,目光里带着沉思。

    “怎么不说话?”

    宗九将毛巾扔到毛巾篓里,挥了挥手。

    “我猜这个时候找上门,难不成你是来给我送筹码的?”

    诸葛暗眯了眯眼,终于开口。

    他没有回应宗九的试探,反而另开一个话题。

    “你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对no.1如此忌惮吗?”

    这他还的确不知道。既然有人把信息送上门,当然是不听白不听。

    宗九挑眉,摆出愿闻其详的姿势。

    高阶练习生基本都有自己的成名绝技。

    像黑衣阿赞那样闻风丧胆的养鬼术,萨满的自然法术,驱魔人的圣水,等等等等。

    除去这些特定神秘职业的人以外,还有单单依靠某种从恐怖副本里得到的特殊体质成名的存在,例如no.2的半吸血鬼梵卓,no.9的顶级灵媒体质。

    再除去上述外,还有一种十分罕见的能力者。例如能操纵水元素的no.6,拥有物品追踪术的某个a级练习生。

    比起上面其他两项来说,能力者更灵活,实力上限更高,数量也稀少到经常忽略不计。

    no.1的恶魔就是这样一位能力者。

    “操纵,他的能力是操纵。”诸葛暗说。

    “人偶师,傀儡师,木偶师,提线师,傀影者这些都是no.1能力的最好概述。”

    “他能够通过丝线神不知鬼不觉地操纵旁人。”

    黑发男人展开宽大的手掌,露出一个五。

    “恶魔一共有五根傀儡丝,分别代表着读取,潜意识,行动,脑海,和灵魂侵占,每一根的植入都需要某种前置条件。一旦五根傀儡丝同时植入,被植入人偶丝的人将失去自我意识,直接化作恶魔手下一具行尸走肉,提线木偶。”

    “他用丝线操纵的存在可能是npc,可能是普通人,甚至可能是身边任何一个练习生。最可怕的是,他的操纵不会留下痕迹,无法被人发觉。任何人都有可能被他操纵,被植入傀丝的人不会有感觉,从一到五,随时随地,无知无觉。”

    “——他无处不在。”
欢迎您阅读妄鸦所写的小说惊悚练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