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低调了 第四百五十章 郭襄的生辰(下)

作者:墨少堤 类别:玄幻小说
    苏星河办事还是很靠谱的,准备的特制烟花不但质量好,爆开后能在白天的天空中依然鲜艳明亮、持续时间颇长,而且数量也多。

    从中午到夜晚,天空中的“恭祝郭二姑娘多福多寿”十个大字刚刚消失便又有新的烟花升空,使得几乎任何时候抬头都能看得到这十个鲜亮的大字。

    襄城里还有不少人燃放烟花爆竹来庆祝楚帅打败蒙古高手、收复樊城,这些烟花便成为了郭襄生辰庆典里的点缀,更添喜庆。

    英雄大会的广场上,有《八仙贺寿》的傀儡戏,也有戏子登台唱戏,唱的《满床笏》,还有杂技戏耍,万兽山庄的史家兄弟更带了数十只罕见的奇兽来表演助兴。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 \\ !

    会场中还有各种吹锣打鼓、烟花表演,来自大江南北大厨全力备好各种酒菜,由逍遥派的新收弟子流水般送到各处酒席之上。

    满场上闹哄哄的全是喜庆之声,等楚铮陪着郭襄这小寿星登场之时,会场之上更是响起了无数祝贺声和掌声。

    郭襄在完颜萍、耶律燕的精心打扮下,身穿双襟圆领、绣有淡雅梅花的衣裙,粉颈上戴着一串珍珠锁链,但在她俏丽绝伦的容光映照之下,华美的服饰都黯然失色。

    她小脸上红晕阵阵,更添了几分的娇俏动人。

    粉嫩的红唇上挂着一丝如鲜花绽放、让人如沐春风的娇憨笑意,郭襄一边与楚铮并肩而行,一边落落大方地挥着小手与众人打招呼,

    与郭襄、楚铮相熟的知己好友首先迎上来道贺,最先上来的是富贵山庄的王动、红娘子、郭大路、燕七、林太平,意外的是林太平身边还跟着个怯生生的少女,正是在富贵山庄有过一面之缘的卖花小姑娘,看样子与林太平的关系基本上已确定下来了。

    然后是带着女儿苗若兰的苗人凤、令狐冲、狄云夫妇……

    胡斐、袁紫衣是今天中午才赶到的,送上了一把极为锋锐的漂亮匕首作为贺礼,两人原本想找把好剑,但这些天跑遍了几个大城镇,好不容易也只找到这么一把削铁如泥、外形极为漂亮的匕首,便以此为贺礼。

    楚铮见胡斐和袁紫衣手拉着手,显然已心结尽去,决定直面未来的难题、相伴一生,也替两人高兴。

    楚铮还见到了青竹帮的程青竹和一众护送宝箱的帮众,正与杨过客套。

    杨过昨夜去追踪金轮法王,最终未能将之截住,只能返回襄城。

    寇仲和徐子陵是熟人中到得最晚的,几乎快到下午才风尘仆仆地赶到,寇仲一到便笑哈哈地向郭襄道贺和道歉,还爽朗地拉着徐子陵自罚三杯,然后便不客气地以半个主人的身份帮忙张罗招呼客人。

    郭襄望着场中的热闹场面,也不知道收到了多少认识不认识之人的祝福,甚至连郭府外都传来满城百姓的高声祝贺声,只觉得如在梦中,满心的幸福与快乐几乎都要溢出来了。

    身前身后无数人对小师弟的景仰与崇拜,更是满足了她作为小女孩对于大英雄的所有幻想和憧憬,何况这样的大英雄一直在身边陪着她,几乎寸步不离,事事顺着她哄着她,将她当成宝贝般捧在掌心,更让她觉得甜蜜无比。

    郭靖黄蓉夫妇也在傍晚赶了回来参加女儿的这场生辰宴会,樊城刚刚收复,事务繁多,他们忙了一天一夜未曾合过眼,但楚铮派人来请,又是自己小女儿最重要的十六岁生辰,还是尽量安排好工作抽身出席。

    两人见到场面如此热闹火爆也颇为意外。

    郭靖虽觉得楚铮为郭襄的生辰庆贺弄得如此铺张豪华、劳师动众有点过火了,但见到小女儿那满脸的幸福快乐,楚铮又替襄城做了如此多的好事,极大地替他长了脸,当下也只是捻须微笑,上前与众宾客应酬。

    黄蓉却更觉满意,钧儿这连番的心血,可想而知对襄儿确是钟爱至极,如果不是考虑到赵氏宋廷方面的影响,她都甚至打算趁着这次机会将两人的婚事都定下来了。

    寇仲、徐子陵上前与郭靖夫妇相见,行子侄之礼,郭靖黄蓉哪敢受他们如此大礼,忙将他们扶起。

    楚铮也拉着郭襄来正式见礼。

    少师军三大巨头齐齐向郭靖夫妇行礼,顿时引来无数的目光,智谋深虑者都已开始琢磨起襄城与少帅军结为联盟的可能性了。

    随后郭靖黄蓉亲自带着楚铮、郭襄到各处江湖名宿、掌门长老处拜会回礼客套一番。

    郭襄这场热闹至极的十六岁生辰宴会一直到戌时(晚上十九点至二十一点)才算是结束。

    眼看宾客陆续散去,楚铮忽然起身道:“师父,师娘,徒儿有伤在身,要先返回梁都养伤调理,现在要先行告辞了。”

    郭靖黄蓉大觉愕然,郭襄更是“呀”地失声惊呼,她可从没听到楚铮要这么快走的事。

    郭靖忙道:“钧儿,你刚刚才回来,怎么就要走?你要养伤,在这里也一样,我还打算呆会替你运功疗伤……”

    楚铮冲郭襄歉然一笑,又对郭靖黄蓉道:“多谢师父师娘,我和仲少、子陵离开梁都也很久了,需要回去处理些事务,等以后养好了伤,腾出时间,定会再来与您们相聚。”

    郭襄失落之情溢于言表,她还以为小师弟这次来起码能呆上十天半月,哪想到这就要走了,眼眶儿不由红了。

    寇仲徐子陵、李寻欢和林诗音、狄云夫妇等也上前告辞。

    黄蓉担心道:“钧儿,你伤势不轻,能长途跋涉吗?要不留下来再歇两天?”她比郭靖想得更多,知道楚铮现在是各大势力的眼中钉肉中刺,不知多少人会想着趁他此时受伤来下黑手。

    楚铮摇头道:“呆会少林派的心湖、方证大师也要出发返程,我们与他们结伴而行,何况还有逍遥派的人和李大哥他们在。”

    一听是和少林派、逍遥派一行结伴离开,黄蓉便放下心来,有少林派、逍遥派的高手在,再加上李寻欢等大宗师和少帅军本身的护卫力量,几乎可以保证楚铮平安返回梁都,于是也不再挽留,只是和郭靖、郭襄一起相送。

    在场的群豪也没想到楚铮这么快离开,都大觉意外,纷纷跟着相送。

    在无数人的注视下,楚铮、寇仲、徐子陵、虚行之、李寻欢、狄云、苏星河等人及近三百少帅军的精锐高手与少林派的百余人离开了襄城,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郭襄见小师弟忽然而去,只觉得白天的快乐与热闹都成了烟花泡影,心中说不出的惆怅和难受,但她不愿拖小师弟的后腿,一直都强颜欢笑,可这时目睹小师弟的马车远去,终于忍不住捂住嘴儿,难过地呜咽起来。

    黄蓉走近她的身边,搂住她柔声道:“襄儿,不要怪钧儿,他身上有伤,怕留下来给我们惹来大麻烦,才早早离开的……”

    “嗯……我知道,我今天很快活了……我没怪小师弟……他是做大事的人。”

    黄蓉怎会不明白女儿的心情,轻叹口气,携着女儿返回郭府中,一路上也有些奇怪,按理来说钧儿就算要走,也应该明早再走,为何要匆匆在夜晚离去?

    回到郭府,郭府里面的热闹已慢慢消停下来,依然有不少人在讨论着楚铮的事,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楚帅来过又走了,不少人为未能与楚铮说上话、攀上交情而遗憾叹惜……

    郭襄被黄蓉送回闺房之中,还有些闷闷不乐,丫鬟小棒头还要相劝,郭襄摇摇头,让她离开,自己关上门来,在床上抱膝而坐。

    回想昨晚这个时候,还在和小师弟漫步在夜色之中,今晚却再没了小师弟在身边。

    今天一天,两人实际上也没说上什么亲热的贴己话,一直在与道贺的宾客们应酬。

    郭襄越想越觉得难过不舍,泪珠儿又滚滚地落了下来。

    “谁欺负我师姐了?我去打他!”忽然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郭襄才发现身前多了一个人。

    她猛然抬头,眼前这个一脸坏笑之人,不是自己小师弟又是谁?

    她又惊又喜,正要说话,楚铮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低声道:“不要声张。”

    郭襄忙小声问道:“小师弟你怎么又回来了?”

    “怕有人哭鼻子,就回来看看。”

    郭襄忙一抹眼泪:“谁……谁哭鼻子了?”

    楚铮伸手一挥,窗户自动关上,他坐到郭襄床边,轻轻将她拥入怀中:“抱歉,师姐,让你难过了,本来我想事先和你打个招呼,又怕你知道我并没有真正离开,演不出那离别的愁绪,让人看出破绽来,才瞒住你的。”

    郭襄被他一抱,原本心中的一点小怨气早就抛到九宵云外了:“小师弟,你是假装离开的?”

    “嗯,当然了,我才不舍得这么快离开你。起码在这里呆上一个月,不过我可能会换个身份面貌。”楚铮见她破涕为笑,掏出手帕替她拭去泪珠儿,才掏出人皮面具戴上,微笑道:“在下楚铮,见过郭二小姐。”

    郭襄呀了一声,打量好会儿,竟完全看不出破绽,不由欢喜道:“你真能留下来一个月?”

    “嗯,明早我再去和师父师娘相见。”

    楚铮重新摘下面具收好,又取出那装裱好的画卷递给郭襄:“师姐,这份才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希望你喜欢。”

    郭襄惊喜地接过,打开一看,竟是一幅《江山雪景》图,画的是两人在随州闯荡江湖时的难忘回忆,她刚刚拭干的眼眶又湿润了,颤声道:“这……这……这是你画的?”

    “嗯,水平有限,可别嫌丑了。”

    “画得太好了,这是我见过画得最好最好的画了,也是我最最喜欢的礼物。”郭襄心中大落大喜,原本以为小师弟早早离去的难过尽数消失,只剩下满满的惊喜与感动。

    楚铮没说画这张画花了多少心思精力,但郭襄摸着那些线条,便能猜得出起码得花上一整天,里面蕴含的心意更是让她感动到无以复加。

    她忍不住扑入楚铮怀中,激动地吻在楚铮的唇上。

    两人相拥,好会儿才平静下来。

    郭襄依坐在楚铮的怀中,娇柔道:“小师弟,你真陪我一个月?”

    “起码一个月。这一个月我也不管外面天崩地裂山河变色,反正我就陪在你身边。”

    “唔……小师弟你真好。”

    “高不高兴?”

    “高兴!对了,你为什么要骗大家说你离开了这里?”

    楚铮无奈道:“我得罪的人太多,如果有人知道我在这里,会给师父师娘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才和仲少他们说好,假装一起离开,半路我再趁着夜色折返回来。明天仲少、子陵也会易容回来,再来拜会师父师娘。”

    还有一些原因楚铮并没说。

    他在这襄城实在太受欢迎了,今天中午时份,襄城最有名、也是最受追捧的百花楼清倌人湘兰姑娘,自赎其身,来到郭府门前求见他,甘愿终身为婢,除此之外还有大批的襄城名流、豪门富户也送来拜贴,当中不乏说媒之事。

    那些名门正派的掌门、长老虽然猜到了郭襄与他的关系,也没完全死心,旁敲侧击想将女儿、女弟子送来当妾的不知有多少,看那些姑娘们的目光也是千肯万肯。

    但楚铮哪会接受这些没感情的联姻,又不好太过得罪这些交情不错的正道朋友,便干脆借口受伤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这也算是他原本的计划。

    他之前易容报上“楚铮”的名号,原本是打算以这个名号身份在襄城陪郭襄渡过一段平静的时间,但后事王保保挑衅一事,使得他不得不恢复“楚楼钧”的身份,高调地出战樊城,虽然名气大涨,也带来了诸多麻烦事。

    襄城与蒙古、李阀、宋廷的势力接壤,“楚楼钧”在此停留的消息传开后,不知多少人要动歪心思,甚至会令郭靖黄蓉成为活靶子,只有“楚楼钧”离开了,才会将这些视线引开,还襄城、还郭府一个安宁。

    现在计划顺利,整个襄城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离开,他就要可以以“楚铮”的身份留在郭府了,之前在青竹帮程青竹那里布下的“棋”这时就可以发挥作用了。

    作为“楚楼钧”的朋友,“楚铮”夺取了九箱珠宝,还有心投奔郭靖,留在郭府简直是名正言顺,甚至与郭靖黄蓉交往密切些也不会太引人注目,绝难让人联想到他就是楚楼钧。
欢迎您阅读墨少堤所写的小说我真的很低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