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孝心变质了 第0030章 落日照大旗,萝莉风萧萧

作者:打死不鸽 类别:玄幻小说
    今日剑坪上的晨风,比往时更劲。

    青黄旗子,笔直剑竹,条条衣袂……都被劲风吹的猎猎簌簌,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感。

    萧然一席话,宛如投石入水,在众弟子心中掀起一道道涟漪,涟漪迅速扩散,转眼变成惊涛骇浪。

    人群中个别手痒难耐、蠢蠢欲动的内门弟子,又开始重新打量、审视方台上的年轻师叔。

    执剑长老该不会真挑到了体质特异的天才吧?

    没人敢动手。

    但有人动口,略一作揖,试探性的问:

    “听说萧师叔擅长建筑、种田一类的生活技能,今天要的比的该不会是——”

    萧然负手摇头,直接打断了此人的话。

    “没那闲功夫,今日只比拼战斗天赋。”

    那人又故作为难:

    “可师叔你……”

    “两种战法。”

    萧然只伸出两指。

    “第一种方案,限制修为,以凡人之力对阵,只比体术或剑法,所使用的灵器也限制为凡品。”

    “第二种方案,不限修为,不限灵器,无差别、无规则战斗,只要不伤及性命,随便怎么打。”

    剑坪上寂无人声。

    只有风猎猎的吹。

    众人来不及细想,萧然又道:

    “我在这里等一个时辰,若无人应战,以后休要再搞出这种无聊的擂台。”

    风,萧萧簌簌。

    人,掷地有声。

    少数前来观战的弟子立即四散离去,将萧然的话,传到内门每一个角落。

    一石激起千层浪!

    内门十八山,瞬间炸开了锅。

    “无聊的擂台?你确定那亲传弟子是这么说的?”

    “两种方案任由挑战者自选?本以为亲传弟子要限制修为只比拼剑道体术呢!”

    “区区凡人何故嚣张至此?莫非他隐藏了实力……”

    “还是说执剑长老已藏在暗处,会偷偷辅助他?”

    “怎么可能——刚听薄云子(作者注:因与老书人物重名,极云子改为薄云子)师叔说,执剑长老有事外出,离宗三日才能回来!”

    “故意造成不在场证据,暗中已经给亲传弟子塞了秘密灵器,随便越级战斗!”

    “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我还是觉得萧师叔隐藏了实力,你是没看到他刚才的神态,哪里是凡人该有的气度?”

    “会不会虚张声势,故意给出两种选择,或抬高自己,或暗示身怀利器,从而迫使挑战者选择第一种方案。”

    “你说的也有道理,总之,我们只能观望,切勿贸然出手,姜师姐和叶师弟肯定比我们着急,何况还有陈师叔这块试金石,是骡子是马,马上就现原形了。”

    “不管怎么样……今天有好戏看了!”

    类似的讨论,在每一座山峰进行着。

    ……

    小蛩峰。

    众女修刚得知姜初颜要加入执剑峰,成为执剑长老的宝贝徒孙,还来不及欢呼雀跃举办欢送会,就听到了一个更为劲爆的消息。

    初颜的顶头师尊,凡人亲传萧然,在弟子挑战赛刚开始就降临剑坪。

    “快去叫大师姐!”

    “大师姐人呢?刚才还在收拾……”

    “大师姐去主峰办转峰手续了。”

    “刚好在主峰?我们也去看看!”

    “走走走!”

    ……

    百草峰。

    药田里窸窸窣窣,宛如蛇动。

    春蛙秋蝉正在药株里穿梭,埋头捉虫……和除草,对主峰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直到二人一手提着铁牯牛,迎头撞上一双修长笔直又柔软温暖的小腿。

    抬头一看,正是师尊银月真人。

    “你们的萧然师兄正在主峰剑坪上接受弟子挑战,你们俩想过去给他助威吗?”

    俩女娃一愣,又迅速释然,漫不经心道:

    “什么叫……我们的萧然师兄?”

    “师尊你自己想去看人家直接去就是啦,又没谁规定长老不能看,我们还要捉……除草呢!”

    “再怎么看,也是别人家弟子。”

    “要我说,与其馋别人家弟子,不如对自己家弟子好一点,皇城的糖葫芦就不能多备点吗?”

    银月真人一阵脸黑,厉声说道:

    “今天把全山的杂草除尽,什么时候除完草,什么时候吃饭。”

    俩女娃蹭的起立,两只小脑袋稍稍高出药田,使得一个蛙形发卡和一个蝉形发卡格外瞩目。

    “我们这就去给萧然师兄助威!”

    ……

    铸剑峰。

    某玄晶石岩洞里。

    高师头戴障目环,一板一眼的在几块质地不同的玄晶石上磨剑,要同时保证剑刃的锋利、坚韧和灵纹精细。

    这是一道极其复杂的工序。

    高师耳目不闻窗外事,只无限重复同一个动作,看上去一板一眼,极为专业。

    可他的心思找就不知道飞哪去了,暗中增幅的神识更是在周围山峰上搜索着。

    “师尊,您关心的萧然师弟,意外出在主峰剑坪,正等待弟子挑战。”

    “和你有什么关系?”

    岩洞穹顶,传来一道冷漠干涩的苍老声音。

    墨匣真人正在另一洞府中,修葺运持护山大阵。

    这是掌门眠修后,薄云子、皇甫群和墨匣真人共同承担的护山任务。

    “您不是想让萧然师弟来铸剑峰做客吗?要是萧然弟子在擂台上重伤,不知要修养多少时间才能来铸剑峰。”

    “与你无关。”

    “执剑长老今早外出了,而主持这次弟子挑战的并非是陈师兄,而是罗生师兄,弟子觉得,很有必要去为萧然师弟助威,免遭歹人欺负。”

    “罗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他也是通过弟子挑战的人,如果萧然连弟子挑战都过不了,也没本事来铸剑峰。”

    “弟子觉得,萧然师弟敢这么早来,可能隐藏了不得了的实力,师尊一点不感兴趣吗?”

    “为师自然有兴趣,可和你有什么关系?”

    “……”

    ……

    主峰。

    剑坪上的风,越来越大了。

    自萧然出现的一刻钟后,剑坪上已经聚集了数千名内门弟子,黑压压一片全都是人头。

    跟开演唱会一样隆重,但却并不热闹,而是有种“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的怆然。

    萧然瞥了眼地上散落的玉简,再扫了扫人群。

    可以确定,提交挑战玉简的弟子,除了初颜外,尽在其中,只是分不清谁是谁,连叶凡大帝都没找出来。

    永久保存书架,记录阅读历史下载(咪咪阅读

    除了内门弟子,现场还有不少前来观战的内门执教,以及宗秩山旗下子宗的重要人物。

    甚至连蔺云子也来了,碍于卑微的身份,不敢当众打招呼,只在人群中朝他点头作揖。

    人群占据了四面八方所有视角的盲区,黑压压一片如草木皆兵,却又鸦无人音,只听到刮耳的猎猎风声。

    这让萧然难免心生紧张,闭目倾听万物,共鸣天地,才稳住了心神,维持着高傲人设。

    忽然!觉得双肩有些沉重。

    蓦的睁眼,扭头一看——

    春蛙秋蝉不知何时,竟坐在他的双肩上。

    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半坐半悬空。

    两只肉呼呼的小胖手,宛如长辈一般抚摸着萧然的后脑勺,四只小胖腿前后甩着,绵软的脚后跟有节奏的敲打着萧然前胸。

    让本来紧张的擂台,突然变得滑稽起来。

    落日照大旗,萝莉风萧萧……

    萧然刚努力竖起来的高冷人设,一瞬间被这甩来甩去的四只小胖腿给甩崩了,甚至还有种舒爽的按摩效果。

    “你们在干什么!”
欢迎您阅读打死不鸽所写的小说我的孝心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