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孝心变质了 第0023章 拔出你肮脏的剑

作者:打死不鸽 类别:玄幻小说
    萧然回到执剑峰的时候,正下午。

    师尊去皇都买酒还没回来,看那性子,如果顺便去勾栏听个曲,去赌坊掷个骰子,或去宫中泡个妞,萧然也毫不意外。

    执剑峰顶秋光浓浓,但并不炎热。

    站在崖边看宗秩群山,宛如一幅隽永飘逸的水墨画,风景极好。

    再看脚底下的执剑峰,光秃秃的像是童稚的涂鸦,实在是难看。

    萧然心想,师尊一天到晚丑拒这个,丑拒那个,自己打坐睡觉嘘嘘的地方却是最丑,是假酒喝多了伤到眼睛了吗?

    他下定决心,要把执剑峰彻底改造,弄的比百草峰还要漂亮,成为宗秩群山中最宜居的名山。

    今天大丰收。

    萧然先酿酒。

    取出两个石缸。

    一个石缸,用来盛放捣碎的黑酵菇,提炼天然酵母。

    另一个石缸,用来盛放麦芽霉菌,蛇麻草,以及麦谷捣碎的淀粉。

    半个时辰后。

    第一缸,酵母提炼完成。

    第二缸,用纱布包好从中挤出麦汁。

    两缸混合,用硅藻土过滤,用竹片半密封,再埋入灵脉路经的温热地下,开始发酵。

    发酵初直接进入高泡期,麦芽汁特别旺盛时,可听到沙沙声,同时可以嗅到酒香味。

    如果灵气充沛,地热稳定,运气不错的话,子夜之前就能喝到麦芽清酒。

    酿酒完毕,等着麦芽发酵就行了。

    接下来,萧然准备开辟几个荒地。

    执剑的峰顶,大概有两个足球场并在一起那么大。

    中间弟子房和断剑之处略高,其余地方算是平地。

    在峰顶实地考察一番后,萧然做好了完美的规划。

    南边。

    南边是弟子房门的朝向。

    南边地势最平坦,空间也是最大,约占峰顶三分之一。

    花海药田,麦子谷地,统统安排上。

    大门一开,空旷,丰实,绵延的谷地与云海连成一线。

    因此,南边的定位是:种植区!

    东边。

    东崖边,有乱石与孤松,是师尊最常喝酒的地方。

    东边还有地下凉水的节点,可以挖一深潭,通衢引水,形成溪涧,流入怪石从中,形成小瀑布。

    怪石孤松的景观一下子就有意境了。

    此外,水潭可以养鱼,也可以钓鱼。

    周边可以建凉亭,棋桌,足够惬意。

    植被覆盖松,枫和樱花,足够清幽。

    因此,东边的定位是:休闲区!

    西边。

    西崖边,是生活用水排泄之地,可以废物利用,在西边建造菜园和果林,或是养点灵兽什么的。

    因此,西边的定位是:果蔬区!

    北边。

    北边地势略高,种上大毛竹,可营造后山之感。

    竹林间,可种一些喜阴的花草,引来一些兔子松鼠之类的小动物,可以偶尔开个荤。

    北崖地势陡峭,与银月真人所居的百草峰对望。

    这里刚好是温水交汇地,可以挖一个温泉池子。

    天光云海,水雾袅袅,辛苦的劳作后,晚上来这里泡个温泉,放松身心,啧啧……

    永久保存书架,记录阅读历史下载(咪咪阅读

    因此,北边的定位是:养生区!

    规划完毕。

    萧然检查储物空间。

    工具,种子,树木,秧苗,肥料,都是齐全的。

    可惜他还是个凡人,工程量太大,一天是搞不定的,起码要一周时间才能完成。

    时间已经到了傍晚。

    晚霞染红了西半天。

    来到西边。

    因为天天要吃饭、喝酒,萧然挑最紧要的菜畦开始。

    日常蔬菜种植,酵母蘑培育,都得尽快安排上。

    拿出锄头。

    身披夕阳,萧然开始一锄一锄的开垦荒地。

    少顷,忽听背后一道软糯冰冷的女声传来。

    “小蛩峰姜初颜,求见伶舟长老。”

    姜初颜?

    萧然微微一怔。

    是那个因为天赋太高,被师尊拒绝的少女?

    好家伙!

    弟子挑战明天才开始,今天就上门找茬吗?

    如果说陈躬行是偶然碰到,这姜初颜就是主动出击了,那叶凡又会给他带来何种惊喜?

    萧然只觉得头大,继续耕地,头也不回道:

    “师尊有事出了远门,请回吧。”

    不想,身后软糯的女声,竟蓦的振奋起来。

    “那正好——我就是找你来的!”

    躲不过了。

    萧然转身,杵着锄头,夕阳中,看不清容貌,只依稀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

    身高大概就一米五几,一双细腿戳在半空,倒是笔直修长。

    是个孩子?

    萧然忽然有了长辈的心态。

    “找我?先叫师叔。”

    少女声色软糯,带着一丝淡淡的沙哑,语气倒是冰冷。

    “你杀了我的小红,还想我叫你师叔?”

    萧然一愣。

    “小红是指红斑虎?”

    软糯冰冷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果然是你杀的!”

    好家伙!

    今天也太巧了吧?

    要不是看这女孩语气中隐忍的怒火,和不太聪明的身材和声色,萧然都怀疑对方是不是拿老虎为诱饵,故意引他上钩了。

    “它要我命,不杀它留着当祖宗供着?”

    萧然直言道。

    “你——”

    事已至此,少女也不准备讲道理。

    “你有你的道理,我有我的立场,你杀了我的小红,我自然不能放过你。”

    萧然也不怂。

    “你想对亲传弟子动手?”

    金丹境的灵压徐徐笼罩着执剑峰,少女冷冷道:

    “念你暂时是长辈,允许你先动手——拔出你肮脏下流的剑,这是你最后一次拥有它了!”

    哈?

    好好的话从你口中说出来,怎么就不对味了呢?

    萧然本来的计划,是在弟子挑战中,各自限制修为只比剑术,公平对决以看出天赋高低。

    结果这姜初颜竟以红斑虎被杀为由,主动找上门来,师尊又不在,她完全可以先斩后奏。

    就算不敢伤他,也会以金丹修为轻松击败他,花式羞辱他,再大肆传扬出去,让他在宗秩山再无无颜立足。

    要被绝杀了啊!

    萧然不动声色,握锄如握剑。

    “少女,你想成为执剑者吗?”

    姜初颜不吃这一套。

    打不过就忽悠,当我是傻子?

    “别废话,执剑长老向来抽身无情,只要斩断你的剑,长老定会无情的抛弃你,放眼全宗,眼下还有比我更适合亲传弟子的人选吗?长老她没得选!”

    抽身无情?

    诡异的词汇量又增加了!

    萧然不动声色,平静道:

    “你知道师尊为何拒绝你吗?”

    “因为偏见,因为我是女子。”

    说这句话的时候,姜初颜气得浑身发抖,大秋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眼泪差点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萧然摇摇头。

    “不,因为你猜不透师尊的心意。”

    少女揉揉眼角,以免真流出泪来。

    “什么新意?”

    见对方感兴趣了,萧然不疾不徐。

    “我举个例子,你的红斑虎肉质鲜美,可浸泽丹田,滋润皮肤,对女人身体极好,更何况师尊喜欢喝酒,你听过虎鞭泡酒吗?我如果有一头红斑虎,早就宰了孝敬师尊了,哪还会养到这么大。”

    少女一愣,差点就信了萧然的鬼!

    “这是母老虎,拿什么泡酒!”

    萧然一阵尴尬,后悔没给老虎检查身体。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孝心。”

    不给少女片刻思索时间,萧然口技全开。

    “师尊看重的不是天赋,也不是美色,而是孝心,你看我是怎么做的——上山第一天,就给师尊换了套房子;用娴熟的揉肩手法把师尊按到喷灵气;这才第二天,我见师尊酒没了,我已经开始酿造麦芽酒了,如无意外,今晚就能出汁液;接下来,我还会植树,种田,挖温泉,将光秃秃的执剑峰改造成宗秩群山最漂亮的地方……懂了吗?师尊想要的,不是一个天赋异禀却不懂生活的小孩子,而是一个能帮她解决生活起居的孝徒,仔细想想,你有我的本事吗?”

    萧然的话虽然扎心,但句句属实,并非妄语。

    少女不禁看向全峰。

    她不懂房术,但这房子造的确实很有水平,八根地基的位置隐隐暗含大道,比皇都最好的房子都更合理。

    地下的酿酒也在以一种诡异的速度疯狂发酵。

    锄地的手法,她只在陈躬行师叔的谷地见过……

    她忽然想起外门执教蔺云子的话。

    此子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真的假的?

    这分明只是个凡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境界?

    抑或是别人代劳的?

    她不能百分百确定,这些都是萧然做的,但她有一个能让对方当场露馅的测试。

    “你刚才说,你给长老捏肩捏到她难以自持,以至自爆灵气?”

    终于上当了!

    这少女并没有幼稚的身材看上去那么幼稚,也没有软糯的声色听上去那么单纯。

    萧然微眯着眼,抬头看向那夕阳浸染的娇小身躯,幽幽说道:

    “你也想试试吗?”
欢迎您阅读打死不鸽所写的小说我的孝心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