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孝心变质了 第0015章 现在,弟子可以说话了吗?

作者:打死不鸽 类别:玄幻小说
    长老会议是宗秩山最高级别的决策会议,通常来说,各亲传弟子只有旁听的资格。

    除非掌门或长老问到你,否则不能轻易插嘴。

    但萧然看到平常狂浪不羁的师尊,为维护自己,竟像一个上课答不上题的笨女孩,叉腰杵脸,无能沉默……

    在这份丢脸中,萧然也看到师尊智力的上限,也看到她可爱的一面,更看出她为了护徒连脸都不一要了!

    这样的可爱师尊,不光有狂薅孝心值的价值,还需要真心爱护才对。

    这样想着,纵使冒天下之大不韪,纵使在做所有人都比他强大,比他年长,比他身份尊贵,纵使可能会因此丢脸出丑,萧然也要强行插这个嘴——

    “幽冥之事与师尊无关,是冲着弟子来的。”

    全场鸦雀无声。

    连伶舟月也扭头看着他……

    心想,这徒弟脑子怎么这么瓜,太实诚了!

    剑篱上的灵纹忽明忽暗。

    淡淡的清雾自篱缝飘入。

    气氛格外凝重。

    此刻,极云子,银月真人,墨匣真人,乃至春蛙秋蝉、戴铁环的高师……都带着不同的想法盯着萧然。

    谁也没说什么。

    只有皇甫群父子没有看他。

    许久,皇甫群才幽幽开口:

    “我问你话了吗?”

    萧然稳住心神,淡定自若,心中有了计划。

    伶舟月不悦,压抑着怒火,忽然正襟危坐,给人一种随时拔剑砍人的压迫力。

    皇甫群虽不是伶舟月对手,却完全不怵她。

    “才入门两天的凡人,仗着师尊实力强大,便在不该说话的场合胡说八道,你师尊就这么教育你的吗?”

    “你、这、混、蛋——”

    伶舟月气的发抖,正欲起身,结果被银月真人隔空一个风箍咒强行摁在座位上。

    银月真人暗中以神识提醒她:

    “皇甫群在激你动手,借机把你挤出宗门。”

    伶舟月这才坐回去,平复胸前波澜,暗想:

    既然如此,老娘直接宰了你!

    正如银月真人提示——

    皇甫群看似在说萧然,实则在讥讽伶舟月。

    他对伶舟月道盟天骄的出身,和狂浪不羁作风早就不爽了。

    这些年她在门内招惹多少漂亮的无知少女?

    她若再不收敛,门将不门!

    此外,皇甫群一心想在三年后拿到代掌门之位,继承师尊千钧子的意志,全权管理门内大小事务,以严厉高效的门风,应对日益严峻的末法时代。

    门内,墨匣真人虽位高权重,却专心铸剑,无意弄权,对他没有威胁。

    他掌门路上唯一的拦路虎,便是伶舟月这个刺头。

    伶舟月曾有道盟背景,实力强大,他再如何修行,都不可能是她对手。

    因此,最好的办法是反过来引她对自己动手,上演一出苦肉计逼走她。

    现在,萧然是这个最佳导火线。

    眼看伶舟月快要暴走,他加大力度继续针对萧然。

    只扭头看向别处,以一种极其霸道的语气淡淡说:

    “你可以出去了,会后会通知你结果。”

    皇甫群老狗!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伶舟月气的剑颤,正欲发作时——

    忽听一道苍老声音说:

    “皇甫师弟,让他说。”

    宛如打铁,掷地有声!

    皇甫群一愣,扭过头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墨匣师兄,你……”

    墨匣真人微眯着眼,深邃晦暗的眸子里闪烁着火光。

    “老朽对萧师侄的话很感兴趣。”

    没有解释,没有理由。

    只有说话本身的分量。

    皇甫群满额黑线……

    最近几十年的长老会议上,墨匣真人从未发表过个人意见,但所有人都知道——

    他的话,分量值千钧!

    没有掌门,宗秩山容易受外人、尤其是道盟的欺负。

    但没有墨匣真人,就没有畅销真灵大陆的铸剑产业,宗秩山就会失去经济基础,不需要人欺负,自己就会垮掉!

    这,就是墨匣真人的分量!

    皇甫群不得不给面子。

    萧然朝墨匣真人点头致谢。

    他本想给这老头眼神暗示,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暗示,这老头自己就识趣的帮他了!

    由此可见,墨匣长老不光是铸剑之术了得,在建筑方面的造诣,也一定高的离谱。

    不高,不足以看重他!

    致谢完,萧然盯着皇甫群,拱手作揖道:

    “现在,弟子可以说话了吗?”

    他的话问的很有礼貌,不疾不徐,不卑不亢,没有故意报复打脸,却仿佛自带啪啪音响。

    皇甫群脸都黑了,宛如黑刀雕刻,只得顺势下了台阶,板着脸道:

    “长话短说。”

    萧然却准备长篇大论。

    “弟子首先要说的是,师尊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我,并非是偶然,而是她慧眼识珠,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这个别人指谁,懂的都懂。

    皇甫群黑着脸,隐忍不发。

    伶舟月被吹的有些不好意思,乖巧的坐在萧然身前。

    墨匣真人却好奇的问:

    “什么东西?”

    他确定萧然身上有某种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但他近视眼也看不出来。

    萧然道:

    “这种东西极为关键,弟子尚不能明说,但已经引起了人形幽冥这类上位者的注意,说明这种东西至关重要,可能关系整个末法时代的未来走向。”

    有系统兜底,有师尊保护,萧然也不怕吹牛。

    墨匣真人陷入沉默。

    银月真人目含柔光。

    皇甫群差点笑掉大牙,趁机讥讽道:

    “如此说来,我们还得派人保护你?”

    萧然道:

    “我不需要师伯的保护,掌门闭关,宗秩山内没人能比师尊更能保护弟子。”

    句句扎心,且无法反驳。

    “你——”

    皇甫群哑口无言,脸黑如墨。

    伶舟月微微颔首,孺子可教。

    其余人陷入沉思。

    逻辑上,萧然说的没有任何毛病。

    但,尚需要证明。

    皇甫群自然不会就此放过执剑峰。

    他平复心绪,忘却刚才的不利局面,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杀手锏——

    一小摞黄封玉简。

    “自萧师侄入门之后,老夫这边短时间接到了数十份抗议书,有抗议伶舟师妹收徒不公的,有说她故意收废徒想逃脱授业义务,还有说她贪恋美色的,甚至有人怀疑你是她的亲弟弟或私生子之类……”

    伶舟月:

    “哈?”
欢迎您阅读打死不鸽所写的小说我的孝心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