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孝心变质了 第0014章 没错,正是在下!

作者:打死不鸽 类别:玄幻小说
    末法时代,渡劫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约等于自杀。

    真灵大陆,修行者按丹田灵压高低共分为七个等级。

    练气。

    筑基。

    金丹。

    元婴。

    分神。

    合体。

    大乘。

    再往上,就要渡劫升仙了……

    末法时代前,各个境界还有初期、中期、后期和巅峰之分,甚至还有什么大圆满、半步元婴,恐怖如斯。

    插播一个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换源神器。

    末法时代后,灵脉变异,灵气稀薄,境界之间不再有具体的细分,而是通过封印丹田,始终维持在初期灵压,降低灵耗,遇到危险时才紧急解封,爆发出更高灵压。

    末法时代前,大乘圆满后,就能渡劫升仙了。

    末法时代后,传说仙界之门消失,渡劫者也大都死在羽化雷劫中,极少数者渡劫失败身负重伤残喘至今。

    时至今日,真灵大陆也只剩下九位大乘修士。

    人称——

    道盟九曜!

    名字很威风,但时至今日,末法时代已不可逆转,所有人都明白,道盟九曜已然是修真者最后的余晖了。

    五千年前,最后九位大乘约定不再尝试渡劫,而是联合修真界的所有宗门,组建道盟,以对抗幽冥入侵,全力调查末法时代出现的原因,寻找一条持久的修行之路。

    而宗秩山掌门,千钧子,正是道盟九曜之一,现世仅存的九个大乘修士之一。

    千钧子年逾万岁,在最后一次诛冥之战中身负重伤,最近千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修养。

    这种状态,渡劫,等于是自杀。

    千钧子一旦渡劫陨落,宗秩山的实力和地位必然大幅下滑,道盟定会进一步插手门内之事。

    这就是皇甫群拍案而起的原因!

    在他看来,早在一千年前,道盟已经把伶舟月安插进来当执剑长老,虽然伶舟月没搞过什么小动作,但她狂浪不羁的个人作风,严重败坏了宗门纪律。

    若是掌门一走,门内再无人有能力去管制她,宗秩山在她的糟蹋下,早晚会变成土匪山寨。

    更坏的结局是,道盟另派人空降掌门,宗秩山从此再无独立治宗的可能。

    这样想着,皇甫群拍案而起,质问极云子。

    “渡劫可以,让师兄亲口来说!”

    实际上,在场人中也只有皇甫群敢这么说。

    除了戒律长老的超然地位之外,皇甫群曾经也是掌门最得意的亲传弟子。

    极云子朝皇甫群略作一揖,看似恭敬,却带着威压。

    “师尊的伤势比预想要严重,别说恢复了,连维持都已经用尽全力,加上年事已高,如今已油尽灯枯。”

    听到油尽灯枯四个字,皇甫群面如刻刀,厉色尽显。

    “怎么可能!师兄每三年还召开长老会议,上一次见他时,他精神矍铄,谈笑风生,还为我指点修行!”

    极云子摇了摇头。

    “你难道不知道,师尊为了宗门,这么多年一直在强行续命吗?他已经虚弱到仅仅被幽冥刺破一次大阵,便觉难以承受,无力再起身了。”

    皇甫群圆目露睁。

    “那也不必冒险渡劫,既然续了这么多年,就一直延续下去!”

    极云子一声叹息。

    “师尊就算不渡劫,最多也只剩下几十年寿命了,师尊静修千年,心境羽化近乎仙,渡劫虽九死一生,或有一线生机,这是唯一的选择。”

    众人也跟着唏嘘,心情复杂。

    虽然掌门即将渡劫的消息已经传了很多年,可当亲耳听到定了渡劫日期,多少有些难受。

    眼睁睁看着修真界被幽冥一步步蚕食,眼睁睁看着宗秩山一步步滑落,眼睁睁看着掌门油尽灯枯……

    此刻的萧然倒是没什么感觉。

    在入门之前,他曾在凡间生活了三年。

    亲眼目睹一个个村落被冥兽糟蹋,一个个城镇被幽冥毁灭,人类的生存空间被一步步挤压到极限。

    鬼城林立,饿殍遍野,最后只剩下,由道盟庇护的各个重镇,由大宗门庇护的周边小国,以及一些穷到不怕死的人居住的野外村落……存活。

    这个世界没那么美好。

    这就是为什么萧然屡败屡战,始终不放弃求仙问道。

    也是为什么被师尊收为亲传弟子时,他会狂喜到质疑师尊的智商,以至于忘了师尊正在问他问题……

    修行,才有出路。

    或者说,只有修行才能找到出路。

    只有修行,才能把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活的足够久,变得足够强,以找出一切问题的答案。

    萧然入了宗门才发现,修行本身也在日渐式微。

    整个修真世界仿佛在等待一个英雄,力挽狂潮。

    ——没错,正是在下!

    虽然有些许延迟,但毕竟是系统加身的穿越者,这点格局萧然还是有的。

    但,这是未来的事情。

    眼下,他甚至还没炼气,还是专心给师尊尽孝,舔出个未来,早日成为强者再说。

    “我不信!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想架空我宗秩山!”

    皇甫群身形虚浮,鬓发见白,狠厉的眼眶微微泛红。

    他也曾是掌门的亲传弟子,天赋不高,性格还古怪。

    靠掌门为其量体裁衣,选择功法,制定了合适的修行计划,才让他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他不会眼睁睁看着师尊渡劫陨落!

    “再说了,几十年还早着呢,要是事情还有转机呢?”

    极云子摇摇头,不再说话。

    其余人亦是扼腕叹息。

    许久。

    一道低沉苍莽,却又虚弱如尘的声音,传入主事堂。

    “我……很老了。”

    萧然一惊,明白这是掌门的传音。

    这道声音蕴含的心境,宛如仙神。

    可以说,掌门的心境已经羽化登仙,可能肉身受灵气浓度限制,油尽灯枯,无法再进一步了……

    听到师尊形如枯木的声音,皇甫群一脸厉色终于绷不住了,霎时间老泪纵横,再也顾不得身份,撕心裂肺的喊——

    “师尊!”

    “你也能独当一面了啊。”

    飘渺的声音再无苍莽,只剩虚弱。

    “宗秩山,有劳诸位了。”

    ……

    千钧子传声之后,迅速陷入眠修。

    极云子万没想到,师尊在这般虚弱的情况下,还要传声至此,恐怕他已经做好陨落的准备了。

    “长老会议开始,第一个议题是——”

    “等等!”

    皇甫群粗暴的打断了极云子的话。

    他立即坐定,脸上恢复厉色,一双压抑着惊涛骇浪的双眼,直盯着对面的伶舟月。

    会议之前,他必须找出这次幽冥事件的罪魁祸首!

    他沉着脸,没有立即爆发,而是冷静问道:

    “伶舟月,幽冥之事是怎么回事?”

    伶舟月双手叉胸,根本不当回事。

    毕竟以她实力,一个人能把在场所有人都干趴下。

    “幽冥来了,我赶跑了,算立功了,就这么回事。”

    皇甫群道:

    “我宗护山大阵月月维护,历久弥新,非寻常幽冥可以突入,自最后一次诛冥之战后,再没有发生过一次幽冥入侵之事,你怎么解释?”

    伶舟月灌了口酒道:

    “我是执剑长老,只负责杀敌,不负责解释,鬼知道它怎么来的?”

    皇甫群反问:

    “那你杀敌了吗?”

    伶舟月蛮不在乎。

    “幽冥跑了。”

    “千年难见的人形幽冥,居然自己跑了?”

    “我当时要保护弟子,否则它能跑的了?”

    皇甫群老眸微聚,起身踱步,抚须分析:

    “你千年未曾收徒,如今突然收了亲传弟子;宗秩山千年未被幽冥入侵,今日突然被入侵;入侵的,还是千年难遇的人形幽冥……你不觉得这一切太过巧合吗?”

    啊这……伶舟月顿时哑口无言。

    全场目光都齐刷刷的聚焦于她。

    一道坚定又淡然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此幽冥与师尊无关,是冲着弟子来的。”
欢迎您阅读打死不鸽所写的小说我的孝心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