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孝心变质了 第0010章 童养道侣

作者:打死不鸽 类别:玄幻小说
    说完没有,伶舟月想了想,又觉得有了。

    于是又从怀里摸出一壶酒,微眯着星眸。

    “喜欢美女吗?”

    好直接!

    萧然正气凛然道:

    “喜欢。”

    伶舟月微微颔首,引为同道。

    “巧了,我也喜欢。”

    啊这……

    萧然愣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的师尊是百合?

    萧然终于明白,师尊的公主抱为何如此娴熟了。

    女人是刮骨的钢刀,穿肠的毒药,您要克制啊!

    不过话说回来,师尊英气逼人,气场非凡,在百合界估计是老少通吃的存在。

    或许将来,自己的终身大事还要由师尊帮忙呢……

    “师尊有何计划?”

    “时间还早,在长老会议之前,我带你去见一位传说级的大美女。”

    传说级的大美女?

    萧然不信。

    “修真界还有比师尊更漂亮的女子吗?”

    伶舟月抿了口酒。

    “画师费尽毕生心血的名画,就算被一个卖包子的店家夸上天也不会高兴……你对漂亮一无所知,把为师夸成一朵花也没用。”

    萧然心想:

    不,师尊,以我眼光,你比世间所有的花都要漂亮。

    可问题是,卖包子的人哪里得罪你了?

    卖包子累归累,谁家里没个几套房?不开宝马奔驰?

    不过,萧然还是对师尊所谓的女人中的女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能让师尊如此评价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正想着,伶舟月抬手搭在萧然左肩上。

    “走,我带你见识一下女人中的女人。”

    抓着萧然肩膀,伶舟月身形一闪,骤然消失。

    片刻之后,二人出现在数里之外、与执剑峰遥想对望的另一座山峰上。

    山顶是一座枫林,间杂着紫色的樱花。

    林内曲径通幽,一步三折,使得枫林宛如屏风一般,让外人一眼看不到山内之景。

    与之相比,数里之外的执剑峰,光秃秃的连个嘘嘘的隐蔽地方都没有。

    山与山的差别,有时候比人和猪的差别都大。

    “这是哪?”

    “百草峰。”

    萧然跟在师尊身后,沿着小径悄声步入枫林。

    小径两旁种了些喜阴的花草,春光融融,虫蝶翻飞,颇为热闹。

    复行百步,豁然开朗,现出一片空旷的药园。

    药园里种满了各类珍稀的花草灵药。

    春光隔着枫林,稀稀落落的洒下,清风徐来,吹起了花海涟漪,奇花异草馨香满山,珍兽鸟虫穿梭其间。

    萧然甚至在草丛里,发现了俩半人高的孩童。

    细看去,那是一对六七岁大小的双胞胎女娃。

    修为都是炼气,双丸子头,穿黄菱系腰的青衣,粉嫩的小脸圆嘟嘟的,水汪汪的大眼惹人怜爱!

    五官身形、穿衣打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复制粘贴出来的一样,让人难以分辨彼此,只在头顶分别插着不一样的木制发卡作区分——

    一个左脑别着青蛙发卡。

    一个右脑别着黄蝉发卡。

    萧然看的出来,两位女娃的修为虽然不高,但对草木灵兽却极为敏感,仿佛能沟通万灵。

    二人除草捉虫的模样极认真。

    但每捉九次虫,才极不情愿的、互相推诿的除一次草。

    直到看到伶舟月来了,才放下手头工作,屁颠屁颠的跑来打招呼。

    一个远远喊:

    “伶舟师叔,你怎么来啦?师叔今天好干净啊,人都变漂亮了!”

    另一个跟道:

    “伶舟师叔帮我除草好不好?”

    一唱一和,好不娴熟。

    “下次一定。”

    伶舟月自然不会上当。

    “我给你们带一个师兄来了,我的亲传弟子萧然,怎么样,很漂亮吧?”

    一女娃道:

    “很漂亮。”

    另一女娃:

    “会除草吗?”

    萧然:

    “……”

    伶舟月摆摆手,向萧然介绍:

    “春蛙,秋蝉,她们是本门丹药长老银月真人的亲传弟子,很可爱吧?”

    模样确实很可爱,但萧然不是萝莉控。

    “还行吧。”

    伶舟月道:

    “你要是喜欢的话,等她们长大了你可以随便挑一个做道侣。”

    童养道侣?

    你就硬炼!

    不等萧然回应,便听头戴秋蝉发卡的女娃,操着一口银铃般的奶音,漠然道:

    “他太小了,我不喜欢,我喜欢成熟一点的男人。”

    萧然一听,以为听错了。

    “???”

    可以想象,一个男人,被一个巴掌大的小萝莉说小,是何种滋味?

    伶舟月解释道:

    “哈哈,别看她们长这样,其实已经好几百岁了,在她们面前,你还是个弟弟。”

    头戴春蛙的女娃跟着说:

    “师弟可以帮我们除草吗?如果你除草很厉害的话,等我长大了,还是可以考虑嫁给你的。”

    萧然满额黑线。

    这小小年纪,就知道培养工具人当备胎了……

    这都跟谁学的?

    萧然板着脸道:

    “除草不会,我只擅辣手摧花。”

    秋蝉一愣,吓得瑟瑟发抖,躲在伶舟月身后,漠然盯着萧然,仿佛在看一个变态。

    春蛙却道:

    “那等收割百灵花的时候,师弟能过来帮忙摧花吗?”

    萧然:

    “……”

    伶舟月笑着狂饮,清澈的仙浆顺着玉颈流入雪涧。

    “马上就要长老会议了,师尊哪去了?”

    师尊?

    萧然有点懵,确认这句话是师尊说的。

    师尊的师尊?

    “说过多少遍了,叫师姐。”

    一道严厉又柔软的女声,自枫林传来。

    春蛙秋蝉一齐看向了枫林深处的竹舍。

    一中年女子轻步走出。

    女子一头白发飘云髻,身形软窕如柳。

    身形清秀,胸怀柔媚,自带一种韵致。

    清澈明媚的淡蓝色眸子里映着天与水,仿佛包容着浩瀚宇宙,无限温柔。

    一袭天蓝色烟衫,水天一色,朴素中蕴含着神圣,小巧中显出无限浪漫。

    仔细看,女子的五官每一点看上去都不是最美,合在一起,却美到窒息。

    其中,起到画龙点睛作用的,是印在眉心的那道暗红色的银月花雕符纹。

    点缀,但没有破坏整体的匀称性,给人以自然美好,毫无盛气凌人之感。

    遥望这位师尊口中的传说级大美女,女人中的女人。

    萧然觉得,论硬件,还是师尊那张摄人心魄、宛如神魔画卷的脸更漂亮。

    这位师尊的师尊,胜在气质!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其五官之柔媚,气质之神圣,之纯洁,除了瞻仰,你生不出一丝不洁的想法。

    这哪里是女人中的女人,这是女神中的女神!

    只是,其眉心花形似乎带点难以言喻的味道。

    当然,这可能是萧然的错觉。

    来自前世的偏见。

    见女子刚走出枫林,伶舟月忙贴身凑了过去。

    叫师姐是不可能叫的,这辈子都不会叫师姐,师姐哪有师尊好玩?

    当年,她一代道盟天骄,放弃优渥的条件,追随银月真人来到宗秩山,给银月真人当了三年亲传弟子。

    结果她并无草药天赋,剑术倒是通神,在前任执剑长老身死道消后,击败极云子,继任执剑长老之位,这才得以留在宗秩山。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弟子不过换了个位子,怎能乱了辈分改叫您师姐呢?”

    银月真人摇首叹了口气。

    “说不过你。”

    一改平日的懒散与霸气,伶舟月竟拉着银月真人的手,强势撒娇道:

    “弟子方才遇到一头罕见的人形幽冥,师尊一点不担心吗?”

    银月真人淡颜无波。

    “我更担心幽冥。”

    伶舟月无语,抬手招萧然。

    “萧然,还不快来叫师伯。”

    萧然一时愣住。

    你叫人家师尊,让我叫人家师伯?

    不愧是你!

    不过叫师祖的话,确实把银月真人给叫老了,有种行将就木的感觉。

    便快步走过去,恭敬作揖道:

    “弟子萧然,见过银月师伯。”

    银月真人没有看他。

    或者说一直在看他。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

    柳眉微蹙,负手对伶舟月道:

    “带一个终生注定的凡人强入仙门,还收为亲传弟子,你有考虑过自己的清白?有考虑过他在门内将要受到的非议,一辈子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吗?”

    伶舟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勾搭在银月肩上,笑道:

    “这不是来找师尊帮忙了么?”

    银月真人面色清冷。

    “我如何帮你?”

    不等伶舟月说话,春蛙跳出来,自告奋勇道:

    “师叔说,让我们长大与萧然师弟结为道侣。”

    “噗——”

    伶舟月一口酒水喷出来,抬手便把这熊孩子丢进药田,忽然面色一凛,认真道:

    “弟子需要一味能给凡人延寿千年的药。”
欢迎您阅读打死不鸽所写的小说我的孝心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