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孝心变质了 第0009章 末法时代第一课

作者:打死不鸽 类别:玄幻小说
    不知何时起。

    执剑峰上空浮尘滚滚,风卷云集。

    无尽黑云,从四面八方翻涌而来。

    啸叫的狂风从天倒灌,浩瀚灵气也跟着震荡起来,气压陡然下降,令人汗毛倒竖,骨节颤响。

    哪怕以公主之姿,卧在师尊温暖浩瀚的胸怀里,萧然也冷得瑟瑟发抖,恨不得埋进叠嶂峰峦。

    伶舟月仰首看向天穹,剑眉微蹙。

    “真是稀罕事。”

    她大袖一挥,祭出一块悬空的青色八卦阵。

    萧然见状,知趣的从她身上下来。

    稳住心神,立在八卦青光阵中央。

    仿佛站在一块悬空的玻璃上。

    闭目,屏气凝神,倾听万物。

    他察觉出云层里的灵压异常,其内空间正在扭曲,似有异动要发生。

    “看来……它是冲着你来的。”

    伶舟月道。

    萧然睁眼。

    “它?”

    显然,师尊看到了他倾听不到的东西。

    习得共鸣心法后,萧然倾听万物,神识大涨,但与师尊相比,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一转眼。

    黑雾笼罩了天穹。

    晦暗的天空忽然裂开一道血色的口子。

    赤红的鲜血自口边滴落,染红了天幕。

    一只巨大的、干枯漆黑的人形手臂,仿佛穿越了无限时空,无限岁月,从血色的空间裂缝里伸出。

    向下无限延伸,朝着萧然的方向抓来!

    细看去,巨大的掌心裂开了亿万只密密麻麻的白眼!

    带着宛如远古洪荒般的悲怆与浩瀚无声的威压,亿万只白眼以一种诡异的节奏开合着,仿佛同时有亿万个宇宙生生灭灭。

    萧然双眸一滞,心脏骤停,气息凝固。

    仿佛有一只能撕裂宇宙的无形巨手,正隔空撕裂着他的灵根。

    又仿佛有一道道粘稠的、含糊不清的诡异字节,宛如神魔敲钟,一下一下敲击着他的灵魂。

    幽冥!

    萧然稳住心神,蓦的反应过来。

    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传说中的幽冥!

    根据他三年来搜刮的理论知识——

    幽冥,传说是化外之物,乃末法时代来临的罪魁祸首!

    通常会在灵气浓度较高的地方,撕裂苍穹而现身。

    幽冥具有不可名状的实体,形状千奇百怪,但通常都有枯黑的触手,巨大圆睁的白眼,以及眼中的赤色泣血。

    出现时,常伴随有诡异天象,悲怆的低语和嘶鸣,阴翳的冥域,甚至会引发大范围的灾难。

    颇有些萧然前世克苏鲁的意味。

    对修真者而言,幽冥的恐怖之处在于三点——

    不可直视!

    不可触碰!

    吸收灵力!

    第一,幽冥不可直视。

    直视幽冥者,弱者直接晕厥,强者也会陷入癫狂,只有专门针对心魂历练过的强者,才能勉强维持理智,但也会大大拖慢神经反应的速度,战斗力锐减。

    第二,幽冥不可触碰。

    触碰幽冥者,身体会被拖入空间裂缝,弱者直接灰飞烟灭,强者也会遭遇空间裂缝里更多的幽冥围攻,九死一生。

    第三,冥域吸收灵力。

    幽冥的肉身如深渊黑洞,能快速吸收周围灵力,吞噬一切灵压、法术,或灵器中蕴含的灵力。

    基于这三点,幽冥成了修真者的天敌!

    面对同境界的幽冥,再多的修真者也只得任冥宰割,毫无还手之力。

    末法时代第一课——

    遇到幽冥时,不要看,不要听,不要思考,不要犹豫。

    埋头跑……然后看命。

    要不是有师尊在,萧然差点就跑路了。

    若真如师尊所言,幽冥是冲着他来的,那跑也没用,留在师尊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可幽冥为什么冲他来?

    该不会是共鸣心法的副作用吧?

    萧然细思恐极。

    伶舟月清澈潋滟的眸子里,折射出一抹兴奋的剑光。

    “有意思……居然是人形幽冥。”

    据说,人形幽冥是幽冥中的高位者,仿佛有着文明一般,一般极少出现。

    铛——

    铛——

    铛——

    宗秩山敲响了放空警报。

    门内低阶弟子闻声而动,有条不紊的全数遁入洞府。

    通常来说,击退幽冥,是一门宗主、长老、执教、以及各位亲传弟子的任务。

    巨大的枯手加速落下来!

    悲怆的冥音愈发的尖利,疯狂,发出愉悦的啸叫,宛如诡异的战斗序曲,撕裂着听者的头皮。

    伶舟月一步踏出。

    右手提溜着酒竹筒,左手拔出佩剑,抬头道了句:

    “想抢我的宝贝徒弟,得派一个更像样的幽冥来。”

    她凝视着着亿亿万万只白眼,仿佛穿越了无限时空,清澈的眸子里倒映星辰。

    当深渊凝视着萧然的时候,伶舟月正凝视着深渊。

    突然。

    加速下探的枯黑手臂停住了。

    掌心亿亿万万只白眼中一齐倒映出伶舟月的剑光。

    亿亿万万的星光明灭,宛如繁星灿烂的银河之彩。

    枯黑的手臂蓦的怔住,只一瞬间的战栗,亿亿万万只白眼发出宛如灵魂撕裂的无声啸叫。

    停滞片刻,那不可名状的枯黑手臂,忽然像泥鳅一样灵活,一激灵缩回血红的空间裂缝。

    空间裂缝瞬间闭合,转眼变消失在天穹,黑云骤散,晴空万里,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幽冥这是……逃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伶舟月略显失望,收剑喝酒。

    “人形幽冥就这?”

    这是萧然第一次遇到的幽冥,还是个上位的人形幽冥!

    结果号称修真者克星的幽冥,看见师尊,直接跑路了?

    犹记得末法时代第一课——

    遇到幽冥时,不要看,不要听,不要思考,不要犹豫,埋头跑,然后看命。

    难道这是幽冥的第一课——

    遇到师尊时,不要看,不要听,不要思考,不要犹豫,埋头跑,然后看命?

    难道师尊比幽冥还可怕?

    萧然细思恐极,看师尊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幽冥从出现到跑路,前后不过百息时间,等门内其余长老执教出动时,幽冥已经跑的没影了。

    这时候,不远处,一位白衣修士踏剑喊道。

    “师叔,幽冥呢?”

    伶舟月摆摆手。

    “跑了。”

    白衣修士踏剑而来,朝伶舟月恭敬作揖道:

    “遇到师叔知道跑,在幽冥中,怕也是相当程度的强者了。”

    萧然愕然。

    察觉出师尊的力量选择逃跑,意味着很强!

    而他习得共鸣心法,可倾听万物的呼吸,饶是如此,也探不出师尊的深浅。

    师尊当真是深不可测!

    萧然下定决心,一定要抱紧师尊的大粗腿。

    然后疯狂薅她的羊毛……

    伶舟月抿了口酒,以余光瞥了眼白衣修士。

    “当年你我争执剑长老时,你要像幽冥这般知道跑,也不会落下剑疾,到如今,怕已经是代理掌门了。”

    还有这种旧事?

    萧然下意识看了眼白衣修士。

    这是一个身形颀长,妆容古典的青年男子。

    五官温文尔雅,又飘若云絮,看似凌厉的眸子里,却散发着始终淡淡的,不与人争的柔性,给人一种不男不女的错觉,或许,称之为中性人更合适。

    萧然心想,师尊所说的剑疾,莫非是割了?

    咳咳。

    此刻。

    白衣青年也正在打量着萧然。

    眼神始终温雅,看不出态度,只拱手作揖:

    “想必这位便是师叔新收的弟子——萧然萧师弟了。”

    不等萧然回礼,伶舟月护徒心切,介绍道:

    “这是掌门亲传弟子,叫……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白衣青年也不置气。

    “极云子。”

    萧然这才抱拳回礼。

    “见过极云子师兄。”

    可能是吃过伶舟月的亏,极云子相信她的选徒眼光。

    起码这人很俊!

    “师叔眼光毒辣,萧师弟当真是一表人才,假以时日,定能接下师叔衣钵。”

    伶舟月不吃这一套。

    “你来是有正事吧?”

    极云子又作了个揖。

    “师尊被幽冥惊动,决定临时出关,召开长老会议,也想顺便见见萧师弟。”

    “什么时间?”

    “一个时辰后,主事阁。”

    “好。”

    极云子走后,伶舟月也没多问什么。

    修真界,人人都有秘密。

    关于萧然为何能快速习得共鸣心法,又为何会引来幽冥之事,伶舟月什么也没问,只吨吨喝酒。

    孩子气归孩子气,师尊毕竟是师尊。

    萧然深感钦佩。

    他有预感,一个时辰后的长老会议,可能是一场对执剑峰的公开处刑。

    谨慎起见,他想提前统一说辞,便问道:

    “关于长老会议,师尊有什么要吩咐的?”

    伶舟月举壶欲饮,酒却没了,只怏怏道:

    “没有。”
欢迎您阅读打死不鸽所写的小说我的孝心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