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牌了:我是魔教教主 第一百八十四章 长白之剑试锋芒

作者:月下乘船来 类别:玄幻小说
    大殿沉寂数息。

    响起的却是一声女子的娇咤。

    无数人凝目随声望去,竟是长白剑宗的白诗娇。

    “是她!”

    “她能打么?”

    “长白剑宗不是已经没落很多年了么?”

    无数人看着白诗娇,眼眸微微一颤,心中闪过一道思索的念头。

    白诗娇给众人的感觉那便是平静雅然。

    像是一位绝美的女娇娥。

    这样的人儿有什么战力?

    白诗娇挺着笔直的身姿走到大殿正中。

    她朝着殿前的白帝躬身一礼,而后转过身面向殿上的众人。

    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眸掠过众人而后直接落在了陈长安的身上。

    “陈师兄,虽然你已不是长白的弟子,但我一直将你视为师兄,不久前在晋国匆匆,未能向师兄问好,今日再遇师兄,我便想请师兄赐教一番,请师兄与我一战!”

    白诗娇看着陈长安,美眸一凝道。

    陈长安亦是一愣,白诗娇在晋国的时候还向他示过善意,他自然记得这个师妹。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只是在晋国时白诗娇好像不过承灵境的修为啊。

    当时好像还将败在晋国太子的手中。

    距离那日她能有多大的提升?

    自己与她动手是不是有些太欺负人了!

    陈长安向着,而后便推脱道:“我刚刚战过一场!”

    白诗娇美眸一扫,认真的道:“我可以等你!”

    陈长安:“……”

    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这么想跟我打?

    难道她有特殊的机遇修为提升巨大?

    他将目光扫向不远处的杨之杰,正是他这身体昔日的师尊。

    杨之杰此刻满脸的高深莫测。

    他的眼角也在看着陈长安。

    自晋国之事后,他在长白剑宗的地位下滑了不少,若不是他这个弟子白诗娇争气,竟然参悟了长白剑宗的最强传承,否则他的长老之位可能都会被宗主拿下。

    毕竟错过了陈长安这等天骄弟子,这是他的过失。

    不过,这个过失也不是不能弥补。

    只要白诗娇,也就是他的弟子能够打败了陈长安,那这个过失也便变得微不足道了。

    今日长白剑宗来参加白帝宴,既是为了妖月秘境做准备,更是为了要在寿宴上扬名。

    扬他弟子白诗娇的名,自然也是要扬长白剑宗的名。

    一切准备做好,他带白诗娇来之前自然也苦口婆心的劝说过她了,来这寿宴之上要做些什么,便是要挑战陈长安。

    “我跟你打!”

    陈长安的身后,李周赫然站了起身,他的双目微凝,盯着不远处的白诗娇。

    他能够感受到白诗娇距离在晋国时候,似乎变得更强了。

    只是再强又如何。

    在晋国时候自己只是刚刚修行几日的小修士,而今他也是养神极境寻常修士了。

    而且在北海剑阁的两重楼,他不敢说一日千里,但该修习的不该修习的他可都修习了。

    再加上昨日破镜,以及今日觉醒的魔血灵体,他对于自身的战力也很好奇。

    正好由此机会,便试上一试。

    白诗娇看着李周,美眸微微一凝。

    她认出了李周,在晋国时候似乎才刚刚开始修行,当日在晋国皇宫的大殿上,似乎还被人奚落是红袖招的小厮。

    而今日一看,似乎与那时在晋国已不寻常。

    修为竟然已是养神极境,身上若有若无的流转着一股气势,看着十分雄厚,颇为不凡。

    她可以看出来,陈师兄与这李周的关系不太简单,若是直接挑战陈师兄兴许他会拒绝,但若是将这李周打得惨败,到时候他自然便要出手了吧。

    一念及此,白诗娇赫然开口道:“好,我便压制到养神中境与你一战!”

    李周起身迈步至大殿正中。

    白诗娇的身上白裙衣襟飘然而动,一股超越归一极境的气势瞬间从她的体内爆发而出。

    法身境!

    大殿之上无数人感受到这股气势,而后面色陡然一凝。

    那些先前觉得白诗娇不能打的修士当即闭上了嘴。

    谁知道这清秀绝美的模样下竟然藏着如此强横的修为。

    看她的年纪也不算大,再加上如此修为,在场绝对是排的上名号的。

    “法身境的修为,难怪她敢挑战陈长安!”

    “你们没有听见她说的么,她要压制在同境界与那李周一战!”

    “长白剑宗昔年也是一流的宗派,也出过一位绝世剑圣,只是那位剑圣留下的传承无人能够参悟,后来便渐渐没落了!”

    “这么多年也没听说长白剑宗有什么耀眼的天骄出世,看来今日便有了!”

    在场各方的修士小声的议论着。

    殿前侧的陈长安亦是眼眸一凝,眼底闪过一抹惊讶之色。

    在晋国时候不过她还不过是承灵境,而今竟然跨越养神、归一直接到了法身境。

    这绝对是得到了什么巨大的机缘。

    否则如此快的修行速度,与她的天赋根本不匹配啊。

    与此同时,大殿之上的白诗娇身上气势却是骤降,缓缓压制在了养神极境。

    她美眸紧锁着李周,道:“来吧!”

    几乎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

    她的手中便有一道剑诀捏动而出,一枚剑符泛着璀璨的银芒亮起。

    一道冷冽的剑气凝聚在她的身前一丈处。

    剑气泛着银光,照亮了大殿。

    清冽的剑鸣声随着剑光荡漾而开。

    剑光转瞬破空,竟是化作一轮寒月出现在李周的面前。

    李周的手中赫然浮现出一道剑诀,泛着赤红光泽。

    一指点出。

    赤红光芒大泛。

    剑鸣之声随之响彻而起。

    一轮鲜红的大日竟随着剑鸣声凝现在他的身前。

    大日泛着血红赤光,瞬息之间竟有数百道剑气交错而过,相互碰撞,发出一阵阵深邃的轰鸣声。

    砰!

    一声巨响!

    寒月断裂,赤日破碎。

    一股汹涌的碰撞余波自两人的身前爆发而出,化作一圈汹涌的气浪激荡而开。

    白诗娇与李周各退一步。

    四目相对。

    下一瞬间,不等白诗娇动手,李周却动了。

    他的手中浮现出密密麻麻足有数十道的符文。

    符文浮现的瞬间,一柄深棕色的木质的长剑俨然也出现在他的身前。

    不动剑,这是他的本命物,是入两重楼后他的师尊给他的。

    剑修者,不动则已,动则一剑破敌。

    这是他师尊告诉他的,也是他认同的。

    今日这大殿之上,他便是要施展出这全力一剑。

    那平平无奇的深棕色木剑悬浮在虚空之上。

    长剑之前的符文一枚一枚的闪烁着赤红色的光芒。

    恐怖的剑意从符文映照在木剑之上。

    木剑依旧寻常,只是附在其上的赤红光芒较为浓郁了一些。

    然而便是这么看似寻常的一剑,在凝聚的刹那,大殿内诸多修行者的佩剑纷纷鸣动,竟是都被长剑之上所附着的剑意所引动。

    就像是一片细叶,突然被一阵狂风刮起,原本的轻薄纤弱瞬间便能化作天地间锐利的锋芒。

    李周目光坚定的看着白诗娇,这一剑对他很重要,因为殿前侧有个他很喜欢的婆娘的在看着。

    不仅仅如此,他更要拿这一剑来告诉某个人,或者是某些人,他也不差劲。

    此剑无神通,却是最强的神通。

    相比于陈长安所施展的神通,李周的剑则更像剑阁的剑。

    昔年剑阁鼎盛时期,剑阁弟子的剑便如李周这般,无一招一式,只管剑意与杀伐。

    大殿上看着这一幕的人都沉默了。

    他们看着李周,眼神中浮现出一丝追忆与惊讶,而后才恍然,满眼复杂的期待的看着李周。

    若说此前陈长安施展的剑,所有人都能认出那是周铁衣的剑,而此刻李周所施展的剑,所有人便能认出他是剑阁的剑。

    从这一点上看,李周或许比陈长安更像是剑阁的弟子。

    当然,所有人也不得不承认,他们都小看了李周。

    或许是因为陈长安身上光芒太大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李周的面容太过寻常模样了,以至于他们从一开始便有些忽略了坐在他身后的青衫少年。

    但好在有这一剑,让他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界之中。

    殿前的白帝和帝后亦是凝目,眼中多少有些惊讶诧异。

    白雅美眸中泛着异彩,紧紧攥紧秀手,看着李周。

    相对于四周的目光,李周却若未闻般,他驱剑望着白诗娇。

    白诗娇被李周盯着,看着那张并不算帅气的普通人的脸,还有脸上那双清澈却坚定的眸子,她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那清秀的神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纤细的柳眉微微竖起。

    黑白分明的眸子中微微含光。

    下一息,白诗娇一指点出的,手中浮现出数道法诀,而后一柄泛着银辉的宝剑浮现,竟是直接破空,化作一轮弧月向着李周而去。

    攻伐果断,这是她的剑,是她所得传承里的剑。

    铮!

    一声清脆的剑鸣声悄然响起。

    这一剑不算出色,但出得果断,隐隐有破开李周所散发的气势的意味。

    对于老一辈的修行者而言,这一剑出的时机绝对是恰到好处,可评可点,不由得多看了两眼白诗娇。

    李周看着弦月浮现于身前,银锋隐与弦月之后,他的眼眸依然平静。

    待到那弦月浮现在身前的瞬间。

    他亦一指点出。

    悬浮于虚空之上的赤红符文光芒大泛,似化剑气迎击。

    铮——!
欢迎您阅读月下乘船来所写的小说摊牌了:我是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