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小商 第四十八章 没齿难忘

作者:飘荡墨尔本 类别:玄幻小说
    潮长长那个没有几个人知道号码的电话又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心底蔓延。

    明明也就分开没有几天,明明也就没有什么关系。

    就弄得如隔三秋似的,是怎么回事?

    “喂。”潮长长接起了电话。

    有过犹豫,有过不敢相信。

    更多的还是带点尾音微微颤抖的惊喜。

    “你在干什么呢?”云朝朝问。

    “没干什么。”回答完,潮长长才觉得这四个字有点生硬。

    不像是打算好好聊天的样子,也不知道会不会触碰到逆鳞什么的。

    潮长长在气氛有可能速冻之前加了一句:“在找地方收藏你留给我的武功秘籍。”

    “收藏在哪儿啊?”云朝朝本来就准备关心这个问题。

    李叔和她说,潮长长一下高速,就跟着葛功明走了。

    葛主任又说,潮长长在他家睡了一个晚上,一早就离开了,刚刚更是把几乎都是书的行李给搬走了。

    “收藏在我们家梦开始的地方。”潮长长手上拿着一本写满了物理笔记的《乾坤大挪移》,在板美社的违章搭建里,研究不知道能不能承重的承重墙。

    “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云朝朝好奇。

    “嗯……有点不太好形容。你让我想一想。”

    潮长长顿了顿:“外面看起来,有点像是立着的废弃集装箱,搭在一个老旧建筑的旁边。占地面积不太大,但是有上下两层。”

    “听起来好像还不错,没有书架吗?”云朝朝的脑海里面,出现了一个工业风的建筑。

    “靠墙的一面都是架子,有水泥的还有木头的。”

    “那书直接放架子上就好了啊。”

    “嗯。”这和潮长长的原计划不谋而合,“就是墙体有点开裂,不好把所有的书往靠墙的架子上堆。”

    潮·理科学霸·长长一直都是个善于学以致用的人:“这个房子没有地基,我看了了一下那条裂缝的位置,应该没办法承受一整面墙的书的重量。”

    “墙体开裂吗?那这听起来就有点危险,要不我让李叔帮你找个房子吧?”

    “不危险的,等你去清华学了建筑,就知道,这种看起来不堪一击的房子,其实还是很坚强的。”潮长长笑了笑。

    “我倒是没有想过你会和我说这些。”云朝朝有点高兴但更多的还是不放心。

    “我也没想到,你能心平气和地和我说话,我刚还怕我说点什么都会惹你生气。”

    或许是因为远隔欧亚大陆,这个电话,和两人平时说话的风格有点不太一样。

    “怎么会,我脾气那么好的一个女孩,你出去打听打听,谁不说小云总脾气好。”云朝朝带点俏皮地拿自己说事。

    “那行,我等下问问斯念。”

    “你可拉倒吧,那人真是一看到就气不打一处来,我也真的是……”云朝朝深吸一口气。

    “脾气好。”潮长长笑着把话给接了。

    “诶,我说你这人,是不是一天不被骂,心里就不骂舒服斯基啊?”云朝朝也气笑了。

    “嗯。”潮长长就这么不带一丝犹豫的承认了:“被骂习惯了。”

    “那你应该也住习惯了六号仓库了啊,你回去呗,哪能住在有裂缝的房子里面。”云朝朝见缝插针。

    “真没你想的那么糟糕,这里挺好的,是我们家梦开始的地方,也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潮长长说的一点都不带勉强的。

    “你可拉倒吧。”云朝朝自是不会相信这样的鬼话。

    “真的。我爸我妈在这里结的婚,但我并不出生在这里,所以也没有住过。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我家能变小,折腾走家里所有的保姆,然后把葛妈也给逼走,不上寄宿学校。这样我爸我妈就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每天在家陪我了。”

    “你爸你妈也住那儿?”云朝朝的重点和潮长长不一样。

    “对啊,他们两个来追忆往昔,我就刚好过来过一过我儿时梦寐以求的生活。”潮长长把这话说的无比真诚。

    “那就更不能住在这么不安全的地方啦。”云朝朝还没放弃帮潮长长找房子的打算。

    推荐下,【 换源神器】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安全的,都这么多年了,还屹立不倒呢。要不等你去清华学了建筑力学,再过来帮我看看?”潮长长说完,才发现自己发出了个邀约。

    “建筑力学不是我们专业二年级的课吗?你要在那边住那么久啊?你那时候不应该已经是我的学弟了吗?”

    又一个不一样的重点。

    “我就是随口说说的,不会很久,这边还有几个月就拆掉了,我爸就是带我妈过来回忆一下。我这边都挺好的,是我儿时梦想的样子。”

    潮长长不想再继续把话题放到自己的身上:“你那边怎么样,还顺利吗?”

    “就还行吧,欧洲最大的涤纶织带公司联合行业协会,对我们提出了反倾销和反补贴诉讼,说中国的第二产业普遍都有得到政府的补贴,类似于企业的能源补贴什么的,还说我们的劳动力等不是通过市场行为得到的,因此无法计算真实成本。”

    “这么多年了,还和斯念他们家当年打火机应诉那会儿一样,拿市场经济说事?”潮长长意外与这些几十年不变的奇怪逻辑。

    “差不多吧。反正这边一有反倾销的诉讼,就会用第三国同类产品的价格,来和我们做比较,云姚织带如果想要在欧洲获得市场经济地位,就需要自己提出申请,如果获得认可,就可以根据实际发生额计算税率。我们这边的团队,打算打零关税的诉讼。”

    “就云姚一家吗?”

    “这次对方一共提告了十五家中国织带企业,只有一家放弃应诉的,剩下十四家就应诉了,不过行业协会的人说,另外十三家有意接受调解,大概会被裁定个110%-120%的税率。”

    “零关税是一点税率也没有,对吗?”

    “不是,税率打到2%以内,都算零关税。110%-120%的税率到也是能有利润的,接受这个裁定,是比较保险的做法。但这样一来,中国织带的竞争力,就会下降了。我爸本来也打算随大流的。”

    “你是不是和你爸说,他就你一个接班人,怎么好意思,让这么高的税率压得你闯不过气?是可忍孰不可忍,云老可忍云宝不能忍。!”潮长长学着云朝朝的语气说话。

    “哈哈!”云朝朝笑了笑:“这都被你猜到了?”

    “你真这么说啊?”

    “相似度超过90%。”云朝朝上扬的嘴角一直也没有回落的迹象。

    “那云老板要加油了。”

    潮长长每次叫云老板,云朝朝的心情就会跟着变好。

    “主要是我们的律师团说了,这是国内织带行业首次遭欧盟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只要打赢这一次,就意味着接下来长达20年的时间,都是零关税。”

    “那还有点一劳永逸的意思。”潮长长表达了自己的支持。

    “对啊,我们云姚又大又正规,也不怕这些调查,我肯定让云老冲冲冲了。”云朝朝越说越兴奋。

    “嗯,我都有点羡慕斯念了,可以和中国织带行业并肩作战。”潮长长没能亲眼见证,多少是有些失落的。

    “你快别说他了。每天叫嚣,说什么云姚占比全球织带1%算什么,还说温州打火机曾经占全球70%的市场,搞得好像温州打火机都是他一家生产的。”云朝朝一提到斯念就心生不爽。

    “他都说曾经了,而且他们家肯定占不到全球的1%,他们家做的都是金属打火机,市场更大的应该是一次性的那种快消品吧?”潮长长顺着云朝朝的话说。

    云朝朝很满意潮长长的站队:“你放心,他家就算占比100%也不是我的菜。”

    “啊……我……”

    这突入起来的大拐弯,让潮长长不知道自己应该回答【放心】还是【不放心】。

    “你什么呀?”云朝朝说着说着,语气忽然就变了:“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吗?”

    “你不是打电话找我聊天的吗?”

    “才不是,我是来兴师问罪的。”

    “那你问。”潮长长摆出一副,【只要你打了我的右脸,我就把我的左脸也翻过来让你打】的架势。

    “你和Sibylle怎么回事?”

    “谁?”潮长长不明就里。

    “Berwick Sibylle.”云朝朝说了个全名。

    “我没什么印象啊。”潮长长想了半天没想起来。

    “那你可要把人Sibylle小姐姐的心给伤透了?”

    云朝朝莫名有些高兴,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忍不住想要大笑两声,“她可是一听说我是YC国际的就问我认不认识你了。”

    “YC国际都是中国学生啊,哪来的Sibylle?”

    “Sibylle小姐姐不是我们学校的,是你在联合国青年代表大会认识的,你代表亚太区的青年发言,她代表欧洲区的,你们不是还留过联系方式?”

    “那个会议人那么多,我都不记得留过多少联系方式了。”

    “人小姐姐还说,你的电话打不通,所有的社交媒体也都联络不上,可把人给急死了。”云朝朝揶揄道。

    “不是,你们怎么还聊这些了?”

    “那可不,小姐姐一见到我,就问我知不知道中国有个高中叫YC国际。”

    “然后呢?”

    “然后我说我就是YC的,小姐姐就和见到个上辈子的情人似的,一直抓着我问。”

    “你不是去应诉的吗?怎么扯上小姐姐了?”潮长长有些好奇。

    “大概你和织带比较有缘?欧盟最大的织带公司,就是Sibylle家的,怎么样,要不要把你电话给她?你们好好联络联络感情。”

    “我都不记得人家名字,联络什么?”潮长长不接招。

    “那你以前还不记得云朝朝呢!”某位姑娘不依不饶。

    “我记得!我没齿难忘。我把你写给我的那副对联都还带着呢。”

    “我信了你才有鬼。”朝朝姑娘明摆着还不高兴。

    “真的。除了我爸、我妈、葛妈、还有硕哥,就只有你有我的电话,加起来一共五个人,你是唯一的同龄人。”

    云朝朝啧了一声,表示不信:“你要不要我去和斯念说一下,你没把他当人?”

    “斯念会有我电话,难道不是因为你逼着我联系一下吗?”潮长长早就做好了回答这个问题的准备。

    “哈哈哈,我现在心情好了。我挂电话吃早饭去了,你也可以准备去吃晚饭啦。”

    “嗯,我试试给我爸爸妈妈做七步泡面。”

    “哈哈哈,你是要上演厨艺首秀吗?有不懂记得问啊,我随时提供远程指导。”

    挂完电话,潮长长忽然想唱歌。

    小小地改一下歌词,轻轻的唱一句。

    【用我的晚餐陪你吃早餐】。
欢迎您阅读飘荡墨尔本所写的小说大国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