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家媳妇 632 老来子

作者:谢其零 类别:玄幻小说
……    关于做豆制品的每道工序、需要什么工具,多久能出货,这方面付昔时拿手,做出计划,可以让豆渣去做的交给他。

    庄子里改成豆腐作坊得她亲手安排。

    四胞胎慢慢增加辅食,付昔时也准备把阿愚交给奶娘喂,刚好每天去庄子隔开。

    如今家里的事完全是她做主,不用请示谁,计划好了就干。

    陶姨姥得知她要做事,又每天过来,同来的还有包姥姥,不放心家里只有豆陈氏一人。五姨姥虽然也在,毕竟不是主家。

    包姥姥也担心豆渣夫妻不在,胖闺女再偷偷溜出来看孙子,不是不让她见孩子,是不放心她,万一又整出啥事。

    三胞胎如今恢复每天去看二舅,以前是盯着二舅吃点心,现在是跟着二舅读书,早出晚归。

    因为是熟悉的二舅,他们三个高高兴兴,每晚回来给爹娘说一遍学的啥,然后做功课。

    付昔时夫妻是学渣,只会说:你们真棒!学得好!真厉害!这种万金油夸赞的话。

    去城外就得有马车,付老大派了一辆马车给他们用,出城之前,先去六六顺酒楼看下。

    付昔时作为大酒楼的老板娘,真正的东家,还没去过自己酒楼哪。

    之前是豆渣在管,后来她快生,豆渣回家守着,一直到现在,只是偶尔去下,不用每天在店里当掌柜。

    酒楼有个掌柜,叫刘大川,是付老大在外地找来的,一家人依附豆家,倒也尽心尽力。

    到了六六顺,下了马车,付昔时看着自家门面,那个美。

    这是我的根基,赚钱的根基,做事的根基。我不会因为身份变了,就养尊处优,上辈子没那个命? 虽然没成年? 也知道靠自己很难开个饭店。没本钱没能力? 参考自己亲爸。

    如今平台有了,剩下的就是靠自己施展了。

    银子银子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一两一两吃点你。

    还没进店,出来一个人,看穿着像是掌柜的。

    “东家来了,快请进。”

    刘掌柜躬身行礼,又殷勤的招呼进店。

    付昔时微笑点头,豆渣旁边扶着她? 俩人进了店。

    进去后四周打量一下,找个窗户旁的桌子坐下。

    刘掌柜亲自倒茶端过来,一旁垂手站立。

    付昔时说道:“你去忙你的,我路过进来看看? 没啥事。”

    她看刘掌柜有点紧张? 额头都出汗了。

    心想,我有那么可怕吗?

    她不知对于一个一胎三三个? 二胎生四个的她,外人觉得那得是菩萨关照的人,不知是敬,也有点怕。

    刘掌柜退回柜台,还是垂手站着。

    现在还没上客,几个小二在干活,擦拭桌椅、楼梯扶手。

    豆渣说道:“早上和中午没客人时都要打扫卫生,晚上也得收拾一遍,我每次来随便哪里摸一下,要是有灰尘,全体扣工钱。”

    这还是付昔时教他的,但不妨碍豆渣得意的表情。

    付昔时表扬他:“做得好,咱们做饮食的,入口的东西,第一就是要卫生,然后才是口味。”

    正说到这,一阵笑声,付昔时笑了,是叶田卓。

    叶田卓和陶桂菊来了,他径直走过来,没坐下就说道:“表嫂出山了?看见路边马车,以为是表哥来了,没想到表嫂也在。”

    “啥叫我出山了?我是老虎吗?”

    叶田卓坐下后喝喝笑,道:“表嫂是狼,大铁会唱: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还说表嫂说的,自己就是那只狼。”

    付昔时哈哈笑,道:“我是狼,你就是南边的眼镜蛇。”

    “我可不是蛇,我是白天鹅,高贵。”

    陶桂菊一旁撇嘴,道:“你是花蝴蝶。”

    付昔时又是一顿笑,叶田卓今天穿的是件粉橘色,难得有男人穿这种颜色,偏偏他能穿出自信来。

    “你们俩又要去哪?以后我要找好吃的得让你们带路。来了应天府一年多了,没出过门。”

    叶田卓说道:“我听说今天有个赌场开奖,去凑凑热闹。”

    付昔时赶紧说道:“你可别沾赌,赌这个东西,沾上那就戒不了。”

    “表嫂放心,我不爱赌,就是老热闹。我小时候,我小舅带我专门看了赌场人出老千,看那些赌徒输的倾家荡产卖媳妇卖孩子,我舅说了,赌能发财,赌场老板吃什么?里面的明堂我都会,我要去赌,老板得卖媳妇。我被我舅关了整整一年呀,以后看了赌具就吐。”

    说完又对陶桂菊说道:“以后咱们去哪要是没银子了,我就去赌两把,吃饭的钱还是能赚回来的。”

    陶桂菊一瞪眼道:“你敢!祖母说了,我家敢去赌的人,回来剁手指。”

    叶田卓缩头,对付昔时说道:“怕了怕了,没成亲就敢对男人瞪眼,表嫂,以后我挨打你可得救我。”

    付昔时笑,豆渣也在一旁笑,陶桂菊扑哧一声笑。

    “你既然不好赌,去看什么热闹?”

    叶田卓说道:“我昨儿听说,那家赌场搞了个抽奖,从零到九十个数字,随意排,两个一组,分三个组合,今天会把中奖十位号码事先写好,然后让大家自己排,中奖的有一两到一百两之间。但不能拿走,只能在赌场当赌资。”

    付昔时觉得很熟悉,这不就是前世的那种以小博大的彩彩吗?难道是付老大弄出来的?

    他怎么连这个都沾染?

    不行,回头得给他说,赚钱有各种路子,赌,坚决不能沾。

    正想哪,又来一个人,是罗志豪。

    “妹子,我正要去找你,你家里人说你出去了。”

    来古代没手机太不方便了。

    除了付昔时,其他任都站起来,罗志豪坐下后他们才坐下。

    付昔时说道:“我也正好有个事问你,刚听田卓说有个抽奖游戏,不是你想出来的吧?”

    罗志豪说道:“我要是想这方面,早就实施了,还等现在?不是我,是谁你也别问,古人没我们想的那么傻,很多东西想出来比我们聪明。”

    付昔时放心了,只要不是大哥就行,是谁她才不管,听付老大的话,不是又来个穿越人士。

    513

    关于做豆制品的每道工序、需要什么工具,多久能出货,这方面付昔时拿手,做出计划,可以让豆渣去做的交给他。

    庄子里改成豆腐作坊得她亲手安排。

    四胞胎慢慢增加辅食,付昔时也准备把阿愚交给奶娘喂,刚好每天去庄子隔开。

    如今家里的事完全是她做主,不用请示谁,计划好了就干。

    陶姨姥得知她要做事,又每天过来,同来的还有包姥姥,不放心家里只有豆陈氏一人。五姨姥虽然也在,毕竟不是主家。

    包姥姥也担心豆渣夫妻不在,胖闺女再偷偷溜出来看孙子,不是不让她见孩子,是不放心她,万一又整出啥事。

    三胞胎如今恢复每天去看二舅,以前是盯着二舅吃点心,现在是跟着二舅读书,早出晚归。

    因为是熟悉的二舅,他们三个高高兴兴,每晚回来给爹娘说一遍学的啥,然后做功课。

    付昔时夫妻是学渣,只会说:你们真棒!学得好!真厉害!这种万金油夸赞的话。

    去城外就得有马车,付老大派了一辆马车给他们用,出城之前,先去六六顺酒楼看下。

    付昔时作为大酒楼的老板娘,真正的东家,还没去过自己酒楼哪。

    之前是豆渣在管,后来她快生,豆渣回家守着,一直到现在,只是偶尔去下,不用每天在店里当掌柜。

    酒楼有个掌柜,叫刘大川,是付老大在外地找来的,一家人依附豆家,倒也尽心尽力。

    到了六六顺,下了马车,付昔时看着自家门面,那个美。

    这是我的根基,赚钱的根基,做事的根基。我不会因为身份变了,就养尊处优,上辈子没那个命,虽然没成年,也知道靠自己很难开个饭店。没本钱没能力,参考自己亲爸。

    如今平台有了,剩下的就是靠自己施展了。

    银子银子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一两一两吃点你。

    还没进店,出来一个人,看穿着像是掌柜的。

    “东家来了,快请进。”

    刘掌柜躬身行礼,又殷勤的招呼进店。

    付昔时微笑点头,豆渣旁边扶着她,俩人进了店。

    进去后四周打量一下,找个窗户旁的桌子坐下。

    刘掌柜亲自倒茶端过来,一旁垂手站立。

    付昔时说道:“你去忙你的,我路过进来看看,没啥事。”

    她看刘掌柜有点紧张,额头都出汗了。

    心想,我有那么可怕吗?

    她不知对于一个一胎三三个,二胎生四个的她,外人觉得那得是菩萨关照的人,不知是敬,也有点怕。

    刘掌柜退回柜台,还是垂手站着。

    现在还没上客,几个小二在干活,擦拭桌椅、楼梯扶手。

    豆渣说道:“早上和中午没客人时都要打扫卫生,晚上也得收拾一遍,我每次来随便哪里摸一下,要是有灰尘,全体扣工钱。”

    这还是付昔时教他的,但不妨碍豆渣得意的表情。

    付昔时表扬他:“做得好,咱们做饮食的,入口的东西,第一就是要卫生,然后才是口味。”

    正说到这,一阵笑声,付昔时笑了,是叶田卓。

    叶田卓和陶桂菊来了,他径直走过来,没坐下就说道:“表嫂出山了?看见路边马车,以为是表哥来了,没想到表嫂也在。”

    “啥叫我出山了?我是老虎吗?”

    叶田卓坐下后喝喝笑,道:“表嫂是狼,大铁会唱: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还说表嫂说的,自己就是那只狼。”

    付昔时哈哈笑,道:“我是狼,你就是南边的眼镜蛇。”

    “我可不是蛇,我是白天鹅,高贵。”

    陶桂菊一旁撇嘴,道:“你是花蝴蝶。”

    付昔时又是一顿笑,叶田卓今天穿的是件粉橘色,难得有男人穿这种颜色,偏偏他能穿出自信来。

    “你们俩又要去哪?以后我要找好吃的得让你们带路。来了应天府一年多了,没出过门。”

    叶田卓说道:“我听说今天有个赌场开奖,去凑凑热闹。”

    付昔时赶紧说道:“你可别沾赌,赌这个东西,沾上那就戒不了。”

    “表嫂放心,我不爱赌,就是老热闹。我小时候,我小舅带我专门看了赌场人出老千,看那些赌徒输的倾家荡产卖媳妇卖孩子,我舅说了,赌能发财,赌场老板吃什么?里面的明堂我都会,我要去赌,老板得卖媳妇。我被我舅关了整整一年呀,以后看了赌具就吐。”

    说完又对陶桂菊说道:“以后咱们去哪要是没银子了,我就去赌两把,吃饭的钱还是能赚回来的。”

    陶桂菊一瞪眼道:“你敢!祖母说了,我家敢去赌的人,回来剁手指。”

    叶田卓缩头,对付昔时说道:“怕了怕了,没成亲就敢对男人瞪眼,表嫂,以后我挨打你可得救我。”

    付昔时笑,豆渣也在一旁笑,陶桂菊扑哧一声笑。

    “你既然不好赌,去看什么热闹?”

    叶田卓说道:“我昨儿听说,那家赌场搞了个抽奖,从零到九十个数字,随意排,两个一组,分三个组合,今天会把中奖十位号码事先写好,然后让大家自己排,中奖的有一两到一百两之间。但不能拿走,只能在赌场当赌资。”

    付昔时觉得很熟悉,这不就是前世的那种以小博大的彩彩吗?难道是付老大弄出来的?

    他怎么连这个都沾染?

    不行,回头得给他说,赚钱有各种路子,赌,坚决不能沾。

    正想哪,又来一个人,是罗志豪。

    “妹子,我正要去找你,你家里人说你出去了。”

    来古代没手机太不方便了。

    除了付昔时,其他任都站起来,罗志豪坐下后他们才坐下。

    付昔时说道:“我也正好有个事问你,刚听田卓说有个抽奖游戏,不是你想出来的吧?”

    罗志豪说道:“我要是想这方面,早就实施了,还等现在?不是我,是谁你也别问,古人没我们想的那么傻,很多东西想出来比我们聪明。”

    付昔时放心了,只要不是大哥就行,是谁她才不管,听付老大的话,不是又来个穿越人士。513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关于做豆制品的每道工序、需要什么工具,多久能出货,这方面付昔时拿手,做出计划,可以让豆渣去做的交给他。

    庄子里改成豆腐作坊得她亲手安排。

    四胞胎慢慢增加辅食,付昔时也准备把阿愚交给奶娘喂,刚好每天去庄子隔开。

    如今家里的事完全是她做主,不用请示谁,计划好了就干。

    陶姨姥得知她要做事,又每天过来,同来的还有包姥姥,不放心家里只有豆陈氏一人。五姨姥虽然也在,毕竟不是主家。

    包姥姥也担心豆渣夫妻不在,胖闺女再偷偷溜出来看孙子,不是不让她见孩子,是不放心她,万一又整出啥事。

    三胞胎如今恢复每天去看二舅,以前是盯着二舅吃点心,现在是跟着二舅读书,早出晚归。

    因为是熟悉的二舅,他们三个高高兴兴,每晚回来给爹娘说一遍学的啥,然后做功课。

    付昔时夫妻是学渣,只会说:你们真棒!学得好!真厉害!这种万金油夸赞的话。

    去城外就得有马车,付老大派了一辆马车给他们用,出城之前,先去六六顺酒楼看下。

    付昔时作为大酒楼的老板娘,真正的东家,还没去过自己酒楼哪。

    之前是豆渣在管,后来她快生,豆渣回家守着,一直到现在,只是偶尔去下,不用每天在店里当掌柜。

    酒楼有个掌柜,叫刘大川,是付老大在外地找来的,一家人依附豆家,倒也尽心尽力。

    到了六六顺,下了马车,付昔时看着自家门面,那个美。

    这是我的根基,赚钱的根基,做事的根基。我不会因为身份变了,就养尊处优,上辈子没那个命,虽然没成年,也知道靠自己很难开个饭店。没本钱没能力,参考自己亲爸。

    如今平台有了,剩下的就是靠自己施展了。

    银子银子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一两一两吃点你。

    还没进店,出来一个人,看穿着像是掌柜的。

    “东家来了,快请进。”

    刘掌柜躬身行礼,又殷勤的招呼进店。

    付昔时微笑点头,豆渣旁边扶着她,俩人进了店。

    进去后四周打量一下,找个窗户旁的桌子坐下。

    刘掌柜亲自倒茶端过来,一旁垂手站立。

    付昔时说道:“你去忙你的,我路过进来看看,没啥事。”

    她看刘掌柜有点紧张,额头都出汗了。

    心想,我有那么可怕吗?

    她不知对于一个一胎三三个,二胎生四个的她,外人觉得那得是菩萨关照的人,不知是敬,也有点怕。

    刘掌柜退回柜台,还是垂手站着。

    现在还没上客,几个小二在干活,擦拭桌椅、楼梯扶手。

    豆渣说道:“早上和中午没客人时都要打扫卫生,晚上也得收拾一遍,我每次来随便哪里摸一下,要是有灰尘,全体扣工钱。”

    这还是付昔时教他的,但不妨碍豆渣得意的表情。

    付昔时表扬他:“做得好,咱们做饮食的,入口的东西,第一就是要卫生,然后才是口味。”

    正说到这,一阵笑声,付昔时笑了,是叶田卓。

    叶田卓和陶桂菊来了,他径直走过来,没坐下就说道:“表嫂出山了?看见路边马车,以为是表哥来了,没想到表嫂也在。”

    “啥叫我出山了?我是老虎吗?”

    叶田卓坐下后喝喝笑,道:“表嫂是狼,大铁会唱: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还说表嫂说的,自己就是那只狼。”

    付昔时哈哈笑,道:“我是狼,你就是南边的眼镜蛇。”

    “我可不是蛇,我是白天鹅,高贵。”

    陶桂菊一旁撇嘴,道:“你是花蝴蝶。”

    付昔时又是一顿笑,叶田卓今天穿的是件粉橘色,难得有男人穿这种颜色,偏偏他能穿出自信来。

    “你们俩又要去哪?以后我要找好吃的得让你们带路。来了应天府一年多了,没出过门。”

    叶田卓说道:“我听说今天有个赌场开奖,去凑凑热闹。”

    付昔时赶紧说道:“你可别沾赌,赌这个东西,沾上那就戒不了。”

    “表嫂放心,我不爱赌,就是老热闹。我小时候,我小舅带我专门看了赌场人出老千,看那些赌徒输的倾家荡产卖媳妇卖孩子,我舅说了,赌能发财,赌场老板吃什么?里面的明堂我都会,我要去赌,老板得卖媳妇。我被我舅关了整整一年呀,以后看了赌具就吐。”

    说完又对陶桂菊说道:“以后咱们去哪要是没银子了,我就去赌两把,吃饭的钱还是能赚回来的。”

    陶桂菊一瞪眼道:“你敢!祖母说了,我家敢去赌的人,回来剁手指。”

    叶田卓缩头,对付昔时说道:“怕了怕了,没成亲就敢对男人瞪眼,表嫂,以后我挨打你可得救我。”

    付昔时笑,豆渣也在一旁笑,陶桂菊扑哧一声笑。

    “你既然不好赌,去看什么热闹?”

    叶田卓说道:“我昨儿听说,那家赌场搞了个抽奖,从零到九十个数字,随意排,两个一组,分三个组合,今天会把中奖十位号码事先写好,然后让大家自己排,中奖的有一两到一百两之间。但不能拿走,只能在赌场当赌资。”

    付昔时觉得很熟悉,这不就是前世的那种以小博大的彩彩吗?难道是付老大弄出来的?

    他怎么连这个都沾染?

    不行,回头得给他说,赚钱有各种路子,赌,坚决不能沾。

    正想哪,又来一个人,是罗志豪。

    “妹子,我正要去找你,你家里人说你出去了。”

    来古代没手机太不方便了。

    除了付昔时,其他任都站起来,罗志豪坐下后他们才坐下。

    付昔时说道:“我也正好有个事问你,刚听田卓说有个抽奖游戏,不是你想出来的吧?”

    罗志豪说道:“我要是想这方面,早就实施了,还等现在?不是我,是谁你也别问,古人没我们想的那么傻,很多东西想出来比我们聪明。”

    付昔时放心了,只要不是大哥就行,是谁她才不管,听付老大的话,不是又来个穿越人士。

    513

    关于做豆制品的每道工序、需要什么工具,多久能出货,这方面付昔时拿手,做出计划,可以让豆渣去做的交给他。

    庄子里改成豆腐作坊得她亲手安排。

    四胞胎慢慢增加辅食,付昔时也准备把阿愚交给奶娘喂,刚好每天去庄子隔开。

    如今家里的事完全是她做主,不用请示谁,计划好了就干。

    陶姨姥得知她要做事,又每天过来,同来的还有包姥姥,不放心家里只有豆陈氏一人。五姨姥虽然也在,毕竟不是主家。

    包姥姥也担心豆渣夫妻不在,胖闺女再偷偷溜出来看孙子,不是不让她见孩子,是不放心她,万一又整出啥事。

    三胞胎如今恢复每天去看二舅,以前是盯着二舅吃点心,现在是跟着二舅读书,早出晚归。

    因为是熟悉的二舅,他们三个高高兴兴,每晚回来给爹娘说一遍学的啥,然后做功课。

    付昔时夫妻是学渣,只会说:你们真棒!学得好!真厉害!这种万金油夸赞的话。

    去城外就得有马车,付老大派了一辆马车给他们用,出城之前,先去六六顺酒楼看下。

    付昔时作为大酒楼的老板娘,真正的东家,还没去过自己酒楼哪。

    之前是豆渣在管,后来她快生,豆渣回家守着,一直到现在,只是偶尔去下,不用每天在店里当掌柜。

    酒楼有个掌柜,叫刘大川,是付老大在外地找来的,一家人依附豆家,倒也尽心尽力。

    到了六六顺,下了马车,付昔时看着自家门面,那个美。

    这是我的根基,赚钱的根基,做事的根基。我不会因为身份变了,就养尊处优,上辈子没那个命,虽然没成年,也知道靠自己很难开个饭店。没本钱没能力,参考自己亲爸。

    如今平台有了,剩下的就是靠自己施展了。

    银子银子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一两一两吃点你。

    还没进店,出来一个人,看穿着像是掌柜的。

    “东家来了,快请进。”

    刘掌柜躬身行礼,又殷勤的招呼进店。

    付昔时微笑点头,豆渣旁边扶着她,俩人进了店。

    进去后四周打量一下,找个窗户旁的桌子坐下。

    刘掌柜亲自倒茶端过来,一旁垂手站立。

    付昔时说道:“你去忙你的,我路过进来看看,没啥事。”

    她看刘掌柜有点紧张,额头都出汗了。

    心想,我有那么可怕吗?

    她不知对于一个一胎三三个,二胎生四个的她,外人觉得那得是菩萨关照的人,不知是敬,也有点怕。

    刘掌柜退回柜台,还是垂手站着。

    现在还没上客,几个小二在干活,擦拭桌椅、楼梯扶手。

    豆渣说道:“早上和中午没客人时都要打扫卫生,晚上也得收拾一遍,我每次来随便哪里摸一下,要是有灰尘,全体扣工钱。”

    这还是付昔时教他得,但不妨碍豆渣得意的表情。

    付昔时表扬他:“做得好,咱们做饮食的,入口的东西,第一就是要卫生,然后才是口味。”

    正说到这,一阵笑声,付昔时笑了,是叶田卓。
欢迎您阅读谢其零所写的小说豆家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