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第178章 生而为人,宁死不跪!

作者:残剑 类别:玄幻小说
    第178章生而为人,宁死不跪!

    旌阳村,碧水寒潭处。

    飞舞着的野鹤,四散散开,却被一柄剑,当场杀成了一串。

    而这些野鹤,则全部化作了苏叶的分身,并又当场化作了紫气,融入苏叶的本体之中。

    刹那之间,苏叶自寒潭飞身而上,落在了寒潭上的岩石上。

    “师尊离开已经快一年了,想他。”

    苏叶在心中默默的思量着。

    随即,他又默默的运转父亲教导的《天机推衍之术》以及师尊教导的《天机魂鉴术》。

    经过一年的苦修,他已经将《天机魂鉴术》修炼得炉火纯青了起来。

    在这方面,他的天人之魂有着极其强大天赋,这种天赋,非常适合修炼这种《天机魂鉴术》。

    所以,在学习这种功法之后,他便开始利用师尊教导的方法,淬炼分身自己杀自己。

    然后,每一次,他都会只拿出千分之一的实力来对敌,永远不暴露自己最后的底牌。

    在这般学习之中,苏叶又渐渐明白到了一些道理——比如说分身越多,本体越弱。

    结合他的师尊之前教导的那些话,苏叶已经明白到了一个道理——当别人还在连分身都不会的时候,他就以分身对待。

    当别人开始玩分身的时候,他就玩本体,而当别人再玩本体的时候,他就祭炼本源。

    到时候,为了避免别人不配合,还可以宣扬一下什么分身低贱本体高贵之类的思想。

    总之,只要自己总在进步,总能蜕变出更强的方法,然后自己再更进一步的去思考这种方法的克制方法。

    那么,当别人开始动用那种手段的时候,克制之法自己就已经找寻到了。

    以自己为敌,则举世无敌!

    仅仅一年,苏叶的成长就极其惊人。

    除了潜龙丹发挥了效果之外,再就是《专气致柔》功法让他将所有的能力全部拿来苦修了。

    再加上先前留下的那一份本源魂气,虽只有千万分之一,但是其底蕴极其庞大,对于苏叶的好处极大!

    而且,那本源魂气蕴含的生命层次底蕴极高,而苏叶对自己苛刻的要求下,所有修炼的灵气能量会不断的淬炼,一直达到这样的标准。

    如此一来,苏叶的生命层次提升了足足四个底蕴层次? 而他自己却根本不知道。

    这种情况下? 他的修炼速度? 简直是超乎想象的快。

    一年? 他便已经凝聚出了元婴? 达到了元婴境六重圆满。

    而且其凝聚的元婴品质,更是达到了圣婴6星的层次。

    如今? 一年之后,他回来了。

    回到了这个一年前他崛起的地方。

    他在寒潭之地修炼了片刻之后? 便再次的来到了那一座坟前,去祭拜他的弟弟苏离。

    只是? 再次的来到此地之后,他发现? 那一处孤坟,彻底的消失了。

    那里长着一株参天大树? 整个地貌,也并没有出现动过的痕迹。

    “嗯?”

    苏叶有些奇怪,随即? 他尝试着施展天机之术推衍了一番,结果? 他隐约感应到了父亲苏星河和母亲穆清雅的部分气息。

    这些气息似乎留下的时间并不长久,也就在几天之内。

    但是,这一缕气息已经很淡泊,他把握到了之后推衍一番,这些气息就彻底消散了,已经无法寻觅其任何踪迹。

    “是父亲和母亲将弟弟的坟迁走了吗?”

    苏叶沉吟之间,随即忽然抬头,猛的看向了不远处。

    这时候,那里,一名紫衣纱裙少女默默的走了过来。

    她一脸的冰霜之色,也一名的寒霜之意。

    “你舍得回来了?”

    这少女,正是姬炎炎。

    此时,姬炎炎还以为苏叶已经回心转意了,心中微微一喜,却还是保持着矜持,冷冰冰的道。

    苏叶没有动用天机魂鉴术,因为这一年,他都在自己对自己施展天机魂鉴术,并自己欺骗自己。

    而且他也想过师尊说的那些分身之类的手段。

    分身可以这么用,那么心理活动是不是也可以这么用?

    如果可以,那么天机魂鉴术能读心,其余的天机推衍甚至一些强者的强大魂力感应,是不是同样可以读心?

    在这种层次上,本就无比聪明的苏叶,因为潜龙丹的开发,在加上太清分身的引导,他彻底的跑偏了。

    脑子里想的完全都是各种分身、各种套路。

    到最后,他干脆一狠心,就像是晚期强迫症一样,任何一件事,他一定要套十八层!

    而且别的他也不干,先套上十八层再说!

    套完了之后,在这一年里,他遭遇到过各种的凶险和危机,然后他最多只被打穿过三层,就已经大获全胜。

    而打穿他三层的那位夺他宝物的修行者见到他再次以分身复活,当场就气得吐血,心神失守,被他一剑杀了个对穿。

    如今,面对姬炎炎这种心机女,苏叶又岂会掉以轻心?

    “回来,取你贱命!”

    苏叶声音寒厉,运转着《专气致柔》功法,一字一句道。

    “嗯?”

    姬炎炎还等着苏叶回心转意,却不想,竟是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那一刻,她彻底的惊呆了。

    随即,她极其愤怒的盯着苏叶,寒声道:“取我贱命?贱命?就因为我随意给你摸了,就下贱了?还是你得不到我的身体,我就下贱了?!”

    她说着,双眼已经通红,眼中已经盈满了泪水:“好,很好,我姬炎炎算是看错了你苏叶了!你苏叶是何等天骄,又岂是我这贱女人可以想的?我就是痴心妄想!我就是活该!

    这一年我为你担惊受怕,为你担忧得寝食难安,而你却如此冰冷无情——”

    姬炎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叶打断了:“是担心无法夺取我的血脉之力,砍掉我的天人之魂吧?一开始,我以为我感应出错,后来我苦修之后发现,你将自己伪装了至少三层!”

    苏叶的话,让姬炎炎听懵了:“我什么时候要夺你的血脉之力,什么时候想要砍你天人之魂了?什么伪装三层,我怎么伪装了?你,原来你一直这么的不信任我!”

    苏叶道:“姬炎炎,你醒醒吧,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吗?师尊传我的功法不会错的!而现在,那源自于冥冥中的感应,源自于师尊给予我的冥冥中的未来感应里,我都能感应到那股被斩断天人之魂的痛苦和绝望,都能感应到你那股熟悉的、却也让我仇恨的气息!”

    所以,我知道,哪怕我真的错怪了一年前的你,但是也并没有错怪真正的你!”

    苏叶的话已经有些深奥。

    但是,姬炎炎听到了。

    “你是怀疑我对吧?!好,很好!”

    姬炎炎说着,眼神悲绝,悲哀:“原来,我在你心中,如此的卑微和渺小,如此的卑贱——枉我还为你留着清白之身,还想着,将来为你孕育一儿一女,形成一个美好的家庭,一家人快意修行……原来,那些都已经成为了我的奢望。”

    姬炎炎说着,眼中的泪水无法控制的淌落了下来。

    苏叶眼神冰冷的看着,道:“你现在的哭泣,或许是真的,但是,却已经不值得同情。不是我心狠,而是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既然注定会成为隐患——那么,抱歉,我已经容不下你了!”

    姬炎炎道:“你要杀我对吗?一年前我杀了你两次,如今,你是打算还回来?你学习了天机推衍之术?你推衍出了未来的我是个魔头对吗?所以,以虚无缥缈的未来来定现在的我的死罪?”

    苏叶冷声道:“我杀你的念头,已经沉淀了一年,累积了十八层!我是不会有任何的动摇的!我唯一可以给你的机会就是——你可以先出手!”

    姬炎炎冷冷的盯着苏叶,一字一句道:“好,苏叶,你记住你今天的话,若是有一天我姬炎炎不死的话,我一定——”

    “噗——”

    苏叶忽然出剑了。

    一出剑,就是十八层战力的叠加,刹那爆发出了所有的战力。

    这一次,他是全力出手,没有任何保留。

    所以,姬炎炎的话都没有说完,眉心就被蕴含极道婴魂能量的一剑,当场杀穿了眉心。

    血水中绽放出了白色的花朵。

    荡漾四方。

    鲜血染红了大地。

    姬炎炎身体一怔,双眼死死的盯着苏叶,忽然俏脸上绽放出了一抹讽刺之意——我到死,还相信你会让我先出手。

    哈哈哈哈哈,我到死,还在相信你!

    苏叶仿佛看透了姬炎炎的眼神泛出的意思,一点儿也不以为意,淡淡道:“抱歉,言语陷阱、囚笼的手段,我也是跟你学的!”

    苏叶说着,剑猛的一抽。

    刹那之间,姬炎炎的身体一震,眉心之中的幽魂当场炸裂,化作灵魂本源四散散开。

    可就在这一刻,那些四散的血水、灵魂本源魂气,忽然之间又重新的汇聚到了一起,并完全的形成了一股全新的幽魂幽影。

    而这一道幽魂幽影,此时浑身绽放出无比璀璨的霞光,霞光之中,一个极其美丽的虚影渐渐的凝聚了出来。

    “姬家的血脉不行啊,这还算是皇族的血脉吗?”

    “有些可惜了。”

    地上的尸体,还是姬炎炎的尸体。

    但是那飞出来重新凝聚的一道幽魂,却已经不是姬炎炎了。

    或者说,重新凝聚出来的幽魂本身,就已经不再是姬炎炎了。

    她,就是炎姬。

    遁入天书书页碎片里,随着苏离一起进来的炎姬。

    如今,姬炎炎身死,炎姬的殒寂之魂当场复苏了回来。

    她很虚弱,但是又并不虚弱。

    所以,仅仅只是一道烈阳之力席卷,并重新卷起姬炎炎进行了一番肉身上的淬炼,姬炎炎就重新的复活了。

    “竟然还是纯洁之身?挺好的,这样一来,苏离应该不会嫌弃了吧?”

    “而且这具身体也只是提取了姬炎炎的血脉之力,重新凝聚的,很干净。”

    炎姬喃喃自语,随即,她当场封禁了诸多关键的记忆,以免影响这一方世界的运转。

    “其实,封禁与否,已经无关紧要了。我动用了天书碎片,烈阳君王一定是会知道的。”

    “所以,我现在复苏之后,他很快就会找过来了。”

    炎姬沉吟半晌,然后她扫了苏叶一眼,微微一怔,先是眼眸一亮,但随即便立刻眼眸黯然了几分。

    “苏叶?”

    炎姬语气带着一丝疑惑,一丝疑问。

    “不错,是我,怎么,现在你殒寂之魂复苏了?所以你知道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

    苏叶嗤笑道。

    他原本是对于姬炎炎的死有些于心不忍的,哪怕是开启着《专气致柔》功法状态,也依然很是于心不忍。

    可是见到了此时的姬炎炎之后,他已经没有半点的于心不忍。

    从师尊的口中,他知道了异族是何等的狠辣。

    而这一年,大量的镇魂碑出世,也有诸多异族开始横行无忌,烧杀抢掠,手段残忍得令人发指。

    所以,此时姬炎炎的模样,那明显就是个异族——是以,苏叶心中的那一丝不适感,也已经彻底的消散。

    “我确实不是什么东西,我也就苏离身边的一只亚古兽而已。”

    “什么亚古兽?”

    “就是你们人族口中的那种猪狗之类的存在。”

    “是吗?你是烈阳神王那一脉的吧?烈阳之神在我冥山府,可谓是名动天下,人人都要跪拜他啊!

    还有每天都有很多小孩子都会被活活烧死,献祭给他夺取命魂本源之力,助他累积神性。”

    “这件事,一定会有一个妥善的处理结果。”

    “结果?结果就是你们这些异族全部死光!”

    “苏叶,你不要激动!苏叶,我来自未来,我知道你弟弟苏离的诸多事情,更知道一些关键的秘密。”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呵,你觉得我会信你?你还来自未来?你怎么不是你来自过去?过去往往可以因果虚空紊乱而前往未来,因为未来是变化的。

    但是未来,却一定无法回到过去,因为过去是恒定的!”

    “不,苏叶你错了!地书可以定住时间不流逝,而天书碎片就可以通过记忆禁区回到过去!”

    炎姬当即解释道。

    苏叶道:“不要在我面前显摆这些东西——我苏叶,比你姬炎炎更懂天机!”

    苏叶说着,已经在记忆禁区里询问太清分身师尊。

    太清分身淡定的扫了一眼系统面板——面板上并没有新的消息显化。

    所以他略微迟疑后,回应道:“天书的确可以通过记忆禁区回到过去,但是一定……”

    苏叶当即也直接复述一般,冷笑回应炎姬道:“天书的确可以通过记忆禁区回到过去,但是一定需要过去存在一个你自己,而且最好过去的你自己处于一种死亡状态或者是濒死的状态,这样你回去之后,就可以影响生死之间的大恐怖!

    所以诸多修行者说,危机感,忽然爆发的危机感——那就是某个时空之中的未来的你死了,因而回到过去给你示警,所以你才可以度过诸多凶险!

    生死间有大恐怖,很多生死之间的顿悟那是顿悟吗?那根本不是顿悟,而是未来的你回到了过去,然后你回来之后,帮你自己度过了这次凶险!

    然后,因为来自未来,天道不容,所以当场抹掉了未来的记忆。

    所以,你还是你,只不过你又逆天改命了一次,你又胜利了一次,你又成功了一次而已。”

    苏叶说着,瞥了炎姬一眼,道:“懂了吗姬炎炎,是不是很震惊?是不是很惊讶?很难以置信,我苏叶区区十九岁,就懂了这么多?竟然真的比你更懂天机?”

    炎姬摇了摇头,笑了笑道:“你所说,非常有道理,也确实很令人震撼,但是我既然知晓你们的来历惊人,甚至是真正的皇族,自然就不会奇怪你会有这么高的造诣!

    不愧是皇族血脉,觉醒一年,生命层次已经这么高了,实力也已经这么强了,还懂得了各种分身本体的手段。

    苏叶,你不错,如果苏离不要我,我当不了他的舔奴,就给他当嫂子吧。”

    炎姬说着,美眸含笑的看向苏叶,道:“所以,我先将你当备选,你看如何?”

    苏叶脸色一沉,道:“姬炎炎你什么意思?”

    炎姬道:“从现在开始,我是炎姬,不是姬炎炎!另外,你说的虽然对,但不是绝对——因为我未来的部分非记忆还在。”

    苏言呼吸微微一滞,道:“这大抵是异族入侵,天道崩裂了吧。还有,这一年我游历了诸多大城,却发现其中的很多普通人,三魂已经缺失,七魄大多也已经丢了。

    他们活成了行尸走肉一般的存在。

    很多,甚至只有一魂一魄了。

    天道不存,世间将陷入动乱与动荡,已经没有了未来可言。”

    炎姬沉吟半晌,道:“现在,他们还是幸福的,等之后,他们被一次次的收割的时候,当你们修行者被异族当成是魂食、魂奴的时候,才是真的灾难的开始。”

    苏叶沉声道:“你是在幸灾乐祸?”

    炎姬道:“不,我说的都是真的,可惜你不信。”

    苏叶道:“真的?你之前也说你说的是真的,说你爱我,结果你爱我吗?”

    炎姬道:“我确实不爱你,我爱的是你弟弟苏离。”

    苏叶哈哈大笑道:“我弟弟苏离?你的未来是虚幻的平行未来吧?我弟弟苏离早就死在十九年前了!而且,还是为了成全我的天人之魂而死!”

    炎姬道:“他非但没死,他还活着回来了,还和我一样,活在了这个世界!而且,拥有完美的天人之魂自斩是不死的,斩掉的,只是殒寂之魂和本命幽魂以及七魄。

    七魄就是肉身,殒寂之魂和本命之魂斩掉,天人之魂就失去了主体的意识,如天地游魂一样在四处游荡!

    而且,我在未来见过他,是被他彻底的征服了,而他要帮人破解记忆禁区——”

    炎姬说着,忽然话说不出来了,仿佛被天道封禁了话语能力。

    而且她说的这些话,刹那之间就消失了。

    苏叶虽然听到了,但是却不由眼瞳一缩,他立刻知道,他被算计了。

    因为就这么一刹那,他感觉到他天机本源命气,如被对方鲸吞吸水一般吸走了一大半!

    苏叶脸色立刻阴沉了起来——语言囚笼。

    他刚算计了姬炎炎,这姬炎炎化身炎姬,几句话就抽走了更多的好处。

    这一博弈,他就输了。

    苏叶的脸色有些难看。

    而炎姬却忽然道:“现在是两万年前,你随我去烈阳荒域!走,快走!还有希望!”

    苏叶不动声色,无动于衷,道:“想斩我天人之魂了?这么猴急?”

    炎姬道:“我说的都是真话!快随我去烈阳荒域,打穿那一座镇魂碑,里面有一尊至宝八荒塔,夺取到之后,就拥有了打穿烈阳镇魂墓的机会了!

    一旦打穿烈阳镇魂墓,就可以取得其中的至宝了!

    那时候,你——你想做烈阳君王吗?

    如果想的话,我甚至可以辅佐你,成为烈阳一族的君王!”

    苏叶嗤笑道:“所以,我需要做什么?什么都不用做,听你的摆布对吗?”

    炎姬道:“时间不多了,我一复苏,就一定会被烈阳君王关注的,但是他的闭关苦修应该还差一段时间才能成功。

    这,也是我们的最后的机会了,不能再耽搁了!”

    苏叶道:“你越是催促,只能说明你越是心虚。”

    炎姬真的有些急了:“你到底如何才能相信我?!”

    苏叶道:“我无论如何都绝不会相信你!”

    炎姬一咬牙,道:“我敢以天人之魂立誓!”

    苏叶道:“那你立誓吧。”

    炎姬刚准备开口,忽然,天空中的烈阳陡然睁开了血色双眼。

    那一刻,整颗烈阳都绽放出了无比璀璨的辉光!

    整个世界,仿佛忽然之间绽放出了无比美丽的道韵光彩。

    只是这无比美丽的道韵光彩,却在此时显出了一缕缕悲戚之意。

    仿佛,整个世界的大道即将崩裂,大道即将出现悲歌。

    看到这一幕,炎姬眼瞳不由猛的一缩,浑身剧烈的颤栗了起来。

    便在此时,天空,一团七彩彩光包裹着一团炙热的六星,如一柄扫帚扫过虚空天际,并在下一刻突破了一层湛蓝色的光圈,忽然降落而下。

    那是美丽的烟火,瞬间坠落。

    那也是美丽的流星,划过头顶,却自虚空落下。

    “轰——”

    忽然间,大地剧烈一震!

    接着,一名十九米的巨型男子,陡然之间降临此地!

    大地崩裂,悬崖峭壁,全部崩塌,被踩踏成了一片平地。

    而男子的身影,却在此时逐渐缩小,化作一名赤着上身、浑身肌肉虬扎,手持烈焰战斧的魁梧男子。

    这男子身高一米九,双眼燃烧着巨碑印记般的火焰,整个人散发出无比恐怖的气息。

    看到此人,苏叶的眼瞳一缩,师尊的带他观看的部分记忆里,隐约有类似的画面闪过。

    “炎姬,拜见烈阳君王。”

    炎姬跪地磕头。

    “看样子你已经生出了反叛之心了,想扶持一个新的烈阳君王?就他,配吗?!哟,天人之魂长出来了,还有一丝神性之力,原来是你啊!”

    烈阳君王烈璇玑看了苏叶一眼,双眼一凝,眼中的巨碑印记当场化作一道血色的虚影斧头,朝着苏叶便砍了过去。

    “噗——”

    瞬息之间,苏叶的天人之魂当场就被斩断了。

    “咦?竟是会了囚笼之法,还叠加了十八层?可惜,任你囚笼再多,一缕离魂终杀穿!

    天人之魂不蜕变至离魂层次,脱离本源,一旦本源被杀穿,离魂必死!

    小贱种,本君王便好心教导你一次,记住了!玩本源是没出息的,好好学学怎么玩离魂吧!”

    烈阳君王似乎看到了一缕神性之力,心情不错,双眼一凝,三道斧影劈出,当场就将苏叶的三魂砍了,天人之魂更是通过分身劈到了苏叶的十八层记忆禁区里,将其中的真正本体的天人之魂劈了出来,震出了体外。

    这种差距层次太大了。

    苏叶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不,不要啊!”

    炎姬惊怒,当即冲了过去,却被烈阳君王猛的一掌劈在了脑袋上。

    “噗——”

    炎姬的头当场炸裂,幽魂粉碎。

    那一刻,炎姬的离魂也被打了出来,整个人如行尸走肉,再次跪在了烈璇玑的面前。

    烈璇玑当场施展囚笼,朝着炎姬一卷,便将炎姬卷入了他的眉心,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烈璇玑眼瞳中多了几分凝重之色。

    但刹那之间,他却笑了。

    “两万年后的人族皇族计划?”

    “很好,很好的天大的有价值的消息!”

    “好,那从今往后,我便将你们的天骄的天人之魂,全部镇压到镇魂墓中,日夜遭受鞭笞,我倒是要看看,哪里来的十七亿的皇族!”

    “天书,果然是逆天改命的好东西!”

    “所以,那还存在的一位魂奴神子、人族皇子苏离?在哪里?”

    “看来,你的奇遇,便与你有关了吧?”

    烈阳君王烈璇玑在心中思量着。

    这些话,他并没有说出来,因为这是禁忌,是不可泄露之天机!

    知晓之后,心中定下了将人族天骄杀绝、抽魂炼魂的计划之后,为了让计划更彻底,他打算让炎姬‘侥幸’逃脱,然后种下一个更大的囚笼!

    到时候,万一他这边失败,另外一边,炎姬将会带领其余的烈阳族人,帮扶人类,形成开天立道之大功!

    是以,无论是什么结果,烈阳一族,已立于不败之地!

    此时,苏叶亲见炎姬被他彻底镇压‘镇死’甚至‘炼化’,想来对于炎姬的好感,已经增强。

    烈璇玑眼眸冰冷的看向了苏叶。

    “天人之魂不错,但是想成长起来,没什么必要!”

    “今次,便让你看看,天人之魂是怎么死的!”

    “一斧碎本源!”

    “噗——”

    烈璇玑手持烈焰战斧,运转天魂之力,一斧头劈下去的时候,苏叶的天人之魂顿时人头飞出,但却没有死。

    “二斧破造化!”

    “噗——”

    苏叶的天人之魂当场溢出的大量的魂气,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三斧断命气!”

    “噗——”

    那一刻,苏叶的天人之魂,当场粉碎。

    苏叶七窍炸开,鲜血流淌。

    记忆禁区,苏叶的一缕分身死死的跪在太清分身面前,央求他不要出去。

    但是,太清分身却抚摸了一下苏叶的头,道:“他本是为为师而来,倒是你,受牵连了。他日,为师还你一分完美的天人之魂。”

    太清分身说着,身影一动,出现在了苏叶的面前,并抬手打出一片太极图腾,荡开了烈阳君王的那一斧头绝杀杀机。

    “神性,出来了。”

    烈阳君王双眼泛光。

    “收割神性之力,最好的方法,就是虔诚的跪拜,虔诚的信奉!”

    “所以,苏叶,让你的神性本源分身,跪下拜我,虔诚臣服吧!要么臣服,要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然后被我抽离神性本源!”

    烈阳君王双眸熠熠闪光,盯着太清分身,当场要逼迫太清分身下跪臣服。

    太清分身神色平静的看着烈阳君王,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天道尚且留一线,烈璇玑,你过了。”

    烈璇玑闻言,哈哈大笑道:“你算什么东西,卑贱的贱奴!”

    烈璇玑说着,浑身气血暴涨,《璇玑战魂》功法衍化,气血一震,一斧头猛的劈了出去。

    蕴含神性之力的一击,瞬间劈穿了太清分身的双腿后,又连带着他身后的苏叶的双腿都劈碎了。

    “跪下!”

    “臣服!”

    烈璇玑呵斥,一股恐怖的威压朝着两人碾压了过去。

    苏叶几乎立刻就因为双腿粉碎而要掉落下来。

    但是,就在那一刻,一缕紫气笼罩了两人,形成了紫气双腿。

    随后,太清分身忽然抬头,看向了烈璇玑。

    天地间的天道,仿佛忽然定格了起来。

    “小叶子你记住!人族,生而为人,宁死不跪!”

    “师尊,弟子已铭记于心,铭记于灵魂,生生世世,永恒不忘!”

    “好!”

    太清分身开口之后,那一刻,整个世界仿佛忽然静谧了下来。

    可,就在此时,星球四方的蓝光,如感应到了寂灭的涅槃与毁灭的杀道,顿时无比心惊!

    而同一时刻,浅蓝星核心层次,一缕意志复苏,衍化出一片蓝光,猛然之间遁入了远方的、已经长大的诸葛浅蓝的灵魂之中。

    “轰——”

    下一刻,诸葛浅蓝消失了。

    又在同一时间,诸葛浅蓝再次出现,自虚空而降。

    “嗡——”

    一股无比圣洁的白光笼罩了苏叶和太清分身。

    苏叶的伤势刹那恢复,连被斩灭的天人之魂,都在天道的加持之下重新复苏,生命本源层次,再次蜕变提升了一层。

    而太清分身,则在此时重新生出了双腿,浑身的道韵气息,似被这片天地无尽的天道涌入洗涤一般。

    只是,这些道光,却都被太清分身排斥在外。

    太清双眼之中衍化的大道生灭气息,渐渐平息。

    他看了诸葛浅蓝一眼,身影化作了道光,再次遁入了苏叶的眉心之中。

    “乱我天机?夺我造化?又是你?看样子,你是真的不知死活!”

    烈璇玑一怔,那神性本源分身竟是就消失了?

    他顿时怒极,目光锁定出现的白衣纱裙女子的时候,脸上凶戾之色溢于言表。

    “不知死活?我本天道,还谈死活?”

    白衣纱裙女子淡淡开口道。

    “你,你也配天道?不过是一位星球巡视者罢了,连守护者都不是!

    守护者不出,便是默认明白了吗?你一个新人,不知死活的东西!”

    烈璇玑嗤笑道。

    这时候,白衣纱裙女子忽然道:“是吗?!”

    她说话之间,衍化湛蓝色的星空之门,其中,蕴含着生与死的造化神性之力。

    “太弱了,死前留个名字吧,我烈璇玑,斧下不斩无名之辈!”

    烈璇玑冷傲桀骜之极,将烈阳一族的桀骜,呈现到了极致。

    白衣纱裙女子明显压力极大——特别是开启了《璇玑战魂》的烈璇玑,绝世无敌。

    “我名‘诸葛浅蓝’,浅蓝星护道备选者,天机神地独断天机、掌控命运之命运神女。”

    白衣纱裙女子淡淡开口。

    那一刻,苏叶如遭雷击,刹那之间,他泪流满面。

    浅蓝。

    这就是师尊。

    或许也不是师尊,却也一定和师尊有很大的关系。

    苏叶有很多的疑问。

    但是他不敢问,也不能问。

    因为他知道,他该知道的师尊一定会告诉他。

    不告诉他,就是真相的深渊,触碰不得——因为当他去凝视深渊,深渊也一定会凝视他。

    “诸葛浅蓝?”

    “很好。”

    “那,你便去死吧!”

    “轰——”

    烈璇玑出手了。

    一击,能挥砍日月星河般,衍化极道造化本源神性之力,当场就将那湛蓝色的漩涡生死造化神性造化之力全部打穿。

    “轰——”

    诸葛浅蓝,一身白衣被鲜血尽数染红。

    鲜艳的血,淋满了苏叶的全身。

    那一刻,苏离呆立在了原地。

    那一刻,天地间,都生出了大道悲音。

    那一刻,时间得倒计时,也同时结束。

    二十一年前的时间进度在此时此刻,赶上了时间流逝的进度。

    与此同时,苏离,也在此时和太清分身产生了本该有的联系。

    苏离脱离了那黑暗的深渊视野,心念一动,本体分身,全部从太清分身上复苏归来。

    (PS:第三更九千字奉上~今天总共接近2.6万字更新完毕~泪求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拜谢啦各位恩公~另非常感谢书友‘西湖诵情诗’、‘爱你呵呵夕’各200起点币打赏支持~)
欢迎您阅读残剑所写的小说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