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钢琴有诈 777. 东方小夜曲,秦键的再度创作

作者:巴赫不爱练琴 类别:玄幻小说
    秦键停下笔时,他的编配完成。

    潦草的一行行五线铺谱上,画着只有他看得懂的音符。

    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的时间,他写了四组变奏。

    比起茉莉花的改编,这次他的经验更丰富了。

    在整个小河淌水的二度创作中,他血液里作为华夏儿女生来就带有的五声七律似是自行展开。

    与他创作夜曲的情景不同,夜曲的创作过程他由景生情,由外而内。

    而对于此刻的小河淌水,他是一种由内而外。

    林朝歌的歌声,歌词的意境,再加以段冉土生土长的人物形象,在这些养料的辅佐下,秦键一气呵成。

    望着乐谱,他心中热切了起来,他希望今晚的云省观众可以喜欢

    林朝歌中途休息的时候走下舞台来到观众席后排和秦键打了声招呼,关切了几句。

    对于刚才的舞台,秦键自然少不了一番真心实意的吹捧。“

    “一会我这边早点结束,中午阿姨给你接风。”林朝歌笑道。

    秦键忙接道:“谢谢林阿姨,我不着急,您唱就是,我还想在下面多听一会呢,等您忙完中午咱们再说。”

    这话林朝歌听的叫一心里舒服:“行,那你就再等会。”

    林朝歌返回舞台继续排练,秦键继续整理起小河淌水。

    手机忽然一震,他拿起,宋玲的短信:‘秦老师,餐厅已定好。’

    秦键回复:‘麻烦了宋姐,你一会儿就在剧院门口等我,我这估计还有一个小时,还有帮我准备五张位置最好的门票。’

    收到宋玲的肯定回复后,秦键又翻了翻社团的信息,接着他给陈唐杰发了条信息:‘唐杰,下午把排练的视频录下来发给我。’

    接着他继续忙活了起来。

    十一点半不到,林朝歌还是提前结束了排练

    二人走出剧院大门

    林朝歌正问秦键中午想吃什么,秦键两步快走走动了路边的一辆商务奔驰前,接着车门自动化开了,露出了车内精致的内饰

    她诧异间,只见秦键回头笑道:“走吧林阿姨,餐厅我已经订好了。”

    一瞬她便明白了,秦键早就安排好了。

    面对如此场景她除了满意还能说什么。

    “谢谢。”

    林朝歌笑着大大方方的上了车,秦键接着上了副驾。

    二人上车后,宋玲什么都没多问,直接将车启动看向了预定餐厅。

    路上林朝歌和秦键聊了聊昨晚的津市音乐会。

    没一会的功夫,车子停到了一家高档的餐厅门前,宋玲,“秦老师您忙,我在停停车场等您,下午的走台时间是下午两点,”说着她提醒道。

    秦键恩了一声,从仪表盘下拿起五张叠放整齐的门票装进了包里,“宋姐你也去附近吃点饭。”

    林朝歌秦键二人下车走进了餐厅。

    饭间秦键把自己的返场曲设想告诉了对方。

    “这个想法很好。”林朝歌对于秦键的想法给予肯定。“我们这里的人,每个人的都会唱小河淌水,大家一定会喜欢的。”

    得到了鼓舞,秦键接着向林朝请教了不少关于云省民族音乐的问题。

    “小河淌水与弥渡名山歌属于一族。”

    林朝歌就弥渡山歌这种极富云省特色的曲调给秦键做了一番详细讲解。

    一顿饭下来秦键受益匪浅,“受教了,谢谢您。”

    午饭结束时,秦键将五张音乐会的门票交给了林朝歌,林朝歌本、只要两一张,秦键一股脑的将五张票都塞给了对方。

    出了餐厅,“林阿姨,这次行程比较紧凑,今晚音乐会结束我就要随团离开昆市了,得提前和您说先声再见了,有空期待您去南市转转。”

    林朝歌本想晚上替段冉尽尽地主之谊请秦键吃顿饭,不过她也能理解。

    “放心吧,到时候一定会的。”接着她说道,“那就预祝你音乐会顺利,晚上我一定到场。”

    与林朝歌分开,秦键直接回了酒店。

    稍作休整之后,在宋玲等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他赶往了今晚的音乐会现场。

    今天来参加他粉丝见面会的观众不如昨天多,同样的流程,见面会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就结束了。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结束之后他前往了音乐会主舞台,施坦威技师已经将舞台上的钢琴调试完成。

    “秦老师,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您的走台时间,我们不打搅了。”

    将秦键安顿好,宋玲将音乐厅清场,接着带着几名工作人员离去。

    空旷的大厅此刻只剩下秦键。

    他走上舞台,坐到钢琴前拿出了整理好的小河淌水。

    没一会儿,舞台上空飘起了阵阵幽静的旋律。

    昆市大剧院不大,只有560个坐席

    晚上19:30分,在热烈的掌声下,秦键一身标准的黑色礼服出场。

    鞠躬入座。

    他开始了上半场的演出。

    由于没有在昆市站安排协奏曲的出演,所以下半场继续由他个人的演出。

    继上半场的练习曲夜曲叙事曲等他的那手曲目后,下半场他先演奏了op44波兰舞曲。

    这个曲目的设计纯粹是因为的段冉在肖邦大赛上演奏了这一首,他觉得比较有意义。

    接着两套完整的玛祖卡分别是他和段冉两人在第三轮比赛中的选曲。

    最后一首他演奏了一首幻想曲。

    “哗————————————”

    560个坐席发出的喝彩丝毫不差于1000人的现场。

    秦键起身鞠躬。

    下台。

    回到后台他稍作休息,接着在现场未断的掌声下重返舞台。

    再次入坐。

    台下安静了下来。

    调整了一下状态,秦键一口深呼吸,右手轻轻划过了琴键的高音区。

    一道宛如夜莺啼鸣的如歌旋律轻轻飘起,缓缓飘到舞台上空。

    仿佛一瞬点亮了什么。

    小河淌水的主题旋律一出,音乐厅越发安静了。

    “哒哒——”

    秦键左臂提起,轻轻落到了低音区。

    两个挺起来极不和谐的音律出现,台下第一时间甚至有不懂的人以为秦键弹错了。

    这首旋律对于台下众人实在太熟悉了,不论男女老小。

    可接下来。

    舞台上出现了神奇的一幕。

    婉转的高音旋律尾音在沉重的低音中经过两秒的发酵,忽然发生了变化。

    一种奇异的音律美感在这一刻令人说不出的舒服、和谐。

    这时大家听的清楚,还是小河淌水。

    一种他们熟悉又陌生的小河淌水

    引子结束,秦键收收,仰头望向了头顶的暖光。

    他眼神清澈,似是两潭清泉。

    接着双手再次落下。
欢迎您阅读巴赫不爱练琴所写的小说我的钢琴有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