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36章 叶四爷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隔天,未时前一刻,李桑柔带着黑马和金毛,到了山子茶坊。

    一边几天接待她们的茶博士侧身让进,目光从李桑柔往上,一路看上二楼。

    李桑柔冲他似有似无的欠了欠身,致谢,也是示意明白了。

    “还坐那儿?”黑马没留意到茶博士的目光,左右看了看,指着他们坐过两三天的位置道。

    “楼上雅间吧。”李桑柔说着,上了楼,进了斜对着楼梯口的一个小小雅间。

    茶博士一声不响的上了茶点,点好三杯茶,就退了出去。

    黑马一步窜起,站在雅间门口,伸长脖子看向楼梯下面,看着上上下下了几个人,忍不住问道:“老大,咱们又不认识,怎么看?”

    “先看着。”李桑柔看着时辰差不多了,站起来,黑马急忙让开,李桑柔贴门边站着,往外看。

    没多大会儿,斜对面一片粉白墙壁上,突然裂出一扇门,白掌柜在后,堆着一脸笑,让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出来。

    中年男子阴沉着脸,气色很不好。

    李桑柔看着中年男子还有两三步就要转下楼梯,突然拉开门,一脚踏了出去。

    中年男子抬头看向李桑柔,迎着李桑柔的目光,圆瞪着眼,一张脸惨白如纸。

    “我们是老相识了。”

    李桑柔看着中年男子,这句话却是和白掌柜打招呼。

    “二爷,好久不见,里面说话吧。”李桑柔往前一步,拦到中年男子面前,往雅间里让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惊恐的喉结乱滚,见李桑柔胳膊抬起,吓的从嗓子叽了一声,往后连退了两步。

    李桑柔眼睛微眯,她的狭剑藏在刚刚略抬起的胳膊下,看来他知道。

    他以为她要拨剑杀他,才会吓成这样。

    “二爷放心,就是说说话儿。黑马,侍候二爷。”李桑柔一脸笑。

    跟在中年男子后面的白掌柜已经悄悄往后退了又退,离两人六七步远了。

    黑马窜出雅间,连拖带架,将中年男子拖进了雅间。

    李桑柔跟进雅间,示意金毛站门口看着。

    黑马将中年男子按进椅子里,站在椅子后面,两只手卡在中年男子脖子上。

    李桑柔过去,站到中年男子面前,笑吟吟道:“放心,至少这会儿,我还没打算杀了你。”

    “你,你不是……”中年男子紧张的喉咙嘶哑,脸上眼里,却是浓烈的犹疑困惑。

    “看来你对她知之甚深,这么一会儿,吓成这样,还能看出来我不是她。”

    李桑柔把椅子拖出来些,坐到中年男子对面。

    “你是谁?”中年男子没那么紧张了。

    “你是谁?姓什么叫什么,做什么营生?”李桑柔问道。

    中年男子紧抿着嘴,没答话。

    “要么,咱们在这里喝着茶吃着点心,好好儿的说话。

    要么,让他俩侍候你出去,到我家好好说话儿,你觉得哪儿好?”

    李桑柔笑问道。

    “我姓叶,叶安生,行四,做点药材小生意。”叶安生两只手紧攥着椅子扶手。

    “叶四爷,是你杀了我妹妹?为什么要杀了她?”李桑柔接着问道。

    “你妹妹?”叶安生恐惧中透着困惑。

    她和她一模一样,可她肯定不是她!她妹妹?她们是双生姐妹?

    李桑柔侧过头,眯眼看着叶安生。

    “我没杀她!不是我!”

    叶安生被李桑柔看的恐惧到喉咙干涩。

    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她那个妹妹……要真是妹妹的话,是一把刀,眼前这个,却是恶鬼。

    “我不是,我没想到……”

    过份的恐惧,让叶安生觉得,要说点儿什么,才会安全。

    “是大郎,是大嫂,不是我!不是……”

    “不要急,慢慢说。”

    李桑柔伸手按在叶安生肩膀上,叶安生顿时浑身抽紧僵硬。

    “黑马,侍候叶四爷喝口茶。”

    李桑柔抬起手,在叶安生肩膀慢慢拍了两下。

    黑马倒了杯茶,一巴掌打掉叶安生的软脚幞头,抓住叶安生的发髻,揪得他仰起头,另一只手端着杯子,将一一满杯茶汤灌进叶安生嘴里。

    叶安生呛的连声咳嗽。

    李桑柔等他一阵急咳过去,跷起二郎腿,“说吧。”

    “姑娘真是湛泸的姐姐?”叶安生看起来不像刚才那样恐惧了。

    “想探一探我知道多少,好掂量着怎么说,是吧?”

    李桑柔笑起来。

    “我什么都不知道,一无所知,叶四爷随便说。”

    “不,不是,我是……从哪儿说起?”叶安生抖着手抽出条帕子,抹了把茶水淋漓的胡须。

    “我说了,随便。”李桑柔从叶安生的胡须,往下看着他脖子上的大动脉。

    叶安生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

    “是,是大郎,还有大嫂,以为杀了湛泸,就能把大哥的过错掩过去。”

    “那掩过去了?”李桑柔笑问道。

    “没有。”

    “为什么没掩过去?”

    “大哥为了养湛泸,挪用的银子数目太大,实在掩不过去。”叶安生目光闪烁。

    “喔,既然是因为挪用银子,该想办法把银子补上才是,为什么要杀人?”

    “大嫂以为湛泸是大哥的外室,不杀湛泸,大哥就会一直挪用银子。”

    “一个外室能挪用多少银子?你们叶家,能把这点银子放眼里?”

    李桑柔斜瞥着地上那只幞头,幞头上缀的是极品羊脂玉。

    “湛泸不是外室,是杀手。”叶安生下意识的瞄了眼李桑柔带剑的那只胳膊。

    “杀手啊,那怪不得,养出来一个杀手,那可得不少银子。

    杀手可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能养出来的,要从小养起呢。

    这银子也是一年一年慢慢挪用的,是吧?挪用了多少年?十五年二十年?十年八年?怎么突然一下,就掩不住了?”

    李桑柔笑眯眯看着叶安生。

    叶安生紧攥着椅子扶手的两只手微微颤抖。

    “是你告发的是吧,怕你大哥让湛泸杀了你,你就先下手为强,除掉湛泸。”

    叶安生张了张嘴,一个不字,却没敢吐出来。

    李桑柔斜瞥着他,片刻,才接着问道:“你大哥为什么要养杀手?”

    “大哥没说。”叶安生低着头。

    “你问了,他没说,还是你没问过?”李桑柔拿了根筷子,托起叶安生的下巴。

    “问了,大哥没说。”叶安生恐惧的发抖,往下看着顶着他下巴的那根筷子。

    李桑柔手里的筷子下滑到叶安生喉结下,点了点。

    “你明知道你大哥养的是杀手,却告诉你大嫂是外室。

    做药材生意,是安济叶家吧?你大哥原本是要做族长的吧?那现在呢,谁接了你大哥的位置?”

    李桑柔转着筷子,慢悠悠问道。

    “七爷。”

    七爷两个字,叶安生吐的十分痛苦。

    李桑柔笑出了声。

    “你连你大哥养杀手这样的事儿,都能知道,看来,你是你大哥非常心腹信任的人,是不是?

    心腹成这样,你又姓叶,那你从前跟在你大哥身边,你大哥还是族长,或者是未来族长的时候,你在你们叶家,也算位高权重是不是?

    你们叶家,可是真正的家大业大钱多。

    你是不是以为只要把你大哥搞下去,你就能取而代之,坐到你大哥的位置上了?

    可你挖空心思,把你大哥搞垮台了,摔的最惨的,竟然是你!

    惨到连这间山子茶楼,都敢轻易的把你卖给我。”

    李桑柔一边说一边笑的愉快无比。

    叶安生神情惨然。

    “怎么到哪儿都有你这种自以为聪明的坏货呢?唉。”

    李桑柔叹了口气。

    “现在,去告诉你大哥,让他来见我。

    还有,白掌柜是不是已经赔了银子给你了?”

    李桑柔说着,欠身过去,在叶安生荷包以及袖管上捏了捏,从袖管里摸出几张银票子,看了看,递给金毛。

    “你大哥过来,最快要几天?”

    “大哥在山里清修,不好找……十天。”叶安生说到一半,见李桑柔眼睛眯起,立刻给了个天数。

    “五天。”

    李桑柔将筷子拍到桌子上,愉快的拍了拍手。

    “五天后,让你大哥在这儿等我。

    本来么,咱们素不相识,现在,托你的福,咱们认识了。

    你已经杀了我二三四,一共九次。

    不要再惹我了。

    你这个年纪,儿子孙子一大家子了吧?你们一家子,再怎么,九条命总归有的啰?”

    李桑柔上身前倾,笑道。

    叶安生吓的上身紧紧贴在椅背上,拼命摇头,却说不出一个字。

    李桑柔站起来,“咱们走吧。”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