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31章 梨花巷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梨花巷旁边伎馆街上丝竹声声,小曲儿婉转。

    “这个唱得不错,这唱的什么?葡萄架下?”李桑柔悠闲的点评着小曲儿。

    “像是思夫。”黑马侧耳听了听。

    “唱得不错,哪天得空,咱们去听听。”李桑柔闲闲说了句,突然提高声音:“金毛!”

    走在最前的金毛立刻顿住步,弯腰从靴筒里抽出了短刀。

    李桑柔一声金毛声音没落,已经一个转身,一把揪过黑马,抬手扣动了手弩。

    几乎无声无息出现在黑马背后,正要挥刀砍下的黑衣杀手脚步踉跄了下,闷吼一声,接着往前砍。

    李桑柔另一只手按在黑马肩上,飞脚踹在黑衣杀手握刀的胳膊上,黑衣杀手手里的刀掉落,人往前扑倒。

    李桑柔顺手接住黑衣杀手掉下来的那把刀,刺向扑上来的第二个杀手。

    黑马顺着李桑柔一拽一推之力,就地滚倒,拨出刀,转身扑上去。

    金毛背对黑马和李桑柔,警戒着前方。

    梨花巷两边都是高墙,狭的容不下两人并排。

    李桑柔左手的长刀直捅上去,右手握着的狭剑,却越过第二个杀手,划开了紧贴着第二个杀手,一起扑上来的第三个杀手的动脉,顿时热血如喷泉,淋了第二个杀手满脸满身。

    李桑柔手里的长刀被第二个杀手挡飞出去,黑马手里的刀紧贴着李桑柔的胳膊,噗嗤有声的扎进了第二个杀手的胸口。

    李桑柔后退一步,狭剑往回收时,划过第二个杀手的脖子。

    “看看。”李桑柔后退几步,避开满地的粘稠,吩咐了句。

    黑马动作极快的搜了一遍,从其中一个的脖子上,揪着只牌子道:“就是这个样儿的,三个都有。”

    “放回去,咱们走。”李桑柔再往后退了两步。

    黑马哎了一声,踩着粘稠出来,飞快的脱了脏靴子脏衣服,金毛脱了自己的大袄包住,三个人顺着巷子,跑的飞快。

    一口气冲进炒米巷家里,大常冲迎上来,闻着血腥气,急问道:“都没伤着?”

    “没。”冲在最前的金毛喘着粗气,将怀里的脏靴子脏衣服塞到大常怀里。

    “我去烧水。”大常听到个没字,松了口气,抱着脏衣服进了厨房。

    李桑柔洗干净出来,黑马已经把自己洗干净,正接过金毛洗干净的脏衣服,一件件晾到刚刚扯在院子中间的长绳子上。

    大常拎着甩棍巡视了一圈刚回来。

    “老大,这回仨!就是身手不咋的。”黑马看到李桑柔,赶紧晾好衣服,赶紧凑过去。

    “昨天才死了俩,今天又有仨,到明天,这价儿得翻成什么样儿?”金毛也忙凑上去。

    大常放下甩棍,把盆里的水端走倒掉,回来给李桑柔端了杯热茶。

    李桑柔双手捧着杯子,看着三人道:“这三个一起往前挤,一点章法都没有,应该是临时凑起来的,上次那两个也是,各自为战。

    能召两个三个杀手一起接单,咱们这一单,起价肯定不低。

    要杀咱们的人,是个有银子的。

    从今天晚上起,大家睡一间屋,轮流值守。

    防虫防鼠的东西,都放好了吧?”

    李桑柔看着大常问了句。

    大常点头,“都放好了。我守上半夜。”

    李桑柔点头应了,裹了裹皮袄,进了西厢。

    黑马和金毛熄了廊下的灯笼,也进了西厢,和衣而睡。

    大常抱着包刀枪进屋,放好,挑了把刀拿着,坐在床上值守。

    ……………………

    顾晞早上起来,正在吃早饭,文诚急匆匆进来。

    “出什么事了?坐下说。”顾晞示意文诚。

    文诚坐到旁边,“龙津桥北边的梨花巷里,又发现了三具杀手尸首。昨天晚上,李姑娘带着黑马和金毛,在遇仙店吃饭。”

    “怎么死的?”顾晞皱起了眉。

    “我让百诚带人去看的,一人短箭入眼,这是箭,还有一个脖子被割开,再一个,胸前被捅了一刀,脖子被划开。”

    文诚将包在帕子里的一枚两寸多长的小箭小心的放到桌子上。

    “这应该是李姑娘的箭,一模一样。”

    “她这是惹了谁了?”顾晞看了看那枚小箭,纳闷道。

    “想不出。”文诚拧眉,“想要她命的人,看起来很着急,也有几分财力。要不要让人去炒米巷问一句?”

    “暂时不用。”顾晞沉吟片刻,摇头。“十有八九,是她从前的旧恩怨。

    她的旧恩怨,只怕都是江湖恩怨,江湖上的事,咱们不宜贸然插手,除非她主动求助,否则,只怕是帮倒忙。

    再说,李姑娘也不是善茬,更不是只顾面子的人,她要是应付不了,需要咱们帮忙,肯定会来找咱们。

    让致和去一趟京府衙门,责令衙门严加巡查,还有,让衙门出个告示,警告不法之徒不可肆意妄为,否则朝廷就要出手清剿。”

    “好,我去跟致和说。”文诚站起来。

    顾晞看着文诚出了门,喝了半碗汤,示意侍立在旁边的如意:

    “你去挑几样点心,再把昨天宫里赏过来的那几根黄瓜拿上,去一趟炒米巷,就说……不用多说,只说请李姑娘尝尝鲜吧。”

    ……………………

    李桑柔起的不早,刚刚洗漱好,黑马就满脸红光的带着如意进来了。

    如意提着只黄花梨提盒,东西简单,话更简单。

    李桑柔看着如意出了二门,拎起提盒转圈看了一遍,打开,看着最上面几根黄瓜,哈了一声。

    大冬天的,这几根黄瓜可稀罕得很。

    尝鲜两个字,还真是尝鲜。

    不过,大清早的,给她送了这么几根黄瓜,他这是什么意思?

    昨天的事他知道了?给她压惊?还是说用黄瓜表达一下:昨天的事对她是小菜一碟?

    可这会儿,一斤银子都不一定换得到一斤黄瓜,这一碟小菜,可太贵重了……

    算了不想了,先吃黄瓜吧。

    李桑柔拿了根黄瓜出来,看看挺干净,直接咬了一口,示意黑马,“正好四根,一人一根。”

    大常过来,拿了一根,黑马和金毛一起挤过来,三个人围在李桑柔身边,咔咔嚓嚓咬着黄瓜。

    金毛一边吃黄瓜一边含含糊糊道:“头一回大冬天吃黄瓜,这黄瓜跟夏天一个味儿。老大,咱们怎么办?得想个法子杀回去。”

    “黄瓜还能有两个味儿?要的就是这大冬天的稀罕劲儿!就知道你不懂,世子爷这黄瓜吃到你嘴里,那就是牛吃牡丹!

    老大肯定有办法。老大,咱们怎么办?”黑马照例先嫌弃金毛。

    “是得想个办法。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总有防不胜防的时候。”大常闷声道。

    “这会儿没什么办法,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下一回,看能不能捉个活口。

    还有,晚上接着出去吃饭。”

    李桑柔将黄瓜头扔进提盒里。

    “晚上我也去。”大常连黄瓜头扔进嘴里。

    “你留在家里。应付杀手刺客,你不擅长,反倒拖累。”李桑柔摇头。

    大常闷声应了,没再坚持。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