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21章 潘相家七公子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潘定邦满腔委屈的等在睿亲王府大门口。

    他这趟出使,前半段风光无限,愉快非常。

    到后半段,从那天顾世子没回来,他就有点儿不安。

    再到那个小厮跳进江里没影儿了,他这颗心就提起来了,整整提了一路,替顾世子担心了一路!

    直到快到建乐城,进城前两天听说顾世子已经平安回到建乐城,他这颗心才算落回肚子里。

    原本想着,见了顾世子,缴了旨,赶紧回家好好睡上几天,好好歇一歇,好好抚慰抚慰他这颗提了一路的心,再找顾世子好好说说他这一路上提心吊但的苦。

    谁知道,从宫里出来,他直接就进了大理寺监狱!

    在监狱里这三个来月,天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好几回,他都以为他熬不下去了。

    好不容易回到家,那股子监狱的味儿还没洗干净呢,他爹就逼着他上门去给顾世子赔罪!

    他有什么罪?

    这件事从头到尾,他有什么错?

    他跟顾世子从小儿就认识,这么多年的交情,顾世子竟然信不过他,竟然怀疑他,竟然说他要害他!

    一想到这个,他就委屈的又想大哭一场。

    他爹的话他不敢不听,他爹又不容他辩驳,可他真觉得,该顾世子给他赔礼。

    他怎么能信不过他呢?!

    顾晞得了禀报,一脸厌烦的冲文诚挥手,“你去把他打发走,我这会儿没心情,懒得见他。”

    文诚答应,出来让进潘定邦。

    “世子不在?”潘定邦一脸丧气,心情相当不好。

    “世子今天繁忙。”文诚委婉的避过了潘定邦这一问。

    “嗯。”潘定邦满身的丧气不悦好像又浓了一点,嗯了一声,垂着头,准备站起来告辞。

    “七公子这一阵子可还好?”文诚瞄着潘定邦满身满脸的丧气不悦,决定多说几句,看看能不能让他高兴点儿。

    “瞧您这话问的!”潘定邦横了文诚一眼,“也是,大理寺监狱,您怕是连见都没见过。”

    “大理寺监狱我常去,刑部监狱也常去。”文诚抿着笑意。“大理寺监狱有一多半在地下,刑部监狱都在地下。

    前一阵子,大理寺监狱后院那一片,是特意腾出来的,使团回来前,让人再三打扫过。

    使团的人都关在那里,一个不少。

    那一片,前两三个月,我去的极多,不说天天去也差不多。

    使团那么多人,要一个一个的审问一遍。

    这也是潘相的吩咐。”

    “照您这么说,没把我关进地牢,我还得谢谢您和世子爷了?”潘定邦话不客气,语气却有了点儿松缓。

    “使团里还真查出了两个人,去的时候往外递送世子爷的行踪,回来的时候,往外递送您的举动。

    其中一个,是您打了保票荐进去的。

    这事儿潘相都知道,潘相跟您说过了吧?”文诚一脸笑,看着潘定邦。

    潘定邦吓的呃了一声。

    他爹没跟他说这事儿……他爹从来不跟他说正事儿。

    文诚看着潘定邦脸上的惊吓仓皇,接着笑道:

    “潘相当时气坏了。

    是世子爷打了保票,世子爷说:他跟您自小的交情,都是深知的。这事儿,必定是您被人蒙蔽了,您怎么可能要害世子爷呢。”

    “对啊对啊!就是这话儿!”潘定邦松了口气,啪啪拍着茶几叫道。“我跟世子爷自小一起长大,我能害他?那不是笑话儿么!”

    “世子爷也是这么说的。

    所以,您看,我来来回回往大理寺去了那么多趟,可是一句话也没问过七公子您。

    七公子这里不用问,都是信得过的。

    让七公子在大理寺住这两三个月,也是不得已。

    七公子您想想,世子爷遇刺,这是多大的事儿呢,整个使团都关起来了,就七公子您回相府了,那使团其它人怎么想?这京城的人怎么想?

    碰到想得多的,说不定以为是七公子您坑了他们呢。

    七公子您说是不是?

    人心难测哪,七公子您说是不是?

    世子爷也是为了您好,都是自小儿起的交情。”

    文诚笑眯眯看着潘定邦,一番话语重心长。

    “嗯,可不是!世子爷从小就义气,我就说嘛。”潘定邦愉快的往后靠在椅背上。

    “世子爷在江都城被人暗杀,不是一重,而是中了三重埋伏,先是中了毒,功夫全失,接着又被刺客伤到腹部大腿,伤得极深。

    最后一重,七公子也知道,那天,武将军假称丢了什么图,满城搜索,出动的都是精锐啊,那都是奔着世子爷去的。

    世子爷是躲在夜香桶里逃出城的。”文诚语气沉痛。

    听到躲在夜香桶里,潘定邦恶心的猛呕了一声。

    “全赖世子爷福大命大,才死里逃生,撑过了这一场大难。

    到现在,世子爷后背一条刀伤,这么长,这么深,夜里翻个身,还往外渗血水呢。

    一路上,真不知道世子爷是怎么熬下来的。”文诚手抚着胸,一脸揪心之痛。

    “太惨了。”潘定邦听的眼泪汪汪。“这事也怪我,不该听那混帐小厮说了几句混帐话,就从江都城启程了。

    我当时该去找武将军,无论如何把世子爷找回来。要是找回世子爷再走,世子爷就不用受这趟大罪了。

    这事儿怪我。”

    “这哪能怪七公子呢,谁能想到竟然有人敢谋害世子爷呢?”文诚笑着宽慰。

    “就是啊!你这人最明理!

    这事儿真是万万没想到,搁谁也想不到是不是?”潘定邦再次啪啪拍着茶几。

    “这一阵子,世子爷重伤未愈,就要和潘相一起,彻查刺杀的事儿。

    七公子也知道,世子爷手头的公务又极繁重。

    这份忙累苦楚,七公子想想。

    不瞒七公子,世子爷这一阵子脾气大得很,连致和都被训斥了好几回了,什么错都没有,就是世子爷心情不好。”

    “致和多仔细的人,那么好的脾气!”潘定邦顿时一脸八卦惊叹。

    “可不是,不过也不能怪世子爷,事儿都挤到一起了,搁谁都得脾气大,七公子您说是不是?再说,世子爷原本就是个暴脾气。”

    “对对对!”潘定邦连声赞同,一声长叹,“真是难为世子爷了,我要是病了,那脾气也大,这人一生病,你不知道有多难受!”

    “七公子是明白人,这一阵子,我们世子爷若有什么不周之处,还请七公子包涵。”文诚冲潘定邦拱手。

    “瞧您这话说的,我跟世子爷自小的交情,能计较这个?

    再说,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他那脾气?我跟你说,世子爷脾气暴归暴,人品没得说。

    行了,我先走了,等世子爷好了,我再来给他赔罪。”潘定邦边说边站起来。

    “赔罪可当不起。”文诚跟着站起来。

    “也是,我跟世子爷这交情,赔罪不赔罪的,倒见外了。

    等他好了,我摆酒给他……

    唉,我阿爹不让声张,这一场大罪还不能说,都是什么南梁!什么以大局为先,呸!

    就是摆酒吧,压惊这两个字就不说了。

    行了我走了,您别送,都不是外人。”

    潘定邦别了文诚出来,一边走一边琢磨,等世子好了,得好好请他一回。

    怎么请呢?得足见他的诚意,还得有点儿新意才最好。

    这事儿得好好想想!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