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18章 准备好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李桑柔和金毛从睿亲王府角门出来,绕到条热闹大街上,在香粉铺伙计掩不住的诧异目光下,买了一大堆上上品澡豆香脂口脂等等,装了满满一只藤箱,金毛扛着,进了炒米胡同的家。

    黑马没在家,大常把院子里的雪铲出来,刚刚在院门口堆出两个雪人,雪人比他还高一头,一边一个,十分威武。

    看到李桑柔和金毛从巷子口拐进来,大常急忙迎上去,从金毛手里接过藤箱,一只手托着送进正屋,急忙出来用大铜壶烧水。

    老大得好好洗洗。

    李桑柔慢慢悠悠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倒头睡到午后,裹了件狗皮大袄出来。

    黑马正和金毛并排蹲在檐廊下说话,看到李桑柔,一窜而起,“老大!”

    李桑柔将黑马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满意的嗯了一声,转头看着已经没有了青砖的院子,走下去来回踩了踩。

    “这地夯的不错。”

    “那可是!大常不错眼看着夯的。咱们这宅子,但凡能夯的地方,都夯过了,用最好的江米汁儿,足足浇了十遍!”

    黑马紧跟着李桑柔的脚步,得意的胳膊乱划。

    “老大您不知道,您刚走,就有人想坑我跟大常。

    老大您想想,我是好坑的?不沾毛我都比猢狲精!

    还不知道谁坑谁呢!

    咱们这前前后后整座宅子,所有的地儿,全夯了一遍,只花了三百多银子,骨折价儿!满天下都没有的便宜!

    这还不说,他们看您不在家,竟敢溜进咱们屋里翻咱们的东西!

    真以为我跟大常好欺负?

    呸!瞎了他们的狗眼!

    我跟大常看着呢,那蠢家伙,头一趟溜进屋,就着了咱们的道儿,硬生生赔了咱们三万银子!

    三万!

    三张金灿灿的四海通红头金印票!”

    黑马越说越得意,叉着腰哈哈的笑。

    李桑柔斜瞥着他,等他笑完了,慢吞吞道:

    “这事儿刚才世子说了,是永平侯府想探咱们的底儿,连工钱在内,被大常坑了三万四千多银子。

    抹放屁虫是你的主意吧?那银票子得臭成什么样儿?还能不能用了?

    你就不能抹点儿别的?

    还有,我让你打听的事儿呢?你打听的怎么样了?”

    “那个……”黑马舌头打起了结。

    “对啊,你说了半天,全是大常的事儿。

    你的事儿呢?这一两个月,你不会是光转着人家转圈,到现在还没找到下嘴的地儿吧?”

    金毛凑到黑马面前,一脸兴奋。

    “胡扯!我能像你那么笨!我是谁?

    大家出身!识书达礼!

    这点小事能难得住我?”

    黑马先气势无比的驳斥了金毛,再转向李桑柔,那气势立刻就落没了。

    “没抹银票子上,抹包袱上了,是臭的很,早扔的远远的了。

    打听是打听了,没啥有用的。

    姓阴的叫阴景生,还是个秀才,说是从他祖父起,就做凶宅买卖。

    他自己还开了间学馆,还不小,有四十多人。

    他家买了凶宅,有便宜赁出去给人住的,有赁给人家开店的,他自己家的学馆,就是座凶宅。

    还有的,买到手就扒了拆平,往边上扩扩,重新起房宅。

    说是他家本钱厚,反正凶宅买的也便宜,在手里放上十几二十年,什么凶不凶的也就过去了。

    老大,这生意来钱太慢,咱们可等不了十几二十年。”

    黑马和李桑柔说着话,大常从厨房里端了只大炭盆出来,放到廊下,再在炭盆上架上红铜锅,接着端了几大盆的羊肉片大白菜冻豆腐出来。

    四个人围着红铜锅坐下,一人端着一只碗,痛痛快快吃了顿饭。

    把东西收拾好,金毛往炭盆里添满了炭,四个人围着炭盆,喝茶烤火。

    “从现在起,都把该带的东西带好,夜里睡觉别脱光,随时准备逃命。”

    李桑柔抿了半杯茶,语调平和,话却不平和。

    “出什么事儿了?”大常抬头看着李桑柔。

    黑马和金毛两脸愕然。

    “在江都城刺杀世子的,是北齐在江都城的谍报副使范平安。

    世子到江都城前三天,有一个从建乐城过去的阉人,当面密令范平安,趁着要面见世子,杀死世子。

    世子在出使南梁前,南梁朝廷已经谕令在北齐的南梁谍报:南梁谍报交由世子统管。”

    大常脸色变了,李桑柔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道:

    “范平安选择动手,而不是报告给世子,那只能是……”

    李桑柔的话顿了顿,似有似无的叹了口气。

    “给范平安下令的这个人,是站在睿亲王世子、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以及南梁谍报总领这三合一身份之上的人。”

    “那是谁?皇上?”黑马大瞪着双眼。

    “这样的人,除了皇上,睿亲王大约也行吧,还有那位二皇子,板上钉钉的未来皇上,甚至,还有那位大皇子。也许还有其它不显山不露水的实权人物。”

    李桑柔声调悠悠,再次叹了口气。

    “范平安是个聪明人,知道刺杀世子这事儿,是成功了要死,失败了更要死,为了求一条生路,他去找了武将军。

    我不知道他跟武将军透露了多少,又是怎么跟武将军说的。总之,他说动了武将军。

    武将军拿了张假图给他当诱饵,他则把和世子约定见面的时辰地点,告诉了武将军。

    有范平安当面刺杀,武将军在外埋伏,原本是必杀的局。

    没想到世子命大,反杀了范平安,活着逃进了同福邸店。

    赵掌柜找咱们找得极快,咱们出城更快。

    武将军查到咱们时,应该就知道世子已经出了江都城,立刻附上咱们的画像,行文江宁城的邵将军。

    邵将军是永平侯门下出身,这事儿,武将军肯定知道,肯定也知道邵将军跟他一样,希望世子赶紧死了。

    两下里心知肚明。

    所以,江宁城一大清早,就拿着咱们的画影严搜严查。

    他们要杀的是世子,咱们是添头。”

    金毛眨着眼,听明白了。

    黑马也听明白了,冲金毛竖着大拇指:“这都是你跟老大查出来的?”

    “是老大查出来的,别说话!老大没说完呢!”

    “说完了。

    现在人证物证俱全,就看下一步了。”

    李桑柔接着叹气。

    她真的很喜欢建乐城,不过现在看起来,十有八九呆不下去了,那下一步,去哪儿呢?

    在南梁她们已经是通缉犯了,在北齐,眼看着,她们也要当上通缉犯了。

    真他娘的晦气。

    “下一步会怎么样?咱们看什么?”大常看着李桑柔,闷声问了句。

    “第一,要是世子死了,赶紧逃;第二,要是啥事儿没有,天下太平,赶紧逃。”

    李桑柔竖起一根食指,又竖起另一只手的食指。

    “那怎么才不用逃?得杀了谁的头?”

    黑马往自己脖子上划了下,嘴里咔嚓了一声,头往下一歪。

    “不知道,谁知道他们把谁推出来。

    不过,死的这个人位置越高,越重要,这建乐城就越是个好地方。

    都听明白了?

    最近一阵子,随时准备好,十二个时辰轮流值守。别吃太饱。

    我再去睡一会儿。”

    李桑柔说完,站起来,打着呵欠进了屋。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