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12章 亮眼瞎子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江都城临江一面,一半是码头,另一半,是高耸如悬崖的江岸,帅司府,就建在高高的江岸上。

    观音堂一边是码头,另一边,离帅司府不远。

    李桑柔仰头看着崖岸,瞄准方位,甩出了飞爪,拉着钢索,如猿猴一般,往上攀爬的飞快。

    第三次甩出飞爪,扣上了帅司府的围墙,李桑柔拽着钢索上了围墙,伏在围墙上,收好飞爪,沿着围墙爬了一段,跳上一棵树,滑到地上。

    帅司府里戒备森严,三人五人的小队不停的来回巡逻。

    李桑柔沿着阴影,在巡逻小队的空隙里,往存放假城防图的阁楼靠过去。

    阁楼两丈见方,高三丈许,瘦高挺直,从下到上,全是光滑无比的青石墙,三面无窗无门,只有一面开了扇只容一人进出的小门。

    小门紧锁,门外,站着两名持枪护卫。

    李桑柔仰头看了看黑暗中的阁楼,在下一队巡逻士卒过来之前,往来路退回。

    金毛蹲在猫耳胡同黑暗角落里,看到贴着墙角疾步过来的李桑柔,急忙窜起来迎上去。

    李桑柔先将飞爪扔进金毛撑起的牛皮袋子里,再解下手弩,脱了外面的黑衣服。

    金毛收紧牛皮袋子,甩到背后,跟上李桑柔问道:“还去哪儿?”

    “范平安埋在哪儿了?”

    “范家集东边,出了城还有四五十里路。”

    “去米瞎子家。”

    “好!”

    金毛愉快的应了一声,侧身贴墙,挤到李桑柔前面,脚步轻快,在黑暗的巷子里,好象一条自在的游鱼。

    米瞎子住在城南三清观边上。

    最早的时候,米瞎子的家是贴着三清观围墙搭的一个破窝棚,因为紧挨着三清观的屎池子,臭气熏天,这地方就没人跟他抢。

    到李桑柔收拢了江都城的夜香行,要给他置宅子,他不但不肯搬走,连旁边的屎池子也不让动,说那屎池子是他的风水根。

    李桑柔往三清观施了两三千银子,买得三清观把围墙往里折进去两间屋的地儿。

    李桑柔给米瞎子起了两间屋,外面又圈了一丈多宽一个小院,再把旁边屎池子加了盖,另开了地方掏屎。

    米瞎子这家,就像模像样儿了。

    米瞎子没在家,照例只要人不在,就院门敞开,屋门敞开。

    金毛先溜进去转了一圈,在院门里招手示意李桑柔。

    李桑柔径直进屋,摸了把竹椅子拎到门口,坐在门里的黑暗中,慢慢理着思绪。

    外面,米瞎子哼着小曲儿,一步三摆的跨进门槛,抬脚把两扇院门踹关上,举着胳膊,用力伸了个懒腰,哼着小曲穿过院子,抬脚要进屋时,看到了李桑柔。

    “我就知道你回来了,黄毛那猢狲,他以为他不说就能瞒得过我?”

    米瞎子一个趔趄,顺势坐到了门槛上。

    “到哪儿鬼混去了?”李桑柔闻着米瞎子身上的脂粉气酒气。

    “桥那头桃红那儿。

    桃红要从良了,给她贺贺。

    娘的,从什么良?好不容易熬满了十年典期,她那个男人也死了,从此自由自在,多好!

    非得再给自己找个主儿!

    这往后哪,眼瞅着全是苦日子了。

    头一回见她,我一瞧她那个傻样儿,就知道是个苦命的主儿,果然!”

    米瞎子拍着大腿感慨。

    “老大说过,甲的糖,乙就是砒霜,你这闲事管的太宽了。”

    金毛蹲在米瞎子旁边,冲他撇嘴。

    “屁!”

    米瞎子一个屁字,喷了金毛一脸口水。

    “下床干骡马的活,上床被男人骑,日夜不得歇,一年吃不上一口肉,搁谁都是砒霜!

    唉!”

    米瞎子一声长叹,悲伤起来。

    “老子管个屁的闲事,老子哪有本事管闲事儿?就是说两句。

    算了不说了。

    黄毛说你回来有事儿?”

    “我没这么说!”

    一句话说的金毛急眼了。

    “我是说,我回来有事儿,我啥时候说老大回来了?”

    “那不是一样!”米瞎子一巴掌拍开金毛,接着和李桑柔说话。“你真给北齐当谍报了?”

    “我从来不给自己找个主儿顶着。”

    “我就说你是真聪明!”米瞎子冲李桑柔竖着大拇指。

    “我接了桩活。”

    李桑柔没理会米瞎子的夸奖。

    “刚才去了趟帅司府,看了藏图的那幢楼,你去过帅司府没有?”

    “去过!我见过那楼,嗷嗷喊着偷图那天,我就觉得有猫腻儿,能从那幢楼里偷出东西的,怎么可能满屋脊乱蹦的是个人都能看见!”

    米瞎子撇着嘴。

    米瞎子天生一对儿灰绿瞳孔,大太阳底下看着,跟没眼仁一样,都以为他是个瞎子,他也装瞎子装的毫无破绽,其实他那双眼睛,比绝大多数人都好使。

    因为这个,他这个算命瞎子的算命本事,在江都城小有名气。

    “图确实丢了,闹腾之前就拿走了。这事儿,要么有高人,要么,就是帅司府设的局,你觉得是哪种?”

    李桑柔看着米瞎子问道。

    “是个什么局?”

    “杀人,要杀北齐那位世子。”

    “半边肩膀担着文家的那位世子?”

    米瞎子那对儿灰绿瞳孔闪亮发光。

    “嗯。”

    “那肯定是武将军设的局!

    那位世子要是死了,北齐文家就算是真正、彻底的断了根了,那武将军得多高兴呢!

    这事儿可不好查。”

    “武将军自己设不了这局,他应该就是帮了一把,就是不知道是谁找他帮的这个忙。”

    李桑柔接着道。

    “这个更不好查。你要是有别的路,走别的路,别在这条道上费劲儿了。”

    米瞎子连连摇头。

    “嗯,你以后多往帅司府那一带走走。”李桑柔沉默了片刻,和米瞎子道。

    “行!”

    米瞎子答应的极其爽快,接着问道:

    “你这接的还是那位世子的活?”

    “嗯。”

    “听说那位世子貌比潘安?”米瞎子捅了捅正听的呆怔的金毛。

    金毛急忙点头。

    这句他懂!戏文里常唱。

    世子比台上那些貌比潘安的好看多了。

    “你可别被美色迷了眼,色字头上一把刀!”

    米瞎子并着两根手指,在李桑柔眼前晃了两趟。

    李桑柔没理他,一边站起来,一边和金毛说话:“你就歇在这里吧。明天一早出城,咱们去范家集瞧瞧。”

    “好!瞎爷越来越能瞎说!”金毛站起来往外送李桑柔。

    “哎,我说,你可别挑的两家打起来了,好不容易过了几年太平日子。”

    米瞎子在李桑柔背后喊了句。

    李桑柔没理米瞎子,金毛送走李桑柔,关了院门,冲米瞎子撇嘴道:

    “哪两家打起来?南梁跟北齐?瞎爷,你可真敢胡说八道!咱们都是小虫小蚁,屁都算不上,这话可是你说的!”

    “小虫小蚊那是你,她可不是!”

    米瞎子抓着门框站起来,突然扯着嗓子唱了句:“香消了六朝金粉……”

    把金毛吓了一跳。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