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8章 和嚣张无关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第二天一早,黑马金毛赶着大车去买东西,大常先往宅子里看了一遍,出来找了家牙行,挑了几个人打扫清洗。

    李桑柔一个人出了邸店,沿河逛到一家小饭铺子门口,挑了张河边的小桌子坐下,要了一笼汤包,一碗鸡粥,看着河里匆匆来往的大船小船,慢慢悠悠吃的十分自在。

    “姑娘不是本地人?”

    隔壁桌一个微胖老者,端着半碗馄饨,转身坐到了李桑柔对面。

    “不是。”李桑柔看了眼老者,带着微笑,客气却不热情。

    “姑娘是从哪儿来的?”老者很热情。

    “江宁城。”李桑柔微笑答道。

    “江宁城是个好地方,姑娘到咱们建乐城,是路过,还是打算长住?”

    老者吃着馄饨,接着笑问。

    李桑柔看着河中缓缓滑过的一条船上,船尾蹲着的妇人,妇人一边哭骂一边捶洗衣服。

    看着哭骂的妇人越来越远,被其它船挡住了,李桑柔才收回目光,看向老者微笑道:“还没想好。”

    “建乐城是个好地方。”

    老者看起来不怎么高兴了,馄饨也不吃了。

    “是。”李桑柔笑意融融,捏了只包子接着吃。

    “姑娘真是滴水不漏。”老者脸上的笑容淡得看不见了。

    李桑柔微笑,没接话。

    “姑娘要到咱们建乐城,是早有打算吧?”老者不笑了。

    “先生认识我吗?我认识先生吗?”李桑柔脸上的微笑没变。

    “我姓范,姑娘称我范先生就行。在刑部领一份差使,现奉命深查睿亲王世子在江都城遇刺一案。

    世子爷遇刺的事,姑娘都听说了什么?”

    “我们兄弟的事,和世子遇刺有关的,世子都知道,世子不知道的,都和他遇刺这件事无关。”李桑柔微笑道。

    “姑娘这样子,太过了吧。难道姑娘没听说过破家县令,灭门令尹?”

    范先生有了几分怒意。

    “没听说过。”李桑柔极其干脆的答了一句,端起碗,抿起了鸡粥。

    范先生呼的站起来,眯眼看着悠然喝着鸡粥的李桑柔,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李桑柔不紧不慢的吃完包子,喝完鸡粥,站起来,沿河往前逛。

    ……………………

    顾晞回到睿亲王府,文诚迎在院门口。

    进了上房,顾晞示意文诚,“说吧。”

    “王爷午后回来,听说世子遇刺的事,大怒……”

    “大怒?”顾晞一声冷笑。

    文诚眼皮微垂,掩下眼里的怜惜,接着道:“王爷责令潘相务必要尽快查清查明,绝不可漏过错过放过。

    还责令潘相每天向他禀报进展,且留了两名幕僚协助潘相。

    这个,咱们已经料到了,放到潘相手里的线索,都是咱们已经查清证实,不过经他的手,缉拿归案而已。”

    顾晞冷着脸嗯了一声。

    “北洞县城拿到的长随这条线,从牙行往上,看来已经查不到什么了。

    林子里找到的那几支箭,同一批箭,只有顺之领过十捆,已经清点过了,咱们领的箭都在。

    余下的都在兵部,总计三万一千九百一十三支。

    兵部说,这批箭交进来时,总数应为三万两千只,这中间,多出来几支,十几支,或是二十只三十只,甚至五十一百只,都是有过的,只许多不许少。

    这一条线,极难查出什么。

    余下的两条线,江宁城那边,照那位李姑娘查到的,你觉得该是永宁侯身边的长随祥实,可祥实确实没离开过建乐城,传话的,只能另有其人。

    兵部确实收到了南梁谍报的急信,说是你到北洞县的那一两天,有南梁硬探经过,兵部就责令北洞县,以及沿途各县的厢兵随时警戒。

    你遭劫杀那晚,有人拿了兵部的勘合调动北洞县厢兵,以及北洞县衙。

    因为有之前兵部那份谕令,北洞县自然没觉到有什么不妥。

    勘合还在,是兵部的,不过是两年前被偷的那一副。

    你在江都城遇刺,流落在外这件事,知道的人极少,兵部应该不知道。

    兵部和北洞县,应该都是被人利用,不该过多责备。

    使团这边,还在审,我回来前,还没审出有用的。

    查到现在,算是全无线索,真要是永宁侯府,这场刺杀劫杀,安排的令人赞叹,你能逃出条命,靠的是运道。

    咱们从前太小看永宁侯府了。”

    “你真觉得那些弓手是永宁侯府的人?”顾晞沉默好一会儿,看着文诚问道。

    “这件事,得查清楚。”文诚看了眼顾晞,垂下眼皮低低道。

    “南梁谍报和使团这两处,必定都埋伏了人手,特别是南梁谍报那边,还有就是往江宁城传话的人这条线。

    使团都在咱们手里,江宁城咱们也能派人去查,就是南梁这边,咱们派人过去,只怕没查出什么,反倒要着了谍报的黑手,折在那里。”

    “嗯。”顾晞脸色不怎么好看,沉默片刻,转了话题,“那位李姑娘,最近怎么样?”

    文诚还没开口,先露出笑意。

    “李姑娘这份精明……”

    后面的话,文诚好象不知道怎么说才好,笑着唉了一声。

    “今天早上,刑部范立在汴河边上和李姑娘偶遇,想盘问几句,却被李姑娘堵了个滴水不漏,范立很生气,说李姑娘打着世子的旗号,过于嚣张了,这于世子声名有碍。”

    “嚣张?比我还嚣张?”顾晞斜瞥着文诚问了句。

    文诚失笑,“那应该不至于。”

    “李姑娘能白手起家,在江都城混得风生水起,要是连范立这样的都对付不了,那不成了笑话儿了?

    她护送我回建乐城,这一路上,哪一件事是能说给他范立听的?

    让人查查范立,是真的蠢到这份上,还是别有所图。”

    顾晞说到最后,脸色阴冷。

    “嗯。”文诚应了一声,看着顾晞,“你的意思,想请李姑娘走一趟吗?”

    “你看呢?”顾晞看着文诚反问道。

    “南梁谍报有问题的,应该就是江都城这一块,李姑娘是江都城的地头蛇,她肯走一趟,确实极其合适。

    只是,万一……南梁谍报就要全军覆没,过于冒险了。”文诚拧着眉。

    “我在想,李姑娘肯不肯走这一趟,如果不肯,要怎么样才能说动她。”好一会儿,顾晞慢吞吞道。

    文诚看着顾晞,苦笑失声:“世子就是过于无所顾忌,才招来这一场劫杀。”

    “我就算比大哥更加谨小慎微,难道他们就不嫌我碍事,就不再一心一意想着让我消失了?

    我束冠之后,刚刚回到这府里,他们就想毒死我,难道也是因为我无所顾忌?

    我是横在他们和睿亲王位之间的巨石大山,是他们一定要毁掉搬开的障碍,这跟我有所顾忌还是无所顾忌,毫不相干。”顾晞冷冷道。

    文诚沉默片刻,低低叹了口气。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