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5章 兄弟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顾晞的队伍冲进城门,直奔皇城。

    宣德门外,顾晞下了马,直冲进去,走到一半,一个小内侍脚步急促,迎面而来,离得还有七八步,小内侍就扬声传旨:

    “陛下口谕:晞哥儿到垂福宫觐见。”

    顾晞顿步,欠身应了是,越过小内侍,继续急步往前。

    垂福殿东厢,皇上半躺半坐在南窗下的榻上,看到顾晞进来,直起上身,“你受了伤?伤得怎么样?快过来让朕看看!”

    “是。”顾晞规规矩矩磕头见了礼,靠近榻前,曲膝半跪,“在江都城伤得重,到现在也没能完全恢复,以至于在北洞县遭遇伏击时,再次受伤,让皇上担忧了。”

    皇上伸手拉起顾晞的长衫领口。

    层层包扎的后背,雪白的细棉纱布上,有一长条血渍渗出来。

    皇上轻轻放下长衫,看着顾晞问道:

    “江都城是怎么回事?是南梁人?”

    “臣觉得不全是南梁人,臣已经在查了。”顾晞垂眼道。

    “在北洞县,有重弓手?”皇上紧皱着眉。

    “是,不只一个,都是千里挑一的好手,这件事,请皇上彻查。”

    顾晞抬头看向皇上。

    皇上脸色凝重阴沉,“嗯,这是大事。

    你先回去,好好歇一歇,把江都城和北洞县的事,细细写份折子递上来,密折吧,事涉南梁谍报,不宜声张。”

    “是。”顾晞应了,站起,退到殿门口,转身出去。

    皇上看着顾晞的背影,脸色更加阴沉。

    ……………………

    顾晞从禁中出来,沿着东西大街,径直进了挨着晨晖门的明安宫。

    明安宫是皇长子顾谨的居处。

    顾晞紧几步上了台阶,就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顾谨。

    顾谨看到他,先松了口气,露出笑容,“你回来了,瘦了很多。”

    “嗯,大难不死,回来了!大哥气色不好。”

    顾晞几步冲到顾谨身边,仔细看了看顾谨,转过去,推着顾谨往里进去。

    “这些天都没睡好,不知道你能不能回来。”

    顾谨语调缓而沉。

    “我回来了。”顿了顿,顾晞声音落低:“在江都城,我中了毒,功力全失。”

    顾谨脸色变了,一脸震惊的看向顾晞。

    顾晞迎着他的目光,紧紧抿着嘴唇,点了下头。

    他自小修炼的文氏功法,在大成之前,有几味药是碰不得的,吃了就会功力全失,力气全无,快了半个月,慢了,要一个多月,才能慢慢恢复功力。

    文氏功法的这个弱点,极少人知,知道的那几个人,都是他的至亲。

    “过了江,在江宁城靠岸时,江宁城正在严查护送我过江的那几个江湖人,说她们是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只要看到,就格杀勿论。”

    顾晞接着道。

    顾谨往后靠到椅背上,没说话。

    江宁城守将邵明仁,是永平侯府门下出身。

    “到北洞县前一天,船在随家集码头采买补给,我到船头站了一会儿,应该是那时候被人看到,一路尾随,当天夜里就动了手。”

    顾晞接着道。

    “从江宁城过来的每一个码头上,应该都有人盯着。这一路上,你只在随家集码头出来过?”

    顾谨蹙眉问道。

    “嗯。”

    顾晞嗯了一声,将顾谨推到殿内榻前,弯腰抱起顾谨,放到榻上。

    顾谨看着顾晞:“皇上想过要拆分睿亲王府,和我说过,和你也提过一回吧?”

    “嗯。”顾睎垂下眼皮。

    “皇上有皇上的考量,你身兼文家和睿亲王府,过于位高权重,他又觉得你性子暴烈,怕万一有什么不可收拾之事,倒是害了你。”

    “大哥的意思呢?”顾晞看向顾谨。

    “我不是很赞成。”

    顾谨迎着顾晞的目光。

    “皇上的拆分,是打算把睿亲王府降为两个世袭郡王府。

    另一个世袭郡王交到你那两个弟弟手里,就等于交到沈氏手里。

    老二性子软糯,过于重情,他和永平侯府,以及沈氏,极其亲近,毕竟是他的外家。

    永宁侯府和沈氏野心勃勃,却不够聪明,他们若是权势过重,才是真正的祸患。

    你性子是烈了些,却明智明白。

    我觉得性子烈没什么,愚蠢才是最可怕的。”

    “已经没有文氏了。”顾晞叹了口气。

    “你在,文氏就在。南梁有武家军,北齐就不能没有文氏,以后,要从你的子嗣中,挑一个承继文氏。

    这是先皇当初答应过文家的。”

    顾谨轻轻拍了拍顾晞,转了话题:

    “你在江都城的意外,和南梁有关吗?”

    “我觉得没有,就算有,也是南梁被人利用。”

    顾晞的话顿住,脸上露出丝丝愧色。

    “到江都城隔天,我去见谍报副使,他拿了份江都城防图给我,说是刚刚拿到的,我过于高兴了,光顾着看那份图,失了警惕,喝了他递给我的一碗擂茶,喝了两口,觉出不对时,已经晚了。

    我拼着最后的力气,杀了副使,也被他伤了腹部和大腿,挣扎出来时,留在外面接应的人不见了,城里缇骑四出,说是有人闯进帅府偷了城防图。

    我忌讳的药,必定是我身边的人拿给谍报副使的,这人必定在使团内,当时,我没有自保之力,不敢回驿站,更不敢再联络当地的谍报。

    幸好约在赵明财的客栈附近,我就逃进了客栈。

    城里搜得极紧,赵明财立刻去找了当地夜香行老大,是位姑娘,姓李,李桑柔。”

    顾晞看向听的专注的顾谨,解释了句。

    “原本,李姑娘只肯送我到江宁城,在江宁城替我雇条船北上,原以为,李姑娘送我出城这事儿神不知鬼不觉……”

    顾晞的话顿住,喉咙微哽。

    “当时,赵明财一个人拖不动我,叫来妻弟帮忙,被妻弟举报,大约是怕自己熬不住刑,看到官兵上门,赵明财一头撞在柜台角上,当场就死了。

    可武将军还是查到了夜香行,李姑娘在江都城的基业财产,毁于一旦。

    李姑娘不能再回江都城,这才答应护送我到建乐城,保银十万。”

    “能这么快把你送回来,又只在北洞县遇了险,这位李姑娘不简单。”

    顾谨轻轻呼了口气,带着丝丝赞叹道。

    “很不简单,我看不透她。

    路上这一个来月,在北洞县出手之前,她日常做饭洗衣,闲了就嗑着瓜子看书,看的都是地理志,游记之类,看起来就是位极寻常的女子。

    在北洞县出手时,她狠辣刁钻,料敌极准。

    她功夫非常好,是杀手路数。

    还有,她日常供奉简而不陋,识音律,懂诗词,极有格调,应该出身不凡,我探问过几次,她避而不答。

    她那三个手下,视她如神。”

    “会不会是南梁的人?”顾谨听的皱起了眉。

    “我觉得不会。”顾晞答的快而肯定。“她打算长居建乐城,我让守真盯着她看一阵子。”

    “嗯,这样最好,一来以防万一,二来,也防着那些人往她们身上栽赃。你的伤怎么样?功力恢复了没有?”

    “到北洞县之前,功力就恢复了,要不然,北洞县那场劫杀,活不下来。

    在北洞县,后背又被砍了一刀,得再养一阵子。”

    顾晞抬了抬胳膊,他这两条胳膊抬的略高,就疼痛难忍。

    “回去歇着吧。记着,别任性,咱们都长大了。阿爹有句话说得对,做事情,都是退一步,再进两步。”

    顾谨心疼的看着顾晞脸上掠过的一缕疼痛,交待了句。

    “嗯,我先回去了,大哥好好睡一觉,你脸色很不好。”

    顾晞站起来,先扬声叫了内侍进来,才告退出去。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