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2章 天明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文诚在大常怀里,没颠几下,就垂头晕了过去。

    等他悠悠然睁开眼时,先映入眼帘的,是李桑柔一脸的担忧和关切。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你后背的伤虽说深了点,好在没有毒,也没伤着骨头,五脏六腑也都好好儿的,运气不错。”

    李桑柔的解释里透着浓浓的歉意。

    这趟是十万两银子的镖,头一回遇险就把货重伤了。

    而且他受伤还是因为大常他们临阵失措,她这心里歉意浓厚。

    这一句运气不错,其实是说她自己运气不错。

    这人要是死了,十万银子也就没了,那她这一趟,这亏损就太大了。

    “没事。”文诚忍着后背的剧痛,转头四看,“这是哪儿?”

    “北洞县城。”

    顿了顿,李桑柔带着几分尴尬道:

    “大常伤的不轻,金毛和黑马也都带了伤,这样的伏击,再有一回,我们肯定撑不住。

    我的意思,你得亮出身份了。”

    李桑柔的话顿了顿,眼皮微垂。

    “照理说,我们只管走镖,不该多管你是谁,是什么身份儿,可这会儿……”

    李桑柔抬眼看向文诚,一脸苦笑。

    “实在没办法了。

    这北洞县紧邻建乐城,不管北洞县县令是谁的人,你亮明了身份,再怎么着,他也不敢明刀明枪的对付你。

    再说,亮出身份,你的人找你也方便。”

    “好!就交给你了。”文诚答的极其干脆。

    “亮哪个身份?”

    李桑柔一句话问的文诚一怔。

    “当初接镖时,你说你要防的那个永平侯,再蠢,也不会为了杀一个王府幕僚,在建乐城边上动用那么多重弓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你猜到我的身份了?”

    沉默片刻,文诚直视着李桑柔问道。

    “你是睿亲王世子,不是他的幕僚。”李桑柔看着他。

    “嗯,我姓顾,单名晞,字悦道。”

    “就亮这个身份?”李桑柔眉梢微挑。

    她还真猜对了!

    “好。”

    李桑柔刚要站起来,远处传来一片尖利的呼呵声。

    “闲杂人等闪开!快闪开!官府捉拿人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快闪开!”

    李桑柔脸色变了,抄起手弩,一边往手腕上扣,一边冲到窗前,透过窗户缝往外看。

    她这是二楼拐角,一面窗下是客栈正门所在的热闹街道,另一面则对着客栈后面的一条深巷。

    这会儿,那条热闹街道两头,都有望不到头的衙役和厢兵,叮叮咣咣的奔跑过来。

    “黑马,你背上文爷,金毛跟着我,大常跟在黑马后面,你别往前冲了。”

    李桑柔一边吩咐,一边抄起油灯,将灯油洒在被子上。

    金毛几个都是跟她跟惯了的,见她抄油灯,金毛急忙摸火镰打火,火星迸到灯油上,火苗立刻窜起来。

    李桑柔抓起已经烧起来的被子,一脚踹开房门,将被子扔到门外木栏杆上

    火立刻沿着木柱往上舔,李桑柔看着火起来了,猛一脚将雄雄燃烧的栏杆踢到楼下,转身进屋,关上门,纵身跳到客栈侧边的深巷子里。

    黑马先用绳子将顾晞顺下去,跟着跳下,背起顾晞,几步跟上李桑柔,往巷子外狂奔。

    几个人从巷子里冲出来,迎面撞上了几个厢兵,李桑柔眼疾手快,扬手射杀了一个,大常迎着另几个厢兵直冲上去,抡圆胳膊打的几个人飞了出去。

    “黑马,问他们是什么人,竟敢劫杀朝廷命官!”李桑柔叫道。

    “呔!尔等何人!竟敢惊动我家大官爷!”

    黑马猛一声暴呵,惊的顾晞一个愣神,随即忍不住想大笑出声。

    他这是唱戏呢!

    “我是睿亲王世子,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顾晞,赵丰年呢?让他来见我!”

    顾晞气势如虹,声色俱厉。

    对面一下子安静了,厢兵们齐齐呆看着被黑马背在背后的顾晞。

    “世子爷出使南梁,还没回来呢!

    大胆贼人!竟敢冒充世子爷,杀了他!”

    厢兵们后面传出个声音,却看不到人。

    前排的厢兵顿时凌乱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不定,队形也有些乱了。

    “是不是世子爷,叫你们县令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李桑柔高声喊了句。

    黑马伸长脖子赶紧接道:“就是!呔!快快叫你们县太爷出来跪啊迎啊呀呀呀!”

    顾晞的尊贵冷厉被黑马这一句’啊呀呀’扫的一干二净。

    厢兵们哄笑起来。

    “操他娘,这年头,连戏子都敢杀人越货了!还敢冒充世子爷!”

    李桑柔气的恨不能一脚把黑马踩成一滩烂泥!

    “快杀了他们!杀一个赏银一千!杀两个赏银五千,杀了他们!”

    厢兵背后的声音又冒出来,透着狠厉和急慌。

    厢兵们两眼放光,你挤我、我挨你,一手盾牌,一手长刀,一步一步压上来。

    大常上前一步,挡在站在最前的李桑柔面前,双手握拳,猛的吼了一声,厢兵们脚步一顿,片刻,又开始一步一步往前压。

    李桑柔身后,客栈那幢木楼里猛的窜出条长长的火舌,呼啸着窜向半空,火焰爆吐,火星四溅。

    在火舌的呼啸声中,李桑柔板动手弩,走在最前的两个厢兵应声而倒。

    厢兵们惊恐的尖叫着,连连后退。

    “快叫弓箭手!快!”

    李桑柔脚尖点地,正准备冲杀上去,厢兵背后,远远的,尖利的哨音一声紧过一声:

    “秦王车驾!回避!回避!”

    顾晞轻轻吐了口气,总算来了。

    “你的人?”

    李桑柔顿住脚,头也不回的问了句。

    “是!”

    “这里!这里!”

    黑马听到顾晞一个是字,立刻扯着嗓子跳脚狂叫。

    得了指引,哨音直冲而来。

    一个银甲白马的少年冲在最前,一路上挥动长枪,用枪杆拍开挡在他前面的众厢兵,眨眼功夫就冲到了顾晞面前。

    马没停稳,银甲少年就纵身跳下,扑前半跪:“世子爷,您,我还以为您……”

    银甲少年话没说完,眼泪差点出来。

    “咱家世子爷没事……唉?大常!”

    黑马一边放顾晞下来,一边一脸笑凑上去接话,刚接了半句话,眼角瞄见大常身子摇了几摇,一声尖叫,甩开顾晞,急扑过去,没扶住大常,却被轰然倒地的大常压的仰面倒下,痛的惨叫连连。

    “俺滴个娘唉!压死……了……死……了……”

    顾晞靠着黑马,被黑马这一甩,措不及防,摔了个结结实实,两眼冒金星。

    金毛离的略远,见大常轰然倒下,急的眼睛都红了,往前急扑,却被大常的脚绊住脚,一头砸在大常身上,压的最底下的黑马又是一阵痛苦的’娘唉’。

    李桑柔一步上前,伸手按在大常腕脉上,片刻,微微松了口气,脱力了,性命无碍。

    放心了大常,李桑柔忙转头看向顾晞。

    顾晞已经被银甲少年扶起来,正一脸狠厉的对围在他周围的一群人不停的发号施令。

    李桑柔放松下来,长长舒了口气,腿一软,一**坐在大常身边。

    她们几个背着晕迷不醒的顾晞,绕了不知道多少冤枉路,后半夜才赶到北洞县城,天蒙蒙亮时进了城,不过给顾晞重新包扎伤口,换个药的功夫,就又被人围上了。

    这会儿松下这口气,她就累的实在站不住了。

    顾晞被一顶软轿抬进了城外的北洞县驿,大常和李桑柔几个,也同样被抬进了县驿。

    李桑柔看着大夫给大常查看好伤势,诊了脉,听大夫说确实是失血过多,脱力晕倒,这才放了心,洗个澡,收拾好自己的伤口,倒头直睡到第二天。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