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桑 第1章 夜半

作者:闲听落花 类别:玄幻小说
    夜半。

    北洞县,平吉码头。

    细密的雨丝中,孤零零泊着只半旧的商船,正满船酣睡。

    船舱中的文诚被噩梦惊醒,一把握住枕边的长刀,’呼’的坐起。

    刀柄绷簧弹开,低脆的撞击声把文诚从最后一丝残梦中拽脱出来。

    文诚愕然的看着一身劲装,站在船舱中间的李桑柔,下意识的说了句:

    “我做了噩……”

    一句话没说完,就被李桑柔竖指抵着嘴唇制止。

    文诚脸色变了,刚要松开刀的手,立刻又握紧刀柄。

    李桑柔指了指,示意文诚穿鞋,自己悄无声息走到船舱门口,如鬼影一般紧贴在门柱后。

    船舱外,雨丝细细。

    船舱另一边,比常人高出半截、宽出一半的大常,正在系牛皮护甲最后一根绊带。

    金毛和黑马一左一右,握刀护在大常两边。

    黑马迎上文诚的目光,忙咧嘴笑着致意,黑暗中,黑脸上一双黑眼睛贼亮。

    大常扣好甲,刚刚拎起那根巨大的黑铁狼牙棒,船头就响起了船工们一连串短促的惨叫。

    几乎同时,李桑柔猛的拉开门,黑马和金毛一前一后,人随着刀,冲了出去。

    大常却是往后两步,抡起狼牙棒,扫向船尾。

    一片尖锐凄厉的木板破碎声,盖住了生铁砸在肉体上的’噗噗’声,以及几声压抑之极的死亡惨哼。

    “跟上我!”

    李桑柔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句,矮身窜出正在倒塌的船舱,手里托着只玩具般的钢弩,钢弩咔哒声不断,每一声后,都连着重物砸在甲板上的闷响。

    文诚心神微恍,急忙握刀,背对李桑柔,紧跟而出。

    李桑柔和她三个手下这份默契到如同一人的配合,让他在这样的时候,生生看愣了神。

    李桑柔和她这三个手下,是他在南梁江都城遇险后,重金雇下的保镖。

    从江都城到北洞县,走了一个来月,一路上平平安安。

    同处一船的这一个来月,她每天切菜做饭,饮酒喝茶,和寻常女子没什么不同。

    这会儿,看到她和她的弟兄们凶猛狠厉的另一面,让他在这样的时候,还是生出了几分恍惚之感。

    “退!”李桑柔一声厉呵。

    大常大吼一声,手里的狼牙棒猛力砸在后舱甲板上,借着这一砸之力,跃起跳到前甲板,落地时,踏的前舱板发出一连串轻脆的爆裂声。

    “跟上!”

    爆裂声中,李桑柔头也不回的招呼文诚,端着手弩纵身跃前,正好落在大常身后。

    文诚急忙纵起跟上。

    李桑柔半蹲半跪,躲在大常身后,端着手弩不停的放冷箭。

    几乎同时,金毛和黑马聚拢过来,一左一右护在大常侧后。

    文诚落后半步,示意金毛和黑马,他来断后。

    大常的狼牙棒摧枯拉朽,几棒下去,靠近深水的那半边船舷就碎成了木屑,趴满了船舷的黑衣刺客支离破碎的飘满水面,在船周围混成了血红的碎骨烂肉汤。

    扫荡了满船蝗虫般的刺客,大常急忙蹲身,放下狼牙棒,一把抓起缆绳,一声闷喝,用尽全力拉动缆绳。

    船猛的向前冲去,背对着船头,正一刀刺前的文诚措不及防,连人带刀撞上迎着他扑上来的刺客。

    黑马一把拽起他,推着他,跟在李桑柔后面,从已经冲上浅滩的船头跳下去。

    从李桑柔一声’退’,到几个人聚到前甲板,再跳下船,不过七八息的功夫。

    冲过浅水,金毛和李桑柔冲在最前,大常提着狼牙棒断后,黑马护着文诚跑在中间。

    文诚扭头看了眼正奋力从水里爬出来的水鬼们。

    “娘的,真有钱!个个穿着鱼皮服。在水里厉害,到岸上可就跑不动喽!”

    黑马顶着满头满身血,不但有空跟文诚解释了几句,还顺便扭头冲或是一身鱼皮服就往前冲,或是停下来用力往下扒鱼皮服的众水鬼们呸了一口。

    文诚没理他,紧冲两步赶到李桑柔侧后,急急提醒她:“小心埋伏!”

    话音刚落,前面黝黑的树林里,几支火把亮了起来。

    李桑柔和跑在她侧前的金毛没有半分停顿,略微打弯,往火把东面树林里冲过去。

    “快截住后面的!”

    黑马一窜老高,一声大吼,语音语调竟然和北洞县土著一般无二!

    这会儿正是夜半时分,残月昏暗。

    举着火把、冲在前面的兵卒根本看不清楚哪个是哪个,听到熟悉的方言,随着本能,放过李桑柔四人,挥刀往后面冲杀过去。

    黑马这一声吼,让他们多了十几息的时间,这已经足够众人一头扎进小树林,在林中奔跳狂逃。

    跟进树林的追兵明显是两拨人。

    聚拢在火把四周,刀剑盔甲叮咣作响,喊的震天响,跑的不急不躁、明晃闪亮,腔调十足的,是一群。

    散在暗处,快如鬼魅,和那些水鬼气质完全一样的黑衣人,是一群。

    渐渐的,鬼魅般的黑衣人把明刀亮甲的那群官兵甩的老远,如附骨之蛆,紧缀在文诚等人身后。

    树林东边和一片山峦相连。

    金毛伸着脖子,连蹦带窜跑在最前,带着众人正要往那片山峦扎进去时,在他们身后,响起了几声轻微却刺耳的弓弦声。

    “弓!”

    “藏!”

    文诚的示警,和李桑柔的命令同时发出。

    金毛跃起窜到一棵巨树后,黑马一个狗啃泥,扑进侧前的灌木丛中。

    大常一步冲前,连人带棒先护住李桑柔,紧跟着她的步子,两步就窜到了金毛藏身的那棵巨树后。

    文诚跟着黑马,一个鱼跃扑进黑马藏身的灌木丛后。

    没等大常站稳,七八支黑黝黝的长箭,就钉进了几个人刚刚跑过的地方。

    李桑柔心头一阵狂跳。

    靠!差一点被穿成一道透明窟窿!

    长箭几乎没入地下,这样的力道,配的至少是一石的强弓。

    黑夜,又是树林中,能射的这么准,这样的好弓手,千里挑一,居然一齐来了七八个!

    这个文诚真的只是个王府参赞?

    这十万两保镖银,果然不是那么好挣的。

    “杀掉他们!”

    文诚就地一滚到李桑柔旁边,曲膝半跪警戒着对面,一声建议如同将军下令。

    李桑柔‘嗯’了一声,强弓在后,掉头截杀是唯一的法子。

    “你藏好别动。”

    这一趟是走镖,首先要保证货物安全。

    李桑柔一直是个合格的生意人。

    “不行!”

    文诚心底涌起丝丝暖意,却断然否定了李桑柔的提议,接着安排道:“大常诱敌,黑马随我劫杀,你和金毛接应!”

    文诚的安排简洁明了,大常和金毛一动没动,黑马也没动,只扭头看向李桑柔。

    李桑柔轻声交待了一句:“大常小心。”

    得了李桑柔的许可,黑马急忙跃起站到文诚身边,不停的舔着嘴唇,兴奋的黑脸放红光。

    能和北齐文家人并肩战斗,这是多么大的荣光啊!

    金毛握着薄薄的柳叶长刀,往前半步,接替大常站到李桑柔侧前。

    大常提着那根巨大的狼牙棒,弯腰蹲下,紧贴着灌木丛往弓弦响起的方向跑的飞快而静悄。

    看大常跑了几步,李桑柔弯腰摸了块石头,朝着大常前进的方向,用力甩出,长箭破空声随之响起,一簇七八支箭齐齐落在石头落下的地方。

    李桑柔惨叫出声,双脚跳起来,重重落在地上,仿佛重伤倒地。

    弓弦响起处,一阵急促的悉索声由远而近。

    李桑柔蹲在树根后,平举手弩,微眯着眼睛,盯着前方,嘴里却凄惨的叫个不停:“爷……不要管我,你快走!”

    那阵悉索声响的更急更快了。

    文诚高抬着眉毛,说不出什么表情的瞥了眼李桑柔藏身的那棵老树。

    不远处,十几个黑衣人窜的飞快,越来越近。

    文诚眯眼盯着黑衣人。

    身手不错,没想到永平侯府还能训练出这样的人手,从前倒小瞧他们了。

    最前头的几个黑衣人窜过李桑柔扔出的那块石头,大常’呼’的暴起,双手握棒全力扫出。

    几声骨折肉碎声后,那根威力无比的狼牙棒就被一棵碗口粗细的树拦住,那树应声而断,树冠带着狼牙棒的余力轰然倒下,将黑衣人的队形砸乱了套。

    文诚和黑马一前一后挥刀冲出,金毛也纵身跃出。

    李桑柔平举手弩,依然半蹲在大树后,机括轻响,黝黑的小箭飞出两支,两个黑衣人捂着喉咙踉然倒地。

    林子太密,大常的威力连一成都没能发挥出来。

    李桑柔看的遗憾,她最喜欢看大常风卷残云的扫荡。

    早知道这帮小黑这么爱上当,就该把他们诱到林子边上,让大常好好抡上两个来回,把他们扫成一滩不分你我的肉泥!

    那才叫痛快淋漓!

    诸人缠斗在一起,李桑柔一时找不到放手弩的机会,干脆凝神看向文诚。

    文家的功夫真是不错!

    李桑柔看的惊讶。

    黑马和金毛凭的是一股子悍不畏死的狠劲儿,以及自小在乞丐群里打架打出来的灵活机变,正面对上这些训练有素的黑衣人,两人缠斗一个,也就是略占上风而已。

    林子太密,大常的狼牙棒舞不出威力,那股子罕见的勇力也只堪堪敌住两人夹斗。

    文诚周围却有三四个黑衣人围住缠斗,他手里那把长刀招式狠辣刁钻,以一敌多,倒是黑衣人显的手忙脚乱,文诚却意态从容,竟有几分信步闲庭的味道。

    她头一回发现这个文诚帅的出奇,杀人打架时风采无限。

    看了片刻,李桑柔皱起了眉头。

    这样缠斗对自己一方极其不利,后面还有那些明晃晃的追兵呢,虽说不顶用,可蚂蚁多了照样咬死大象。

    得赶紧想办法速战速决。

    李桑柔从树根后挪出半边身子,手弩微微下垂,悄悄往文诚那边挪过去。

    文诚眼角余光正好瞄见李桑柔,隐约猜想到李桑柔的意图,一刀横劈,将一个黑衣人逼得倒翻而退。

    李桑柔的手弩比翻飞的黑衣人快多了,袖珍黑箭悄无声息的钉进了上身后仰的黑衣人喉咙,黑衣人脸朝上重重摔在地上。

    另外三个人没看到李桑柔和那支黑箭,同伴的莫名暴死,让他们有些慌乱。

    文诚自然不会放过这一线之机,手里的刀狠辣劈下,一个黑衣人左胳膊带着半边身子随刀飞出。

    另外两名黑衣人下意识的连退两步。一个黑衣人重又扑向文诚,另一个却顿足冲向李桑柔隐身之处。

    大常一眼瞟见,大吼一声,将一个黑衣人连人带树砸倒,全然不顾另一个黑衣人正挥刀劈向自己,奋不顾身的冲向李桑柔。

    金毛也尖叫一声,抽身回跃扑向李桑柔,黑马离李桑柔最远,急的嗷一声,纵身扑上去。

    他也要赶紧去救他们老大。

    天大地大,老大最大。

    李桑柔的手弩是用牛皮带缚在胳膊上的,松手攥拳,挥动手弩迎向扑面而来的利刃,另一只手摸出把狭长的匕首,如蛇信般直刺黑衣人的喉咙。

    黑衣人的短刀和手弩撞在一起,火星四溅时,喉管被李桑柔那柄见血封喉的匕首轻轻巧巧的挑开,顿时血如喷泉、人如沙袋。

    随后扑到的大常人未到狼牙棒先到,一棒将还没完全咽气的黑衣人砸进了土里。

    金毛的刀比狼牙棒晚了一分,一刀砍在肉堆旁,挑起的一蓬土落在那堆血肉上。

    有人砸坑有人培土,这是唯一一个能入土为安的黑衣人了。

    大常三人不管不顾的撤出战圈,扑救李桑柔,余下的黑衣人立即齐齐杀向文诚。

    他们的任务极其明确:

    杀掉那个人!

    至于李桑柔他们,都是些绊脚的石头,只要不绊脚,就犯不着理会。

    几个黑衣人带着令人心颤的决绝,握刀直扑文诚。

    杀了他!哪怕自己碎成肉泥!

    文诚被大常三人的惊恐扰乱一丝心神,在凄厉的决绝面前,一刹那的分神足以酿成大祸。

    文诚的刀一砍一挑杀了两人,第三把斩向文诚后背的刀,等文诚急往前扑时,已经来不及了,刀尖撩过文诚的后背,文诚痛的叫了一声。

    黑马一眼瞥见,转身急扑,将欣喜若狂,正要补刀的第三个黑衣人拦腰劈成了两断。

    李桑柔气的简直想跳脚大骂。

    百密一疏,临门一脚时,货被人家砍了,看样子活不成了。

    “把甲脱了,狼牙棒也扔了,抱上他,快跑!”李桑柔指示大常。

    大常飞快的扔了皮甲和狼牙棒,抱起文诚。

    李桑柔顾不上查看文诚的伤势,从荷包里倒出一大把颜色各异的药丸,一起塞进文诚嘴里,连拍带打。

    “都是解毒的,咽了!”

    再一把扯下自己身上那条半裙,用力撕成几条,将文诚那皮肉翻开的后背紧紧裹住扎好。

    几个人象刚从血里捞出来一般,却什么也顾不得了,只管往小山峦狂奔。
欢迎您阅读闲听落花所写的小说墨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