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宗旁门 第四百零五章 一次成功的夺权

作者:愁啊愁 类别:玄幻小说
    石中君原本拥有一个人人羡慕的人生,师尊为剑宗宗主,从小受万千宠爱也天资出众,所有剑宗真传都向他开放任他选择。甚至剑宗之内人人都认为他会是下一代的宗主。

    只是这样的日子却在一日间彻底翻转……他成了剑宗人人痛恨的叛徒,对他视如己出的师尊被他从背后捅了一刀,他斩断了一切与剑宗的关联,然后回到了前世所在的乾荒大教。

    他以为自己这只是回归本源,却没想到前世之因不可当今世之果,修士或许可以在转世重修中勘破胎中之迷,但今世因果却是无法被前世因果所覆盖的。

    于是他在回到极北之地之后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心灵空虚之中,他发现自己回不去了……

    虽然乾荒大教有大气运,可以镇压他逆反剑宗而受到的气运反噬和业力。但是他的修炼也变得困难重重了起来……他此前的修为能够一日千里,修行路上能够如此顺利,本就是因为有剑宗气运加持啊!

    如今剑宗气运反噬,而乾荒大教的气运又不会特别倾斜于他,所以他的修炼速速就一下子从原本的勇猛精进变成了龟速前进。修行的道路上,也开始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拦路困境。

    所以修行之人若是想要有所成就,唯有三种方法可行:其一是大智慧,其二大气运,其三便是大毅力。

    大智慧他是没有的,大气运他已经丢失了,而大毅力……他才刚刚定下心来准备修炼,却没想到这世界又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剑崖教立,同时却把乾荒大教派去探听情报的所有人都给留了下来,并且明言指出要他前去才能将失陷的圣女换回。

    这一刻他就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经到了尽头,剑崖教的行事风格他如何能够不清楚?这个脱胎于剑宗的教派绝对是个认死理然后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而他对乾荒大教的作用呢?

    已经是个可有可无之人了……

    以可有可无之人来换回教内圣女,怎么选择还需要多做考虑吗?

    乾荒大教没有再派人‘护送’他,就怕是有去无回吧。也完全没有询问他的意见,直接就是某位教内真仙接见了他,然后将他的金丹点破……

    如此,他便来了。

    剑崖教遵守了诺言,将北尘霜释放了出来,让她自己孤身北上。

    而石中君则是‘重归’剑崖教,以另一种身份。

    “死之前,能否再见一眼师父?”石中君如此问景晨。

    景晨知道自家师尊就在后方远远地看着这一幕,只是已经被点碎了金丹的石中君却是无再感受到姬练的目光。

    “他老人家此时正注视着你。”景晨带着一丝喟叹地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可否……可否……”石中君连续两声,却是一时间不知他又想说什么。

    景晨却是冷冷地看着他,然后陡然转身:“小礼,他就交给你来处理了,无论你如何处置……”

    苏礼莫名其妙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有种被甩锅的感觉。

    明明是景晨下不去手了啊,如此落魄的石中君,哪怕明知是剑崖教的罪人,却也下不去手……

    苏礼无奈地叹气一声,却也没有推辞。

    他来到颓丧的石中君面前说道:“对于你的下场,应该也有预感了吧?”

    “唯死而已。”石中君对自己的结局倒是看得坦然。随后他叹息一声道:“师父他老人家不愿再见我,但是能否将我死后的尸骨埋葬在剑崖之下?”

    苏礼对这石中君可没有什么感情,他只是平淡地说道:“剑崖之下埋葬者,皆是为了剑崖前身剑宗与东洲人道而献身的先辈,汝何德何能,可与先贤同列?”

    石中君微微睁大眼睛愕然了一下,随即从内心深处开始冷了起来……他已经明知必死,但是如今,他却真的是死亦无穴啊!

    天下之大,竟然是死无归处,这是何等悲凉的一件事?

    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什么都看开了,可是现在却是不由自主地惶恐难安了起来……

    但是那又如何,苏礼说完这件事之后却也没有再管他了,只是冷然转身不再与他多说。

    “且住!”他惶恐地叫了一声。

    “何事?”苏礼没有回头。

    “你不杀我吗?”石中君问。

    “杀你与我何益?哪怕你曾经将萃毒的匕首刺入了师伯祖的后背,他却依然不愿见你死在眼前。”苏礼若有所指地说道。

    “等等,别丢下我一个人!”石中君连忙呼叫。

    但是这次苏礼却是没有再理会。背后剑翼展开,就已经冲上云霄随之消失不见。

    而当苏礼离开之后,北地这稍稍停歇的风雪则又开始凌冽了起来……

    石中君一下子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冷,他双手环抱自己以一个最卑微的姿态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

    他没有自杀的勇气,却又没有求生的欲望。所以只能在这饥寒交迫中以最孤独的姿态等待死亡的降临。

    也不知他在临死前想到了什么又或者弥留之际梦到了什么,慢慢合上的眼睛中留下了一些泪水,却很快凝结成冰。

    他蜷缩的身体并没有在这雪地中存在多久,很快就被厚厚的积雪给覆盖,再无一丝生机。

    一缕残魂袅袅而升,似是要入轮回了。但是它其中厚重的业力却是将之死死困缚在原处不能解脱,于是在寒风中,那一缕毫无意识的残魂越来越虚弱,直至变成一丝丝一缕缕的碎片,于这世上再无一丝痕迹。

    在东犄山之巅,苏礼一直陪伴着两个人等待那残魂的最后一缕消散于世间。

    石中君以为他死得孤独,但实际上无论是姬练还是景晨都没有将目光移开过。这数十上百年的相处又岂是虚假的?一个将他视若己出,一个将之当做至亲兄长。

    只是可惜他错得太厉害了,也是将所有这些信任他的人伤透了心。以至于如今他死无安穴,魂无归所,却又怪得了谁?

    “如此,也好。”姬练目光沉痛地叹了一口气。他轻轻捂着胸口,仿佛经历了一场丧子之痛。

    景晨见状虽然心中也不舒服,但还是给苏礼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想办法活跃一下气氛。

    苏礼再次无语地指着自己的鼻尖做出疑问状……怎么又是他?

    “咳咳!”他干咳了一声,已经很是作死地说道:“师伯祖,弟子的医术还是蛮不错的,您老人家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提出来,弟子一定帮您药到病除。”

    姬练还没反应过来呢,他心中还沉浸在悲痛中,只是浑然不在意地应了一声:“我能有什么难言之隐?”

    “可是我家师祖都嫁给您这么久了吧?怎么她的肚子都还没动静呢?”苏礼一本正经地胡说。

    景晨身体就是僵硬了一下,然后连忙不动声色地退开了好大一步……是让你活跃一下气氛,没让你这么去作死啊!

    果然姬练就没心思去悲伤了,因为他有了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侧目瞄向苏礼,冷哼一声道:“吾辈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故而想要留下子嗣是难上加难。”

    眼下之一,不是他不努力,而是天意如此……

    苏礼摸着下巴做沉吟状,那一副若有所思的眼神却是将姬练看得头皮发凉……这小徒孙又在转什么危险的念头?!

    “这种事情,似乎可以找椿帮下忙啊。记得她的神职中就有‘繁殖’一项?”苏礼一下子有了思路,然后也不管姬练是个什么心情了,直接就去想办法实现自己的想法了。

    这个时候姬练还哪有心思去伤心那个叛徒的事情啊,他现在心慌极了,总觉得接下来的人生将会变得危机重重……

    两日之后,原本事务繁忙的剑崖教副教主忽然间宣布闭入死关,这决定来得是如此地急迫,以至于让人觉得这里面是否有什么阴谋隐情?

    因为教中出现了一个最大的‘得利’者……在剑崖教教主身份清贵不理教务的情况下,这剑崖上下教务却是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圣子苏礼的肩上。

    于是东洲各地盛传:剑崖圣子不甘寂寞,为了谋取教中权位暗害了副教主……

    面对外界的风评议论苏礼哭笑不得。虽然他的确算是‘暗害’了姬练,也的确是要出人命的样子,但是这不一样的好不好!

    再说了,人家阴谋篡权上位的人所面对的手下都是一群‘敢怒不敢言’的,而他呢?接手的这群家伙完全就是‘想笑不敢笑’啊!

    大教威严何在?

    “咳咳,圣子,该你决定我们剑崖教的下一步发展方向了。如今我们已经算是彻底与乾荒摊牌,接下来该如何处置?”如今景晨作为苏礼的副手,还是得要提醒他一句的。

    作茧自缚的苏礼对此完全没有概念,原本这种事情可都是姬练来决定的啊。不过现在既然问到他了,那么他就以一种十分简单的剑宗式思维说道:“既如此,我们剑崖教就该在东洲与乾荒大教全面开战!”

    “他们不是在东洲建了许多教会和道观吗?咱们打上去推了吧!”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一同领命,并且摩拳擦掌了起来……所以说苏礼接手这份权利简直不要太顺利,做出决定就连个反对的声音都没有。

    于是一场修行界的大战,就在如此仿佛戏言般的决策下展开了……
欢迎您阅读愁啊愁所写的小说剑宗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