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65章 下毒(求推荐票)

作者:蓝白的天 类别:玄幻小说
    依山尽拿了李淳风的鱼符,稍稍打听。

    便知道,这李淳风,指的不是“天不生我李淳风,剑道万古如长夜”的那个李淳风。

    而极有可能,是依山尽所知道的,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最早给风定级,注解最早数学教材,精通天文,地理,易学,数学,历算,阴阳,道家的那个李淳风。

    当然了,在这个时空里面,还得算上精通神通仙术了。

    这可是个历史有名的大人物啊。

    依山尽虽然隐隐感觉到,自己所在的时代,十之八九对应着华夏历史的某个时期。

    现在来看的话,十有八九是初唐了。

    不过大齐立朝百年之久,大齐之前,则是立朝数百年的司马家的晋朝。

    看来历史线,是从晋开始出现偏差的。

    不过历史线这种东西,依山尽也没有打算多管。

    在一个僧道儒武妖林立的玄幻仙侠世界,探究什么历史,怕不是自找麻烦哦。

    看来没办法按时回家了,依山尽拿着鱼符,回了前面的官署衙门坐好。

    有前辈拿来了名册,都是大齐境内,数得上名号的佛寺,武馆还有仙门。

    这就是钦天监主管的几个地方了。

    也是主要打交道的对象。

    除此之外,就是大齐境外的了。

    也有一份名单。

    一上午啥事情也没干,就光去看名单了。

    依山尽还特意留意了一下,这名单上面,还真的都有师父的仇家。

    一些在大齐境内。

    比如无量仙宫、蓬莱仙山、普陀山金禅寺、苗疆万毒山庄等。

    还有,则是在大齐境外。

    比如魔心洞、黑云谷、龙宫、幽冥宗等等。

    但无一例外的,师父提到过的仇家,全都是榜上有名的。

    而且钦天监的讯息,更新的还挺快,比如在无量仙宫这一栏里面,就写到:

    【已为白子柔所灭】

    但还是留着名字在,毕竟血煞老魔没死呢,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能东山再起了。

    那有人可能要问了:

    不对啊,钦天监不是掌管天下神通之事,这白子柔和无量仙宫打成这样,钦天监不管管?

    还真是不管的。

    钦天监管神通者,并非管的是,神通者之间的恩恩怨怨,而是管的他们有没有出界。

    凡人自有凡人的世界,神通者也有神通者的世界。

    只要不越界,在神通者的世界里,随你们怎么打,钦天监都不管的。

    至于说什么叫越界。

    这个就很灵性了。

    “比方说,一个仙门从我大齐境内,开了一个散仙洞府,他们从散仙洞府里,拿了好东西,但没有交税,这就是越界了。”

    “比如说,一个仙门与另外一个佛门,产生了冲突,两者相约在县城打架,老百姓们不事劳作,都去看打架,还被误伤了,那说不得,这仙门和佛门都要罚。”

    “越不越界,不是他们神通者说的算,而是我们说的算,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看着周围前辈们的敦敦教诲,依山尽明白了。

    抱上朝廷大腿,果然是此生最正确的决定。

    也难怪那些仙门,都积极来参加天元大会了。

    这要是能被选中弟子,送进钦天监里去。

    他们仙门,自己也会少了很多麻烦的。

    至于那些冥顽不灵,屡教不改,桀骜难驯,不识抬举的……

    那些都是刁民,都是反贼,都是通缉犯,都是魔门子弟。

    说白了,钦天监,就是大齐版【不正常人类管理中心】,通俗点就是【超能力管理中心】。

    谢过了教导自己的前辈们,时间过得飞快。

    没多久,上午坐班时间,就在看了一上午的名单之中度过了。

    依山尽一边前往皇城里专门设置的,请官员吃午饭的食堂的机关食堂,一边在脑海里想着,以后遇到刁民妖女,以钦天监博士的身份,将她们捉拿归案,挨个审,非要让她们知道,什么叫做一身正气!

    这机关食堂,可是有讲究的。

    正式名字叫做【公厨】。

    公厨中档次最高的,就是天子在大明宫麒麟殿内,摆下的国宴。

    也叫朝食。

    一定品级的大官,才能参加。

    依山尽这种九品芝麻的小官,就公厨里吃饭就好了。

    寻常官员吃完了公厨,自然就可以回家去了。

    依山尽回不去,下午还要去右金吾卫,参加集训。

    听着旁边同僚前辈们,说着下午去哪里哪里泛舟踏青,晚上去这个楼,那个阁的,与民同乐,附庸风雅。

    依山尽脸上,就写满了大写的羡慕啊。

    听着听着,连面前的饭菜,都不香了。

    但饭总归是得吃的。

    公厨是分餐的,每个人拿着的饭,那都是提前分好的,自取就完事了。

    依山尽自然也是自己拿的饭盘子。

    此时坐下,拿起筷子,只是他还没有吃饭呢。

    就听到胸怀里的白狐,突然一下子窜了出来,大声的喊到:

    “嘤嘤嘤——!”

    看着白狐急切大喊的模样,依山尽有点奇怪。

    嗯?你也要吃啊?

    他撕下了一块羊肉,递了上去,但白狐挥舞爪子,啪的一下就将羊肉打在案上。

    随后又大声的喊叫起来。

    依山尽有些奇怪,边上路过一个钦天监的同僚,见到此情此景,走过来说道:

    “依博士,没想到你还有灵兽啊,这白狐通灵的可不多见,只是你这灵兽,怎么好像躁动不安,是否出了什么事情?”

    依山尽还是第一次见到白狐如此躁动的模样,他先是伸手,尽力安抚白狐的暴躁情绪,然后拱手说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般模样。”

    只是依山尽话音刚落,就听身旁哗啦一声。

    原来是白狐,竟一口气,将依山尽整个盘子都给掀到了地上去了。

    巨大的声响,还有陶瓷打碎的声音,在公厨里异常刺耳。

    依山尽也被吓了一跳,看着地上打碎的碗盘,还有案几上,依然嘤嘤嘤不停的白狐。

    旁人有人细细声音说道:

    “兽终究是兽啊。”

    “是啊,是啊,看来这灵兽还不够通晓人意呢。”

    “可惜了,生的好看呢。”

    只是依山尽一愣,恍然大悟。

    有人,在自己饭菜里下毒了!
欢迎您阅读蓝白的天所写的小说我真不是她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