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52章 出发玄女宫(已修改,求推荐票)

作者:蓝白的天 类别:玄幻小说
    翌日清晨。鸟儿悠悠的飞过亭台水榭,望着下面还未开窗户的客栈二楼小屋。

    发出了“shuang!shuang!”的鸣叫之声。

    此时已是日上三竿,屋外日头正盛。

    依山尽悠悠醒来,便感觉不对劲!

    自己后背,还有一股奇怪的感觉。

    有人贴在我身后!

    依山尽脑袋轰的一声就炸开了。

    昨天吃了造化老人一颗归元练气丹。

    好家伙,跟吃了特么的小药丸一样。

    浑身上下阳气奇盛。

    先不说灵脉又扩充许多,就连气海都扩大三分之一。

    不仅如此,先前越境界施展镇山河,被吟飞剑吸走的一半精元,此时也恢复到了八成。

    而后和师父聊了一通迪化西游记,也忘记问师父渡劫失败一事,被师父蒙混过关,之后就去修行了。

    那这道侣修行,肯定是非常累的啊。

    而且很耗时间啊。

    修着修着,依山尽也没有什么记忆了。

    就觉得浑身疲惫。

    然后索然无味。

    最后贤者入睡。

    醒来时,就已是这样了!

    啊,这……

    怎么想都特么的是人啊!

    难道还能是娃娃?

    依山尽再往下一看……

    等等!

    竟然还有一朵,朱红“血花”!

    【轰——!】

    依山尽的脑海里,那这就是潘金莲遇西门大官人——干柴烈火啊!

    我懂了。

    不说了,男人,就该负起责任。

    依山尽没有回头,主要是怕身后师父害羞。

    依山尽叹了一口气:

    “哎,昨夜是我在花田里犯了错,才惹花苞绽放,红花床榻,稍后我找店家寻来剪刀,将那红花剪下,定然好好收藏,我此生,也定当不会辜……”

    依山尽说到此处,已是含情脉脉,回转过身。

    然后看到一只雪蛤躺在自己身边,身体紧挨着自己。跟之前一样,雪蛤正在为自己调理灵脉。

    眼前的雪蛤,还有点害羞之色,只见到雪蛤默默低下头:

    “郎、郎君……别看我,我害羞……”

    “对不起。”

    依山尽默默地回过身去,神情严肃,沉思了下来。

    “郎君方才说,此生定当不会辜……”

    “不会咕咕咕,其实我是个写小说的。”

    “啊,这样啊,虽然我不是很明白……”

    雪蛤的语气里,似乎带着浓浓的失落之情。

    依山尽脑子有点混乱,他正在努力思考着自己眼下的情况。

    不过一直这么尴尬的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想了想,还是对着身后问道:

    “你的伤……”

    “劳郎君上心,已经好了七成了。”

    “我衣服……”

    “哦,为郎君调理灵脉,这样效果好。”

    “你衣服……”

    “效果不好……”

    声音已是越来越小。

    “那落红……”

    “什么落红?”

    雪蛤有些奇怪,依山尽也奇怪,他低头又看了过去。

    我刁你二大爷的,谁特么的在床单上绣的红花,还绣那个位置,关键是,绣工奇烂,特么的我还以为是落红。

    “什么落红?”

    依山尽一惊,这屋里还有别人呢?

    他诧异回头,就看到师父白子柔坐在椅子上,奇怪的望着自己。

    “啊,这……”

    依山尽神情一愣,若是雪蛤,还能随便糊弄,但如果是师父……

    他脑筋急转,镇定下来,随后淡定地说:

    “落红岂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师父,我只是灵光一闪,诗兴大发而已,没别的意思。”

    “我没想到,徒儿你竟然还会写诗词,你这诗倒是好像很有意境。”

    白子柔微微一笑,随后问道:

    “但我看着好像只是半句,上面半句呢?”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

    依山尽赶忙开口说完。

    对不起,龚自珍,我不是故意抄你的诗,但我是为了自保。

    对不起。

    依山尽在心里,默默道歉。

    白子柔将这诗句记下,又默念了两遍。

    随后站起身来,对着依山尽说道:

    “徒儿既然已经清醒,就穿好衣裳,吃了饭之后,我们今日去一趟玄女宫,将你精元缺损的问题,彻底解决一下。”

    白子柔说完,已经退出屋子去了。

    依山尽应了一声,雪蛤也很快起身来,穿好衣服,退了出去。

    依山尽穿好衣服,拍了拍脸,整理一下情绪。

    差点就当不了正人君子了。

    下次还是不能多想啊,师父多么正直的人啊,怎么可能会趁机做奇怪的事情呢?

    想归想,依山尽很快就跟着白子柔一起吃完了饭,随后两人续了房费,然后出发,朝着玄女宫去了。

    ————————

    这玄女宫位于长安城郊。

    与依山尽所想的,仙门都在高山流水之畔不同。

    玄女宫,乃是在长安城外,著名景点芙蓉池边上,立的宗门。

    不过说起来,倒也算是高山流水。

    芙蓉池是水,不远处南山是山。

    可不就是高山流水吗?

    从长安,到芙蓉池,也就两个时辰的路。

    他们上午出发,正午时分就已经抵达了。

    依山尽手里拿着两个饼,又吃到了熟悉的味道,一开始吃不习惯,但吃多了,味道还是不错的。

    “徒儿,方才到了玄女宫,莫要东张西望,玄女宫中都是女修,本是不允许男人入内的,但你是我白子柔的徒弟,定然不算禁忌之中。”

    白子柔一边说着,依山尽一边点头:

    “师父放心,我保证就看我脚尖。”

    雪蛤并没有跟在边上。

    白子柔的灵兽,行踪诡秘,神出鬼没。

    依山尽也已经习惯了。

    至于依山尽的灵兽,那只小白狐,则是两个小爪子,抓着依山尽的衣襟,正打着哈欠呢。

    小家伙精神已经越来越好了,正好奇的东张西望。

    依山尽与她说过话,但她不会口吐人言,只会嘤嘤嘤的回应。

    依山尽也听不明白,但能感觉得到,她心情应当是不错的。

    白子柔带着依山尽走到了芙蓉池边,看着面前的池水,笑着说道:

    “玄女宫到了。”

    依山尽看着面前一片清澈湖面。

    玄女宫?哪呢?

    却见到不远处,有一艘画舫,遥遥驶来……

    (原先那章节,被禁了,我修改后,依然不给通过,而且只能两天后再提交修改。那黄花菜都凉了,我重新发一次了,另外,群号一群:104323327

    二群:339025139

    三群:628733055

    【蓝白的天】VIP全订群:865247353

    懂的都懂,不懂我也不能多说了。)
欢迎您阅读蓝白的天所写的小说我真不是她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