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十六章 我修为出了一点问题

作者:蓝白的天 类别:玄幻小说
    “徒儿,为师……想与你说些事。”

    依山尽一听师父要和自己说事,立马就正襟危坐了起来。

    然后就听到师父白子柔继续说道:

    “这修行一事,乃是逆天道而行,你虽有天资,但切记不可自满,我所修行功法,名为造化会元功,此法非极高悟性天资者,不可学,与你正好合适。”

    师父白子柔说完,依山尽立马拱手受教。

    听师父这个意思,是要传授自己功法了啊!

    随后就见到师父白子柔拿出了一本老旧的秘籍,递给了依山尽。

    依山尽接过,看到秘籍之中,封面一个字都没有,但打开之后,书面文字颇为秀气。

    不仅有文字,还配有,灵气在灵脉中如何运转的图画和解释。

    这显然就是造化会元功的修行法门了。

    “看来徒儿是识字的,倒是省去不少麻烦。”

    白子柔见到依山尽看的认真,随后就继续说道:

    “这造化会元功的秘籍,乃是为师这十年间所写,你且全部背下牢记,待练至入门后,即可焚毁。”

    依山尽恭恭敬敬的将造化会元功的秘籍给收好,心情不由得万分激动。

    “谢师父厚爱,徒儿必定会将这门功法,发扬光大!”

    终于可以学功法了,修仙之路,又进一步。

    白子柔点了点头,说道:

    “他日,若你学有所成,游历四海八荒之时,都要牢记,隐藏自己的身份,尤其是吟飞剑,若非必要,绝对不要出鞘。”

    紧跟着又听白子柔说道:

    “你是我白子柔的弟子,又是吟飞剑之主,若是被太多人知晓,过于张扬,风头太盛,难免引起些许仇家的注意,与你安全无益。”

    依山尽一听仇家,心里一阵紧张。

    师父这修仙不够稳健啊!

    仇家什么的,那不是第一时间,在人家还没反应过来,积累仇恨的时候,就给挫骨扬灰,事后超度吗!

    怎么还能留下活口呢。

    为了以防万一,依山尽想了想问道:

    “师父,徒儿斗胆问一下,师父您的仇人,都有哪些?提前与徒儿说一说,徒儿也好心里有个准备,以作应对。”

    就见到白子柔微微抬头,做冥思状,随后说道:

    “为师早年,比较莽撞,憎恶分明,太过随心,结了些许仇家。无量仙宫的血煞老魔,我与他五十年前,曾有恶战,为师以吟飞剑,杀他五个亲传弟子,可惜没能当场将其斩杀,让他逃了。如今五十年过去了,我估计也该恢复了。”

    依山尽一听,暗叫可惜,这什么血煞老魔,一听就厉害无匹,当场杀了多好啊?

    但也不能责怪师父什么,就听师父白子柔又说道:

    “还有蓬莱仙山的无极上人,我与他曾为争夺雪莲果,于百年之前,大打出手,为师重伤了他的元神,正欲斩杀,却被蓬莱仙山之主阻止,至今犹以为憾。”

    依山尽喉头一堵,一口气提了上来。

    嘶!蓬莱仙岛,这不是三神山之一吗?

    蓬莱、方丈、瀛洲。

    海上三神山,赫赫有名啊。

    “弟子……记下了。”

    依山尽刚说完,就听白子柔又道:

    “还有普陀山,金禅寺住持,了悟方丈,我曾在普陀山弑杀一神兽,那神兽吞了金禅寺的舍利,与我所得,了悟方丈欲寻回,我没有给,他虽是出家人,但这等事情,肯定也记在心上,他日你若遇到,还是小心为妙。”

    依山尽愣了半天,才问了一句:

    “师、师父,那舍利,您为什么不还人家?”

    “为师不知道,误吃了,当时,已融入元神气海之中。”

    行吧,我还能说什么呢?

    这一不小心给吃了,也不能怪师父,师父也不想的,她也不是故意的啊。

    “还有……”

    师父又说了两个字,依山尽的心眼都提了起来。

    白子柔顿了顿,紧跟着说道:

    “还有黑云谷君离魔君,东海龙宫二太子敖乙,魔心洞洞主罗刹鬼王,幽冥宗宗主剑心真人,苗疆万毒山庄庄主无心尊者……”

    白子柔一连的说了起来。

    依山尽看着白子柔那一脸风轻云淡,稀松平常的表情。

    内心那是五味杂陈。

    这一长传的名单,不是什么君,就是什么帝,王,庄主,宗主之类的,还有什么龙族都冒出来了。

    白子柔说了一阵,似乎是觉得仇敌太多,都多的懒得说了,最后加了一句:

    “总计,百余人吧,这是为师杀了八成之后,剩下来的。”

    依山尽倒抽了一口气。

    你这叫结了些许仇人?

    你年轻时候该多莽啊?

    此女恐怖如斯,若不是我师父,断不可留。

    依山尽想记都不一定能记得住,他斟酌一下,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这……这四海八荒,徒弟还能混吗?”

    “混?混什么?”

    白子柔柔声说道:

    “你既已入了道,如非突破需要,下山历世,其余时间,都该潜心修行,以求仙道,入了仙道,前尘往事皆是过眼云烟。”

    话虽说是这么说,师父你上百仇人,他们不死,我寝食难安啊。

    修仙,不稳健,怎么修啊!

    当然也就心里面这么想一想,依山尽是没可能出言顶撞师父的。

    虽然很想劝说一下,让师父以后如果要结仇,结仇之前,就先把对方坟给挖好再说。

    切不可像现在这样,一大堆的仇人了。

    关键是一个个,听上去就非常的牛皮啊。

    “徒儿记住了。”

    依山尽点了点头,将这些仇人名单,一一记在心里。

    决定了,以后如果遇见了,明面上绝对不说自己是白子柔徒弟。

    暗地里通知师父赶到现场,以雷霆手段坑杀之。

    就听白子柔又说道:

    “待你下山之后,带些碎银和衣物,沿着官道一路向北走,过剑门,入汉中,去了长安后,寻人问问玄女宫的位置,她们会收留你的。”

    依山尽听着听着白子柔说话,点了点头:

    “好的,师父,我记……哎?”

    依山尽这才反应过来,师父说这个话不对劲啊!

    他愣了半响,看着师父眼神清澈,毫不躲闪,依山尽赶忙说了:

    “师父,您虽然仇人多了点,厉害了点,但徒儿不怕,徒儿要与师父您共进退!就像您说的,仙道险恶,我们师徒一心,同去同归!”

    白子柔微微动容:

    “徒儿……”

    依山尽也是眉目微微湿润:

    “师父!”

    就听白子柔最后说了一句:

    “徒儿能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只是我十年前渡天劫,逆了天道,修为出了一点问题。”

    “出了什么问题?”

    “它,没了。”
欢迎您阅读蓝白的天所写的小说我真不是她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