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她徒弟 第九章 剑意(求推荐票)

作者:蓝白的天 类别:玄幻小说
    听到依山尽说不敢练,那女童倒是自己笑了起来。

    “我这剑意,你竟都能进的来,让你练剑你倒是不敢练了。”

    练剑啊?早说啊!

    依山尽一脸轻松,看向面前女童:

    “你早说是练剑,害我紧张一番,剑自然是练得,你若教,我就学。”

    女童听到依山尽这么说:

    “但你是如何进来我这剑意的?”

    依山尽一愣:

    “我发个呆我就进来了。”

    依山尽倒是没骗人,他就听松鼠说了一声“感悟到了吗?”,然后发了个呆。

    紧跟着人就来到了这剑意之中。

    “等等,难道是那只松鼠的问题?他带我进来的?”

    依山尽看向了面前的女童。

    那女童轻笑了一声,一脸不屑:

    “这天底下,不是我认可之人,何人能打开我的剑意?你不要乱猜了,是你自己进来的。”

    依山尽听到这话,心里有些奇怪。

    但他是真的没有做什么事情啊。

    倒是女童继续说道:

    “白子柔第一次进来,也是在金丹之后的事情,只是你练气境都没有,竟能进的来,着实让我惊讶。”

    依山尽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这里,进来很难吗?”

    “你说呢?”

    女童翻了翻白眼,随后嫩手一挥,手里已经出现了一把剑,那剑外观跟吟飞剑一模一样,就听她继续说道:

    “我这剑意不是随时随刻都能进来,下次再进来,则是一年之后,你且记住时间。”

    那女童后退了几步,手上剑花一翻,已换正手握剑,继续道:

    “你虽进来剑意,但你毕竟修为太低,能用的剑招不多,垃圾剑招我也不会,就只教你一个。

    “你往后进入练气境,同境中,一剑之下,皆为蝼蚁。”

    女童将吟飞剑竖在身前,食指与中指并搭于剑身之上。

    眼看她要出招,依山尽慌忙问道:

    “且慢,你就这么练一遍教我?”

    “练一遍足矣。”

    “这……总得跟我说剑招叫什么名字吧?”

    女童鬓角轻扬,衣袂翻飞。

    “这一剑,可镇山河。”

    ————————

    当依山尽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已是漆黑一片。

    但他分明感觉,进去剑意之中,只看到女童练了一遍剑,紧跟着一晃神就出来了。

    先前所学剑招,**袷茄Щ崃耍窒袷敲谎Щ帷

    脑海中回忆了好几遍,才终于渐渐清晰了起来。

    一回神,天却完全黑了下来。

    天上星河璀璨,夜如银布,连贯而片。

    而在不远处,依山尽借着星空夜色,竟隐约见到师父白子柔,坐在树下打坐。

    他张口想要呼喊,竟觉有些口干舌燥,第一次,竟没发出声音来。

    他清了清嗓子,干疼的厉害,但终于还是喊了一声:

    “师父。”

    边上白子柔此时已经睁开眼睛,见到依山尽喊话后,站了起来。

    手里拿着一壶水,两张饼,走了过来。

    依山尽从白子柔手中接过那壶水,咕嘟咕嘟的就灌了起来。

    他是真的快渴死了。

    喝了整整一壶水之后,依山尽才觉得胃部饿的生疼,又抓着已经发硬的大饼,大口的咬了起来。

    白子柔神色如常,轻声道:

    “你还未踏入练气境,就敢随便入定,也不怕把自己生生饿死,渴死?”

    听到白子柔这么说,依山尽一愣。

    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感觉好像,确实是很久没有吃喝东西了啊。

    哑着嗓子赶忙问道:

    “师父?我在这坐了多久了?”

    白子柔又递了一壶水上去,说道:

    “坐了三日。”

    依山尽深深的嘶了一口气。

    我就这么不吃不喝,生生在太阳底下,坐了三日啊?

    我没直接中暑身亡,是不是都该谢我命大?

    依山尽有些后怕的舒了一口气,说道:

    “师父,那日你叫我在这打坐,感悟天地,后来来了一只小松鼠,他说教我感悟,不知怎的,我就进了吟飞剑的剑意之中,我感觉也就一晃神时间,没想到竟过了三日之久。”

    依山尽说完,摸了下身后吟飞剑的剑柄。

    还好,吟飞剑还在。

    听到依山尽说完,倒是白子柔脸色有些愕然,停顿一秒,这才又皱起眉头,问道:

    “你进了剑意?见到吟飞剑了吗?就是那女童。”

    依山尽点了点头。

    就见白子柔皱眉沉吟片刻,又问道:

    “剑意中,学了什么剑法?”

    依山尽略微有些兴奋说道:

    “我只学了一剑,名为,镇山河。”

    白子柔点了点头,挥了挥衣袖,才道:

    “第一次入剑意,能学会这等剑招,倒也是大气运,你还记得那一剑吗?可否演示一下?”

    依山尽应了一声“好”,才从大石头上跳下去。

    脚一落地,膝盖一软,差点没直接跪地上去。

    还是边上师父扶住了他。

    依山尽略略适应了一下。

    随后在星空下,锵的一声将吟飞剑拔出。

    两尺一寸的剑身,在银色星空下,熠熠生辉,冷冷寒芒,就如银河星辰一般。

    依山尽将剑身竖于身前,食指与中指并拢,搭在剑身之上。

    然后……

    然后他就全忘记了。

    等等,那镇山河怎么用来的?

    依山尽心里有点慌,倒是白子柔稀松平常的说道:

    “剑意中所学剑法,初次使用确实有些难,徒儿不用着急,我当年进入剑意,也是花了一段时间,才彻底想起并且掌握了剑意所教的剑招。”

    听到白子柔这么说,依山尽也才放松下来。

    还好,我不是真的忘记了就好。

    那吟飞剑的意思,也是练一遍,我就不会忘记。

    看来回去得慢慢想。

    依山尽将吟飞剑收了起来,还是略微有些尴尬的应了一声。

    就听白子柔继续说道:

    “时辰不早了,先回去休息吧,待到明日,再继续用天劫灵气的天材地宝,为你沐浴,让雪蛤为你疏通灵脉,助你感悟天地灵气。”

    白子柔说完,走向先前所坐的地方,拿起了一把纸伞。

    依山尽看到此情此景,微微一愣。

    已经能够想到,烈日下,白子柔撑着伞为自己遮阳的情形。

    他还在发愣,白子柔回过身,顾盼如画,说道:

    “徒儿,我们回去吧。”

    “好。”

    依山尽带着微微感动,跟了上去。

    走在白子柔身旁,两人朝着山顶的方向行去。

    “对了。”

    白子柔微微侧过脸来:

    “与我说说,你见到的那只松鼠吧。”

    “啊?”

    ————————

    青山县中。

    一只松鼠急速的奔跑在过街道。

    随后快速的顺着一座高塔爬了上去。

    就见到星辰之下,隐约可见一个人影,侧卧在高塔塔顶。

    那松鼠语速极快的说道:

    “主、主人!白仙子首徒,修行第一日,他、他就……”

    侧卧在塔顶之人,一下子撑起了身子,星光下,可见他手里还提着一个酒葫芦。

    粗着嗓子急问道:

    “怎么了?!怎么了?!他第一日修行,就感悟天地灵气了?!”

    松鼠吞了一口口水,一脸惊愕:

    “他入定,进了吟飞剑的剑意!”

    “什么——!?”

    (这章我自我感觉良好,逼格起码在对流层。来推荐票)
欢迎您阅读蓝白的天所写的小说我真不是她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