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配II 317 人死百事消(二更)

作者:简思 类别:玄幻小说
    谭奶奶倒计时的最后人生阶段还是在谭宗庆家度过的。

    人作的厉害。

    哪怕就看个电视,和电视也能干起来。

    和电视机里面的人物去吵,她把自己当做里面的一员。

    谭家的子女都保持沉默。

    大家在大院吃饭,原本挺高兴的,可一提老太太,大家就都没声音了。

    谭宗庆;“我想着还是接回来吧,有儿有女的一直扔在养老院也不像话,我妈身体现在这个样子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反复纠结。

    也是恨也是怨,但过了以后又觉得自己妈可怜。

    谭宗庆就觉得挺难面对顾长凤的。

    自己这样反反复复的他也知道不好,可……

    做儿子的狠不下心。

    谭禾:“算了吧,她现在住在哪里都一个样儿,其实养老院也不见得就不好,那以后你说这一代的孩子们一家就一个,还得上班赚钱养家,谁有这个精力去管这些啊,有个这样的地方也是替大家解决难题,也就我们这里,人家大城市很多都是把老人送到养老院去,那人家儿女都是不孝啊。”

    接回来大家也是累心。

    叫这个老太太把大家闹的,都已经够了。

    现在任何人听见老太太几个字,反应就是不管。

    吴湄:“老二你就是恨嫂子,嫂子也得说这话,我妈不能进我家,我也绝对不接,把你大哥害这样……”

    吴湄现在头发白的都差不多了。

    家里丈夫瘫痪,她也没什么时间陪着复建,加上能好的几率实在太小了,你说一个不省心的儿子还有两个小孩子,想想就是望不到边的绝望。

    养?

    她现在看都不去看谭奶奶,你爱活就活,不爱活她也顾不上了。

    真的有那么一天人走了,她绝对一滴眼泪都不会掉的。

    没值得哭的地方。

    把你大儿子熬倒了,你开心了。

    谭宗庆端起来杯子,喝了酒又放下。

    “我和顾长凤接。”

    顾长凤安慰吴湄:“我们接。”

    吴湄就不理解。

    “妈要是对你好我也不说什么了,她都作成什么样了啊?任嘛道理不讲,上来就和你喊,说她有病我才不信,怎么吵架的时候她说话就那么利索呢思维那么敏捷呢,大家都说应该让着老人,可凭什么让?谁不是老人?我都这把年纪了,拖这样的一个身体,我没死妈前面就算是我上辈子积德了,你大哥眼下只能床上躺着,我一天天的侍候完这个侍候那个……”

    吴湄趴在桌子上哭。

    人一生最悲剧的是什么?

    最悲剧的就是,到老了没有任何的指望。

    好在谭宗峰这是有个退休金。

    老三:“算了吧,让妈在养老院待着吧,有医生有护士的给侍候的也挺好,接回来干啥啊。”

    他觉得老二也是脑子不清楚。

    愚孝!

    你搞这种特立独行,不会显得你多孝顺,人家只会在背后骂你是SB。

    反正做多少他肯定也不领情的,原本老头老太太的养老就和他们这些子女没有关系。

    “我说我管。”

    “你爱管你管吧,我们是无能为力了。”

    “我就提一个要求行吗?”谭宗庆看兄弟几人:“不用你们侍候,平时来家里坐坐,看看妈,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老三老四是都不愿意去看,老五呢面子上下不来。

    赶紧就应了:“行。”

    吃了饭喝了酒,最后都说老太太这样了,那就一星期来一回。

    然后……

    没有然后。

    嘴上答应的痛快,但还是没人来家里看。

    一个保姆现在根本照顾不了谭奶奶,所以请了两个。

    请了两个保姆的好处就是,真的麻烦不到谭宗庆,谭宗庆自己也是很少进他妈屋子的大门,他躲着。

    说的话是挺好听,不可能是一点都不介意,顾长凤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能做她就做,实在没时间那就没办法。

    谭奶奶开始拉血,人就送医院去了,送医院也还是那样,没人出现,除了谭禾白天肯过来,其他人都当不存在一样,白天谭禾陪床,晚上谭宗庆顾长凤陪。

    住的是单人房,所以旁边还搭了一张床。

    一开始是谭宗庆是自己陪,就是陪着然后护工干活,但老太太的状态越来越吓人,谭宗庆就怕。

    拉着顾长凤来。

    谭奶奶最后的那段日子可折腾惨了。

    也是瘦的皮包骨,整个人的相就完全垮掉了,脸上仿佛就挂着一层皮,如果人能早早没了也就不遭罪了,可她就是剩口气,还得来回折腾。

    孙子孙女们也很少来医院,因为知道人情况不好,来了除了占地方好像也没有其他的作用,谭菲她们来过一次,病房里坐了几秒就到走廊上站着去了,大美是忙也是顾长凤不让她来,谭准那没人能说得了他。

    二美说要回来一趟,被顾长凤给拒绝了。

    “不用回来,你来了也没用。”

    回来还折腾孩子一趟,确实什么也做不了,而且老人对你也没有那种感情。

    大家都以为就剩这么一口气,肯定三两天就完了,结果一个月过去了,谭奶奶还在。

    谭禾在走廊上站着,吴湄从头到尾都没露面,倒是老三家的买了点水果送过来。

    知道病人不能吃,可空手来总显得不够体面呀。

    “我看妈现在这遭罪的样子,还不如没了呢。”

    谭禾也没有力气说反对的话,事实上大家都是这样认为。

    早点走早点享福。

    吓人!

    晚上睡觉老太太张着大嘴,有些时候就好像没有呼吸了一样,那谭宗庆为什么害怕?

    其实谭禾也怕。

    对面的单间,人家老太太病危,来了一屋子的人,屋子里有哭声。

    各种高高低低起伏的哭声,而谭奶奶这房间里要多安静就有多安静。

    谭禾只能叹气。

    人这一生啊,受不受人喜欢这都是有原因的。

    星期三早上四点多,谭奶奶人没了。

    护工觉得不太对劲,推了一下果然是没了。

    谭宗庆都不靠前。

    衣服还是顾长凤给换的,马上通知谭禾。

    家里儿女都到场,一个掉眼泪的没有,商量着后事该怎么办。

    老大这个样子,你指望他出任何的钱都不现实,丧葬费还是老二这负责掏,剩下就没什么好起冲突的,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就是了。

    吴婷婷得到信儿,但她妈给的信儿比较晚,当时人都在单位了。

    “那我请个假回去吧。”

    谭禾:“不用,你上你班吧,来了也没什么是你能做的。”

    吴婷婷和自己姥姥关系原本就不近,那些年听过她妈那么多的唠叨,能有啥感触?

    人没就是没了呗,也不伤心也不难过。

    到了中午给石磊打电话,晚上下班以后就得过去了,通知石磊一声。

    石磊当时也是在单位呢。

    “那得回去啊,请个假吧。”

    石磊觉得这种事耽误不得啊,亲姥姥关系好不好也得请假回去,场面上至少好看啊。

    说了吴婷婷两句,觉得自己老婆这方面做的有点差劲。

    关系好不好,你都知道了,那就得回去啊。

    挂了电话请好假,打车过去,在车上就想,他也不理解自己岳母这人,一般的妈这种时候不会要求孩子请假回去吗?

    等到吴婷婷出现在殡仪厅,谭禾脸色就不怎么好了。

    “不是叫你不用过来,用你过来干什么啊。”

    这还耽误上班。

    婷婷单位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你请假早走现在又逢换领导,这样不好。

    吴婷婷:“请都请了。”

    “他撺掇你的是吧,一点好的作用不起……”埋怨石磊。

    觉得石磊就是有毛病。

    别说死奶奶死姥姥,她觉得什么也没有婷婷的工作重要啊,再说她不都代表了嘛。

    她在这儿那就行了,用婷婷干啥。

    大美和杨晨把一切都给安顿好了,衣服都准备好,花钱方面自然是不用别人掏,里里外外的客人开始进入祭拜。

    谭元楼自己过来的。

    张萱知道,但是人没来。

    不愿意来他也就没强求。

    张平军两口子到场了,和谭禾讲了一会儿。

    张平军倒还好,张平军老婆见老了。

    被张萱作的!

    元楼外面啊,也不知道是养一个还是怎么回事儿,她也说不好。

    说不是养的吧,他可去过夜呢,说养的吧和张萱也没闹离婚,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那女的呢他还带过家里来。

    最匪夷所思的就是这点。

    谭元楼走到哪里现在把人带到哪里,那是公司的会计。

    你说人家有猫腻吧,好像也不能这样讲,出入都是明晃晃的正式场合啊。

    张萱那什么性子啊,好一通闹腾,可她拧不过谭元楼。

    两个人冷战。

    但又没有人提离婚。

    可外面的人呢,都知道谭元楼这就是明目张胆养了一个。

    顾长凤不理他们啊,这苦水就得和谭禾倒。

    “这是生病了啊。”谭禾瞧对方的脸色不好。

    这日子过的多滋润啊,怎么这个脸色呢?

    张平军老婆就拉着谭禾都说了。

    “……年轻人的事儿我们做老的不好插手管,又怕管了反倒是把他推远了,可大楼这孩子我也摸不到他的心啊,你说是养的吧看着又不像,你说不是吧,什么场合都带着,不是我背着大楼讲他,那一玩就玩到半夜,总让人看见,这不好的吧……”

    是,牌局上还有别人,那也不对劲啊。

    你要是养,你偷偷养也就算了,这样光明正大的,他们家也要脸的啊。

    谭禾:“不能吧,大楼啊心思太宽,可能没顾虑到……”

    说元楼外面有人,那谭禾是不相信的。

    元楼也就私心重了点,只顾自己,但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不至于。

    张萱她妈苦笑:“你是不知道这孩子……”

    现在的元楼可不是当初的元楼咯。

    谭禾;“我回头问问他。”

    问啥问啊。

    一个当姑姑的,能对着侄子指手画脚的吗?

    二美和徐建熹是下午到的,谭禾把二美扯一边去,就说了。

    “你问问你哥,不想过那就离,不然这叫什么事儿啊。”

    过不到一起去,那大家都能理解对不对。

    二美;“我不管他的感情问题,我做妹妹也管不到这些。”

    真的没办法管。

    再一个,她也不想管。

    她这个小姑子从来没在嫂子那里得到一丝一点的关心,张萱这些年是怎么对她爸妈的呢。

    以德报怨她可做不到。

    二来她是真的管不了。

    谭元楼从来不对她讲这些,兄妹也有兄妹间的距离,凡事都得有个界限,越了界限那就不好了。

    大美过来找二美,把人叫走了。

    “和建熹先回去吧,回去吃口饭。”

    二美看她姐;“你和我姐夫吃了吗?”

    大美:“我在这儿吃,你姐夫和你们回去吃,我给二婶打电话了。”

    二美:“要不我留着陪你吧。”

    “你先回去歇着吧,坐半天的车也挺累,人来人往的都盯着你看也不好。”

    进出的都是老谭家的亲戚。

    二美和徐建熹回家去了,谭禾逮到机会凑了石磊两句。

    “请假过来干啥呀,你说你们来不来有什么用。”
欢迎您阅读简思所写的小说不配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