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胎不干了 12、第 12 章(修)

作者:不会下棋 类别:玄幻小说
    什么还小?

    戚淙还没来得及弄明白顾浔的话,顾浔就又直起了身。

    顾浔后退一步,站到一个不会让戚淙觉得压迫的位置,手插进口袋,看着几乎整个贴到沙发里的戚淙,嘴角翘着,眉毛轻轻挑高,眼里酝酿着一些粘稠热烈,还套着一层危险外衣的情绪。

    有点痞气。

    戚淙被顾浔这一系列不明所以的话和行为弄得莫名,眉心几乎拧成了疙瘩。他离开沙发靠背,试图把话题转回去:“你刚刚说的――”

    “三年前你失忆后,有一次我去找你,你不愿意见我,是江兆言代替你来见的我。”

    戚淙立刻抬头紧盯着顾浔:“你见过江兆言?”

    顾浔微微笑了一下:“见过。他告诉我他喜欢你,你也喜欢他,你们很快就会在一起,让我离你们的生活远一点,不要再来打扰。他还告诉我,我的存在对当时的你来说是一种刺激和伤害,所以我离开了。”

    戚淙不敢置信,双手紧握成拳:“所以是他把你赶走的?”

    “对。”

    戚淙咬紧牙。

    他想过很多种顾浔当年离开的原因,有找不到他所以无奈离开,有被生活所迫不得不离开,再糟糕一点,可能是失忆的他伤害了顾浔,顾浔伤心远走,但他独独没想到,顾浔居然是被江兆言赶走的,还是用他当理由。

    江兆言,又是江兆言。

    顾浔突然再次俯身朝着戚淙靠近,伸手摸上了戚淙的脸。

    戚淙回神,在很近的距离里对上了顾浔的脸。

    “眼皮都肿了。”顾浔用拇指蹭了蹭戚淙的眼尾,眼睫轻抬,和戚淙对视,“淙淙,欢迎回来。”

    戚淙心脏漏跳一拍,些微恍惚。

    这个语气,这个眼神……

    不。

    记忆中的那个顾浔是假的。

    他回过神,仰头躲开顾浔的手,侧身从沙发里起来,快走两步离开顾浔的包围圈,转身朝正慢慢直起身的顾浔说道:“既然你说今天的沟通结束了,那我就先――”

    顾浔转身正对着戚淙,朝戚淙伸手:“手机。”

    “――什么?”

    “交换一下联系方式。今天沟通的时间太短,我想你应该还有很多关于过去三年的事情想问我。”

    戚淙看看顾浔几乎伸到眼皮底下的手,站了两秒,把手机放到了顾浔掌心。

    顾浔合拢手机,摩挲一下,又笑了:“还带着你的体温。”

    “……”戚淙很不习惯这样的顾浔,用蹙眉掩饰不自在,“别说奇怪的话。”

    顾浔低头点进戚淙的手机通讯录,边输入自己的电话号码边小声叹气:“……那我怕是要做奇怪的事了。”

    戚淙怀疑自己听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眉头皱得更紧:“你说什么?”

    “我说,你似乎是刚换的北市的号码。”顾浔把号码拨出去,等打通后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正在响的手机,挂断电话,看戚淙,“准备常驻北市了?”

    现在的顾浔看上去又不危险了,语气散漫自然,眼神平和正直,就像是在和老友闲谈。虽然和过去依然有些不同,但至少不再充满侵略性和压迫感,像个能好好交流的正常人。

    戚淙搞不懂这样一会一变的顾浔,简短回道:“嗯。”

    顾浔点头,边拿着戚淙的手机操作,边转身示意门口:“走吧,我送你下去,十五分钟快到了。”说着自己先往门口走去。

    戚淙一愣,连忙跟上:“我的手机……”

    “一会给你,我先扫码加个微信。”

    走出房间后,顾浔把手机还给了戚淙。戚淙接过来,立刻点开微信看了看。

    一个成功添加好友后系统自动形成的对话框躺在聊天界面上,聊天框左侧,一个猫猫头像静静躺着……还是顾浔三年前用的那个。

    戚淙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探指摸向头像里那只白底黑纹的牛奶猫。

    叮咚,一条新信息进来,来自顾浔。

    顾浔:电梯到了。

    戚淙像是做坏事被人抓住了一样,手僵了僵,抬头看向电梯的方向,发现顾浔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那里,正一手按着电梯的开门键,一手拿着手机,侧身看着这边。

    大概是见戚淙看了过去,顾浔拿着手机的手摇了一下:“快过来,走路不要玩手机。”

    戚淙忙把手机放进口袋,快步走了过去。

    两人进入电梯,这次顾浔站到了电梯角落,还半靠在了电梯墙上。站在电梯正中间的戚淙放松一些,透过电梯门的反光看向顾浔。

    顾浔透过电梯门对上戚淙的视线:“当年骗你的事,我很后悔,对不起。”

    金属门把人的脸映得很模糊,戚淙看不清顾浔说这话时的表情和眼神。他收回视线,直到电梯到达地下停车场并停下,才开口说道:“都过去了。”

    门开后戚淙先一步走出。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右前方一台保姆车旁边的赵振勋,转身看顾浔:“就送到这吧。”

    顾浔也看到了赵振勋,双手插进口袋,点头。

    戚淙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又停下,回头看向停在原地没动的顾浔,说出了那句在心里滚了很久的话:“顾浔,我不记得过去三年的事情,如果在这三年里我曾伤害过你,对不起。”说完回过头快步走到赵振勋跟前,和赵振勋打了个招呼后拉开保姆车的车门低头钻了进去。

    赵振勋看一眼顾浔,也转身上了车。

    车门关闭,保姆车启动。戚淙侧头透过车窗看着依然站在原地的顾浔,脑中闪过当年那道憨厚拘谨的身影,努力想把两者的身影重叠,却直到顾浔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野里都没能成功。

    本以为最美的梦却以最荒诞最措手不及的方式破碎,他出神几秒,转回视线。

    除了正在开车的瘦高男生,车里总共五个人十只眼睛,全部在盯着他。

    戚淙:“……”

    他迅速收敛情绪,先看向沈嘉:“我只是去和顾浔叙了下旧,没事,你别担心。”

    之后看向赵振勋:“三年前顾浔住在海城的时候,我在很偶然的情况下认识了他。”

    沈嘉明显松了口气:“他没欺负你就好。”

    赵振勋则开口说道:“圆圆告诉我,在我们去会场之后,顾浔曾去我们开的酒店房间找过我们。”

    被提到的圆圆连忙点头,补充道:“我当时还以为顾影帝是来找嘉嘉的,还奇怪嘉嘉是什么时候认识了顾影帝,结果……”说着看向戚淙,眼里带着没有恶意的八卦。

    戚淙愣住。

    赵振勋接着道:“刚刚我去打听了一下,确定了一件事。嘉嘉这次能接到交流会的邀请,也是因为顾浔。他找相熟的导演帮嘉嘉要了一个名额。戚淙,你和顾浔,仅仅只是偶然认识的关系吗?”

    戚淙回神,想起刚刚和顾浔的那场谈话,以及顾浔今天在会场里帮他说话的场景,纷乱的思绪渐渐沉淀,像是自我妥协,又像是自我说服,回道:“不只是认识。三年前,我和他是朋友……关系很不错的,朋友。但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都过去了。”

    ……

    沈嘉和《青古传》的制作人在见面后谈了很久,两方直到晚上九点多才终于就合同和开拍日期的事达成了新的统一,散场各自回家。

    回尚郡时代的路上,沈嘉跟赵振勋提起了交流会上发生的事。

    正在帮沈嘉整理合同和新剧本的戚淙闻言一顿,看向沈嘉和赵振勋。

    赵振勋听完沈嘉的话后皱眉:“吴恒刚和东影签了《侠骨》第二部的拍摄合同,东影肯定会想办法去保吴恒和《侠骨》这个ip。回头如果有记者问你这方面的问题,你一问三不知就行,别站队。”

    沈嘉懂了:“赵哥的意思是这事会被压下来?可这事是顾……”沈嘉说到这卡了一下,侧头看戚淙。

    戚淙把整理好的合同和剧本收好,接了沈嘉未说完的话:“可今天这事是顾浔说出来的,以他的影响力,这件事真的能被压下来吗?”

    “能。”赵振勋明显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会有人去找顾浔谈的。好了,都再打起一点精神,我们来核对一下明天的行程。”

    已经累瘫的众人闻言哀嚎一声,痛苦振作。

    戚淙则沉默下来,垂手碰了一下口袋里的手机,又很快挪开。

    ……

    晚上洗漱完躺到床上后,戚淙摸出手机,打开浏览器搜索江天网。

    一大堆搜索结果跳了出来,最上面的两个是网站网址,下面的则全是新闻。

    戚淙大概扫了一下,发现媒体们动作很快,已经把发布会上的事情报了出去。而且大概是为了吸引流量,这些新闻的标题都带上了顾浔的名字。

    顾浔……他的脑中控制不住地浮现出今天和顾浔相处的种种,忍不住再次在搜索框里输入了“顾浔”这两个字,点击搜索。

    百科页面再次出现,他点进去,重新一点点看过去。

    家世优越、学历傲人、外貌出众、能力优秀……他退出这个页面,想到了现在的自己。

    家里破产、学业荒废、外貌憔悴、一事无成……老天像是给他们开了个玩笑,将两人的境遇完全颠倒。

    也好。

    他抬臂挡住眼睛,指甲掐入掌心。

    是一场骗局也挺好。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毫无牵挂地去为这糟糕的人生努力了。
欢迎您阅读不会下棋所写的小说备胎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