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胎不干了 8、第 8 章

作者:不会下棋 类别:玄幻小说
    特长。

    整个体检的过程中,戚淙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戚音很注重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戚淙学过的东西很多也很杂,书法、钢琴、架子鼓、轮滑、跆拳道、体育舞蹈、绘画、折纸、剪纸、陶艺、篮球、足球、兵乓球……这里面大部分东西他都只是浅尝辄止,发现不喜欢就搁置了。

    戚音在这方面十分开明,从不会强逼着戚淙去学什么,对他的“三心二意”简直可以说是纵容,只要求他“尝试后要有所选择,选择时要深思熟虑,不能反悔,选择了,就要一直坚持下去”。

    戚淙遵循这个要求,在众多接触过的东西里,最后选择了书法、钢琴、跆拳道这三样坚持了下去。

    当时戚音很认真地问过他选这几样的理由,他也很认真地回答了:书法是因为自己喜欢,钢琴是想学了以后弹琴给妈妈听,跆拳道是为了锻炼身体,以后好保护妈妈。

    但似乎在过去的三年里,他这三个坚持多年的爱好,也已经荒废了。

    戚淙收拢思绪,活动了一下肩背,发现肌肉很僵硬,明显已经疏于锻炼很久。他又活动了一下手指,然后在开指时明显感觉到了一丝勉强。

    这样的手,可能都没法连贯准确地按动琴键。

    他顺手捡起地上一张不知道是谁乱丢的检查结果单,边熟练地将它叠成一个千纸鹤,边继续思考。

    得尽快把钢琴捡起来。

    但只靠这业余水平的钢琴,应该没法打动赵振勋。现在特长学得多而精的孩子太多,他这种只在空闲时随便练练,上大学后还因为沉迷专业,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再碰琴的人,在那些努力的练习生面前,可以说是毫无竞争力。

    想到大学学的专业,戚淙折纸的手一顿,然后很快恢复正常。

    他把千纸鹤拆开,开始折板凳。

    选秀主要比的还是唱歌和跳舞。跳舞这部分,他只在初中时学过一阵体育舞蹈,学得不深,现在也早已经忘记。而唱歌,他长这么大,除了在音乐课上参加大合唱和上钢琴视唱练耳课,几乎没在外面开过嗓,所以他也不清楚自己的唱歌水平到底如何,能不能入耳。

    总结一下就是:如果他真的有幸能被送去参加选秀,那他大概在第一轮就会被刷下来。

    板凳成型,戚淙停下手,低头看看它,然后慢慢拆开,开始叠玫瑰。

    得提前做好不能参加选秀和选秀出道失败的二手准备。

    他再次想到了自己在大学学的专业――戏剧影视文学专业。通俗来说,就是编剧。

    编剧,一个同样和娱乐圈相关,但很容易被人忽视、很难熬出头、需要人脉和熬资历的职业。

    当时选择专业时,戚淙是富二代,是有父母支持鼓励、不用考虑现实问题、可以全凭爱好选择职业的人生赢家。那时的戚淙因为喜欢看电影和看书,觉得把一个故事孵化成型的过程很美妙,所以在众多文学相关的专业里,挑了编剧这个不是纯研究、可以入社会赚钱、富含创造力和无限可能,看似既挨着梦想,又能兼顾现实的专业。

    那时的戚淙也有考虑过戚家没落了的可能,他当时觉得,就算戚家没落了,他应该也能靠学的专业让父母过得很好。而在真的学了编剧这个专业后,他迅速发现了自己的天真。

    编剧这个专业,并不是你学了,以后就肯定能找到相关工作,并能自由创造自己想创造的故事的。这是一个限制特别多,到处是陷阱、十分消耗热情和精力,也很难在短时间内让生活和收入稳定的职业。

    早知今日,他当年就该……

    “戚淙!谁是戚淙?来拿结果了。”

    戚淙回神,手上力气没控制好,已经大半成型的纸玫瑰被他扯裂了一小半。他先应了一声护士的呼喊,然后低头看向掌心。

    因为之前已经折过两次,所以纸玫瑰的面上满是折痕,加上破了一块,它显得很旧很脏,一点都不好看。

    有点像戚淙如今的生活。

    戚淙顿了顿,轻轻碰了一下玫瑰的花瓣尖,将它放进背包,起身朝医生的办公室走去。

    ……

    体检结束后,戚淙搭地铁回家。车厢里一成不变的环境让他又想起了之前那两个女生的对话,和那张像素模糊的照片。

    鬼使神差的,他拿出手机,打开浏览器,往里输入了顾浔两个字。

    地铁里永远不缺人聊天,一句话不知道从哪里飘来,钻进了戚淙的耳朵。

    “《侠骨》真是太好看了!水无痕大大简直是神仙编剧!”

    太过熟悉的字眼让戚淙准备按搜索的手指瞬间顿住,他回头朝声音传来处看去,却只看到了一个个黑色的后脑勺。

    他皱眉。

    水无痕?《侠骨》?是他认识的那个水无痕,知道的那个《侠骨》吗?

    可《侠骨》不是……他狠狠皱眉,刚准备再找找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他低头,见是赵振勋打来的电话,连忙接通。

    “戚淙你在哪?”

    “回尚郡时代的路上。”

    “那正好,你到家后去嘉嘉卧室衣柜里把那套贴着黄色标签的西装拿出来,送到光明区梧桐路维也纳大酒店,尽快!来的时候别打车,坐地铁,打车可能会堵。”

    赵振勋的语气很急,戚淙忙回道:“好。”

    “那你快点。”

    电话挂断,戚淙迅速抛掉自己之前在考虑和关注的东西,关掉打开的浏览器,锁掉手机,抬头望一眼站点提示,挤过人群朝地铁出口大步走去。

    ……

    紧赶慢赶,戚淙终于在一个小时后赶到了赵振勋说的地点。他根据赵振勋给的提示上到酒店八楼,敲开了807的房门。

    门内的赵振勋一把拿过戚淙怀里的衣服,转身塞给一个染着紫色头发的年轻女孩子,吩咐道:“去熨一下。小韩!让沈嘉快点洗,衣服已经到了。圆圆,沈嘉的头发简单弄弄就行,别化妆,只调一下肤色,让他看上去气色好一点。”

    赵振勋边说边往里走,戚淙赶在房门自动关闭前按住房门,迈步进去,体贴地带上门。

    屋里挤了大概五六个人,每个人都是一副很忙的样子,床上堆着很多东西,看上去有些乱。

    突然哐一声,浴室门弹开,头发滴水、只穿着一件浴袍的沈嘉在一个瘦高男生的催促下从浴室里冲出来,看到戚淙还不忘招呼加解释:“淙哥,辛苦你送衣服过来,刚刚临时来了个行程,缺人手,所以只能麻烦你,对了,桌上有饮料,你渴了可以喝。”

    戚淙后退避开一个拿着挂烫机的短发女孩,站到不挡人的角落,点头应好。

    “你还有空关心这个,坐好!圆圆,给他吹头发。”赵振勋一把将沈嘉按坐到桌边,将沈嘉冲着戚淙的脸扭得对着桌上的镜子,嘱咐道,“一会进了会场别傻不愣登地自己呆着,看到认识的编剧、制片、导演就上去打招呼,不管熟不熟,打招呼就对了,能聊就多聊,争取给人家留下个好印象。”

    沈嘉仰着头让圆圆帮着吹头发,听话应声。

    赵振勋却还是一副不放心的样子:“总之你自己多注意一点,这次交流会来的导演和制片不少,这是你的机会,要把握住了。”

    沈嘉偷偷嘀咕:“我还是不懂这种讨论影视行业发展的交流会为什么会给我递邀请,还是这种临时邀请。这种场合不应该是那些制片和导演的主场吗,我一个唱歌的混在里面,哪听得懂他们说的什么行业规划。”

    赵振勋显然也不太懂,但这不是现在的重点。机会来了就必须抓住,他皱眉拍一下沈嘉的肩膀:“瞎嘀咕什么,听不懂也要听,你就当你是代表沈总来听行业动向来了。”

    沈嘉终于老实下来。

    半个小时后,打扮一新的沈嘉从浴室里走出。他穿着一套偏浅的蓝灰色休闲轻薄西装,脚上着一双白色板鞋,短发简单抓松,配上俊帅的五官和阳光的气质,有种介于成熟男性和年轻男孩之间的青涩帅气。

    赵振勋点头:“不错,果然还是这套衣服合适你。快迟到了,下楼吧。”

    沈嘉没动,换上一副讨好的表情:“赵哥,我可以带个助理入场吗?”

    室内正在整理东西的助理们闻言齐齐扭头朝沈嘉看去。一直老实呆在角落里不打扰大家工作的戚淙也朝沈嘉看了过去。

    赵振勋哪能看不出沈嘉的小心思,看一眼角落的戚淙,皱了皱眉,回道:“带可以,但不许一直拉着助理聊天,要――”

    “要主动和认识的制片、导演打招呼,我明白的,你放心。”沈嘉开心地打断赵振勋的话,嗖一下冲到戚淙身边,边推着戚淙往外走边朝其他助理说道,“下次别的场合带你们去哈,都有份都有份。”

    助理们被逗笑,纷纷回白眼给沈嘉,还有个回道:“别了,这种无聊的场合我才不想跟,我宁愿窝在这玩手机等你出来。”

    赵振勋再次催促:“行了,别聊了,工作人员还等着。”

    戚淙被沈嘉推出了房间。他回头问道:“你要带我进场?”

    “嗯嗯,这个交流会要来好多大牌编剧,你不是学这个的吗,一会我碰到认识的编剧就介绍你认识,多条人脉多个可能。”沈嘉压低声音,偷瞄后面跟上的赵振勋,“嘘,别告诉赵哥,免得他又唠叨。”

    戚淙一愣,之后心里一软。

    沈嘉这是把他之前用来安父母心的话给记下了。他拍拍沈嘉的手,低声回道:“好。”

    交流会在维也纳酒店三楼的牡丹厅举办,三人都觉得这种偏专业性的交流会不会有太多媒体到场,结果电梯一开,闪光灯却铺天盖地地亮了起来。

    赵振勋迅速反应,拐沈嘉一下后压低声音朝戚淙道:“护着嘉嘉进会场,走快点。”

    戚淙回神,忙先一步出去挡下凑得过近的媒体,侧身护着也已经反应过来,面上已经摆出标准礼貌微笑的沈嘉往会场走。

    这期间戚淙听到有记者嘀咕了一句“怎么是沈嘉”,蹙了下眉。

    怎么是这种失望的语气?

    记者们没有死缠着不放,拍完就散了。三人顺利穿过媒体包围来到会场门口,沈嘉和戚淙凭借身上工作人员提前给的通行牌顺利进入会场,赵振勋留在外面应对。

    两人往里走了没两步,身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骚动声,快门声此起彼伏,之前沈嘉过来时显得比较沉默的记者们这会全闹哄哄地喊了起来。

    每个人都在喊话,反而没有一个人的话能被听清,嘈杂间,只有一个名字无比清晰。

    “顾浔!”

    “顾浔你……”

    “顾浔先生……”

    戚淙脚步猛停,回头看去。

    沈嘉也露出意外的表情,回过头看。

    连片的闪光灯里,一道修长的身影被保镖助手护着,穿过热情的记者群体,大步朝这边走来。

    他宽肩腿长,行走间身上材质轻软的酒红色衬衣贴在身上,勾勒出胸膛结实的轮廓,窄得恰到好处的腰线在延伸处被一根黑色皮带束缚住,黑色的休闲裤包裹住长腿,行走时大腿健壮的线条若隐若现。右手垂在身侧,摆动间可以看到一抹红色在手指间若隐若现,左手松松勾着通行证的带子,冷白的肤色被深蓝色的带子缠绕,有种隐秘的撩人。

    大概是被闪光灯照得难受,他微低着头,往后梳起的微卷黑发落下几缕,遮住饱满的额头,发尾晃动间模糊了长眉的轮廓,眉下深邃的双眼半垂,可以看到浓密如扇形的睫毛在眼下扫出的浅淡阴影,挺而窄的鼻梁下,薄唇直直抿着,隐晦显露出一丝主人的不快。

    戚淙看着来人,眼睛一点点睁大,某个记忆中的身影渐渐清晰,和来人重叠,然后被来人强势踏碎。

    大概是察觉到了戚淙的注视,本来半垂着眼的人突然抬起了眼。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对了个正着。

    一模一样的眼睛,一模一样的脸,完全不一样的气质,天翻地覆的神态表情和穿着打扮。戚淙猛地握紧手掌,嘴唇紧紧抿着,需要很用力,才能克制住自己的失态。

    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有着和记忆中那人一模一样的脸?他为什么也叫顾浔?他为什么……看上去和他记忆中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

    男人在看到戚淙的瞬间停了下脚步,然后更快地往前。记者被挡在了会场外,保镖和助理被他甩在身后。他停在戚淙面前,垂眼和戚淙对视,然后笑了一下。

    一个没什么温度的笑容。

    “终于找到你了。”

    一样的声音,陌生得可怕的语调。

    戚淙直直看着他,视线一寸寸扫过他的脸,最后顺着他半开的衬衣领口,定在了他的右锁骨下。

    一颗黑色的痣静静躺在那里,和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戚淙胸膛快速起伏一下,一点点把视线挪回男人脸上,看进对方眼里。

    “我是顾浔。”男人眼中带着些戚淙不懂的暗沉情绪。他微微弯腰,握住戚淙垂在身侧的手,一点点掰开戚淙紧握的手掌,手上的戒指在戚淙手面留下微硬的触感,“你……还记得我吗?”

    他说完后退,看一眼戚淙身边表情呆傻的沈嘉,嘴角扯了扯,转身朝会场深处走去。

    戚淙低头,被握过的手颤抖着,慢慢重新握紧。

    “淙哥,你认识顾影帝?他不会就是――”沈嘉的话音消失在看到戚淙眼睛的瞬间。他一呆,然后慌了,手无措地抬起,又慌忙放下,从口袋里掏出手绢,小心问道,“淙哥,你怎么了,你……你别哭。”

    戚淙侧头在肩膀上用力擦了一下眼睛,深吸口气克制住情绪,快速说道:“抱歉,我去一趟洗手间。”说完转身大步离开,一秒都不敢多呆。
欢迎您阅读不会下棋所写的小说备胎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