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胎不干了 7、第 7 章

作者:不会下棋 类别:玄幻小说
    沈嘉的粉丝们真实体验了一下心情坐过山车是什么感觉。

    看到澄清微博后,他们先是大松了一口气,放下提了一天的心开心地哭了,边哭边庆祝他们的崽/哥哥没有背着他们谈恋爱。

    然后他们怒了,大怒,痛批狗仔乱写新闻,骂狗仔眼瞎,居然男女不分!

    最后,他们又纷纷抱着那张少年合照激动了,嗷嗷夸沈嘉小时候好看、可爱、帅气、萌……直到夸到没词了,才终于从眼中只有崽/哥哥的状态脱出,恢复平时理智克制有序礼貌的样子,看到了戚淙。

    而这一看,好些粉丝都忍不住在心里“卧槽”了一声。

    这新助理……好像有点好看。

    而比起眼里第一时间只能看到自家崽/哥哥的粉丝们,吃瓜网友们的反应就简单明了多了,他们热情地用震破天际的笑声,打败所有粉丝,占领了热评前几。

    吃了个瓜:卧槽哈哈哈哈哈哈,所以搅了热门和热搜一整天的沈嘉女友,其实是个男的?这是什么沙雕乌龙,狗仔这是在帮沈嘉虐粉固粉吗?绿区认真扒皮沈嘉女友的博主们你们还好吗哈哈哈哈。

    健康平安过20: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得太大声,吵得隔壁小区都派保安来抓我了[当场抓获.jpg]

    我嗑的cp都是真的:我……对不起,竹马竹马,互相守护,你搭我我搭你,过去的内向小可爱成长成骄傲小狼狗,保护过去曾护着自己的好哥哥/弟弟……开始上头。

    菜是保护色:死亡长发和死亡角度都挡不住的好看,现在当明星助理也要求颜值了吗[跪],难怪助理小哥会被认成女孩子,这优秀的脸颊轮廓、这单薄的身形,再加上这比一般男生长很多的头发,远看真的好像是那种又高又瘦又飒的女孩子。

    然后在第五位,终于有了一个疑似沈嘉粉丝的评论。

    想去你视线尽头:别的流量被爆恋情都是血雨腥风,沈嘉被爆恋情却是狗仔乌龙把男认作女,沈嘉你快好好反省一下,这样下去,哪个狗仔还愿意拍你[狗头]

    ……

    网上炸得热闹的时候,戚淙正随着沈嘉和沈嘉的经纪人赵振勋一起前往沈嘉在北市的住处。

    戚淙负责开车,赵振勋和沈嘉坐在后座,一个语速飞快地报着行程,一个蔫巴巴的坐着听。

    “……29号录制《歌手猜猜猜》,30号给春雨公益站台,31号进《青古传》剧组,1号正式开拍。《青古传》的剧本我给你打印好了,这是你第一次担任大型古偶剧的男一,你给我争气一点,好好演,不求你演技惊艳一片,只求你别被男二男三什么的压下去,明白吗?”

    沈嘉苦兮兮:“从明天到月底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一天的休息时间都没有了吗?”

    赵振勋后爸脸:“没有,这个月和下个月的假期都已经被你休完了。你给我好好演《青古传》,表现好我十月份给你放几天假。”

    沈嘉绝望瘫倒:“我十月份还想去看淙哥比赛呢……”

    “看什么看!你有时间吗就看!”赵振勋看一眼开车的戚淙,把一句“而且他还不一定能拿到比赛名额”的话给咽了下去,揪沈嘉起来继续给他嘱咐工作上的事。

    半个多小时后,车开进了北市平安区的某个高档小区。沈嘉又活了,扒着驾驶座椅背给戚淙指路,兴奋念叨着一会到家后要好好给戚淙布置房间。

    “戚淙。”

    沈嘉话一停。戚淙则透过后视镜朝出声的赵振勋看去,回应道:“赵经纪。”

    赵振勋还是那副后爸脸,说道:“你明天去体检,体检完了拿着单子来找我,我给你报销。你的职位是沈嘉的私人生活助理,主要负责照顾沈嘉的衣食起居和提醒沈嘉每天的行程,督促他提前为行程做准备,你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个,方便联系。”

    戚淙点头:“好。联系方式可以明天再给吗?我想换北市的号码。”

    “那你尽快,办好了给我发条消息,我的电话号码你找嘉嘉拿。你扯我干什么?”赵振勋突然侧头朝身边的沈嘉看去,“觉得我凶?我平时对你就是这态度,对小韩他们全是这态度。工作是工作,私交归私交,得分清楚。”

    “赵哥。”沈嘉急了,偷偷瞄戚淙。

    戚淙知道赵振勋这话是在说给自己听,稳稳把车停进小区七号楼的地下停车场,打断沈嘉的话:“到了。”

    三人下车坐电梯上到十楼,进了沈嘉的房子。赵振勋帮沈嘉一起将戚淙的行李放到次卧,之后残忍没收了沈嘉的跑车钥匙,看向戚淙。

    戚淙静候下文。

    赵振勋眉头紧锁,又看了一眼沈嘉,朝戚淙说道:“明天换好号码后尽快联系我。”说完就走了,连口水都没喝。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赵哥要把你也扣走。”沈嘉松口气,然后开心地搭住戚淙的肩膀,“淙哥,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工作了。你别多想,赵哥是刀子嘴豆腐心,他那样其实不是讨厌你,是平时说话就那样。”

    戚淙朝沈嘉笑笑:“我知道。”

    沈嘉的房子很大,有四个房间,沈嘉装修的时候只保留了主卧和次卧,剩下两个房间分别被改成了游戏室和健身房兼舞蹈房。

    基本安顿好后,沈嘉带戚淙去附近超市补了些生活用品,吃了晚饭,然后回家火速洗漱,抱着相册冲进了戚淙房间:“淙哥,今晚我们一起睡吧!”

    正在整理规划账上余额的戚淙把记事本一盖,朝沈嘉笑了笑:“好。”

    戚淙也去洗漱好,然后躺到床上。沈嘉忙凑过去,拉着戚淙边翻相册边回忆以前的事,时不时笑成一个傻子。

    戚淙看着这样的沈嘉,表情暖了些。

    如果说这“睡”过去的三年里有什么能让戚淙觉得还不错的事情的话,那一定是沈嘉身上的改变。曾经那个被校园暴力、家庭变故折磨得差点抑郁的少年,在三年后的现在,终于彻底摆脱了过去的阴影,提起曾经时,满口都是可爱温暖的细节,不再耿耿于怀于那些伤害。

    他收回视线,看向照片中还带着婴儿肥的少年时期的自己,细瘦的手指轻轻收紧。

    这是不是也代表着,只要他一直努力,那么他现在跌的这个深坑,也终有一天会被时光填平。

    ……

    沈嘉第二天有工作,很早就醒了。戚淙跟着起床,给沈嘉简单做了顿早餐,然后目送沈嘉随着另一个来接人的助理离开,之后回到房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证件和各种资料,把它们装进背包出了门。

    去营业厅的路上,戚淙本着提前熟悉一下工作大环境和现在社会环境的心理,打开了微博。

    一个id是“言的小尾巴”的账号自动登录,戚淙手一顿,忍着不适快速扫了一遍账号发的微博,发现全是一些抒发情感垃圾的内容,恶心得立刻注销了账号。

    这个提醒了戚淙。

    他关掉微博,打开微信,没多意外地发现和江兆言的对话框被置顶在了界面顶端。他看着对话框上显示的三十多条未读信息,没有看,直接切进通讯录,一目十行地扫过,发现全部都不认识,放了心,怀着一种微妙的报复心理,注销了这个微信账号。

    搞定这些后营业厅正好到了,他下车进去,刚领好办理业务的号,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电话来自一个陌生号码。

    他接通:“喂,哪位?”

    “你拉黑了我的微信?”江兆言的声音传出,带着冲天的火气,“戚淙,你居然要去给沈嘉当助理,你疯了吗?过去你代表公司出去谈过多少业务,现在你去给一个小艺人打杂,你让那些和你谈过业务的客户怎么想?而且你打杂就算了,为什么要弄得这么高调,你是想下谁的面子?你是在报复我吗?”

    戚淙沉了表情,问道:“江兆言,我上次说的话,你是一句都没听进去,对吗?”

    电话对面安静两秒。

    “小淙。”江兆言的声音突然低下来,语气带着些烦躁,“你别闹了,我依你还不行吗?你不想去别的部门,可以,你就留在你之前呆的岗位,我不动你。我和夏和的事情我也可以好好跟你解释,一切都和你以为的不一样,你安生一点行不行。”

    “说完了?”

    “什么?”

    “听着,江兆言。”戚淙看着营业厅墙上的数字时钟,视线定格在最前面的“2020”上,“不是现在,但以后,我绝对、绝对,会把你靠吸我和我爸妈的血获得的利益,一层一层地剥下来。我要看你重新滚回地狱里。”说完挂掉电话,走到对应的业务窗口,朝里面的工作人员说道,“你好,我想注销原号码,再办一个新号。”

    ……

    从营业厅出来后,戚淙上了前往医院的地铁。路上他挨个给父母、沈嘉、沈曼、赵振勋发去了新号码,然后用新号码重新注册了微信。

    之后他又翻了翻手机里的文件和相册相关,备份了和父母、沈嘉有关的,之后将手机还原了出厂设置。

    至此,他手机里属于过去三年的痕迹,终于彻底被抹除。

    “哈哈哈,你快看热搜上那个#沈嘉女友#的话题,笑死我了,到底是谁p的图。”

    戚淙滑手机的动作一顿,抬头朝背对着这边的两个女孩子看去。

    “别吵别吵,我顾顾好像又上热搜了。”

    之前说话的女生立刻转移了注意力,朝另一个女生的手机凑过去:“什么热搜?顾浔最近除了《天问》的宣传和《王朝之上》的拍摄,应该就没别的工作了吧,是《天问》的宣传吗?”

    “不是不是,是顾顾在海城迷路,参加活动迟到了,哈哈哈。你看这个。”长发女生举起手机,点开一张照片,“看这个,路人拍的,顾顾把车停在海城街边下车找方向。笑死我了,原来顾顾还有这样的时候。”

    “噗,他没有用导航吗?”

    “不清楚。”

    戚淙所在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那女生举起的手机。他并没有想偷看,但那女生的手机屏幕实在太大,举手机的动作也太快,他还来不及避开视线,就看到了上面的照片。

    然后,他愣住了。

    像素模糊的照片上,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街边,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站在车子另一边,身型被车身挡住了大半。他背对着镜头站着,微微侧头,像在找着什么。

    让戚淙愣住的点是,这男人所在的地方恰好就是那天他和沈嘉被狗仔偷拍时站着的地点,而且这个顾影帝居然不止下巴,就连露出来的一点下脸轮廓都有点像他记忆里的那个人。

    地铁到站停下,女生放下手机和同伴一起离开。戚淙回神,脑中有些模模糊糊的东西在钻来钻去,细看过去却又毫无头绪。

    赵振勋的来电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低头接通电话,把手机放到耳边。

    “赵经纪。”

    “戚淙,昨天有些话,我不好当着沈嘉的面跟你说。”

    “您想跟我说什么?”

    “戚淙,我承认我现在对你还有些偏见,但公是公,私是私,我分得清。按照你和沈嘉的关系,如果你以后出道,那么你多半会被分到我的手上,所以我给你一点建议,趁着这一个半月的时间,多发掘自己的优点、特长,如果学过乐器就捡起来,学过舞蹈就抽空复健,不会唱歌就请教沈嘉,选秀比的就这些东西,你总得会一样。”

    “丑话说在前头,曼聚不会送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去一个面向全国人的舞台上丢人。就一个半月的时间,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你必须弄出一些比其他辛苦训练多年的练习生要优秀的地方出来,不然选择你,对那些等待出道机会已久的练习生太不公平。”

    “我明白了。”地铁再次到站,戚淙站起身,随着人流往外走,“我会努力的。”

    “明白就好。还有,如果到时候你的表现没有达到我的预期,那么我希望你能主动向沈嘉表明,是你自己不愿意参加选秀节目,想再找其他的工作,而不是因为别的原因。”

    戚淙脚步一停,之后继续往前,平静应道:“好。”
欢迎您阅读不会下棋所写的小说备胎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