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召唤物可以学技能 第六百零三章 西行剑阁,命运之门

作者:渔樵看海 类别:玄幻小说
    圣光之门!

    以圣光凝聚一道法则之门,打开之后,会从中喷涌出大量圣光。

    此圣光,既可以用来直接攻击敌人,尤其对黑暗生物可以造成惊人伤害,也可以用来补充自身法力。

    同理,若自身的法力是光明属性,从中得到的战力补充会更多。

    综合来看,是个很不错的黄金技能,在这个品阶内,可以称得上顶级。

    不过,如果直接按照密卷上的描述修炼,最终也就止步于此了,除了圣光之外,并不能有更多期待。

    但陈勾通过照因烛眼,看到了这封密卷过去的部分因果,确定这个技能隐藏了与命运之力有关的秘密。

    只是,这秘密隐藏极深,就像是一座位于无人知晓之处的宝藏。

    圣光之门这个技能本身其实就是通往那座宝库的门户,但现在这门户太小,或者说不完整,因此无法进入宝库之中。

    所以,陈勾现在要做的,无疑就是将这门户补全或彻底打开。

    此时,高大雄壮的山之巨人在荒野古林中一路西行。

    陈勾盘坐于巨人头顶,叶红鱼在他身后亭亭玉立,红裙飘然,清丽若仙。

    那些从西陵神殿投降改换门庭的人,则有的栖身于山之巨人的肩膀或胸背突起处,有的在前方探路或在四周游弋断后。

    人数加起来足有一千多人,俨然一支万里迁徙的部族一般。

    此行的目的地,自然不是回长安,而是南晋国,目标剑阁之主柳白。

    柳白人称剑圣,在陈勾出现之前,号称除夫子和观主陈某外的人间第一强者。名字曾出现《天书》日字卷首,一直以剑阁崖洞潭畔压制自己心境气势不突破五境。

    虽不过五境,却远胜五境之上,如果愿意,可以一瞬斩尽玄关,连破数境,实力相当惊人。

    而陈勾此去拜访,主要有两个目的。

    其一,邀请柳白一同对付昊天。

    柳白是否会如他所愿答应,陈勾并没有把握。

    但就算他的面子没夫子那么大? 柳白不亲自出手,也务必借剑一用。

    原剧情中? 柳白便曾借剑给夫子斩神屠龙。

    连夫子都找他借剑,可见他穷极一生所修炼的大河剑气,的确有超凡脱俗的威能,甚至能够对神明造成威胁。

    其二? 问剑求道。

    为什么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就是因为在游历中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便可从中取长补短? 汲取知识? 让自己变得更强。

    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 如陈勾这种唯力量论的人? 自然不会受境界或门户的桎梏。

    只要对方的确有比自己强的地方? 那就值得他去虚心请教。

    柳白对剑道的感悟? 必定远在他自己之上。

    而陈勾掌握的技能中? 诸如禳命巫祖的无止符剑、太阳女神的以身为剑、诛仙剑阵等等,都属于剑道一脉。

    与柳白交流? 或可使陈勾的这些剑道神通更进一步。

    尤其是诛仙剑阵,陈勾自己从剑阵图中领悟? 到了铂金品阶后就止步不前。

    如果继续自己一个人钻研,就算最终能得到完整版的诛仙剑阵? 也必定需要漫长的时间。

    但若能从柳白那里借力,则很有机会将这个时间大大缩短。

    一旦让陈勾掌握完整版的诛仙剑阵? 对付昊天还用得着这么瞻前顾后?

    想到这里,陈勾便对南晋剑阁之行更加期待。

    不过上千人出行,实力还参差不齐,速度自然快不起来,所需耗费的时间至少数月。

    这倒是正好可以让陈勾专注于解开“圣光之门”密卷的秘密。

    据西陵神殿投降的人说,这道密卷已经被存放在神殿秘阁至少千年以上。

    但从来没有人太过关注,也没有人知道这密卷从哪来,是谁放在秘阁之中的,更没有人发现过其中的秘密。

    而陈勾通过照因烛眼,看到这密卷最初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将夜道门的创始者,也就是那个远古时和昊天打赌的神秘强者。

    如今,那道门始祖已经行迹全无,他留下的这道密卷也尘封了无尽漫长的岁月。

    一开始是藏在知守观中,后来无意中与另外一批卷轴秘籍转移到了西陵神殿,此后继续蒙尘。

    就算偶尔有人看到并修炼,也止步于单纯的圣光之门而已,并没能触及到暗藏的命运之力。

    现在陈勾已经知道了背后隐藏的秘密,问题就在于怎么让这个秘密的真相呈现出来了。

    “命运乃已知的最高法则,凌驾于万道之上,所以……”

    “解铃还须系铃人,理论上能够让命运显露原形的,也只能是命运之力!”

    “这命运之力从哪里来?或者说,我能从哪里弄到命运之力?”

    陈勾的思路很清晰,他有照因烛眼,向来擅长于追本溯源,然后顺藤摸瓜。

    这时,叶红鱼突然柳眉一扬,从戴在手指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枚传讯晶石。

    戒指和晶石自然都是陈勾给她的,至于通过晶石和她传音的,则是远在长安的公主李渔。

    当初离开时,陈勾也给了李渔一块晶石和一个任务。

    任务就是暗中观察书院和宁缺,尤其是后者,有什么大动静都要汇报。

    而这次李渔主动联系,便是因为宁缺离开长安了,向北边的荒莽而行。

    “宿命的车轮,还是在按照应有的轨迹,无可阻挡地向前碾压么?”

    陈勾听后喃喃自语,宁缺离开长安,就意味着安宁和平的日子过去了,接下来这个世界或将掀起一阵接着一阵的腥风血雨。

    这让陈勾有一种预感,他完成目标的契机,或许也在临近……

    “让李渔继续派人严密关注,不需要太详细,只要知道宁缺大致在什么地方就行了。”

    陈后沉吟着说完,叶红鱼便轻语转述给另一边的李渔。

    陈勾则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圣光之门”秘卷上。

    再次思考命运之力,陈勾忽地心中一动,从储物空间取出一块七彩晶石。

    这是在山海世界时,从南类山矿洞得到的那块一人高遗玉里切割出来的,七彩遗玉里蕴藏的灵力属性正是命运。

    陈勾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将遗玉中的命运之力,用来开启圣光之门密卷隐藏的秘密。

    不过很快,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

    因为当他左手拿着密卷,右手捏着七彩遗玉靠近时,遗玉内就自动散发出七彩光雾,被密卷吸收。

    旋即,密卷上原本的字符就开始缓缓消失,代表命运之力的七彩光雾吸收得越多,消失得就越快。

    一块拳头大的七彩遗玉被吸尽所有灵力,便只剩一块腐朽的灰白晶石,用力一捏便化为粉尘,圣光之门密卷上的字迹则消失了三分之一左右。

    陈勾将手中被吸干所有灵力的遗玉残渣扔掉,重新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块七彩遗玉,继续之前的步骤。

    当密卷上的字迹全部消失后,再继续吸收七彩遗玉中的命运之力,密卷表面便开始诞生新的纹路痕迹。

    由无到有!

    一开始,只是一些晦涩难懂的符号,看不懂,亦猜不透。

    陈勾也不纠结,只是拿出更多的七彩遗玉,让密卷吞噬。

    等它吸收了足够的命运之力后,一切秘密和答案自然就会揭晓。

    一切都仿佛水到渠成。

    整个过程,自从陈勾拿出七彩遗玉后,就再没有遇到什么波折和困难,远比预想中的顺利。

    这样看来,解开密卷的障碍,似乎并不大。

    对陈勾的确如此,但对这个世界的其他人而言,却难如登天。

    因为他们无法提供命运之力!

    这种力量,连绝大多数神明都无法掌握,神境之下的凡人又能从哪里得到?

    即便陈勾,也只是在山海神界机缘巧合得到了一些七彩遗玉而已。

    密卷重新凝聚字符远比之前抹去已有字符需要的命运之力多,速度也更慢。

    陈勾等待之余,将一部分注意力转移到**下的石棺上。

    棺内屠夫还在,八十一天约定的时间早已过去,屠夫却没有死。

    但陈勾也没有按照约定放他出来,并不是想食言,而是因为现在的屠夫状态十分诡异。

    他虽然没有死,但也称不上活。

    体内一丝生机和生命波动都没有了,完全就是一具死尸,但他的生命印记却还没有完全湮灭。

    生命印记,是一个生灵存在于世间的凭证。

    有生命印记,代表着在规则秩序中,是一个生命,而不是砖石雕塑。

    屠夫现在有生命印记却毫无生机,就像是在说自己既是生命又不是生命。

    这种奇诡的现象,让陈勾大感兴趣。

    这也是异数!

    虽然不是从石棺中活着出来那种异数,但现在这种非生非死得异常现象,同样值得探索。

    甚至,有可能比活着走出来那种情况更为难得!

    活着从石棺中走出,只能说千里挑一,而这种介于生死之间的情况,古往今来出现过几次?

    起码陈勾经历了这么多世界,记忆中一个都没有!

    半天后,正当陈勾观察石棺内的屠夫时,圣光之门密卷在吸收了大大小小二十几块七彩遗玉后,终于完成蜕变。

    一篇全新的神通经文出现在非金非纸亦非皮的卷轴表面,卷首铭刻四字……

    命运之门!
欢迎您阅读渔樵看海所写的小说我的召唤物可以学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