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宗在上 第三百七十七章 虚灵气

作者:二木七 类别:玄幻小说
    这处山谷,本来有名字的,后来在陈满居住于此之后,就没有了。

    根据陆明恒所知道的情报而言,这里在被陈满占据之前,是无人长居于此的,而且也仅仅只是一个三阶的灵脉。

    按理讲,三阶灵脉,一些高手肯定看不太上,但至少对寻常势力、修士而言,也算是非常不错的地盘了,不应该没人占据才对。

    但这里的灵气并不寻常,充满着非常诡异的力量,完全不属于常规的五行灵气,正常的修士,在这里根本没有办法修炼。像是炼气期,在此处别说修炼了,呆的时间稍微久上一些,就会被这股奇异的灵气,浸透身体,从而死亡。

    而就算是筑基、乃至启明修士,在此处呆着可能问题不大,但如果修行的话,也有暴毙的危险。

    此处奇诡的灵气属性,当然也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乃至于一些金丹修士,都曾经探索过这里。

    一无所获。

    这里除却弥漫着的奇异灵气之外,就像是一个最普通的山谷,里面没有任何的活物,不管是植物也好,动物也罢,哪怕是随处可见的虫子,这山谷之中都看不到。

    同时,人们也没有能够在这里找到任何的类似宝物、稀有的材料之类的东西。

    既然如此,那也就只能作罢了。

    最终,人类修士们只能确定,这里因为天地灵气特殊的缘故,产生了一种有害的灵气,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有价值之处。

    慢慢的,也就没有人再关注这里了,偶尔有些不死心的探险者过来,要不被这股奇诡的灵气给弄死,要不就一无所获,最终只能灰溜溜的走人。

    这个情况,直到不可考证的很多年前,陈满找到此处。

    那时候,他还不算太出名,还只是个普通的散修。

    当下,关于陈满的公开情报之中,说他是木水双灵根;但据陆明恒这些年搜集的情报可知,这很有可能是个假情报,不知道是何人放出来的,但不是真的。

    陈满当年,应该是单灵根修士,具体是什么灵根,陆明恒没有查出来,但一定是一种非常稀有且特别的灵根,以至于当年是散修出身的陈满,根本找不到什么适合自己修炼的功法,以至于蹉跎了很长的时间。

    在明恒收集的情报之中显示,陈满在早年的生涯里面,辗转投靠过魏国很多的势力。他推测,陈满就是希望能够在各家势力之中,想办法获取适合他的灵根修炼的功法。

    但很显然,他没能得偿所愿,以至于在将近六十岁的时候,才勉勉强强完成筑基——这对于单灵根修士来说,那可是相当慢的速度了。

    可当陈满来到了这个奇诡山谷之后,一切变得不一样了。

    他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老巢——也确实只有他可以自由的在这里出入,而不受那种奇异灵气的影响。

    也是从那以后,陈满的修行进度,突飞猛进,仿佛打开了废柴流的主角模板,不过区区不到三十年的时间,就成为了启明修士,然后又在一百五十岁的时候,晋升了金丹。

    当然,中间并不是没有人窥觑过他的奇遇,但最终的结果就是,那些窥觑的人,要不放弃了,要不完蛋了,陈满不仅好好的活了下来,还闯出了‘鬼面神’这样的名头,并且成为了魏国朝廷的座上宾,最终还进阶到了元婴层次。

    后来,这片山谷的灵气强度,还从原本只有三阶的水平,变成了如今的相当于五阶灵脉的强度——只是强度,范围并没有扩大。

    在搜集到了这些情报之后,陆明恒很自然的就依据了这些情报,进行了合理的推测:陈满拥有的未知稀有灵根,跟这片山谷的原生灵气,应该是同属一种。甚至,这里应该有某种专门指针对这种未知灵气的传承,并被陈满获得了。

    在获取了这般大机缘之中,陈满就走上了自己的飞黄腾达之路。

    并且,这个地方,也就成为了陈满最适合的修行之地。而人家在成为金丹、乃至于到后面成为了元婴层次之后,就越来越没人敢多说什么了,只能让这位性格古怪、能力奇异、还很强大的大修士,就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呆着。

    寻常人等,也不敢进入到山谷的范围内。

    倒不是陈满有什么不允许的言语,他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但山谷的灵气浓度上升到了五阶之后,那就算是寻常的金丹修士,进入到里面,都会被无处不在的浓密奇诡灵气给伤到。一般而言,不是特地受邀而来的人,都不会自找死路进这片山谷。真要有这种人,那一般也不需要陈满特地出手什么的,光天然的灵气,就足够把冒失鬼杀死在这里了。

    来到山谷外围的陆明恒,没有带什么手下。

    他作为潜伏在魏国的锦衣卫探子的首领,能够调动的人手,当然还是有一些的。不过,里面寻常意义上的高手,也不过筑基层次而已,但筑基修士来这里,又有什么用?

    甚至,人多也没什么用。

    他当然是不敢贸然接近、乃至于进入山谷的。那相当于五阶灵脉浓度的奇诡灵气,在一些情报之中,被传得神乎其神,陆明恒可不敢亲身尝试。

    而且,尽管自己也许能够靠着一些法器,在里面呆上一段时间,他也不敢进去。鬼面神陈满拥有着大量的分身,甭管他本人在不在自己的老巢,多安排几个分身在旁边守着也挺正常的。

    法相期高手的分身……虽然,并不是每个分身都有着法相、元婴的实力层次,但是陆明恒也不敢以身犯险。

    他这次过来,只是想要近距离观察一下,这鬼面神山谷,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因为按照常理来讲,高级修士在完成突破刚开始的阶段,引起的动静会比较大,对周边环境,应该也会造成比较深刻的影响。

    动静,是没听说的。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可掩盖的大动静,那他不应该没听到风声才对。这个信息,应该是被陈满自己或者是魏国官方给封闭掩盖掉了。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过来看看了。

    他之前还担心,鬼面神山谷外,会有魏国的一些特殊布置,抵达此处之后,他还颇为小心翼翼的。但后来发现,这些都是多余的,他并没有碰上什么麻烦。

    他找了一个人迹罕至的方向,慢慢靠近的鬼面神山谷。行动的速度很慢,而且不敢飞起来,就仅仅只是在地面上步行。

    怕动静大被发现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忌惮那种在传闻之中被吹得神乎其神的奇诡灵气,真要被沾染,可能会出大问题。

    实际上,不用进入山谷,当陆明恒靠近到一定的距离之后,他就隐隐约约的能够感觉到,游离在天地间的灵气之中,混杂进了些许很特别的东西。量很少,不仔细感知很容易错过,但随着他后续越来越靠近山谷,这种感知也就越来越明显了。

    同时,随着感知越加的明显,他也感受到了这股灵气,在悄然的侵蚀着他的躯体。皮肤在接触到这股灵气之后,微微有一种不适感。陆明恒只能少量的放出一些灵力,在体表充当保护。

    但随后,他很快就发现,光靠这样的保护是不够的。那些混杂在空气之中的奇异灵气,正在快速的腐蚀着他体表用来护体的灵气。

    并且,他还发现,这些许的点点灵气,混杂着正常的灵气,接触到了他的身体,并渗入了进来,在内部侵蚀着他的经脉和体内的灵力。

    这个程度是很低的,造成的伤害,暂时看起来也比较的轻微,并且也不是不可逆的,甚至不需要特别的处理,稍后休息休息,就能够恢复过来。

    然而,陆明恒仍然觉得有些心惊。

    要知道,他现在可还没有进入到山谷之内,那奇诡的灵气浓度很低很低,只是在空气之中有一些,还非得很认真的感知,才能够察觉得到。

    然而,尽管如此,这种力量就已经展现出来了非常可怕的特性。

    他有点可以想象,为什么贸然进入到山谷之中的人,哪怕鬼面神陈满不动手,能活着走出来的人都很少了。

    不过……他隐隐之中还有一种感觉。

    这股奇异的灵气,他怎么觉得有点熟悉?

    但现在,他还不敢确认。

    他继续又走近了一些,到了山谷边缘的时候,浓度虽然还没有上升到有足够威胁的程度,但是却能够让他确认之前自己的那个猜想了。

    这股力量,跟家族九祖中的、如今已经进入到金丹期的陆茗朝,非常的相似。

    家族这几位长辈,对他的态度都很好,比较看重他。从族长陆朝熙到朝和再到茗朝,以前的时候经常会把他叫到眼前来,指点他一番,或者问问近况,再或者是赐下一些不算太贵重、但对修行有很好的作用的东西。

    而在跟陆茗朝相处的时候,他也曾经不止一次的感触到过这位是他姑奶奶的高级修士所拥有的特殊力量。

    跟眼下这个……真的很像。

    莫非,此处的力量,是虚灵气?鬼面神陈满的天生灵根,是跟姑祖母陆茗朝一样的虚灵根?

    当然,哪怕是百分之九十的相似度,不到百分之百也不敢随口下定义。

    他只是将这件事情记到了心底,这应该是很值得汇报的。

    犹豫了些许,他直接走入了山谷之中。

    鬼面神对于自己的居住地,看起来经营的很不上心。既没有什么禁法,也没有什么山门之类的东西。

    当然,这山谷内弥漫的奇异、疑似是虚属性的灵气,本身就是最好的禁法了。

    在山谷之外,陆明恒察觉到了那种疑似虚灵气的存在,但强度还威胁不到他;可他刚刚他入到山谷之中,走过了某个界限之后,这股虚灵气对于他的身体的影响,一下子就变得强烈了起来。之前的那种皮肤被侵蚀、经脉被侵蚀、体内的灵力被侵蚀的感觉,在一瞬之间,变得比在山谷之外强烈了许多倍。

    陆明恒脸色有些发青。一方面是被虚灵气搞得很不舒服,另一方面,也是在努力的对抗这种侵蚀,不断的在耗费着自己的灵力。

    他快速的评估了一下自己当下的状态,心里大概有了一个底。

    这股虚灵气很可怕,属性奇特,但是说白了,这只是自然弥漫在此处的灵气。再怎么浓郁、奇诡,本质上还是无人操控的,并且灵气本身也并无恶意或者主动攻击的意味。

    在这种情况下,他作为一个启明修士,还是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守护住自身,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他估计,自己能够在之类扛住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前提是不会再遇到更多的意外。

    但实际上,他也不需要在山谷之内那么久的时间。

    他从自己的储物袋之中,掏出了两样东西。其中一样,是个白色的小瓷瓶,里面是空的。另一件,则是一个八卦仪盘。

    这两个东西,都是功能性的法器。

    明恒拿起那个小瓷瓶,闭上双目,灵力激活法器,小瓷瓶的表面,浮现出了一些细小的淡蓝色符文。

    片刻之后,他睁开双眼,将这个白色瓷瓶又放入了自己的储物袋之中。

    此物,能够汲取空气中游离的灵气,并且将其封锁在瓶内,是个炼丹会用到的小东西。陆明恒用这个小东西,将山谷之内的灵气收集了一些,回头会再附上自己的感受,想办法把它传递回燕国国内。

    他不敢确信这是不是虚灵气,他觉得很像。但本身就是虚灵根的陆茗朝,一定能够更准确的做出判断来。

    随后,他又拿出了那个八卦仪盘。

    如果说,收集山谷内的灵气,判断其属性,是临时起意而为之的话,那么利用这个仪盘,来追溯过去一段时间,山谷内的灵气变化,则是他此行最主要的目标了。

    陈满如果真的突破了法相,那么他的特殊灵根,必然要求他得在此处突破肯定是最好的;并且,突破法相,是需要大量的外界灵气的支持的,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在山谷这里发生过,那么追溯过去的灵气变化,是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作为佐证的。

    ————

    4k

    明天七千字,把欠账补完。
欢迎您阅读二木七所写的小说祖宗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