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 27、试探

作者:明桂载酒 类别:玄幻小说
    薛昔将几只杯子里的果汁倒在垃圾桶, 拧开水龙头。果汁残渣随着纯净水在杯子底部打了个转儿。他捏着杯子的修长手指将杯子翻倒过去,杯子挨个被冲洗干净。

    薛昔手中动作不停, 将洗好的杯子挨个列在旁边,杯子口轻轻碰在大理石台上, 发出清脆的磕声。

    很快他听到周忆之的脚步声走到了厨房门口。

    薛昔敛了敛神, 抬头朝她看了眼, 问:“人送走了?”

    “对,他家有点远,我让何叔帮忙送他回去。”

    周忆之抱着手臂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 嘴角上扬,不知道刚刚到底和林嘉宇说了什么, 居然这么高兴, 脸颊甚至有点红, 仿佛有点害羞。

    薛昔手指情不自禁攥紧了杯子, 自来水冲在手背上,但他没什么知觉。

    他感到难以言喻的焦灼,仿佛心底有一只虫蚁在胡乱啃噬一般,但是又找不出烦躁来源。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种小姑娘般害羞的神情。

    她之前对丛游时也没有到这个地步。

    现在这个林嘉宇, 有那么好吗?

    薛昔感觉到手中的杯子冲洗时间过长, 才堪堪回过神来, 从周忆之脸上移开视线,匆匆将杯子上的水擦干,放在一边。

    他摁出一团泡沫洗手液,洗着手, 神情自然地问:“他下个周末还来家里补习吗?”

    周忆之想笑,竭力憋住,高兴地道:“当然来啊,今天他有事提前走了,但是补习班老师交代我们完成的小组作业我们还没完成呢,估计接下来好几周,他都会来。”

    哥哥的手指顿了顿,又强装无所谓地继续洗手,问:“那不是到寒假之前,都要经常见到他了吗?”

    “对呀。”周忆之乐道:“啊,我知道了,哥哥你是不是嫌我和他在房间里看电影太吵了?”

    薛昔擦干净手,坦然道:“不会。”

    周忆之心说,你脸上的表情分明不是那么回事,你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恨不得把林嘉宇从房间里揪出来扔下楼去一样。

    薛昔见周忆之神采飞扬,他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他竭力克制自己不要去想接下来每个周末周忆之会和那小子待在一块儿干什么,但越是克制,越是被难以形容的苦涩的占有欲给纠缠着。

    这一瞬间薛昔看见周忆之脸上的笑容,甚至心中卑劣地想,大多数初恋并不能走到最后,即便她现在很喜欢那小子,但是或许只是小姑娘的心血来潮,过阵子冲动也许就没了。

    半晌,薛昔抑了抑心头的燥意,道:“好了,别靠在门口,你去沙发坐吧。”

    他走到冰箱处,帮何姨把冰箱里无用的过期的东西收拾出来,拿出来几瓶快要坏掉的酸奶,抽出一个垃圾袋,将酸奶全都放进去。

    周忆之却赖着不走,看着他,眸子亮晶晶的,忽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话说哥哥,我还没初吻过呢,不知道亲亲是什么感觉。”

    薛昔好不容易才吐出一口浊气,听见她这话,差点没急火攻心,手中动作猛然顿住,扭头去看她。

    “干什么?哥,你瞪我干什么?!”周忆之忍笑忍得快疯了。

    快疯了的是薛昔。

    她忽然提起接吻干什么?

    才和林嘉宇认识多久,就已经想到这一步了吗?

    她脸颊那么红,到底脑袋里都在想什么?

    薛昔语气少见地带上了几分严厉:“成年之前不要随便和男生有肢体接触,喜欢归喜欢,但是更重要的是要保护好自己。”

    周忆之扒拉着门框,努力不让自己笑得弯了腰,她乐得不行,一本正经地驳斥道:“为什么,亲亲一下而已,又不更进一步干别的,怎么就是没保护好自己呢,又不会少块肉。”

    她还想更进一步干别的?

    薛昔脸色都黑了,吸了口气冷静了下,才努力镇定几分。

    他以不会让她排斥的劝诫口吻道:“高中不行,等上了大学再说吧。”

    “唉,那怎么办,其实我挺想早恋的。”周忆之幽幽叹了口气。

    薛昔血液快要窜到头顶,听到她这些话,理智的弦已然快要绷不住了。

    他完全无法想象她去和别人亲吻的模样。

    早知道一开始便劝住她不要让她去补习。

    薛昔即便想要努力放松下来,以一个哥哥的身份对她循循善诱,但他脑子里嗡嗡响,全是一些让人妒忌到发疯的画面,于是他只能绷着脸不说话。

    他拉开冰箱里的果盒,继续往外收拾坏掉的水果。

    “诶,你怎么不理我了哥哥?”周忆之走过去戳了戳他后背,快笑出来,用委屈的声音说:“我就是想试试接吻的滋味,你没必要那么生气吧,我爸估计都不会管我早恋。”

    薛昔生硬地道:“我没生气,我只是希望你保护好自己。”

    顿了顿,他缓和了语气道:“有些事情不用着急,等长大了再去尝试也一样。”

    “你明明就生气了。”周忆之好笑地问:“我就好奇了,哥,我就只是问问接吻是什么滋味,你这么生气干什么?”

    薛昔:“……”

    高大的少年蹲在那里,收拾冰箱第二层冷冻柜的东西,一声不吭,好看的下颌线紧绷,看起来像是郁闷得要气死了。

    他紧抿着唇,不吭声。

    周忆之在他身边蹲下来,侧着头看着他,冰箱里寒意立刻扑面而来。

    “你只穿着睡衣,别在这里,冷。”薛昔替她挡了一下寒意,将她往身后拽了一点,继续收拾冰箱。

    周忆之望着他攥紧握住冰箱门框的手指,忽然笑了一下。

    薛昔抬眸看她一眼,闷声问:“笑什么?”

    周忆之倾身,抱住他手臂,下巴抵在他抬起的手肘弯的地方,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忽然轻轻地问:“哥,你是不是吃醋了?”

    薛昔浑身一僵。

    周忆之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身边的少年屏住了呼吸,他肩膀很宽,刚刚还在手脚麻利地往外收拾冰箱里的过期冷冻雪糕,这一瞬间手忽然顿住了一瞬,然后,他喉结动了动,微微侧过头来,似乎是想要说什么。

    他的回答周忆之用脚趾头想也想得到。

    莫过于——

    没有。

    怎么会。

    不是。

    可是周忆之才不信。自己已经猜中了他的心事。即便是重来一世,少年时期的哥哥也喜欢上自己了。

    周忆之其实很高兴,甚至在确认的那一瞬,眼眶还微微发热,就像是,本以为因为自己的任性,会失去一件对自己来说十分珍贵的东西,但是到头来却发现从未失去过,无论什么时候他总在她身后。

    她回来以后也有想过,万一这辈子自己把最爱自己的人给弄丢了怎么办,回答是,她不知道怎么办,光是想想她便难以承受那种失去。

    但是幸好,她的少年的眼睛还是只落在她身上。

    周忆之的心砰砰直跳起来,她忽然凑过去,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捧住了薛昔的脸。

    这个动作十分突兀,薛昔一愣,看着她问:“怎么——”

    话还没说完,周忆之忽然凑过去,蜻蜓点水般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又亲了一下,然后又轻轻咬了一下。

    电光火石之间,那种触觉很明显,就像是灵魂相触碰,一瞬间让人浑身发麻。

    薛昔猛然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他眼里震惊万分,乃至于漆黑眼睫都微微发颤起来。

    薛昔的嘴唇很凉,还有些发干,但周忆之的却有些水润,带着些微的水光。

    周忆之心跳加快,脸颊越来越烫,而薛昔同样浑身紧绷,呼吸渐渐重起来。

    “那如果是和你呢,是不是就没问题了?”周忆之偏着头,眨眨眼,一瞬不瞬地对视上薛昔的视线。

    她轻笑着问:“哥,你刚才还义正言辞让我高中不准有肢体接触,可现在呢……”

    “哥,你怎么这么双标。”
欢迎您阅读明桂载酒所写的小说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