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 20、喜欢

作者:明桂载酒 类别:玄幻小说
    随着时间推移, 记忆会逐渐斑驳掉一些东西。但有些事情,有些场景, 却定然会犹如最顽固的色块,熠熠生辉, 长久如新。对于薛昔而言, 眼前这一幕正是如此。

    宛如一场电影中的一幕。鹅卵石地面上的气球灯光缓缓移动, 冬日寒气从脖颈中钻进去,但人竟然觉不到冷,反而很暖, 明明四下安静,但仿佛听到了热闹。

    他已经三年没能过生日了。

    周忆之见少年愣在那里, 对他催促道:“快进来!”

    薛昔舔了舔干燥的唇, 长腿三步并作两步朝她走去。

    两人一进门, 就闻到了从厨房里传来的香气, 何姨正在烧排骨,管家还蹲在墙角踩气球,他身边丢着一堆气球,营造得非常有生日氛围。

    薛昔下意识看了眼手里的蛋糕,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周忆之两次亲手做蛋糕, 是给他做的……?

    他受宠若惊, 几乎感觉自己深陷梦中,但眼前一切又都那么真实。

    心中淌过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薛昔忍不住轻轻屏了屏呼吸,嘴角不受控制地扬了起来。

    他本来准备将蛋糕放在茶几上,可顿时忽然觉得这蛋糕放茶几上, 便宜了茶几起来,他继续拎着蛋糕,朝着周忆之看去。

    这种背地里布置生日给人惊喜的事情,周忆之还是第一次做,十分不熟练,被哥哥看了眼,她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她装作镇定地朝着天花板看了眼,然后扭头飞奔过去蹲到管家旁边,没话找话道:“咳,何叔我帮你扎气球!”

    管家赶紧道:“别别别,这种事儿我来干就行了,今天不是薛昔生日吗?你们小孩子赶紧玩去!”

    听见声音,何姨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甩了甩手上的水,对两人道:“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所以何姨晚饭做晚了,饿了吧?先吃点水果垫垫肚子。先别吃蛋糕,太容易腻了,吃完饭再当甜点吃。”

    周忆之点头道:“嗯嗯好。”

    薛昔走到茶几旁,抽了纸巾将茶几擦了擦,然后将蛋糕放在上面,他做的压在下面,周忆之做的那个被他郑重其事地放在上面。

    周忆之一边吹气球,一边朝他看,看见了,还怪害羞的。

    就自己做的那个丑不拉几的蛋糕,也亏了是哥哥不嫌弃。

    薛昔从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将盘子垫在下面,放了一个橙子,挽起袖子,露出线条好看的小臂来,将橙子切成八块,他端着盘子,走到周忆之身边,对她道:“先吃点橙子垫垫肚子。”

    周忆之看着他那双漂亮的手,又抬眼朝他看了眼。虽然哥哥什么也没说,但是鲜活的暖意从他眼角眉梢淌出来,他看着自己,眼神很温柔,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微微上翘着……周忆之就知道了,哥哥很高兴。

    不知怎么,见到他高兴,周忆之也情不自禁咧开了嘴,笑起来。

    这笑容干净得有点傻:“哥,你切橙子怎么这么会?!一切八块这么均匀?!”

    管家有点诧异于周忆之的捧场,朝着薛昔盘子里的橙子看了眼,的确是切得不错,但小姐怎么忽然这么不吝啬于吹捧?!以前的高冷和挑刺呢?!

    “很简单。”薛昔淡定地道,但仿佛是被她的笑意感染,薛昔忽然耳根微红,他走到茶几旁,将切好的橙子搁那儿:“放这儿了。”

    “嗯。”周忆之拿了一块橙子,走到垃圾桶旁边将皮撕掉,心满意足地塞入嘴中。

    薛昔在沙发上坐下来,抽了一张纸巾,给她擦了下嘴角。

    管家和何姨将两人互动看在眼里,都微微有些诧异,其实这少年尚未来到周家之前,两人很担心周忆之会有什么抵触的情绪。会不会因此而排斥这少年,想着办法整他——以前来周家的堂姐表姐又不是没有被周忆之整过。

    但万万没想到事情朝着他们根本没有预料到的另一个方向发展着。除了薛昔刚来时,两人之间有些别扭之外,现在两人互相陪伴,一道上学,关系十分的融洽。

    他对小姐很宠,小姐似乎也挺喜欢他的。

    管家和何姨对此乐见其成。

    何姨做了一桌子菜,有排骨和虾,因为周忆之提前叮嘱过,今晚这一大桌子菜几乎全都是薛昔喜欢吃的,而且何姨做得格外用心,色香味俱全,可谓直接拍张照不加任何滤镜就能传上美食网站。

    薛昔坐下来,望着满桌子根据自己口味来的菜时,忍不住看了周忆之一眼。

    周忆之没有察觉,正笑盈盈地咬着筷子,对何姨和管家道,“一块儿吃吧。”

    何姨与管家也不拒绝,坐下来一块儿吃了,吃饱喝足之后,管家和何姨都举起杯子对薛昔说“生日快乐,希望以后你和小姐都能健健康康”,薛昔心中微动,嘴角带了点儿诚挚的笑,对两人道“谢谢何姨何叔”。

    管家杯子里的是酒,其他人杯子里的是雪碧,酒意有点儿上头之后,管家就忍不住吹嘘起自家小学六年级的儿子数学又考了第一名,这么聪明以后肯定能上好大学,上了好大学赚钱给他花以后,他就再也不当管家了。

    何姨一脸尴尬,试图把他弄清醒。

    周忆之忍不住笑了笑,她偏过头看向薛昔,少年侧脸英俊,也笑了笑,朝她看来,想了想,伸长了手将周忆之喜欢的一道菜移到她面前。

    周忆之忍不住嘟囔:“我饱了,快吃不下了……”

    吃饱喝足之后,管家稍微清醒了点,问周忆之:“小姐,你们买回来的蛋糕呢,能分我两块让我带回去吗?”

    周忆之下巴抬了抬:“在那边。”

    管家走过去拿。

    但周忆之忽然想起来一件要紧的事情——她做的蛋糕那么丑!怎么可以让管家和何姨看见?!

    眼睁睁地看着管家要打开上面那个蛋糕,周忆之惊慌失措地站起来要制止,但在这之前,身边的薛昔已经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将管家快要碰到那蛋糕的手摁住,对管家笑道:“何叔,下面这个你带回去吧,上面这个留给我和忆之。”

    管家倒也无所谓哪一个,将下面那个拿走,与何姨分了。

    周忆之这才松了口气,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

    薛昔将她的蛋糕抱在怀里,回头朝她看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嘴角带着笑的缘故,灯光披下来,他的神情看起来温柔得不像话。少年高高大大,宽背窄腰,袖子挽起,年轻干净。

    周忆之看着他这样,心里忽然就有点躁动起来,重生回来这么久了,哥哥对自己温柔是温柔,一如既往地好,可却怎么还没喜欢上自己——他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喜欢上自己啊?!

    周忆之内心哀嚎。

    因他对自己还没有感觉,所以许多事情都没法做,没法亲,也没法抱,撩他也宛如撩和尚。

    是自己的撩还欠点火候吗?

    周忆之心想。

    是不是还得再加一把劲?

    管家晚上还得回家去,何姨洗了碗,也和周忆之打了声招呼,要走了。周忆之应了声,盯着还剩下半瓶的红酒,忽然福灵心至。

    她将红酒哗啦啦倒在自己杯子里,在薛昔反应过来之前,已经一口饮尽了。

    薛昔将她杯子抢下来,她杯子已经空了,薛昔皱眉道:“怎么忽然喝这个?旁边有雪碧。”

    周忆之抹了抹嘴角,道:“太渴了。”

    说起来周忆之有些自豪,她的酒量随了周度,堪称千杯不醉,无论是啤酒还是红酒,都很难醉掉,浓度最高的白酒,喝半瓶除了头晕也没有太大的感觉。

    周度靠着这样的酒量在生意场上很能混得开,而周忆之也从来不会因为喝一点酒就闹出什么尴尬的事情来。

    因此,此时她喝完了一杯红酒,宛如喝了饮料,除了解渴,半点感觉也没有。

    ——但问题在于,十六岁的哥哥不知道啊。

    他第一次见她喝酒,又不知道她酒量如何,如果她借着耍酒疯做出什么事情来,第二天无辜眼睛一瞪,小鹿般撒娇说自己忘掉了,哥哥能说什么呢。

    周忆之单手撑着下巴,眉眼带笑盯着薛昔看,但心里飞快盘算起了小主意。

    餐桌上的东西已经被何姨收拾好了,薛昔对周忆之道:“上去洗个澡,然后下来切蛋糕么?”

    周忆之点了点头,站起来,往前走,却是晃晃悠悠,走到楼梯那里,差点一个趔趄,薛昔心头一紧,快步上前将她扶住。

    “小心点,是脚疼么——”

    话还没问出来,被他扶住的周忆之忽然转了个身,抬眸看着他,眼里潋滟水光,双手也忽然搭上了他的脖颈,轻柔的嗓音像是软绵绵的撒娇,有一下没一下撩着人的心头:“哥,你背我上去。”

    薛昔低眸看着她,愣了愣。

    “你醉了?”薛昔问。

    周忆之深谙醉了的人都一定会说自己没醉的道理,为了将戏演得更真实一点,她胡乱挥着手:“我没醉!”

    哥哥似乎有点不知所措,顿了一下,扶着她站稳,走到她面前,哑声道:“嗯,我背你上楼。”

    周忆之趴在他背上,看着少年发红的耳垂,轻轻凑过去啄了一下。

    背着她的哥哥正要上楼,忽然浑身僵硬,整个人呆若木鸡,抬起的脚就那么停顿在那里。

    周忆之心跳同样很快,掩饰性地软趴趴在他背上,又大声喊道:“我没醉!没醉!”

    是没醉。

    薛昔心如擂鼓,头上宛如劈下来三道雷,他不可思议地想着,就这么一杯红酒,她怎么可能醉了?他知道她酒量一向很好。

    但是如果没醉,怎、怎么会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来?!

    她亲自己耳垂?

    她刚才亲自己耳垂了?!

    作者有话要说:  哥哥:???

    周忆之:趁着装醉对人上下其手嘿嘿嘿。
欢迎您阅读明桂载酒所写的小说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