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 15、升温

作者:明桂载酒 类别:玄幻小说
    周家别墅错落在富人区, 但山脚下停车场往前两百米,也有公交车站与地铁站, 旁边建筑物灯火通明,有小型的商场, 往后是一片高尔夫球场。

    薛昔从公交车站下来后, 加快脚步沿着坡道朝着山腰处的别墅走去, 长腿随随便便一走便很快上了山。不远处亮着灯的一幢白色房子便是周家。

    却没料,坡道的右边路灯下站着一个人,抱着手臂朝着周家看去, 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过去。

    那人回头看到他,愣了一下。

    薛昔皱了皱眉, 摘掉肩膀上的书包, 冷冷拎着, 在相隔五六米的地方停下, 眸子里溢出冷芒:“你在这里干什么?”

    丛游家的司机就停在下面的停车场,他是来找周忆之的,乍然见到薛昔出现在这条路上,他懵了一下。

    但是随即一想, 这个上次揍了自己的转学生是周忆之的亲戚, 好像是她的哥哥——?不同的姓, 应该是表哥吧。现在住在周家,在这里看到他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丛游上回被打了一顿,又被周忆之用那种厌恶的神情让他滚,当时他是非常愤怒的。

    但事后他回过味儿来了。

    他要是单纯只是为了打赌追的周忆之, 现在就应该只是因为打赌输了而感到恼羞成怒。可他心里头却又偏偏不,甚至还想再接再厉地继续追。这是为什么?

    他回味起大张旗鼓地追周忆之的那阵子——自己好像也挺乐在其中的……?

    丛少爷忽然感觉自己好像弄错了什么,并一不小心把百分之八十的进度条搞丢了。

    现在,周忆之对他的好感度一朝清零了。

    在学校里他就忍不住想要再去找周忆之说道说道,道个歉,然后正式开始追人,但是他心里清楚以周忆之的性格,在学校里估计会毫不留情面地给他难堪。

    他也是要面子的。于是思来想去,便忍不住私底下再找周忆之道个歉。

    却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周妹妹的哥哥。

    丛游回想起那天,这人将自己打了一顿,还冷厉警告自己不要再来找周忆之,应该是听到自己和好友吊儿郎当的打电话了。

    怎么着也是周忆之的哥哥,给人家的第一印象那么差,丛游有点心虚,决定解释一下。

    他朝着薛昔走了两步:“上次好像有点什么误会,我们聊聊?”

    看到周忆之的哥哥冷冷注视着自己,他太阳穴条件反射似的猛然一痛,眼里露出一点惧色,下意识举起双手:“我不是来打架的,我知道你是周忆之的哥哥,我有话要解释。”

    路灯照在薛昔脸上忽明忽暗。

    片刻后,他转身朝着坡道下方走,道:“跟我来。”

    丛游也怕在这里又被揍一顿,去山脚下自家司机还在停车场,起码安全点儿,于是连忙跟在周忆之的哥哥身后,不远不近地隔开了一段距离。

    山脚下一间咖啡馆里。

    薛昔将书包丢在内侧椅子上,在外侧坐下,示意丛游坐对面,丛游抬起手想让服务员过来点单,被对面的男生抬手制止。薛昔将免费提供的白开水往他面前一推,瞥他的眼神始终冷冷的,对他道:“你想说什么?”

    丛游莫名其妙有点紧张。

    他不知道这种紧张是来自于对面身高比自己高出了许多,气场也比自己冷厉得多的男生的压迫感,还是来自于见周忆之家长般的慌张感。

    “……我会对她好的。”丛游率先开口道:“虽然一开始的确是因为打赌追的周忆之,但是后来看见她眼睛红了,似乎是哭过了,我也很过意不去,所以我打算认真了……”

    话还没说完,却被打断,周忆之的哥哥搁在桌上的手指攥紧,掀起眼帘看他,脸色很难看:“她哭过?什么时候?”

    “不是吗?”丛游看着他的脸色,下意识往椅背上靠了靠,道:“那天早上我看见她眼睛有些肿,下午来学校在田径场跑步时也是……”

    薛昔仔细回忆了下丛游在家门口被自己揍了一顿的早晨,忆之的眼睛的确有些肿,只是,她一旦睡过了头就会略微有些这样,所以当时他没有多想。

    原来,她是因为知道了论坛上的事情所以才——?

    上一世瞒了她很久。她只知道丛游追她,却无疾而终,认为是自己将丛游给赶跑了,来怪罪自己。后来她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动静,但似乎的确消沉了一段时间。

    任何一个女孩子在最好的年纪,被帅气的男生热烈而疯狂地追逐着,都很难不动心,而等到动心之后,却被人告知,追她的人、对她好的人,不过是在和别人开玩笑、打赌。她的难过可想而知。

    其他女孩子或许埋在枕头里哭一场,睡一觉也就好了,那些人薛昔浑不在意,他只知道,周忆之不是这样的人,她会埋在心里,像是埋一根刺一般。这事伤害最大的不是她的初恋,而是她骄傲的自尊心。

    薛昔盯着丛游的眼神更加吓人了,隐隐有几分戾气。

    丛游有些后悔自己多嘴说田径场的事情了。

    他喝了口水,紧张地擦了擦嘴巴,竭力诚恳地道:“哥,我也是不懂事,加上混账,居然和别人打赌,伤害了她,但我现在知道错了,这几天我一直想道歉,想弥补,可是周忆之不理会我……”

    他言语之间后悔至极,不似作伪。

    薛昔知道这种少年人的心理,去追学校最高傲的女孩,就像是伸手去够展架上最贵的奢侈品一样,够到了,就能对身边的朋友炫耀。但是没想到一不小心弄丢了,于是就后悔了,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了。

    他知道。但他仍是想将丛游按在地上揍一顿。

    他不原谅。他只想将丛游揍得鼻青脸肿。

    但是她呢?

    薛昔想起上一世她为了这小子跑来和自己大吵一架,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她对这小子虽说不至于有多么喜欢,但至少有一些喜欢——她在意这小子,比在意自己要远远胜出百倍。

    薛昔倏然有些懊恼,不耐烦地低眸盯着对面的丛游。

    “所以呢。”他嗓音冷厉地道。

    “所以我来找你解除误会,希望先取得你的原谅,然后再去取得周忆之的原谅。追女孩子么,就是带她去吃好吃的,买好看的,投其所好,让她开心,我发誓不再继续和别人进行那个赌注,这一次认认真真地追……”

    丛游说这番话,本意是让周忆之的哥哥放下对自己的成见,即便不能提供周忆之的一些爱好给自己,至少见到自己也不要一副要揍人的冷戾模样。否则日后自己追上了周忆之,还怎么和她哥哥相处?

    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前坐着的英俊男生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仿佛对他所说的话极为恼火。

    丛游本来还打算发誓的,他嘴皮子一向利索,但见薛昔神色越来越冰冷,他登时识时务地闭上了嘴。

    面前的男生站起身来,拎起书包,掸了掸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抬步朝外走去,丢给他一句话:“你最好是,否则别活着出现在学校了。”

    薛昔从咖啡馆离开。

    整个坡道上的路灯全都亮起,天上灰蒙蒙的,看不见一颗星辰。

    他三步并作两步朝着坡道上走去。

    可快要走到周家别墅时,他抬眼看着二楼亮起的灯,脚步却顿了顿。

    夜晚的风将他额前短发轻轻拂动,他垂下眸子,眼里晦暗。

    明明初衷是希望她一切都好,有人喜欢她,对她好,她可以快乐,不再因为分崩离析的家庭而竖起浑身的刺,能汲取到更多的温暖。

    但真的这样了。有年少的男生来到她身边,热烈地说要追逐她。

    他却又——

    却又烦躁、恼火,而且,妒忌。

    周忆之没想到居然自己回来了,哥哥还没回来。

    不过他提前给何姨发了短信,因此何姨也就提前备好了炒土豆丝。

    周忆之有些奇怪哥哥怎么回来这么晚,都超过公交车最后一班车的时间很久了。但是薛昔没说什么,只是温和地给她倒了杯蜂蜜水。

    于是一时半会儿周忆之也就忘了这件事了。

    她还沉浸在哥哥生日时要送哥哥一份生日礼物的期待当中。

    两天后周忆之一进学校,就发现身边穿着校服的同学看自己的眼神带着艳羡,尤其是一些与丛游同楼层的女生。

    她被看得有点烦,到了班上,才从袁枚那里知道。

    原来丛游在之前打赌的论坛上公开道了歉,说感觉对她很抱歉,但是之后会正儿八经地追她。

    周忆之:……?

    这都什么有的没的?周忆之以为在田径场上让丛游滚开之后,丛游就会滚了,但没想到他居然还真的公开道歉了。这人难不成是抖m吗?越被自己骂越来劲?!

    坐在第三排的周忆之上课的时候忍不住朝着后排的哥哥看去,她觉得这个时候的哥哥如果对自己有占有欲,应该会流露出些许恼火的情绪吧……但是坐在后排的少年转着笔,脸上没什么表情,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

    似乎察觉到自己的视线,他抬起漆黑眸子,一瞬不瞬朝着自己看来。

    视线相对,片刻后,他对周忆之张了张嘴。

    周忆之辨认出他说的四个字:好好听讲。

    周忆之:……

    周忆之回过头来,郁闷地在课本上画小人——十六岁的哥哥到底什么时候开窍啊!怎么还不开始喜欢自己?!难道上次的狗惊抱还不够亲密,还得继续下猛药?

    再来三只狗?!

    周忆之想到那些狗的獠牙,打了个哆嗦,心想还是算了。

    她其实也没什么谈恋爱的经验,但是反正她无论怎么撩,哥哥都不会生她的气,她也就抱着这招不行,试一下另一招的心态,胡乱出招。

    这天周末,周忆之提出让薛昔陪自己去市中心逛逛。

    但实际上,却是拉着他来到了上次预定好的那家生日蛋糕店。

    周大小姐包了场,网红蛋糕店空无一人,只有两个蛋糕烘焙师,用略微惊艳的视线看向走进来的少年和少女。

    少年个高腿长,穿着普通的运动外套,但肩膀很宽,眉目俊朗清冷,有种说不出的气质,绝对是鹤立鸡群中的那只鹤。

    少女在他前面走进来,比上次的针织衫要打扮精致了些,长发卷了卷,海藻般铺在肩上,五官精致,虽然带着笑,但有种说不出的傲气。

    薛昔没想到周忆之说的陪她逛逛,是进了这家手工蛋糕店。

    周忆之转身对他道:“哥,反正周末无聊,一块儿做蛋糕吧,我还没尝试过,刚好想学一学。”

    后面半截话是周忆之强行补上去的,不想让自己的意图暴露得过于明显。

    薛昔顿了下,道:“好。”

    这一世,与她关系缓和之后,已经一道做过许多事情了,包括发短信、一起上学、学校里也会有所交流。

    每多一件事情,薛昔便觉得他的世界色彩鲜明了一些。

    从三年前开始,家中一朝变故,他的世界单调得近乎黑白,但此时此刻,她回过头来看他,却好像将他从泥沼里拽出来一点。

    一块儿做手工蛋糕。

    少年走到她身边,盯着面前的砧板、鸡蛋、烤箱等工具,又朝她看去,忽然有些贪婪地想要将时间留在这一刻。

    他像是攥着一把糖,因为不知道何时会殆尽,所以不大敢往下走去,只希望这些眷顾能永远不消失。

    周忆之把围裙递给他,背对着他,将长发拨开,露出一截白皙漂亮的脖颈:“哥,帮我。”

    薛昔拿着围裙,略有些紧绷。

    周忆之正要催促,哥哥才将围裙从自己头顶罩下去,他仿佛不敢碰到自己,修长手指不小心触碰了下自己的脖子,就赶紧抽开了,视线也移开了。

    周忆之觉得哥哥又局促了起来,她再接再厉,又对他轻声道:“还有后面的带子,系一下呀。”

    薛昔心跳微微加快,抿着嘴唇,俯下身,给她系好带子。

    她应当是无意识的,从不知道轻声说话时,会令他喉咙发哑。

    薛昔给她系好后,不再去看她。

    周忆之却又道:“哥哥,你的我来帮你系!”

    她话音刚落,薛昔已经自己将围裙套上了,闻言,略微茫然地看向她,那模样似乎有些懵懂,有些讶然她居然会为他做这些。

    周忆之一边在心中感慨哥哥真是不解风情,一边走过去,打开他正要绕到身后系上带子的手。

    两人面前是一排货架,蛋糕商品后有着玻璃橱窗,薛昔抬起眼帘,能从玻璃中看到自己身后的人——她微微抬着嘴角,专心致志地给他系上带子,从她手指间的动作来看,似乎是系了两个蝴蝶结。

    一个在他腰间,另一个在他脊背上方,后脖颈的衣领处。

    她的冰凉手指似乎是纯属无意,落在了他的那截脊椎骨上。

    薛昔垂着的眼睫不由得颤了颤。

    花了好半天,两人的围裙才系好了。

    烘焙师教导两人开始用打蛋器搅拌,并逐渐加入白砂糖等物。

    即便不是上一世的薛昔,就算是这一世的薛昔,这三年来也照顾过两位老人,有着独自生活的经验,这些对他来说非常简单,他小臂线条好看,手指修长有力,很快便将自己的那部分完成了。

    然而对周忆之来说,却有些艰难。

    打蛋容易打飞,搅拌蛋清也不容易搅拌出细腻的泡沫,手指又滑,捏不住重重的铁钵。

    旁边的哥哥一直看着自己,周忆之觉得自己连这个都做不好,不由得一阵脸热,越做越丧气,她抬眸看了哥哥一眼,却见哥哥抱着手臂站在一旁,注视着自己的眸中有着细微的笑意——

    “你笑话我?!”周忆之恼羞成怒了。

    薛昔顿时收敛神色,绷紧表情道:“没有。”

    刚刚分明就是在笑,周忆之面红耳赤,丢人地将铁钵递给哥哥,死鸭子犟嘴:“其实很简单,但我手实在太酸,所以我不来了,哥哥你快帮我做好。”

    薛昔微微抬了抬嘴角,走过去帮着她继续做。

    周忆之洗了洗手,搬来高脚凳子,坐在一边,手肘撑着桌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哥哥。虽然有些丢脸,但她心中暖洋洋的。

    哥哥笑了。

    真好。

    说明她重生回来,并不是什么作用都没有起到。

    她希望,面前的少年能永远这样笑下去。

    薛昔朝着一旁的少女看过去,见她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不由得微微一怔。

    重生回来之后,一开始以为她会如同上一世那般讨厌自己,甚至为了远离自己不惜与父母背道而驰,所以他决心这一世不再朝她靠近、给她压力。但万万没想到,这一世的她却主动朝自己走来。

    她就待在自己身边,气氛融洽,这是薛昔从不敢奢望的。

    他注视着手中的蛋糕,有一瞬间竟然几乎产生了,这一世自己或许……拥有了喜欢她的资格……这样的错觉。

    蛋糕放入烤箱的中下层,预热半小时,便做好了蛋糕的底层。

    后续就是用奶油涂花了。

    因为今天还不是哥哥的生日,所以周忆之只是带哥哥来提前体验一下,了解了做蛋糕的步骤之后,等他生日那天,自己就可以当着他的面,亲手做一个蛋糕给他。

    虽然到时候可能做出来有点丑,但周忆之想哥哥应该不会嫌弃。

    因而,做完蛋糕之后,这一次并未涂花,周忆之只让烘焙师帮自己包了起来,先放在蛋糕店保鲜,明天来取。

    天色渐黑,两人在这里耗了一下午,便回了家。

    车子在周家别墅外停下来。

    薛昔与周忆之一道慢慢走进别墅里去。

    路灯下,他望着走在自己前面的身影,手指上似乎还带着些许蛋糕的清香,他忍不住也弯起唇角。

    不过待到踏上别墅台阶,周忆之回过头时,他又立刻掩饰性地将唇角平了下去。

    只是——薛昔不大清楚为什么今天周忆之会特意和他一道去蛋糕店练习做蛋糕。

    她是要学会,做给什么人吗?

    ……

    进了屋子之后,周忆之喝了杯蜂蜜水,上楼去洗澡,洗到一半,忽然发现房间里的沐浴露完了。

    以前这种事,周忆之都是对着楼下大喊,让何姨送上来。但是现在,哥哥的房间就在她对面,显然叫哥哥比较快。

    周忆之有些坏心思地打开浴室门,摸出手机,给薛昔发了条短信。

    “哥,我没沐浴露了,麻烦你把你房间的送过来,房门没关。”

    薛昔刚进房间的门,正要换衣服,收到短信愣了愣,清冷的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只是微微抿唇,耳廓微微红了。他顿了顿,将掀起来的衣服放下去,拿着手机打算下楼去找何姨。

    她应当是在洗澡,自己不便进去。

    周忆之这边正侧耳听着,就听到哥哥下了两阶台阶的声音,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哥哥真的是和尚吗?这种时候还要去叫何姨?她索性一通电话打了过去。

    薛昔还未下楼,又接到了她的电话。

    “你快点把你的沐浴露送过来。”电话里的少女不知道是恼怒还是撒娇:“太冷了,等何姨去仓库里拿,至少得十分钟,我快冻死了啦。”

    房间里有暖气,但薛昔听她说冷,也顾不上那么多,顿时转身大步流星朝自己房间走去,将沐浴露拿上,推开她房间的门。

    浴室。

    周忆之伸出了一只白皙的胳膊,晃了晃:“哥哥,给我。”

    薛昔血液飞窜,并不敢抬眸,只匆匆将沐浴露给了她,便转身出去,临走前低声叮嘱道:“快点洗完,不要着凉。”

    浴室里没传出周忆之的声音。

    周忆之接过沐浴露,得逞地露出小狐狸般的笑容。

    啧,哥哥肯定耳根又红了。

    薛昔打算快步走向她房间的门,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注意到她桌上有一份日历——因为这个月的一个日期被用红色的笔圈了起来,以至于薛昔一眼就注意到了。

    似乎是预感到什么一般,他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薛昔定了定神,垂眸看了日历上的日期一眼。

    ……

    当看清楚那行小字是什么,他喉间顿时有些发涩。

    被圈起来的是11月12日,也就是明天,旁边被她用小楷写下:丛游生日。

    他忽然知道,为什么今天她会拉着他去做蛋糕了。

    ——也不至于宛如被泼下一盆冷水一般,毕竟,他从未抱有太多期望。

    他也明白那些都是奢望。

    仅仅只是,这一刻,他忽然有些妒忌起被他揍得鼻青脸肿的那小子来了。

    这份妒忌和占有欲本不应该产生,可却在两世,都将他的心脏缠绕得令他透不过气来。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章白天再发!

    本章1000红包,发表24小时内发完,宝贝们儿们积极留言!爱你们!(づ ̄3 ̄)づ
欢迎您阅读明桂载酒所写的小说呜呜呜假哥哥再爱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