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 66、第六十六幕

作者:北倾 类别:玄幻小说
    第六十六章

    沈千盏说话, 向来给自己留有余地。

    三分真,七分假。

    对方不接茬她也不会觉得尴尬, 插科打诨开个玩笑就能顺手揭过。

    季清和起初没摸透这一点,误以为沈千盏的果决是真的果决,没得商量。偶尔在她那碰壁, 总觉得是时间未到, 火候不纯。

    直到最近, 他才发现。沈千盏心里住着个小女孩, 那女孩娇纵任性,与她平时示于人前的知性独立, 优雅精致截然相反。

    他抬手, 摸了摸她的头发。

    埋首在他颈窝的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季清和顺势去捏她的后颈,她的脖颈修长,颈后那寸肌肤胜过白雪,柔软光滑。

    “孟女士以前养过一只猫,是只布偶。”他音色微低,像古朴的提琴声,音调透着几分内敛的倦丽:“后来忙于工作, 被我爷爷接回家饲养。”

    “我照看过这只猫,性格温顺,像天生没有脾气一样。”

    沈千盏安静听着,并未接话。

    “后来相处久了才知道,它并非没有脾气, 只是一生辗转,学会了隐藏和示弱。”他掌心微烫,手指从她的后颈移至耳垂,低声道:“你和它相反,你不懂示弱,反而习惯伪装强势。时间久了,连你自己都以为你就该这样,刀枪不入。”

    季清和低头。

    两人之间的距离本就靠得极近,他这一低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嘴唇掠过她的眉心,留下一个浅浅的亲吻。

    沈千盏闭了闭眼,开口时,仍旧嘴硬:“什么叫我以为,我就是刀枪不入。”

    季清和轻笑,指腹捏着她的耳垂摩挲着,问:“昨晚不就入了?”

    昨晚?

    沈千盏话到嘴边,忽的想起什么,脸上一烫,不吱声了。

    放在往常,她总要骂两句狗男人臭流氓虚张声势。但今晚,可能是真的累了,她连口舌之争的兴致也没有,安安静静地不发一言。

    季清和也由着她装哑巴。

    过了十来分钟,沈千盏手机震动,有微信消息进来。

    她闭上眼,没去管。

    鼻尖是熟悉的冷香味,木质清冽,由浅转淡。

    她用鼻子蹭了蹭他的颈窝,环在他后颈的手摸索着去捏他的耳垂。她实在感受不出来季清和爱捏她后颈和耳垂的癖好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换位一想,可能就跟她喜欢捏季清和各种肌的道理一样,仅是个人偏好。

    她把玩了一会,想着回去还要开会,实在不适合在这浪费时间温存流连。只能遗憾地坐回副驾,打道回府。

    ——

    接下来的几天,沈千盏忙着和苏暂制定拍摄日程,协调各方将宋烟进组的日期延后,夜夜开会到凌晨。

    这段时期内,唯一能令沈千盏有丝放松的事,当属生理期的如约而至。

    心头一块大石卸下,她状态颇好,跟行走的□□般,连着几日都是春光明媚。

    这日,听说有傅徯修复钟表的重头戏。

    沈千盏吃过饭就去剧组看现场。

    邵愁歇对这场戏特别重视,有意将其制作成花絮,剪入他的个人纪录片内。沈千盏到时,现场已经开拍,她站在场外,看重叠包围的现场内傅徯对桌而坐,摆弄钟表。

    现场大多是沈千盏让道具组打造的道具,参考了时间堂内季清和工作室里陈列的钟表按一比一的比例复刻的赝品。

    她的西安之行因时间原因,一直未去,此刻看众人拿着故意做旧的道具赶戏,摸了摸下巴,问乔昕能不能在近期安排出短期日程,她得尽快去趟西安,借点设备。

    原先要是没出宋烟这档子事,她已将行程安排妥当,就等宋烟进组后,她抽个三五天去西安一趟见见季庆振老爷子。

    专业的镜头也可由季清和多做指导后,再进行拍摄。

    可宋烟这一受伤,进组时间推迟,许多戏份重新调整,延期,一切都显得紧张仓促起来。

    正出神间。

    拍摄终止,季清和与邵愁歇协调着拍摄角度。

    他戴着手套,重新调整了表带支撑器,一步步拆分,演示动作。

    她走近,站在了季清和身后。

    鸦雀无声的现场内,只有他的声音清越,在做着步骤讲解。

    五月,天气已反常炎热。

    沈千盏看见他鬓边湿漉,有汗沁出,招招手,借了个小风扇过来。

    他似察觉了,讲解声一顿,并未转身,仍专注着手头的螺丝刀座,将钟表内一环环细小的齿轮与摆轮一一拆卸。

    这几日,沈千盏忙碌,季清和也没闲着。

    她每晚与导演等人开会时,他就在隔间开班授课,给傅徯恶补基础。课程内容从几日前的拆卸钟表学到了组装,排障。

    沈千盏借口送夜宵去打探过,这两人每天睡得比她还晚,刻苦得像要再培养个宫廷匠师,而非临时抱佛脚拍戏足用。

    ——

    下午有媒体探班。

    沈千盏在片场待了会,自掏腰包让乔昕去订些下午茶来。一来犒劳剧组上下,二来向前来探班的媒体示好。

    前阵子《春江》剧组斗殴,宋烟误伤的新闻在网上掀起了不小的风浪。无锡影视城内,迎来了一小波待客高峰。

    《时间》剧组外也时常游荡着媒体记者和狗仔,想要刺探一二。

    自打那日得知傅徯与宋烟的绯闻是真的后,沈千盏就操碎了老母亲的心,碍于宋烟还在休养,被迫给傅徯打掩护。

    近日事态严峻,她既防着对手捕风捉影给她下黑手,又担心《时间》被路透,差点上火到两眼青黑,夜不能寐。

    前晚开会时,她提出开放媒体探班的意见获得一众支持后,索性就将此事提上了议程。

    眼看着时间将近,沈千盏安排好媒体待客区,吩咐乔昕给提前到来的记者分发饮料和蛋糕。她自己也拿了两份,亲自到片场给季清和与邵愁歇送过去。

    她折回片场时,工作室内只有邵愁歇一人坐在监视屏后抽烟。

    沈千盏将饮料递给他,四下环顾了一圈,没见着季清和,问他:“季老师呢?”

    邵愁歇曲指轻弹了弹烟卷,说:“你看我抽烟就知道他不在这了。”他偏头笑了笑,烟头往工作室外的小径上点了点,给她指了个方向:“应该洗手去了。”

    沈千盏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门外郁郁葱葱一片树丛,视野内全是灼人的烈阳骄日。

    她没打伞,高跟鞋在石板路上踢踏了近两分钟,总算在洗手台前看到了季清和。

    这里偏僻,绕过草坪就是湖泊,此刻正有一个古装剧的剧组租场拍戏,唯一一条通道上守了个场务,除此以外,往来人迹寥寥。

    沈千盏没出声。

    她咬着吸管,吸了口咖啡,眯着眼看季清和掬水洗脸。

    他未戴眼镜,脸上被水泼得湿漉,连发梢也未能幸免,滴滴答答地往下滴着水。看见她来,他撑着洗手台等水沥干了些,这才擦干手,信步朝她走来。

    沈千盏递过去一杯冷饮。

    季清和没接。

    他垂眸看了眼被她咬得扁平的吸管,从她掌心抽走了咖啡,拧开杯盖喝了两口才还给她:“喝咖啡,今晚不睡了?”

    他抢咖啡的动作太娴熟,直到咖啡重又回到她手里,沈千盏才反应过来。

    她目瞪口呆。

    想指责吧,觉得这么一件小事太过小题大做。不发作吧,又觉得自己白白被欺负了,不上不下地被架了会,等找到最佳反应时早过了追诉期。

    “我看乔昕在给你安排日程。”季清和替她拿着那杯饮料,跟她往回走:“准备腾时间去西安?”

    沈千盏诧异他这么敏锐:“我这红头文件刚下发,你就知道了?”

    季清和挑眉,提醒她:“原本也是准备这几天去西安。”

    石板路有些滑,他边留心着她的脚下,边补充:“有些道具太新了,破绽大。”他事事追求完美,有时候要求严苛比起邵愁歇也是不相上下。

    沈千盏也是这个顾虑,她还想去参观下季老先生的工作室,看能否给《时间》再提供点创作灵感。

    眼下剧组刚开机,调整还来得及。再往后,连西安也没必要去了,何谈创作灵感。

    “等今晚。”沈千盏抿了口咖啡,说:“今晚应该就知道时间了。”

    ——

    沈千盏去西安的行程当晚就安排了,一共三天,后天晚上出发。

    她出发那日,正好是宋烟回《春江》的时间,萧盛通过乔昕联系她,问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他想为自己管理不当给她造成的麻烦赔个罪。

    沈千盏那会刚洗完澡,准备歇下。

    她要去西安一事,需要尽早安排,哪还有空去陪萧盛吃饭听他赔罪?也不怕折寿。

    她对萧盛日渐不满,也对苏澜漪的偏袒生出几分不悦。可惜人在职场,她使性子不会有人觉得她真性情,只会觉得她居功自傲没有礼数。

    饶是沈千盏心中再不快,也只能笑吟吟地让乔昕去回复:“我最近出差,等回来再吃饭吧。至于赔罪,萧制片太客气了,都是同事,本就该互相扶持互相担当。”

    乔昕自然听出了她的口不对心,将这番话稍加润色,转达给了萧盛。

    那晚入睡后。

    沈千盏脑中浮现了这几年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像走马观花般,她在梦中将这数年来发生过的事全回顾了一遍。

    从成立艺人经纪部,到向浅浅解约离开;从苏暂朋友圈引发的绯闻,到苏澜漪施加的公关压力;从《春江》剧组被困无锡,到今天萧盛带领的剧组误伤宋烟,拖她的后腿。

    桩桩件件都像是海上风暴,从风平浪静到瞬息变天。

    她半夜惊醒,摸索到手机去看时间时,才发现离她睡下不过才过了短短半小时。

    她出了一身虚汗,浑身黏腻不适,刚起身准备去洗澡时,门铃响起。

    凌晨一点,哪路男鬼仗着姿色来敲门求欢了?

    沈千盏正狐疑着。

    门外,季清和压低的声音清冽如冷松:“是我。”

    哦,不是男鬼,是男狐狸精。
欢迎您阅读北倾所写的小说想把你和时间藏起来